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一只手掌却是按住了他的肩头。

    却见广成子神色平淡,看着前方城下道:“师弟莫要着急,且让妖孽猖狂一段时间,待得他们尽数聚集,他日大劫一至,皆化灰灰。”

    “可我那行孙徒儿!他,他就这么被这些贼子妖孽!打死了!打死了啊!”

    惧留孙咬牙,低声吼道。

    “事已至此,师兄也不瞒你了,其实土行孙师侄,封神榜上有姓名,乃应劫之人……”

    “什,什么!?”

    惧留孙直听的浑身一震,一身的杀气都消散一空,只剩下了震惊与诧异。

    他看着广成子,满脸震惊的再次问道:“师兄!你在说什么?我阐教三代弟子,岂能是应劫之人!?”

    说起来,从开战到现在为止,土行孙的确是阐教三代弟子中,第一个死的!

    而之前西岐一方死的将领,多是些杂鱼小虾。

    虽榜上有名,可却哪里入的这些金仙的法眼?

    但如今死到自己人身上,他们这才觉得,心疼啊!

    广成子眼皮子抖了一下,沉声道:“天道大劫之下,三教皆入,师尊又岂能当真一字不填?只不过师尊执掌劫数走向,日后此仇此恨,当可得报。”

    说完,他又看向惧留孙,见他要张嘴说话,便缓声道:“师弟,莫要再问了。”

    惧留孙一听,那想要再问的话语便也就说不出来了。

    只是他心中却有些寒意!

    看来,阐教弟子,也不是完全的没有危险!

    封神榜上,说不定,还有其他阐教弟子啊!

    那,有没有自己等,二代弟子?

    阵阵寒意,让他心中的报仇想法,都冷了下来!

    怪不得广成子大师兄一直在阻止自己等师兄弟下场……

    惧留孙微微眯眼,心中如此想着,同时单手一招,那捆仙绳就被收了起来。

    随后,他就收回了那迈出的一步。

    战场之上,土行孙被活活砍成了粉末后梅山四人也就腾出了手。

    既替了老五老六报仇了,那也就消解了心中愤怒。

    当下四人也不啰嗦,径直一转身,又和袁洪一起,与青牛战了起来!

    英招也叹了口气,收回了抓空的手掌,随后赶了过去,依旧是围在外面掠阵。

    当下还是青牛大战十二人。

    而土行孙被杀,商军大营之内,一众仙家皆是大喜,尤其是闻仲和申公豹,更是击掌大笑!

    申公豹一脸的解气神色道:“好!杀的好!阐教弟子,速来狂妄!今日阵斩他一三代弟子,当真痛快啊!”

    也是申公豹恨急了阐教,如今见真正的斩了阐教之修,他如何不痛快,如何不舒爽?

    可惜无酒,否则当浮一大白!

    姜子牙震惊过后,也是有些慌了神。

    他眼见下方十二人车轮一半的攻打青牛,直打的青牛气喘吁吁,长哞不止。

    显然是逐渐坚持不住了。

    自然心中越发慌了起来!

    没奈何,他只得看向了玄都大法师。

    玄都倒是神色平静,只是淡淡道:“鸣金吧,青牛也是挡不住那十二人,于其落败,不如回军。”

    姜子牙顿时急道:“大师兄,若是再败,那免战牌可就只有一次效果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玄都淡淡道:“无妨,明日勾陈师弟布下降妖伏魔大阵,定可挡住。”

    姜子牙越发觉得不靠谱,他直勾勾的看着玄都大法师,想从他那平淡的面容中看出究竟来。

    你,到底是那一头的?

    玄都大法师似乎察觉到了姜子牙的疑惑,便转头看了他一眼。

    只这一眼。

    姜子牙陡然心中就是一激灵,当下连忙笑道:“大师兄说的极是,师弟这就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