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系统别撕票啊 > 番外篇 纱裙少女
    往事——不堪回首

    (主要第一人称)

    (次要第三人称)

    我是檀妩,这是我以前从一本破书上看到的名字,看着喜欢就拿来用了。

    我直接说事情吧。

    那日,我像往常一样回家。

    家是一个在人类看来黑咕隆咚的洞穴,但是在我看来十分温馨。

    离家挺远的一处地方,我学习人类种植了不少蔬菜,因此我很少吃野草。

    但是不知道怎么着,最近心中总是不安,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我一向相信自己的感觉。

    所以我回家了,把靠近这片蔬菜的洞穴用土填上了,并特意挖了块带草的土放在最上面。

    看样子过几天会下一场小雨,这场雨或许会掩饰这个被堵住的洞穴,毕竟有了带草的土块。

    我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这些词汇也是我在人类那里学来的,只不过我虽然觉得自己机智,但还是忧心忡忡——担心一不小心被人找到了。

    所以我几乎把所有的洞穴入口填了,打算再开几个……

    也是那时候,我的恶梦来临了。

    用了好几天的时间来挖洞以及填洞,期间虽然也下了雨,但是是大雨。大雨倾盆,把我填洞穴泥土都冲走部分,这下糟糕了。

    我非常的害怕,在洞穴中瑟瑟发抖,生怕有厉害的人类冒雨外出找到我,并且把我抓住。

    不过,还真的给我自己的乌鸦嘴说对了,我似乎听到脚步声。

    我屏住呼吸,不停在心中祈祷着,那只是普通的人类,普通的人类,普通的……

    突然的,一把利剑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惊呆了。

    我所在的这个位置,离地面三五米吧,剑有这么长的?

    我没有细想,随便挑了一个洞穴出口我就奔跑过去。

    只是,等待我的却是一位猥琐至极的男子。

    那日,我是化作人形的,因为人形腿长跑的快。

    衣服当时我也不是很懂,只是后来才知道我当时只穿了内衣。

    我只知道这样比较清凉,毕竟天气是真的热,但是人类真的太奇怪了。

    那猥琐男子见到我,就好像之前我所见过的狼一样,眼睛都是绿的。

    看到那男子,我感觉我炸毛了。

    转身就再进了洞穴,那男子好像并没有追过来,因为我没有听到脚步声。

    不过我并没有心安,而是挑选了一个离那个男子最远的一个洞穴,继续狂奔。

    当我气喘吁吁的跑到地面,却是又见到那男子……他……他还一脸笑脸看着我。

    我当时有点崩溃,身体也有点提不起劲,但是还是又跑了回去。

    然而,接下来结果恐怕你们也有所意料。

    我在另外一处出口又遇到了那男子,只是这一回我跑不掉了。

    男子见我大汗淋漓,软趴趴没有一丝威胁后,就朝我走来了。

    他走的很快,我只见他走了两步,却是出现在了我的身旁。

    我好不容易提起一点力气,准备退回去的时候,他却是蹲了下来,一把按住了我。

    他那手掌似乎有什么魔力似的,只是轻轻的一碰,我就感觉浑身酥软,突然间就卸了力,后来我才知道他当时给我下了药。

    我也曾听闻一些人类的故事,因此我总觉得他要对我做点什么。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审判的到来,却是等了好久也没有回应。

    我想睁开眼睛看看,却怎么都睁不开,我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对身体失去了控制。

    渐渐我的意识陷入了昏迷。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穿上了一套衣服。

    只是觉得身体黏糊糊的,浑身不自在。

    没等我有所举动,忽然一股难闻的味道飘了过来,我感觉到十分恶心。

    伴随气味而来的是一位血衣女子,我也知晓了那味道是血腥味。

    她看向我的眼神极其冷漠,仿佛我不是活的,只是个死物,是石头,是枯草。

    她的声音,我觉得很难听,有点沙哑,听起来阴森森的。

    但是她说的内容更可怕,她让我去北陵国都城修炼,并且每半年要向她师傅侍奉一回。

    她还告诉我,我已经侍奉过一回了,她师傅很满意。

    她师傅就是那个猥琐男子!

    她说的话使我联想到了黏糊糊的感觉,突然觉得更不自在了。

    在后面的日子里,我都是在都城的那个秘道度过的。

    偶尔我会意识不清醒,尽想些交合之事,却是被困秘道,其极难耐。

    被下药后,我不仅仅如此,还失去了不少能力,比如快速挖洞。

    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狂时本我意识却是日渐减少。

    到了后来更是本能行事,事后毫无记忆。

    在某天,快要到半年之期,却是遇到了仆人阿三。

    阿三只是个凡人,虽然年轻力壮但终究还是不如我。

    他被我推倒了,不过事后他并没有走,而是留了下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知道了我那一晚有多么的疯狂。

    但是我也陷入沉思,那真的是我吗,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再次感受到了黏糊糊,我内心感到十分的嫌弃。

    我大声呵斥着阿三,让他滚。

    他走是走了,但是我们却是产生了莫名的联系。

    此后的日子里,他经常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或是浇花或是施肥,再或是扫落叶擦试书架……

    好像是他在那晚以后主动申请来负责这一带的,但是我没有在意,因为马上就是半年之期。

    半年之期过得还挺快,来的正是肖蓉,她一来我就闻到了,那该死的腥臭味。

    她这一回看向我的眼神里竟然有一丝迷惑,随后拿了个什么东西朝我一探,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东西是什么,她一巴掌就甩了过来。

    好疼,打的是我的脸,似乎肿了。

    她骂我是个贱人,我感觉到迷惑,我和她说了句,我不是人呀。

    结果她又是一巴掌甩过来,让我闭嘴。

    我当时十分愤怒,她为什么无故打我!

    不过后来我总算是搞明白了,原来是因为我与阿三交合吗?

    不过有一个好消息,就是因为我与人类交合,不必再去侍奉了,要再等半年。

    也是那个时候,我才突然觉得黏糊糊一会儿似乎也能接受,毕竟不要再回去那恐怖的地方了。

    因此我对阿三的好感竟然多了点,他也是那天起叫我为主人,我也不再喂喂喂的叫他,而是叫他阿三。

    时间流逝,我仍然是无法逃脱,但是内心还是很抗拒去侍奉,然而我却不敢去找阿三。

    因为我感觉到了自己精神状态的异常,自己似乎变得很可怕。

    每天能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那不是发狂了,而是好像产生了一个邪恶的意识一样,我害怕。

    我没办法在清醒时间之外控制我的身体,那个意识一直操控着我修炼魅术,修炼各种双修之法,甚至想叫阿三来与我交合。

    迫不得已,我只要把自己困住,以牺牲一点点清醒的意识为代价把自己困住。

    此后我陷入昏迷,过程中偶尔有醒过几回,但我的躯体一直都在秘道中,没有出去。

    不过前些日子我才知道,并不是我一直没出去,而是每半年就出去过一回,去侍奉那男子。

    只是我搞不明白,每次侍奉我都失去了意识,那么又怎么能侍奉呢?

    当我再次拥有清醒意识的时候,却是现在了。

    不过,我快要不清醒了。

    一会儿就是那个邪恶意识接手了。

    我长话短说,你们去找紫毫道人救我,而且不要让邪恶意识知道。

    还有……

    还有小哥哥,来床上玩吗?大床哦~

    此时显然檀妩已经被邪恶意识接管了……

    ……

    ……

    ……

    最近几天还真的是忙,都没有什么时间码字,累死累活的。

    平日里也是挤着时间更新,但是也不至像近期这样,更新都没有办法更新。

    这是本书第二篇番外,仍然是第一人称的挑战。

    内容与正文所埋伏笔关系挺大的,因此也不太好写,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

    还有我的再次申请终于遭到了拒绝,不过实话说我还挺开心的。

    坦白说,我不怕拒绝,就怕无回应。

    写的不好,能练;写的不合适网站,能改;写的如何都好,有回复都不至于如此。

    但是没回复,于我个人就不一样了。

    所以这更新,还有一个意思,庆祝一下申请有回复了。

    下波更新仍然待定,但还请相信故事还在继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