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三年三班 > 第70章 有时候,我真的好想林盛
    .157

    “怎么了?”方伊伊不停地给我递着纸巾,关怀备至:“我的姐姐,要不我去超市给你买卷厕纸吧,照你这个哭法,餐厅的纸巾咱们消费不起啊,你擦得这都是人民币啊!”

    去你大爷的。

    见我闻言住声,她欣慰的笑了,问:“罗阳说什么了?”

    不提还好,一提我心里的苦水又开始泛滥,忙吃了几口菜堵住争先外流的委屈。

    “在这么高档的餐厅里,你能别狼吞虎咽的跟个流浪汉似的吗……”

    我看着手里的刀叉,问:“现在杀人刑拘几年?”

    她轻嗤一声:“还几年?”

    “我在奈河桥上等你几天,说不定还能手拉手一块去投胎。”

    说完她往前凑了凑,掩不住的好奇:“他到底说什么了啊,让你在这水漫金山寺?”

    “他说我,就是一朋友。”

    “哦,”她坐回去喝光了杯里的余酒。

    “罗阳他……”

    我轻声呢喃着,不知是说给方伊伊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他以前,对我特别特别好。”

    眼前的女生没有再搭腔,低垂着眼睛看着杯里的泡沫,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的青春结束了……彻底的。”

    这么非主流的话,如果是几年前打死我都不会相信是自己说出来的,那时候撑死也就只会说一句,他走了,我的青春就没了。

    哦,对,这话还是当年林盛走的时候,方伊伊对我说的。

    “高中那会我的青春就没了。”对面的人如是说。

    看着她云淡风轻的样子,我忽然想起自从大三那年我让她活在当下后,就再也没有听她提起过过去,于是,我问:“伊伊,为什么现在说起他,你都不会难过了?”

    方伊伊一怔,不知是我醉了还是她喝多了,我隐约觉得她眼眶短暂的红了一瞬。

    “其实,有时候……”

    她看向窗外的车水马龙,深深吸了口气又吐出来。

    “我很想林盛。”

    “我没跟你说过吧,上周我回十一中,路过车棚的时候在那里站了很久。我想起初中毕业那年暑假训练的最后一天,他骑着电动车,一只手玩着手机,一只手握着车把,经过我的时候速度快的像一道闪电。然后我喊了他的名字,他就停下来,回头看了我一眼。”

    “他说,上来。”

    方伊伊忽然笑了,她看着我说:“那是我第一次坐男生的后座。那时我还以为自己未来都只会坐在林盛的后座上。和他一起回家。”

    “有段时间,我经常做梦,每次都会梦见他。梦到没有他的这几年,才是一场梦,醒了他还在,还会摸着我的头发笑着喊我的名字,梦见他拎起校服外套挥一挥手,对我说明天见。”

    “每次做这种梦,睁开眼的时候我都有一瞬的恍惚,我是真的分不清哪个是真的。”

    都说年少的喜欢是冲动,是无病呻吟,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可对于有点人,也真的是一生一次心意动。

    那么喜欢的人,多看一眼也还是很心动。

    方伊伊说那年林盛坐在她的后面,说他总踢她的凳子,不交作业,上课捣乱……他是女生闲时的谈资,男孩崇拜的对象。

    也许是因为那时大家都是循规蹈矩的乖学生,所以我们注意到的的都是爱出风头的那个人。只是,有多喜欢他,那时的方伊伊,又怎么会承认呢。

    她说,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自己看着林盛从一个上蹿下跳的毛头小子变成一个桀骜不驯的阳光少年,见证他褪去青涩懵懂变得棱角分明,经过走廊时走路带风。几年下来,每每抬眼间就能瞥见在眼前晃悠的林盛,每一次遇到都像是撞见了爱情。

    “那时候我想,如果他来不到我身边,那我就走去他身边好了,不管他去哪里,我都想跟他在一起。”

    所以,填报高中志愿那天,她把他的志愿表一字不错的抄了一遍。

    从那年到这年,她言简意赅的只说了十几分钟。我听的很认真,就只是倾听而已,而意义却不止于此。

    这种感觉就像高中时站在走廊里,有人一起在寒天赏落雪,烈日观云霞,哪怕什么也不做也没什么所谓,但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就难免太寂寞了些。

    听着方伊伊从未跟我说过的这些往事,我像是见证了他们还在一起的那些时光。我似乎可以想象出倒回几个四季,那年的男生和女生是怎样的打情骂俏,嬉戏玩闹,他们眉眼间对未来的期许和满溢的欢喜,都是道不尽的好时光。

    我看着她,想到这么多年她的始终如一,心疼又羡慕:“每次听你讲起林盛,我都觉得你是个眼中有光的人。这十几年,你太酷了。”

    “真的很酷。”

    方伊伊轻笑了一声,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大概是因为我把他留在了发光的那个年纪吧,所以每次想起我都会跟着沾染一些,那不是我眼里的光,是他的。”

    “其实,那些年,他对我很好很好的。”

    方伊伊目光闪动,她的故事在所有人都意犹未尽的时候戛然而止,往后每每想起,都留有回甘,可很多人都做不到她这样的及时止损,更多的是像我一样的人,总忍不住把过去的人拖出过去,可谁也不能保证没了回忆里滤镜的加持,心上人倒底是不是眼前人。

    只有她分的清。

    “你看过《那些年》吗?”她问,我点点头。

    “高中的时候我不知道在柯景腾说“那我就继续幼稚下去了”后,沈佳宜说的“一定要哦”是什么意思,但是后来我就有些懂了。”

    “意思大概就是,我要把对你的喜欢一直藏在心底了,与你再也没有关系。从此以后,你过你的人生,我也会带着对你的爱意继续生活。”

    在火锅热腾腾的蒸汽下方伊伊的脸若隐若现,我看不真切,只听她说:“我会好好生活的。”

    “可是惟希,”

    方伊伊说着,眼睛这回是真的红了,这是高中后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见她落泪。

    “有时候……”

    她看着杯子里的酒,声音变得很轻很轻,向很遥远的地方飘去。

    “我真的,好想他。”

    挂在她眼角的泪划过鼻梁落进酒里,无声无息,就像她这么多年深沉又掷地无声的心意,明明是场足以振聋发聩的海啸,她却安静的没让任何人听见。

    以前我读过一句话,是说有些喜欢止于唇齿掩于岁月,那时候我想这是得多无奈。可是现在我却觉得,那些可以掩于岁月的喜欢也算是有一个好结局,因为还有一些喜欢,并没有掩于岁月,仅仅只是止于唇齿了。

    那个晚上,我再一次见到了喜欢着林盛的方伊伊。

    距离高一那年,已经过去了七年。

    但我想,即使活到□□十岁,她也还会一直一直记得在她的生命里只与她共度了六年时光的那个男生。

    他没有跟她在一起过,不算熟络,也算不上是陌生人。

    他曾一身骄傲的站在光下对着她笑,脾气不好却包容了她所有的暴力。

    他贪玩又用功,喜欢对漂亮的女孩吹口哨,却只帮她一个人打过架。

    时常把她调戏得脸颊红红的,然后哈哈大笑。

    可是最后的最后她也没有等到他浪子回头,他也没有低头捡起她一路走来长长的相思。

    终于有天他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成为了别人的新郎,她也闭口不再说他是她曾经的光芒。

    于是从此他就成了天上的星星和白月光。

    而她,就是仰望星空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