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书狂 > 第113章 顺势
    平日也无多交际,无缘无故的苏炽也猜不透这位宁远侯突然找他会是为了什么事。

    “在车里等我。”

    苏炽顺手又往萧遥腮颌抚了一把,便下了车。

    萧遥紧着便掀开拦窗帘幔看着苏炽走入林中与那位侯爷会面。

    “郊野清冷,侯爷有何要事非得在这林子里说?”

    姬濡安冲苏炽笑了笑,仍被这林里的瑟瑟寒风吹得哆嗦,而他向来是个随心所欲的人,冷成这样自然早也不持什么风骨了,“如今公子你可算是他们里头的重要人物,平白无故的我要是登门拜访难免惹得那几位生疑。”

    苏炽一笑应之,便也抱手倚树而立,“说来,侯爷为何要退出?”

    姬濡安将手严严实实的拢进袖里,忆及些往事,才缓缓开口:“我家老爷子生前对此物倒的确是不一般的执着,他坚信这百灵谱里载有让灵魂通往仙国的魂路,也为此拼了命的收集残片,可惜他老人家寿数不及,终归是看不到百灵谱重为整体的一日了。”

    “那侯爷就不想为先侯全此心愿?”

    姬濡安抿然一笑,“我努力过了。”

    苏炽暂于片刻持默,秋风拂落一片枯叶,落在姬濡安肩头,朽然伏了一抹寂色。

    姬濡安拾过肩上这片枯叶,“这些年,我为这百灵谱损失了不少,却也因为这是先父的夙愿而坚持着,但重阴山那件事后……”他摇着头,沉然叹了一口化为白汽的郁结,“那件事后我终于发现,这个百灵谱真真就是一部魔典,它从未予过世人什么,却可令惦念它的人一个个都陷入癫狂。如此乱了人心,酿成的便是一件又一件的惨事,而追求到最后才明白,一切只是镜花水月、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苏炽感他此言,望着枯枝间隙里絮云昏织的天,“原来,侯爷是看开了吗?”

    “算是吧……看着我家老爷子花了一生的精力追求这东西,好不容易从大巫祝手上夺过来了,却成了一堆残片,而后又耗尽余生也没能将此物全部残件收齐,最终抱憾而逝,临到闭眼前都还挂念着此事。”他笑着摇了摇头,似是惋叹,也是嘲讽,“百灵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已经不感兴趣了,至于老爷子的心愿,就当是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孝,难以成全,便等以后到了那边再向他谢罪吧。人生在世,有无数事物可供追求,何苦要死抓着这么一个虚浮之物不放呢?凡人得了神器也未必能成神,反观神明,就算失了再多法宝也依然是高高在上的神,两者之间的差距,本就不仅仅在于一件器物。”

    “侯爷说的有理。”

    姬濡安抿苦一笑,又念及了什么,虽垂下眼来,也释了手中枯叶,“巫祝大人想来也是这样的打算吧……”

    苏炽本落着自己的思绪,蓦听他讲话,却没解透此中之意。

    “也许这百灵谱里的确藏着什么不该放出来的东西,所以当年巫祝大人抵死不交,哪怕在最后关头也一定要拼尽全力将其摧毁……”他话至一半,悠悠的沉了,又思及什么,遂一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们就算重铸了百灵谱也未必能得偿所愿……我总觉得、巫祝大人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他们达到目的,否则当年如此巨大的牺牲还有什么意义?”

    姬濡安的看法倒是与苏炽至今所接触到的都不同。

    “倒也有理……”

    “若公子的确觉得我说的有理,那不妨再听我一言。”

    “愿闻其详。”

    姬濡安瞧着他又叹落一口沉重,“身为昔年参与讨伐伏羲庙的六侯之一的后代,本来我应该是没有资格对公子说这样的话的,但出于我对苏氏一门歉难成敬的愧意,此话我务必要传达给公子——昔年种种,终究已成过往,伏羲庙的惨烈神魔难复,我等身为凡人,则更无力扭转过往之局,先人九泉之下也必不愿看着后辈重蹈覆辙。斯人已逝,后生有途无尽,与其耽于往昔、趟入泥潭,不如就此放手,祭先人安息,也放自己一条坦途。”

    无法从这种事里走出来的大概也只有亲身经历过那番绝望的上一辈人,于苏炽而言,素未逢面的大伯实在挑不起他多刻骨的恨意,只是这件事对于身为苏氏之后的他而言也实在有着不可弃舍的理由。

    迟予冤骨的昭雪于本主而言自然已无实用,但对于活人而言却是无比沉重的意义,既是对先人的敬意,也是后生于世的风骨。

    苏炽与姬濡安在林下相谈得并不算久,约莫也就一刻钟后,两人便拱手相辞,分道扬镳了。

    苏炽披着一身冷林子里沾来的寒气钻回车里,萧遥碰了碰他的冷爪子,握过来捂在掌心里,“那位侯爷平日里跟你也没多少交集,叫你去说了些什么?”

    “他劝我别再深入此事了。”

    “那这位侯爷倒还挺有好心的。”

    苏炽揽来他的腰肢,手扶在他髋间,动作跟他腻得亲密,讲话却还能绷住一腔肃雅:“除了正远侯和稷宁侯,其他几位侯爷都不再是昔年讨伐伏羲庙的人了,且看来看去,未曾亲身经历过的人里,似乎也就只有昭远侯还执着于此,另外三位似乎都没多大兴趣了。”

    “他们要是都没了兴趣的话,你和宗神侯这件事还办的下去吗?”

    “这就不归我考虑了,反正我现在也就是顺着风晚之的意思在办事而已。”

    “说来这事也真是好笑,刚开始闹的那么声势浩大,到头来怎么水花都快不冒了?”

    “之前的声势也多半都是风晚之那家伙刻意砸出来的而已,我看他本来也不是执着于这东西的傻蛋,不过借尸还魂、声东击西罢了。”

    “说来,那位侯爷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怎么总觉得,不管是百灵谱、还是六侯,似乎都不是他真正的目的。”

    “谁知道呢,反正风晚之这个人等闲是琢磨不透的。”

    苏炽脸上倒是稳的一面沉雅,然而黏在萧遥身上的爪子却是极其不老实,时不时总要往萧遥腰上捏一把,本来萧遥都忍了,然而此人却得寸进尺,皮痒痒的摸到了他臀侧。

    萧遥一把逮住他这只不安分的爪子。

    苏炽笑迎着萧遥冷飕飕的目光,“你也可以摸回来。”

    “……”

    这种事,萧遥是做不出来的。

    萧遥幽怨的别开脸去,“老实点。”

    “好。”苏炽嘴上乖乖应着,笑不动声色的就着那位置捏了一把。

    萧遥让他冷不防一把捏的纵了一下,恼羞成怒的避了老远,“你这人……!”

    苏炽索性不要脸到底,仗着厚颜无所畏惧道:“就这货色也是你自己看上的,认栽吧。”

    “…………”

    .

    风晚之照常在午后入宫觐见神主,入时恰逢陪了神主一早上的姚东望离宫。

    这两人平日里素无交际,照面也只匆匆一礼即过。

    却令风晚之疑惑的是,今日明明是苏炽告知他的六侯约定会议的日子,这姚东望怎么会在宫里?

    姚东望是纪阳不知从哪抱来的称是奕宁侯的子嗣,来时恰逢前任奕宁侯意外身故,他便在纪阳的支持下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袭承了侯位。

    前任奕宁侯是出了名的风流,遗有几个私生子在外本也没什么奇怪的,然此事怪就怪在那孩子怎么偏偏是纪阳带回来的。

    纪阳嫁入奕宁侯府也有二十多年了,却没给奕宁侯诞下一个子嗣,但因她身份尊贵,纵膝下无子也占得稳侯府正妻的位置,但即使如此她也不得不为自己的以后打算,毕竟夫君一故,她若还想在夫家占得实权的话便务必需要一个袭位孩子作为倚靠,否则她一旦丢了地位,便只能沦为坠山之虎,一旦失了价值,纵为她亲父的神主也会毫不犹豫的舍弃她,任她自生自灭。

    但那时奕宁侯府继承人的年岁已不服继母管教,又是个纨绔的主,她另择一个利于控制的孩子倒也属情理之中。

    不过纪阳是个掂得清形势的聪明女人,她不会只为一点蝇头小利就随便捡一个孩子回来养作所谓傀儡,毕竟姚东望袭位时的奕宁侯府已被正远侯打压得风雨飘摇,那种局势下,她想光凭一个便于控制的孩子和一个没有仁慈的父亲就想扶起这样残败的侯府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这个姚东望对于纪阳而言必然是有什么特殊的价值,也许能为她带来别方的支持也说不定,否则她空然无助的,如何能扶起一个本就是靠权势而生的残败侯府。

    风晚之一路思忖着姚东望这事,不知不觉的也走到了平日里觐见神主的宫门前,便理回了思绪,入殿拜见。

    神主这些年来随着年岁的增长,对小辈们也愈发慈爱,不过神主自己的孩子都亡故得早,故到了晚年能绕在膝旁的也就只有姚东望这么一个继孙。

    近来天气愈发寒冷,神主居身的殿里也焚起了火盆,风晚之披着一身行路匆匆的凛冽而来,入殿却觉着有些闷。

    今日姚东望给神主带来了些自己在坊间收集来的小玩意儿,本来神主也不是喜好这些鸡零狗碎的玩意儿的人,但那个十七岁的少年乖巧又活泼,对神主这样的暮年老人而言正是年岁可爱的孩子,便也就爱屋及乌的觉着他捎来的小玩意儿格外有趣。

    “儿臣参见尊上。”

    直到风晚之拜了礼,神主才罥着意犹未尽的笑意将手上的小东西搁去一边,摆手罢了他的礼。

    “说吧。”

    “今日六侯会盟于城外避暑山庄,议定了修复百灵谱一事。”

    “哦?毁成那样的百灵谱还有修复之法?”

    “只要灵核还在,便可修复。”

    “此事,也是你的安排?”

    “儿臣已在重阴山上布好了局。”

    神主思忖着,又问:“你准备怎么做?”

    “届时儿臣会随六侯一同前往,替尊上取回完整的百灵谱。”

    “你一个人,对付得了六侯?”

    “儿臣自有办法。”

    神主又琢磨出了个疑点,“前不久你不是从宁安侯手上取到了一份残片吗?六侯既知缺了一份,又为何还要继续安排前往修复?”

    “因为正远侯自觉有令儿臣拿出残片的办法。”

    “他们拉你入盟了?”

    “他们只是准备将此事上报于尊上,只要尊上下令,儿臣便没有理由不去。”

    神主眉梢一挑,有点没搞清楚他们到底在折腾些什么,“六侯不是在暗中计划此事吗?”

    “因为儿臣也占了一份,他们自知无法避开儿臣暗中行事,故只好向尊上汇报。”

    “所以,你就打算如此顺势随他们去?”

    “正是。”

    神主却添了分忧虑,“同时对付六侯,你果真没问题?”

    “请尊上放心,儿臣已有计较。”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