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凤哪里听的下李清的话?

    她只管挣扎哭泣着喊道:“陛下,您莫要拦臣妾,臣妾必须要去!即便是送命,臣妾也要去!陛下!您难道还不了解臣妾吗?陛下!”

    李清见此也是着实无奈,想了想后,他便道:“算了,寡人随你走一遭魔界。”

    张奎与石矶等人一听,当先就面色大变。

    连忙同时开口喊道:“陛下您乃至尊之体,贵重无边,怎能轻易犯险?万万不可!”

    九凤也是楞了一下,随后就快速摇头道:“陛下不可!臣妾自己去就可以了!陛下万万不可犯险去魔界。”

    李清则是抬手擦了擦九凤的脸颊,将她的泪水拭去。

    轻声温柔的笑道:“无妨,反正寡人去魔界,还有其他事情要办,早晚得走一趟,倒不如这就去,顺便帮你看看你师尊重楼如何了,要是能救,就救一救,要是救不了,那你也别怨寡人。”

    “陛下……”

    九凤嘴唇颤抖,眼中泛泪,她看着李清已然不知该说什么了。

    只是片刻后,她就猛的扑在了李清怀内,大声哭泣道:“臣妾执意去魔界,已算是不敬陛下,可陛下不但不怪罪,反而要帮臣妾,臣妾,臣妾何德何能,得陛下如此宠溺,如此娇惯啊!?陛下!”

    李清抬手抚了抚九凤的后背,笑着道:“因为你是寡人的女人啊,寡人的女人,寡人自然要宠溺,自然要娇惯。”

    “臣妾何德何能……”

    九凤泣不成声,趴在李清怀内。

    李清笑道:“即便你无德无能,但你却是寡人的女人,寡人的女人,寡人不宠,难道让别人宠吗?好了,我们走吧。”

    说完,李清就对着欲言又止的张奎,以及满脸羡慕之色的石矶道:“你们带着大军回去,寡人走一趟魔界,去去就回,说不定寡人会比你们还先到朝歌。quot

    “诺!”

    见李清是下定决心要陪九凤娘娘走一遭魔界,张奎自然也就不再多言,当下应命。

    石矶则是看着李清道:“听闻魔界皆是穷凶极恶之辈,陛下要,要多多小心啊。”

    说完,她瞥眼看了一下九凤,带着一丝怨念。

    在石矶看来,这九凤姐姐太不晓事了!

    她竟是拿情来锁大王!

    她明知大王是重情之人,对待自己,以及那些姐姐妹妹,皆是用的真情!

    所以定不会由着她独自前往魔界找死。

    可她却依旧执意要去,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让大王陪着她一块去!

    大王日理万机,身负家国天下,大商朝如今到处都是事情!

    哪还有那么多功夫陪着她浪费时间?

    真是,太不晓事了!

    但说到底。

    终究是醋意使然。

    她也想这样在大王的怀内,肆意撒娇,肆意使性子一番啊……

    她也想要大王无条件,无借口,无理由,不分是非,不分对错的宠爱啊……

    虽然她知道,大王其实也会这样对她。

    但这些事情,她却做不来。

    因为她始终会为大王着想,她不会任性……

    九凤被石矶这一眼看的心中一慌,她也瞬间就明白了,石矶的意思。

    只是,她也不想这样!

    她真的,不想大王也随自己去魔界!

    而自己去魔界,那是必须,是一定要去的!

    她绝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师尊灰飞烟灭,自己却无动于衷!

    所以,这就成了死结。

    自己一定要去魔界,那大王放心不下自己,也就一定会护着自己去魔界……

    眼神有些躲闪,九凤不敢看石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