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振奋新明 > 第550章 新老交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国事大礼堂中,两百多名国事、国政委员悉数到场,同时还有几十位后选的委员们也受邀列席。这是这届委员们的最后一次全会,明年正月新的一届委员们将正式履职。

    吴贞毓代表本届委员会全体成员,在大会正中央发布述职报告,仔细梳理这五年里的履职情况。

    仔细一听,主要是表功。别说,五年里大家工作确实干的不错。最主要的成就当然是完成了全国光复,结束了国境内的主要战事。除了这项大成就外,其它方面也是硕果磊磊,比如全国铁路建设里程上了一个新台阶、武昌到广州、南京到福州的铁路已然贯通,柏油马路的里程翻了三倍。教育方面,初小的毛入学率达到了四成,全国主要府县,都建立起了初小、完小、初中、高中的基本教育体系。财政收入这块,直逼四亿银元大关。

    报告中的这些成就听的参会人员是热血沸腾,在吴贞毓述职的过程中是掌声不绝,搞的老吴是越讲越兴奋,本来只准备讲一个时辰的,到最后硬生生讲了两个时辰。

    等吴贞毓讲完会议报告后,大会就进入了第二项议程,推选新一届主要官员人选以及新一届国政委员。

    让很多从地方上来的参会人员有些意外的是,吴贞毓居然放弃参选下一届总统的资格。这传递的信号是什么,众人心里一阵嘀咕!

    在过大年的前一天,为期五天的大会才正式结束。此次大会最大的变化是新一届国政总统换了人,张同敞正式当选新总统。另外一个大变化是国事委员会新设了临时常务总裁,李定国担任此职,与此同时李振新辞去了枢密院院院长的职务,由肖正南接任。

    初了这几项出人意料的变化外,新一届大明领导层的人员也有些调整。宋应星正式卸任国政执行委员和工部尚书,王四卸任国政常务委员和振川集团公司总经理职务。还有一些年龄大的委员们,也退出了新一届委员的序列,正式离休。李振新在大会上还传递了一个消息,今后他不会负责国事委员会的日常工作,以后这事主要由李定国负责。

    这些重大的人事变动,让参会者意识到所谓的换届还真不是说说而已,这一次的调整应该只是预热,五年后还会有更大的动作。五年后,这些在前台的大佬们,怕是有半数以上会退出。这对老人们可能不够友好,但对年轻人来说意义就不同了,说不定几年后他们也可能会出现在大会中央的主席台上哪!

    1668年正月初三,新一届大明国政委员和国事委员们正式就职,老一届退休人员在热烈的掌声中,走出了会场。

    这些退场的人中,宋应星老爷子是年龄最大,马上就要九十岁了。他其实早就想辞职,专心搞研究,可李振新就是不同意,说哪怕他老人家不干任何政务上的活,也必须将一届任期干满,不然大明就太亏待他老人家了。

    “宋先生、最近身体怎么样?今天离职后,心里没啥不快吧?”会议结束后,李振新专门到宋应星家,看看这位国瑞适不适应身份的变化,生怕因为卸任而影响他老人家的心情。

    “邦德、你真是瞎操心,吾都快九十岁的人了,还会因为这事受影响?说起来,吾这一生可真是活够了。能活着看到大明今日的景象,真是天大的福气,还有什么事放不下哪?”

    “嘿嘿、大明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你老可得再活几年,看看以后更好的大明。”

    “吾知道你心气高,对天下还有大期许,这是我大明江山之福,也是天下黎民之福,不过老头子我已然很满足了。山河破碎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今日之景象,那时候吾以为子孙后代都会生活在满人暗无天日的治下。上天可怜我大明天下,降下了你这等人才,苍天待吾不薄,吾哪怕是现在就去见阎王爷,也没啥遗憾的。”老爷子说着说着,眼睛里就泛起了泪花。他想到了曾经绝望的日子,也想到了那些和自己一道为大明复兴而牺牲的战友。这些人中,有他的故友、有他的同乡、也有他的亲人。

    从宋应星家里出来的时候,李振新有些意兴阑珊,老人家虽然心情没受影响,但毕竟年龄在那里放着,就是再能活怕也没多长时间了吧?一想到即将失去这样一位挚爱师长,心里就有点不好受。话说回来,自己其实也五十多岁了,按这个时代的标准来说,已经是正经的老年人。时间过得好快,一晃眼来明末都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多年虽然波澜壮阔,可还是有诸多遗憾,人生再怎么过都不会圆满。

    心情受影响的李振新没有乘马车直接回家,而是在卫兵的陪同下缓步走在官员居住区的街道上散步。散着散着,他就碰到了同样在家里呆不住的吴贞毓。

    “长生、你怎么也在院中散步?卸任后心情不好?”

    “是有点不好,本来觉得这事早就想通了,可今天从礼堂出来回到家中后,越呆越觉得气闷,吾现在就成了闲人一枚,以后还真不知道能干点什么。”

    “你这叫退休综合症,一时半会适应不了这很正常,等过段时间出去巡阅、看看咱大明的大好河山,心情就会变好的。你也不要着急,我过几年也会陪着你来打发这退休生活。”平常人退休心里都会有巨大的落差,何况是吴贞毓这种级别的人。从年龄上来说,他只有五十岁,并不算大龄官员,这时候退休有点太早了。但为了尽早的完成新老交替,必须这么干。大明这一代大佬们,走在台前的时间有点太早,比如吴贞毓虽然只有五十岁,可从他当首辅算起,也有差不多小二十年一直是官场最顶端的存在。要是这些人不早退休,新一代怎么有机会站到台前?

    山河飘絮的时代,一代有担当的年轻人过早的承担起了责任,像吴贞毓、李定国、张同敞、郑成功这些人那一个不是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将国家和民族的责任抗在肩上,这在和平时代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早担担子早卸任、这一代人也应该早些享受生活,只是从个人的角度来说,心里未必接受这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