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攻略主神[快穿] > 第51章 侍卫 X 王爷
    沈誉只能提剑应战。

    几个回合下来,沈誉的伤口又裂开了,后背被鲜血浸染,他的额头冒出了虚汗,但执剑的手依然稳健。

    他眉头微微皱着,父王教习过他很多类武功,虽然不是说都会,但学过的还是能看出来,而这些黑衣人的武功路数看起来像是墨雨楼的杀手。

    有人买凶杀他。

    沈誉想到的第一个人便是勤王。齐国在漠原一战大胜,夺了大晋两座城池,完全没必要深入腹地追杀他一个小将军。而剩下的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勤王。勤王把持朝政名不正言不顺,他代理朝政后,除却沈家军,其他军队只要出师有因都可以由他调遣。如今他父王出事,如果他这独子再出事,那几十万沈家军就会重新交回朝廷,打乱充入其他军队,到时便无人能制衡勤王。

    加之,他刚才暴露行踪,在邺城的那支信号弹出现后,这些杀手就追来了,这绝对不是巧合。

    沈誉之前在战场上受了重伤,身体根本还没好,放在以前跟这几十个杀手打就跟打弟弟似的,但现在能接下几十招就已经是极限了。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沈誉身上新伤和旧伤的血污交错着,看上去惊心动魄,但他仍咬牙坚持着,只要留着一口气他都会坚持,他肩上的担子不允许他倒下。

    杀手的剑反着冷光朝沈誉的心脏袭去,沈誉刚挡完一剑,根本来不及反手再挡这一剑,当剑离心脏一寸时,另一柄剑袭来将其打开了。

    “世子,找个地方,躲好。”赵翎城挡在沈誉身前道,他的目光冰冷,这些杀手在他眼中似乎已经是死人。

    “赵翎城……”沈誉怔怔道,赵翎城竟然来救他了。

    赵翎城黑色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手起刀落,杀手尽管人多势众,但在赵翎城面前讨不到半分好。

    沈誉和赵翎城一起生活了十二年,可以说是一起长大,赵翎城的身手他知道,这些人很快就能被清除尽尽。

    果不其然,约莫过了一刻钟,杀手便全倒地了,还有一人想逃,赵翎城将剑脱手飞去,那人被刺了对穿,直直跪在了地上。

    赵翎城走过去将剑抽出,便要抬脚离去,全程没有看沈誉一眼。

    “赵翎城!”沈誉看着那萧条的背影蓦地喊出了名字。

    赵翎城一顿,缓缓回过了头,目光中带着眷恋,但很快便被惊恐取代:“世子小心!”

    沈誉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将赵翎城搂在了怀里,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抚去赵翎城嘴角的鲜血。

    有一个杀手没有死透,举剑偷袭沈誉,而赵翎城冲过去将剑挡下了,剑从后心刺入了他的心脏。

    “世子……”在倒下时,赵翎城轻声唤道。

    “赵翎城,你不能死,只有我可以杀你!听到了吗!”沈誉抱着沈誉喊道,他的眼睛通红,语气中带着几分乞求。

    “你不能死,不能死,很快就到郁谷关了,那有大夫,肯定能救好你,你不准死知道吗!”沈誉将赵翎城横抱起,他本身就受了重伤身体有些脱力,一时不察,膝盖直直地扣在了地上,他又咬牙站起,一步步蹒跚着朝郁谷关走去。

    赵翎城看着沈誉,嘴巴微微张合:“世子,布防图,不是,我偷的。”他刚说完便咯出了一摊血,看着触目惊心。

    沈誉的心脏像是被人揪住了,痛得喘不过气来,他对赵翎城道:“我信你,不要说话了,郁谷关很快就到了,不要睡,不要睡知道吗?”

    赵翎城闻言嘴角上扬,像是满足了,此生无憾了,他微微阖上了眼。

    沈誉吓得失了魂,他吼道:“赵翎城!就算布防图不是你偷的,那你也是奸细,我不信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若是敢死,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绝对不会让你明目!”

    赵翎城苦笑道:“世子,来世,我再做,你的侍卫,只做,你的侍卫。”而不是奸细。

    话落,他阖上了眼,手也无力地垂了下去。

    “赵翎城!赵翎城!”沈誉失神地喊道,双目空洞,一滴清泪从沈誉的眼角滑落。

    “谁在那儿!……世子?”前面传来一个声音。

    沈誉怔怔地抬起了头,看到穿着黑色胄甲的士兵,他的眼中燃起了希望,失声道:“快,快救他。”语罢,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床上,沈誉倏地挣开了眼,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赵翎□□字,他立刻从床上坐起来准备下床,尽管伤口被扯得生疼也没有在意。

    照顾沈誉的丫鬟见状,连忙神色慌张地跑过来道:“王爷,您的身子还没好,大夫说不能乱动。”

    沈誉一心只有赵翎城,根本没注意丫鬟称呼他什么,他问道:“赵翎城人呢?”

    丫鬟道:“回禀王爷,赵侍卫在偏院,他伤得挺重,大夫正给他喂药。”

    听到赵翎城没事,沈誉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回过了神:“你叫我什么?”

    丫鬟道:“王爷。”

    沈誉脸沉了下来,道:“谁让你这么叫的。”

    大晋的王侯爵位是世袭的,上一代退位后下一代继承,上一代死后由下一代直接继承。

    如今南阳王尸骨未寒,大仇还未得报,他沈誉如何担得起这个爵位。

    “我让她叫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走了进来,她形容温婉,但言行带着几分英气。

    “母妃。”沈誉略带惊讶地说道。

    老王妃冷声道:“你若不继承爵位,如何号召沈家军,又如何为你父亲报仇。”

    提起老王爷,沈誉垂下了头,眼角泛红,他从床上下来跪在了地上,对老王妃道:“母妃,对不起,我没把父王带回来。”

    老王妃的伪装在这一刻冰散瓦解,眼中溢出了泪水,她走过去抱住沈誉道:“这不是你的错。誉儿,还好你回来了,不然,母妃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若没护住沈家军,我该如何去见你的父王。”

    沈家军有一块虎符,因为沈家军只认南阳王,虎符只是象征并没有实际意义,每次出征,虎符都会交由老王妃保管。而老王爷去世,新王爷未袭成爵位,虎符便生效了。

    勤王以沈誉叛变为由,屡次想要削了南阳王这一爵位并要求老王妃交出虎符以此收回沈家军。多亏有太子在其间周旋,外加沈家军众将士一心,这才挡住了勤王的狼子野心。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