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独阴神煞 > 024 出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神机老人说着便听着声音向甄雅致一步一步地靠近。

    在黑暗的通道之中,神机老人激动地说道:“小美人,让我瞧瞧你到底长什么样?”

    甄雅致听到声音,吓得脸色煞白,双腿不停往后退着,心想道:“这神机门的地盘,是不是到处都是色狼啊。刚送走一个小的,现在又来了一个老的,果然是物语类聚,人与群分啊,我就不该趟这浑水!”

    “小美人,你不怕哈,我不会伤害你的……老头子就是想看看你长得漂亮不?”神机老人兴奋地说道。

    郝德在神机老人的身后,看着他佝偻着身子,伸长了脖子,眼睛直勾勾望向前方黑洞洞一边,低声说道:“师爷,您这样为老不尊,真丢我们神机门的脸。”

    “臭小子,神机门就是我创办的,丢了我也愿意,我就是要看看这小美人长什么样!怎么啦,我有错吗?你了解一个人孤独地存活二十年的悲痛吗?”神机老人说着说着,咽喉便哽咽了。

    郝德摇了摇头,看着神机老人望眼欲穿的眼神也只有一脸的无奈。

    甄雅致心想道:“原来这个小色魔遇到了老色魔,这真的是认祖归宗了啊!”

    她此刻已经推到洞口,清晨的第一束阳光已经悄无声息地撒在了她的头顶,将甄雅致的美给完全照亮。

    神机老人瞧见黑洞的尽头有光亮,激动得两眼都泛着泪花,双唇都在发颤地道:“光……光……天哪!这是光!”

    他脚底的立马生风,瞬间便来到了洞口。

    郝德一怔,暗叫道:“不好!”

    甄雅致见到神机老人突如其来,吓得直接缩到一角,屏住了呼吸,做好了拼死一搏的打算。

    可是,神机老人来到洞口根本没有正眼瞧甄雅致一眼,而是伸着细长的脖子,望着天空,不一会儿便老泪纵横了起来。

    “啊……啊!啊……!”神机老人发出悲天悯人的呼喊声,声音传入山林,震得一些飞禽走兽都四处逃窜。

    甄雅致此时露出疑惑的表情,心想道:“这个老色批,怎么都不睁眼瞧我,难道我不美吗?”

    甄雅致美得如天女下凡一样不食人间烟火,但是在神机老人此时最需要的就是烟火味,他爱阳光,爱这蓝蓝的天空,爱天空上不时飘过的一朵朵白云,归根究底他更爱的是自由。

    不能真相的郝德,从黑色通道直接纵身一跃,伸开双手,挡在了甄雅致的胸前,喝斥地说道:“师爷,您不可以这样!请您收起您的兽性!”

    “啊……”

    “啊!”

    ……

    神机老人每狂叫一下,郝德就向后退一步,突然他觉得后背软绵绵的,转身一瞧,顿时眼睛瞪得大大,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居然与甄雅致亲密接触了。

    甄雅致红着脸,狠狠地对着郝德脸就是一个大嘴巴子,然后一脚将郝德狠狠地踢开,骂道:“小色狼,果然诡计多端,一切就是为了吃我豆腐,简直无耻至极!”

    郝德一愣,整个人都傻了,根本没有任何反手的能力,脸庞火辣辣的疼,瞬间五个粗红的手指印便浮现了出来,身子也失去重心,一个踉跄直接扑到了神机老人的怀里。

    神机老人直接将郝德抱住便又是一阵痛苦,良久才缓过来。

    “好徒孙!你真的是我幸运的徒孙啊,我将武功传授给一点儿也不亏,今日,我神机老人能重见光明,逃出生天全靠你了!”神机老人激动地说道。

    说完,将眼角残留的泪水顺便用郝德身上白色的长衫擦了个干干净净。

    听完神机老人这话,郝德才后知后觉明白了过来,心想道:“感情是我自作多情了啊,原来师爷不是色性大发啊,而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他换过头,给了甄雅致之个抱歉的眼神,却得到甄雅致一个大大的白眼。

    “师爷,这个洞口上方被人打磨过,如冰一般润滑,轻功即使再好那也是插翅难逃啊!”郝德分析地说道。

    神机老人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然后纵身一跃,双脚在左右岩石点了几下,便轻轻松松地扶摇直上。但是距离洞口还有三尺距离的时候,神机老人身形便又旋转地落了下来。

    神机老人身形移动得干净利落,看得甄雅致都赞叹道:“人们常说的身轻如燕,也不过如此了吧。不过想出去,除非可以做到一飞冲天,不然一切都是徒劳!”

    方才神机老人只是探路,走到郝德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想要出去,看来需要我们爷孙相互配合方才可以!”

    “相互配合?”郝德脑海里灵光一现道,“师爷您的意思是我做你的人肉垫子,给你借力!”

    神机老人笑道:“你现在傻乎乎的,没想到现在居然开窍了,看来智商是会传染的,以后多跟跟我,包你聪明绝顶!”

    “切!我看跟你在一起时间久了,就会从一个小色鬼变成了一个老色鬼!”甄雅致双插腰,不屑一顾地喃喃道。

    神机老人似乎听到甄雅致牢骚,然后坏笑地对着甄雅致说道:“小美人,你真漂亮,等我一会出去了,将你也一起救出去,想用以身相许报答就不用了,你只要答应我以后跟我这个傻徒孙过日子,再生一个胖娃娃就可以了!”

    “我呸!”

    甄雅致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但是想到可以出去,便硬生生将火憋了回去,心想道:“等我上去,我在新仇旧恨一起算!”

    郝德道:“师爷,甄雅致是神煞门的圣姑,是我请来帮助我们神机门的,切不可这样。”

    神机老人哈哈大笑道:“傻徒孙,神煞门是做慈善的吗?他们从来都是无利不起早的!这种信口雌黄的话你也能信以为真,记住了,这个世界上能救自己的人,那只有自己!”

    “可是……”郝德想要解释道,话刚到嘴边便被神机老人噎了回去。

    “可是什么可是,老老实实告诉师爷,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如果刚刚我要兽性爆发,你一定会以死保护她吧!”

    郝德没有回答,楞在一旁,自己也不知道事情真的到那一步,会做出什么样选择。

    神机老人哈哈大笑地对甄雅致道:“哈哈……小美人,你这是运气好,捡到了宝了!”

    甄雅致双手插着腰,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但是转念一想道:“这小子除了好色了一点,但是一路上却总是护着我,莫非他是真的喜欢我……”

    在甄雅致小脸红晕,情窦炸开的时候,神机老人与郝德便同时纵身一跃,用脚力接住岩石的力量扶摇直上,最后神机老人踩在郝德的背上直接跳出洞口。

    神机老人从洞口伸出一根长长树枝,向洞口喊道:“傻徒孙,快拉着树枝上来吧!”

    郝德看了一眼甄雅致,恭敬地道:“圣姑,你可以吗?”

    甄雅致道:“废话!当然可以,不然还靠你抱我上去吗?想吃我豆腐,门也没有!”

    说完,她狠狠地白了一眼郝德,然后纵身一跃,手臂刚拽住树枝的时候,肩部便传来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起初她是咬牙切齿地隐忍着,但是最后握住树枝的手臂却使不出半分的力气,整个人便从空中摔了下来。

    郝德眼疾手快,纵身一跃直接将甄雅致在半空之中拦腰抱住,然后双脚踩着岩石,借力直上,另一只手拽着树干,猛地一用力,两人便同时出了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