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正文 348 不知死活
    罗克是打着贝洛克勋爵的名义来看望蒂鲁纳尔的,所以话题很容易就转移到蒂鲁纳尔的身体上。

    蒂鲁纳尔还是先对罗克和贝洛克勋爵表示了感谢,然后才说自己因为年老体衰,已经很久没有出过瓦尔吗家族的领地,并且请罗克向贝洛克勋爵转达自己的歉意。

    罗克这会儿当然就是一连串的好好好,然后还顺口请教蒂鲁纳尔对当前东孟加拉地区骚乱的看法。

    “东孟加拉的骚乱,根源上还是在于前任总督乔治·寇松对我们印度人的不尊重,他根本没有考虑印度的实际情况,就贸然将孟加拉分治,这是在故意制造冲突,东孟加拉也是印度的一部分,不能人为的将东孟加拉和印度隔离开来——好在乔治·寇松总督被调走,要看接下来明托伯爵如何调整,不过要将东孟加拉恢复到以前的状况很难,矛盾就像是疤痕,一旦出现,就不可能恢复如初。”蒂鲁纳尔也不知道是因为年纪有点大,还是在自己的家里有底气,说话的时候毫无顾忌。

    这个态度反而让罗克很满意,罗克才没有心情跟蒂鲁纳尔打太极,还是直截了当更好。

    “明托勋爵不可能从根本上推翻德尔斯顿勋爵的决定,他已经决定将首都迁往德里,加尔各答不再是印度的政治中心了。”罗克的注意力都在蒂鲁纳尔的表情上,试图发现些蛛丝马迹。

    蒂鲁纳尔的反应激烈的很,好像根本不在乎罗克的试探:“这同样是个愚蠢的决定,迁都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加剧东孟加拉的混乱,前任总督制造了这一切,明托伯爵不仅仅没有改变错误的决定,反而加剧了冲突的风险,他们应该为现在的冲突负责,在担任印度总督之前,他们根本就不了解印度,这才是一切混乱的根源。”

    这个话就让罗克不好接,所以罗克稍带尴尬的礼貌微笑,希望蒂鲁纳尔能主动停止这样没有意义的发泄。

    蒂鲁纳尔都已经快死的人了,肯定不在乎这些,但是蒂鲁纳尔的儿子们在乎,所以蒂鲁纳尔的大儿子赛杜马上就过来提醒蒂鲁纳尔不要太激动。

    “抱歉勋爵,我父亲的身体不太好,医生说过很多次,我父亲的身体不能太激动——”赛杜主动向罗克道歉,而且还有让蒂鲁纳尔休息的意思。

    罗克马上就闻弦知雅意,主动提出让蒂鲁纳尔休息,罗克长途跋涉舟车劳顿,也要先休息一下。

    瓦尔吗家族的庄园够大,罗克临时休息的房间也是高大宽敞,蒂鲁纳尔的另一个儿子普拉达木带着几个侍女过来,要为罗克提供全方位的周到服务,但是被罗克坚决拒绝。

    其实几个侍女的外貌条件都还是很不错的,标准的雅利安白人,罗克只能感叹,封建土邦王公的生活实在是太那啥了。

    然后关于瓦尔吗家族的信息就源源不断的汇总过来。

    来到瓦尔吗庄园,罗克才知道,原来名不见经传的瓦尔吗家族居然拥有人数超过3000的私兵,这些私兵都配备了在印度相对先进的马蒂尼·亨利步枪,甚至瓦尔吗庄园的守卫使用的还是在印度难得一见的李·恩菲尔德。

    新编第一骑兵师的士兵接手防务的时候,发现瓦尔吗庄园的守卫装备的还有重机枪,这在印度已经算是违禁品了,就算是土邦王公,也不能拥有类似的“重武器”。

    难怪蒂鲁纳尔刚才说话那么有底气,这是该有多看不起新编第一骑兵师呢。

    罗克在庄园内做笔趣阁的时候,庄园外,瓦尔吗家族的私兵正在聚集,耿飚汇报,庄园外至少已经聚集了上千名私兵,看样子瓦尔吗家族确实是心怀不轨。

    罗克也不担心,虽然罗克身边只有一个连百十人,但是官靖率领新编第一骑兵师的主力部队已经抵达距离瓦尔吗镇只有不到十公里的位置等待,只要罗克这边遭受任何攻击,官靖马上就会率领主力部队增援。

    至于瓦尔吗家族的这些私兵,就算是他们装备再好,在罗克看来也都是土鸡瓦狗,根本不值一提。

    部队的战斗力不是说把人聚起来,一人发根枪就能实现的,需要持续不断的刻苦训练,就瓦尔吗家族的这种情况,罗克也不认为蒂鲁纳尔明白训练对于部队的重要性,全印度就没有能打的部队,唯一能打的是廓尔喀人,但是廓尔喀部队都控制在英国人手中,印度土邦王公没资格雇佣廓尔喀人。

    一个小时后,普拉达木过来请罗克赴宴。

    蒂鲁纳尔为罗克准备了盛大的欢迎晚宴,晚宴不是冷餐会,也不是一人一张桌子的分餐制,而是把餐桌摆成会议室的样子,很多人围着桌子排排坐的那种形式。

    这种方法其实也挺好,至少秩序井然不乱,不过晚宴准备的食物却让罗克很不满意。

    罗克终于见识到了传统的印度美食,印度人就是有这个能力,不管是什么食材,最后都给你弄成脏兮兮的糊糊,黄的黄,绿的绿,看上去就没有食欲。

    蒂鲁纳尔和其他印度人就吃的香的很,他们中的很多人不用刀叉,当然也不用手,而是每人一个勺子,架势就跟幼儿园的孩子们吃饭一样,而且吃饭的时候还高谈阔论,有几个人声音大得惊人。

    其中一个就坐在罗克旁边,晚宴刚开始,就热情地招呼罗克。

    “尼-亚-萨-兰-勋-爵——我这个发音还算标准吧,为什么你不吃呢,这可是我们印度的传统美食,南部非洲吃不到吧?吃了之后,你会瞬间爱上印度的——”

    大概这位老兄对于美食的概念有点特别,或者说他没有吃过真正的美食。

    这也算是谬论吧,汝之砒霜,吾之蜜糖,没准罗克认为的那些美食,在人家眼里也是垃圾食品呢。

    如果说这位老兄的表现只是有点夜郎自大,那么其他人对待罗克的态度就不算友好了。

    “听说南部非洲的土著都是吃人的——”

    这个声音马上就引起一片惊呼声,也不知道印度人为什么都喜欢这样一惊一乍,根本不分析这话是不是靠谱,简直听风就是雨。

    “这位尼亚萨兰勋爵不是华人吗?为什么他没有辫子?”

    这位老兄的嗓门也不小,距离罗克的位置不算远,罗克听得很清楚。

    其他人看向罗克的目光马上就少了一份尊重,多了一份嘲讽,好几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哈哈大笑,好像他们听到了这辈子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罗克还是能敏锐的注意到,蒂鲁纳尔对这些话似乎充耳不闻,埋头在面前的餐盘里大嚼,吃的胡子上都是饭渣。

    赛杜却在观察罗克的反应,看罗克注意到了自己,马上送上讨好的笑容,并且向罗克举杯示意。

    酒是上好的葡萄酒,但是罗克却没有多少醉意,不管是不是蒂鲁纳尔安排的,罗克都不会纵容这种行为,这不仅仅是对罗克的不尊重,同时也是对帝国贵族的不尊重,身为帝国贵族的一部分,罗克要维护帝国贵族这个群体的威严。

    于是罗克微笑着把手中的杯子放下来,取下餐巾优雅的擦拭嘴角,轻轻松松的靠在椅背上,给了旁边的唐恩一个眼神。

    唐恩早就按奈不住了,得到罗克的示意,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刚才说“辫子”的那个家伙身后,一把连人带椅子全部放倒,然后一只手把人拽起来就往外走。

    被唐恩拽住的家伙拼命挣扎,但是却无法摆脱唐恩的钳制,一米九左右的门板身材不是开玩笑的,唐恩以前当机枪手的时候,四十公斤的重机枪都是自己背,副射手只负责带子弹,这家伙简直就是力大无穷,所以才被罗克选中,担任自己的贴身护卫。

    这个变故马上就引起旁人的主意,一时间惊呼四起。

    蒂鲁纳尔也终于从餐盘里抬起头,看向罗克的目光就是茫茫然:“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罗克才不相信这老家伙不知道,如果没有蒂鲁纳尔,或者是瓦尔吗家族成员的授意,罗克不相信一个印度人敢这么当面嘲讽一个英国贵族。

    “勋爵,格里为人粗鲁,如果他不小心惹怒了你,我代他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伤害他。”赛杜这时候急匆匆过来,向罗克正面道歉。

    “是的,格里也是无心的,他并非故意。”

    “我们都了解格里,格里是个好人——”

    “英国人就能这么欺负人吗——”

    赛杜的道歉算是开了头,一时间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有的人是诚心诚意的道歉,有的人就是火上浇油。

    “赛杜,犯了错误的人,必须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罗克不纵容,印度人就是这样,给他们三分颜色,他们就敢开染坊,罗克就是要寸步不让,然后看看这帮印度人的底线都在那里。

    至于那个什么“格里”,他也是咎由自取,罗克正愁没有杀鸡骇猴的机会,格里居然主动送上门,罗克这会儿的心情很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