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灼灼桃花不如你(仙侣修凡记) >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又见安风示爱意 反被师妹醋意浓
    姬旦卯时还不到就被彭安叫醒。姬旦望着窗外还是黑咕隆咚一片,他夸赞彭安这一次很准时。

    彭安兴奋地说着,那当然了。人逢喜事莫过于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能得到大王的召见,跟金榜提名差不多。这一下公子可就算出了名了。那营救老爷的事,更有把握了。

    姬旦心里很高兴,就在昨晚他正在房间休息,殷成秀过来说,大王要召见他和殷若雨、穆安风的事情,让他好好准备一下,他们约定在王宫南门见。

    姬旦兴奋的久久没能睡着,他的脑子就像无线电波一样,闪了一波又一波,但这些大都是关于穆安风的。折腾了半夜,好不容易刚迷糊着,就被彭安唤醒了。

    姬旦洗漱完毕,又换了一身素白崭新的书生袍,他坐在那儿彭安为他梳理发髻。一切准备妥当,他就和彭安出了聚仙楼。

    在出来的时候,那趴在柜台上眯瞪的葛掌柜问,公子为何起的这么早,大街上黑乎乎的也没有一个人影?姬旦说,去会个朋友。约好了得,卯时见面。

    葛掌柜问,住在这儿的那些狐族人怎么办?他还担心真闹出什么妖怪来。姬旦说,放心,他会尽快想办法安排一个住的地方。

    出了聚仙楼,大街上黑咕隆咚,一片寂静。彭安嘟囔说,这个葛掌柜也太小家子气了。你和师妹还有那穆安风帮了他多大的忙,差一点命就没了。这伙儿狐族人吃他点、喝他点、住他点,怎么了,不应该呀?

    姬旦微笑着说,商者,唯利是图也。做生意的就得学会精打细算,这也怪不得葛掌柜。我们与人为善,救他人与危难之中,是修仙悟道之人最基本的法则。

    彭安也不再说什么,深一脚浅一脚地领着姬旦向王宫走去。

    听到远处有哗哗的流水声,那是淇河水。这几天淇河的上游昆仑虚和五行山,下了几场透雨,所以水量就大了,那流水的声音自然就响彻了许多。

    这儿就离王宫没多远了。王宫有东、西、南、北四个宫门,北门紧邻后宫,不是重大活动,一般很少开门。余下的三个宫门,东门和西门每天到了己时才开门。

    只有南门开的早,为了迎接群臣早朝,卯时就打开宫门了。姬旦生长在官宦之家,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绕过东门直接就奔了南门。

    到了南门,那守宫门侍卫和兵丁,刚吱吱呀呀打开厚重的宫门。早有一些文武大臣坐车或骑马来到了南门的广场,他们整理朝服后,陆续进了宫门。

    姬旦一看这些群臣中没有殷破败父子,他知道自己来到了前头。至于费仲大人和穆安风嘛,也可能还在赶来的路上。

    姬旦就整理了一下衣服,站在微冷的晨曦中等待。他知道,一会儿他和殷若雨、穆安风只能等在宫门外,等大王想召见了就会派内侍官过来通报,然后随着内侍官进宫面见大王。

    黎明的风有些冷,就像小刀子一样切割着脸庞。彭安有些受不了了,他哆嗦地说,这小风贼冷贼冷的。要知道这样晚来些时候了。他还感叹这要是在大冬天,碰上下个雪阴个天啥的,也够这帮王公大臣受罪的。姬旦笑了,你认为当官就那么好当的。

    他俩说着话,也不感觉天那么冷了。这个时候费仲乘坐着轿子也到了,穆安风还是穿着一身淡青色服饰,右手里提着那把诛仙刀,跟在轿子身边,不知道的人还误认为费大人雇了个美女保镖呢。

    费仲下了轿子,姬旦急忙迎过去拱手揖礼。费仲对姬旦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随后让穆安风和姬旦在宫外候着,就匆匆地进了王宫。

    姬旦夜里只是空想身影,而现在那个冷美人穆安风就俏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有千言万语一下子涌到了嗓子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他知道这个时候是表白最佳的时机,什么羞涩呀,脸红呀,都被这暮色遮住了。

    他急忙拱手问候:“穆姑娘,可好。你的伤势好些了吗?”

    穆安风手一晃,诛仙刀消失了。她心里微启涟漪,她隐隐感觉到,眼前的姬旦似乎对自己有些爱慕。她也对风流倜傥的姬旦有一丝好感。女人终归是要出嫁的,眼前向自己示好的姬旦,看起来是蛮不错的俏公子。谈一下心,也未尝不可?

    穆安风随即拱手微微一笑,说道:“多谢四公子惦记。伤已经全好了。你呢?”

    姬旦说道:“修真悟道之人,略加调养好的快些。对了,穆姑娘,还在朝歌城住多久?如果方便的话,姬旦想请穆姑娘吃个便饭。”

    穆安风道:“舅母病安康复,师父召唤,我这两天也准备回东海蓬莱岛凌霄山了。吃饭嘛,就算了吧。”

    姬旦追加着自己的理由,生怕穆安风再次拒绝,“这一顿饭,我一定要请。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且穆姑娘救了姬旦的性命。要不是穆姑娘拔刀相助,及时救姬旦于危难,恐怕姬旦早就命丧在金轮法王的掌下了。救命之恩,这一顿饭还是轻了些。只要穆姑娘有事,我姬旦一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穆安风心里暖暖的,这个姬旦嘴还是蛮甜的嘛。要是换了其他人,穆安风会认为是轻薄之徒,可从姬旦嘴里说出来,就有了很诚恳的味道。这就是在穆安风眼里喜欢一个人和不喜欢一个人的差别了。

    要是不喜欢,说不定穆安风会抽出诛仙刀,毫不客气地压在这人的脖子上。骂上一句轻薄之徒,砍了你的狗头之类的话语了。

    穆安风缺爱,尤其是缺男人的爱,她从小远离父母,随师学艺。能见到的自然就是师弟武庚了。

    她对武庚没什么感觉。武庚是殿下,自然她懂的君臣之礼。不敢有丝毫的非分之想。武庚除了尊称她为师姐外,更不可能和她耳鬓厮磨,擦出什么爱情火花来。为什么造成穆安风清冷的一面,大概是除了师父师弟以外其他的异性男人接触少的缘故吧。

    所以当她真正接触姬旦几次后,心中那一抹少女般的怀春之梦,被悄悄地打开了。打开她心扉之门的不是别人,就是眼前的姬旦。

    穆安风嫣然一笑:“四公子,你这些话严重了。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姬旦心里那个乐呀,终于有机会真正的接触冷美人了。他急忙又说了一句:“好,那就不见不散。”随即他又说道,“穆姑娘,我想这俩天拜见一下费大人,我有一点私事要求教于费大人。不知费大人可有时间?”

    穆安风爽快地回答:“四公子只管来,我先告诉一下舅舅就是了。”

    “如此多谢穆姑娘!”姬旦拱手深深揖礼。

    突然姬旦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殷若雨俏生生地站在姬旦的身后,姬旦回头一看是师妹殷若雨。

    殷若雨捂着嘴笑着,“师兄,不能光谢穆姐姐呀?礼多人不怪,也给本小姐来一个嘛。”

    姬旦脸色微红,心里暗想,刚才的举动,师妹是看到了吗?看殷若雨一脸坏笑的表情,大概她站在身后什么也知道了。姬旦只好就坡下驴,他向师妹也深深揖礼。

    殷若雨大大咧咧摆手道:“繁琐缛节,免了,免了。师兄呀,刚才你和穆姐姐说什么呢?我可都听到了。”

    姬旦撒着谎,“噢,没说什么。也就是问了一个早安而已。这不,你就来了。”

    殷若雨嬉笑着:“你们俩就是说些悄悄话,也没关系。更不管我殷若雨的事。我这个人呀,就是好奇,也就随口问了。穆姐姐,你可别见怪呀?”

    穆安风微微一笑:“殷妹妹伶牙俐齿,我早就领教过了。玩笑话嘛,我岂能当真。”

    这个时候,殷破败和殷成秀过来了,姬旦又是见礼。殷破败说,一会儿大王就会召见。你们三个就在宫门外等一会儿。殷破败又说了一些见大王的规矩,就和殷成秀进了王宫。

    殷若雨一见父兄进了王宫,她刚才已经看出了姬旦对穆安风的那点男女爱意。她的心里不免有些酸意丛生。

    殷若雨就故意拉着姬旦手说道:“师兄呀,最近师妹气运不顺,似撞到了黑煞星。你是知道的,不是被苍狗神君欺负,就是被金轮法王捉弄。对了,还有你呀,也欺负小师妹。你家世代研习伏羲占卜之术,你给我看看手相,给我破一下霉运如何?”

    殷若雨说着让姬旦看她的手相,姬旦弄的很尴尬。姬旦支支吾吾地说道:“师妹,占卜看相,我只学了个皮毛,再说这天色灰暗,我也看不清楚呀。等天光大亮的时候再看,好吗?”

    殷若雨一下子抽回了手,说道:“可我会算。我看师兄你呀,嘿嘿……要交桃花运了,是不是?”说完殷若雨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姬旦,脸上露出一丝妒忌一丝嘲讽的神态来。

    姬旦顿时局促不安,他脸色绯红一片,他支吾着说道:“师妹越来越会开玩笑了。这几天我也是霉运当头,哪儿来的桃花运?”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