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汉朔 > 第二十八章 穷是原罪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前我一直以为,您和方家、孙家一样,都是看重了我身上的价值,利用我,所以才肯助我,所以我努力着证明着价值。可是今夜我才发现,我错了。您和他们不一样,您是……吾师。”

    宁忌仰望着屋顶晃动的高大身影,眼眶微红,喃喃说道。

    此时,屋子里非常安静,洛长天背对着宁忌站在窗户前,他叹了一口气:“想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父亲?”

    宁忌猜测道,他隐隐觉得。

    “不错,因为你的父亲。宁子期,你知道吗,你很像你的父亲,做事从不计后果,只要认定的事,哪怕九死一生,也会一意孤行。坦白说,我很欣赏你们父子的性格。”

    “但是……也很讨厌是吗?”

    “老夫不得不承认你们父子的性格很好,很具有杀伤力,但是这种偏执的性格也会伤了自己人,包括自己。”

    “所以宁子期,你要克制。金奴人是杀不完的,只有保证自身安全,才有机会完成那个目标。哪怕忍一时之痛……”

    “关沂谷一战,你做得很好。射杀了七十七名金奴人,老夫为你骄傲。等你伤好了,老夫会向朝廷为你讨赏,你之前犯的所有的罪都会一笔勾销。”

    “到时候,你将重新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你可以选择离开这里,回到祁连村,也可以做其它什么事情,但老夫希望……你能够留下来。”

    宁忌嘴角微动,未等他开口,洛老沙哑道:“你有能力,多为武朝做些什么吧。”

    此时洛老转过身来:“怎么……你不愿意?”

    “我……”宁忌犹豫:“可是……就算我愿意,又能做些什么呢?”

    “家、国、天下。”

    “依据目前形势,老夫判断不出三年,金奴人便会对武朝,发动第二次南侵。届时天下生灵涂炭,天平府也将会重演十年前的悲剧……”

    “如果那一天到来,宁子期,我希望你站出来!像你父亲那样!青出于蓝,甚至更强!鸿都学府是一方不可忽视的力量,你若能整合其中力量,将来足以助我一臂之力。”

    说到这,洛长天激动了起来。

    宁忌闭上眼睛:“若如洛师所言,还能作何选择,我会答应的。”

    “金奴人今日能够悄无声息渗透进武朝,来日大规模南侵也尝不可能发生。倘若有一日,这个天下不是武朝人的天下,我和香凝、稚雅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

    第二日,宁忌醒来已经是晌午,他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推开门,午日阳光从外面撒进来,宁静的小院里,枯黄的叶子堆积在一起,微风出来,掉落在地上的、半空中的、树上的都卷在了一起。

    宁忌坐在林院的石凳上,听着风声、落叶声、鸟鸣声……心情宁静。

    身处乱世,不久前经历一场战争,他深知这份安逸难能可贵……和死在澜庭谷的武生相比,过往的恩怨和疾苦,又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而他的那份豁达,是喊出“世无必死之人、人有赴死之志”鸿都学府的武生给的。

    宁忌长呼一口浊气,今日他或得重生。

    这条幽静的小道,蜿蜿蜒蜒通向峰回路转的远方,此时看不见一人,宁忌坐了一会,脑海浮现那日与金奴人缠斗的场景。

    那日果真惊险,远处射杀是宁忌的优势,但到得金奴人从山底扑上来的时候,宁忌便陷入了绝对劣势,由于搏杀能力不足,被围时犹如羊入虎口,莫不是霍将军救援及时,恐怕他会死在那个地方。

    想起霍将军,宁忌颇为感激。这救命之恩,将来是要报的。

    “等伤养好了,需要加强训练这搏杀术。洛师说得没错,我的箭术已经达到了武侯级别,但是其它方面远远不足,需要在学府潜心修武。”

    除此之外,宁忌认为,还需要请人帮忙量身打造一件防具,那日甲胄虽被被打烂了,但硬是扛过了十几个金奴人围攻。尝到这种甜头之后,宁忌想到了一个人,樵夫。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答应过我。射杀十个金奴狗,为我打造一套武朝最精良的护具。等伤养好了,问问他能不能兑现,就怕那糟老头有没有那个能力……”

    “慕容院长好像也答应过我,要为我引荐锻造院的师傅。晚上慕容院长过来,定要问问这事。”

    但是一连几日过去,除了一个送饭、换药的仆从来过林院,宁忌没有见到其它人。

    “出什么事了?”

    宁忌百思不得其解。问换药的仆从,他也摇摇头,说不知道。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直至半月后,宁忌痊愈,慕容术副院长来到林院,宁忌才明白,原来是院长秦风出事了,他擅自调动西南军队,受到了朝堂问责。

    “难怪,整个学院的人都去为秦院长喊冤去了……”

    “少勋,秦院长的事,你不必担忧,朝堂内外很多人在为此事斡旋,战争毕竟打赢了,他们奈何不了院长。对了,你的伤好些了吗?”

    “好多了。”

    “嗯。恢复的不错,结实。”

    慕容术用拳头在宁忌的胸膛敲了几拳,笑着说道。

    “此次对金奴作战,你可立了大功,等着吧,待朝堂处理好秦院长的事,必然会论功行赏。秦院长也要感谢你啊,此次多亏了你在山头苦战,拖到了霍将军出现,否则金奴人真有可能逃走。金奴人逃了,那秦院长麻烦就大了,弄不好要掉脑袋!”

    “是吗。秦院长没事就好。”

    “慕容院长,那日你说的,要领我去鸿都锻造院,还算数吗?”

    “算数。当然算数……穆少勋,我与你说,在西南,乃至整个武朝,我们学府锻造水平若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我便领你见识一番。”

    “好啊。慕容院长,咱们锻造院中哪位大师锻造技艺高超?您看……能否请他帮我量身打造一副?”

    “打造甲胄……若论此技的话,那当属樵夫,他打造的甲胄,是天下最精良的,刀刺不穿,火融不断,武朝所有武侯的甲胄都是他量身打造的。”

    “樵夫?不会是水澗军营里的那个醉汉吧?”

    “你们认识?”

    宁忌摇了摇头。

    “少勋我与你说,樵夫的脾气怪了一点,待会见到他,恭敬些。他们都是学院供着的活菩萨,都是些得罪不起的人啊……”

    慕容术认真说道。

    “待会我们若是运气好,樵夫答应了帮你了,少勋,你得多付一些报酬,这事保准能成。”

    “还要付银子?”

    “当然。”

    “也不多。”

    “多少?”

    “一千两。”

    “一千两!”

    “你怎么了?很多吗?”

    “不多吗?”

    “一千两真不多,朝堂很多人愿意花一万两请樵夫,都不一定能请到呢。”

    宁忌和慕容术走至中途,陡然停了下来。

    宁忌弱弱说道:“我看这事,还是算了吧。我没钱……”

    “一千两你拿不出?”

    慕容术诧异看了一眼宁忌。

    “不至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