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逃婚后我重生了殷小妍 > 第35章 寓意不好的么名字
    转载请注明出处:..>..

    顾安然抬眸,看向脸上写满受伤与不可置信的陆昀川,心下微微紧了一分。

    “昀川,人的感情是会发生改变的,我只能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希望你也能够早点放下,开始新的感情。”

    顾安然的话,如同一把刀子,狠狠的捅进陆昀川的心口。

    让他的心底腾起一阵浓浓的失落而神伤。

    如果说之前,可能是顾安然忌惮害怕陆靳尘的能力,不得不提出和自己分手,说出违心的话。

    而现在,连陆老太太都发话,愿意为他做主了。

    她却依旧做出这样的回答。

    安然她……真的已经喜欢上陆靳尘了么?

    陆老太太脸色也有些许难看,毕竟比起陆靳尘,她更疼爱陆昀川的多。

    哪怕现在是人姑娘自己愿意留在陆靳尘身边。

    那也是他先抢了昀川女朋友,导致昀川伤心难过。

    不想继续让陆昀川伤心,陆老太太转移了话题。

    “大家继续吃饭吧。”

    而陆昀川再也没有动过筷子。

    他怎么可能还有胃口吃的下东西。

    一场风波过后,大家便继续用餐起来。

    “曼儿,听说你父亲最近出院了,江老现在情况可好?”

    陆老太太看向陆靳尘母亲询问道。

    “妈放心,父亲现在的情况很好。”

    “你一个女人家把江氏管理的这么好,你父亲想必很欣慰。”

    “妈过奖了。”

    陆老太太和陆靳尘母亲的对话也十分的客套。

    不过,顾安然倒是从中发现了什么华点。

    这么说,陆靳尘的母亲姓江?

    她一直没有主动去了解过陆靳尘的父母,他也没有告诉过自己。

    所以她一直以为,他的妈妈是姓靳,所以才会取名叫陆靳尘。

    因为如果不是姓的话,靳这个字,并不是什么好意思,通常都不会取在名字里。

    靳的意思,是不肯给予、吝啬。

    尘就更不是什么好意思了,灰尘啊,尘埃啊,尘土啊。

    通常也不会用来取名字,寓意多不好啊。

    可陆靳尘的名字,听起来很好听,看起来也很霸气,实际上……却是由两个不好的字组成的。

    一般来说,父母给孩子取名都会很下功夫,一个人的名字非常重要,将会伴随他一生。

    父母往往都会给孩子取寓意很好的名字,特意去查每个字的意思。

    然而陆靳尘的名字……就算是无意的,也不至于两个字寓意都不好吧。

    感觉像是故意为之一样。

    是因为……陆靳尘的父母并不相爱,只是联姻才生的他,所以连取名字,都如此随意。

    甚至……带着一丝恨意么?

    前几世,顾安然从来没有了解过这一点。

    想着,心头莫名对陆靳尘产生了一抹心疼。

    陆老太太偏爱陆昀川,父亲身为私生子,继承的几率也很小,他的父母也毫无感情,要是换做自己,怕是破罐子破摔了。

    可他却靠着自己的能力,坐上了今天的位置。

    顾安然心里不由得升腾起感动和钦佩的情绪。

    吃完了饭,家宴也算结束了。

    陆老太太开口道:“靳尘,我有一些事务要跟你说,跟我来书房一趟吧。”

    闻言,陆靳尘下意识的看了顾安然一眼。

    “你去吧!我不方便一起,我在客厅等你。”

    陆靳尘便点了点头,跟着陆老太太一起上楼去了。

    顾安然便准备去大厅等候陆靳尘。

    这时,一个男人走到自己面前,便是陆靳尘的父亲。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似乎是叫陆寅之。

    不亏是陆靳尘的父亲,和他看起来,有五成的相似。

    即使人近中年,依旧器宇轩昂,十分帅气。

    比起陆家其他这个年纪的男人,在商场上混迹,一看就是商人的模样。

    陆寅之头发略长,穿着的西装也比较闲适松散,看起来不太像是从商的人,反而比较像个艺术家。

    只不过他身上的气场,有一种诡异阴鹜的感觉,觉得阴森森的,让人莫名觉得心头一阵毛毛的。

    陆寅之上下打量着顾安然。

    他看自己的眼神,让顾安然有种不适感,并不是那种男人打量女人的冒犯感。

    而是一种……他的眼神像是在对你吐着蛇信子,在考虑要从哪里咬你一口,让你一击毙命的感觉。

    念及他是陆靳尘的父亲,处于礼貌,顾安然打招呼道:“叔叔你好。”

    “你是陆靳尘心爱的女人么?”

    陆寅之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

    这没头没尾的问题让顾安然微微一愣。

    她是陆靳尘心爱的女人么?

    这是什么鬼问题?

    顾安然只觉得陆靳尘的这个父亲的确很奇怪,于是留了一丝心眼,没有直接回答他。

    “我想这个问题,叔叔应该去问他才能得到准确的答案吧?”

    顾安然聪明而巧妙的回避了陆寅之的问题。

    这时,江曼也朝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余光瞥到江曼的身影,陆寅之便转身离开了。

    顾安然正奇怪他这么突然走了,便看到江曼朝自己走了过来。

    看来是因为陆靳尘的妈妈来了,他们的关系,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恶劣。

    如果不是今天是陆家的家宴,恐怕两人根本不会坐在一起吃饭吧?

    江曼保养的十分得当,皮肤紧实,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已经有这个大一个儿子的母亲。

    或许是因为从商的原因,江曼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女强人的气场,和陆寅之还真不是一类人。

    江家是B市的豪门,只不过比起市的第一豪门陆家,还是相差甚远。

    江曼身为江家的大小姐,和陆家的私生子联姻,也算门当户对。

    因为背靠着陆家,江家这些年也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阿姨你好。”顾安然礼貌的打招呼道。

    江曼正眼打量了顾安然几眼。

    即使她不说话,顾安然也能够从她的眼神里看出大大的“看不上”这三个字。

    虽然她现在对陆靳尘是为了活下去的虚情假意,可被江曼这样审视,顾安然心里还是一阵不爽。

    “请问阿姨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么?”顾安然直接问道。

    那语气里,颇有种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的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