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仙侠世界的科技怪咖 > 第一二八章:那还不如去打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222.

    只安安心心修炼了两个多月,陆小安便又有事情要忙了,因为青羽门终于发现他们搞不定魔狙,想问陆小安解决办法。

    为了讨好陆小安,聂伊还专门请他去花船上喝酒。

    陆小安有些郁闷,看了看一脸兴奋的聂伊问:“有必要来这种地方吗?”

    聂伊道:“今天可是花魁登台之日,我一个女人都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你一个男人该不会没一点冲动吧?”

    说着,聂伊还挑逗地望了陆小安一眼。

    说起花魁,陆小安突然就想起了傅钗雪,那个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如今三年多过去了,他突然很想知道傅钗雪在做什么,会不会也偶尔想起他。

    “喂喂,想什么呢?”

    聂伊拿手在陆小安面前晃了晃,把陆小安的心思拉了回来。

    陆小安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还会想傅钗雪?难道是因为……

    聂伊:“说起来你怎么才通脉境二层,不符合你的修炼速度啊!”

    陆小安依旧贯通三十六个主穴位了,刚好打通了条经脉,所以在聂伊看来陆小安便是通经脉二层的修为。

    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陆小安道:“你不也一直没突破气海境吗,莫非遇到瓶颈了?”

    “怎么可能!”

    聂伊很是有点傲娇地道:“我是自己不想,暂时在抑制修为。”

    陆小安问:“为什么?”

    聂伊道:“难道你不知道基础打得越深对以后的修炼越有好处吗?”

    陆小安道:“我当然知道,只是你这也太久了吧!”

    两人认识时间也不断了,那时候聂伊便有通脉境十四层的修为。

    聂伊端起一杯酒,道:“按照我们青羽门的规矩,到了气海境我就重新变成一名黑羽杀手了。”

    陆小安不解,问:“哪又怎样?”

    聂伊白了陆小安一眼,道:“你当真以为杀手每次都会得手的吗?”

    陆小安一惊,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原来你也会怕。”

    聂伊望着波光粼粼的江面,道:“也不是怕吧,只是做杀手哪有翼使来得舒坦。”

    “而且我们青羽门不是还和你有交易吗,一旦我突破了气海境,怕是就要换个人来和你接触了,你愿意?”

    说着聂伊望向了陆小安,一脸的笑意,眼神中似乎还有一些期待。

    陆小安道:“我无所谓啊,换个人我还更自在一些。”

    聂伊顿时咬牙切齿,道:“你给我等着,在我回青羽门之前一定要把你给办了。”

    陆小安忍不住有点心虚,道:“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

    聂伊勾起嘴角,笑问:“你觉得呢?”

    陆小安也吃不准,便岔开话题道:“说吧,这次找我有什么事?”

    说起正事聂伊也正经了一些,道:“我们自己炼制的法器总是出问题,门内让我问你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这也算我们交易的一部分吧!”

    陆小安道:“我之前就告诉过你们,法器的每部分都不能有丝毫差错,只要有差错必然就会有问题。”

    事实上,如果是同一个炼器师炼制的魔狙和子弹的话是有可能能保证不出错的,可青羽门为了尽快炼制更多了法器,让许多炼器师同时炼制,有的炼枪有的炼子弹,这么一来期间难免就有了误差。

    但没有小爱的精确图纸和专业模具的话,就算是同一个炼器师炼制的两杆枪也可能会有误差,除非这个炼器师达到六品以上,才可做到绝对精确。

    但六品炼器师可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青羽门是杀手门派,又不是炼器宗,他们上哪找六品炼器大师去?所以这个问题青羽门没法解决。

    聂伊道:“我也知道是这个问题,这不问你怎么解决吗?”

    其实很好办,只要把模具的制作方法告诉青羽门就好,但陆小安不会这样做,因为他还立志做一名军火商。

    陆小安摊摊手道:“除了让同一个人来炼制,我也想不到别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聂伊道:“我们也想过,可哪怕同一个人炼制的也经常出问题。”

    陆小安道:“那你们就让六品炼器大师来炼制吧,只要到了六品,精准度就能把握了。”

    聂伊白了陆小安一眼,道:“我们要有六品炼器大师还需要来问你吗?”

    陆小安装模作样想了半天,道:“我真没别的办法,除非我帮你们炼,不然总会出问题的。”

    聂伊一下子就抓住了关键点,问:“你是说你卖法器给我们?”

    陆小安道:“也可以,我炼制的法器不容易坏,你们可以一直用,之后再在我这么买暗器就好。”

    聂伊愣了半天,然后问:“你是不是之前就有这打算了?”

    这时花魁刚好登台,陆小安忙岔开话题道:“这花魁没以前的花魁好看。”

    聂伊翻了个白眼,道:“你果然打的是这主意。”

    陆小安道:“我并没有骗你们,给你们的炼制方法也完全没问题,相信你们也明白,你们炼制不出来那就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了,不是吗?”

    聂伊胸口起伏了一下,引得陆小安忍不住看了一眼,随后,聂伊才道:“行吧,那法器你怎么卖?”

    陆小安问:“你说哪种?”

    聂伊没好气道:“两种都要!”

    “我想想啊!”

    陆小安假装思考,其实是在问小爱。

    小爱:“沙漠之鹰也炼制成二阶法器,成本价是九百八十四枚下品灵石,算十枚中品灵石,鉴于青羽门了解制作成本,你就开价一枚上品灵石,以后卖给其他人就开价十枚上品灵石。”

    “这么贵?”

    连陆小安自己都吓了一跳。

    小爱淡定地道:“垄断生意,一百倍利润是很正常的,没这利润那你还不如去打劫。”

    “……”

    还不如去打劫这说法让陆小安有点无言以对。

    “那魔狙呢?”

    小爱:“魔狙的成本是沙漠之鹰的五倍,你就卖他们五枚上品灵石。”

    陆小安道:“他们会不会不同意?”

    毕竟十倍的价格,人家又不是不知道成本,换作陆小安自己他肯定不干。

    小爱:“他们要不同意你可以每把枪送他们一百发子弹,这便宜。”

    小爱说的子弹自然是普通子弹,其他子弹陆小安是不卖的。

    和小爱商量好后,陆小安便把价格报给了聂伊,聂伊果然惊道:“这么贵!”

    陆小安道:“我炼制起来也是很花时间的。”

    让陆小安没想到的是,聂伊居然很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道:“那子弹呢,我好一起上报门内。”

    小爱:“一枚上品灵石一百发。”

    这价格就更贵了,但想起青羽门炼制子弹的麻烦程度,陆小安也心安理得地报给了聂伊。

    “好吧!”

    聂伊耸了耸肩,然后突然望向对面花台上的花楼,笑问:“要不要我代表青羽门感谢一下你?”

    陆小安道:“算了吧,我对你都没兴趣,更别提她了。”

    聂伊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道:“那就这样,我先向门内禀报去了。”

    聂伊郁闷地离开了,陆小安也没多待,把这二十两一壶的酒喝完后便走了。

    既然出来了,陆小安便想去王宫里看看古灵花,虽然现在是晚上,可到了通脉境便不用睡觉了,也就无所谓白天晚上了。

    嗯,就是这样!

    向着王宫走去,哪怕是晚上,怀安城内人也不少,特别是江边这几条街,每户商家门口都挂着灯笼,把街道照得跟白天一样。

    陆小安快速穿过这条街,刚拐到另一条阴暗的巷子,一个人影突然朝他扑来,瞬间便制服了陆小安。

    看了眼提着自己快速向城外而去的陌生女子,陆小安突然道:“你是圣魔宗那人吧,伪装不错!”

    红缨一愣,问:“你怎么认出我的?”

    陆小安道:“因为除了你没人会这么傻在怀安城内向我动手。”

    “为什么?”

    红缨更不解了。

    陆小安道:“你觉得要是在怀安城内没点依仗,我会躲进来吗?”

    红缨也是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可她并不打算罢手,而是道:“把天魔锻体和秘令给我,我便放了你,不然我就和你同归于尽好了,不怕告诉你,拿不到这两样我回去也得死,所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陆小安道:“但你没多少时间考虑了,等有人发现你抓了我,你就逃不掉了。”

    红缨问:“难道你不怕死?”

    陆小安道:“我怕,但你也怕不是吗?”

    红缨一笑,道:“你猜得很对,但正因为怕死我才不得不这样做,除了拿到功法和秘令我没有别的活路,一个被逼上绝路的人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说着,红缨的指甲便陷入了陆小安的脖子,鲜血沁出,却被红缨伸出舌头舔掉了。

    “你的血果然很好喝,我很想喝光你的血再死掉,而你呢?”

    红缨有多残忍陆小安是见识过的,不过他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被吓住的人,于是道:“你喜欢喝就慢慢喝吧,看看你是先喝光我的血还是先有人找到我们。”

    红缨眉头一皱,厉声道:“你当真要逼我杀了你?”

    陆小安道:“不如这样,你放了我独自离开,我答应不追杀你如何?”

    红缨摇头道:“我没时间了,我师尊又派了人来对付你,一旦他们到来,我就没用了,而且我还很可能被他们杀死。”

    陆小安道:“果然是魔宗,这样的宗门你为何还死心塌地?”

    红缨冷笑一声,道:“别想拖延时间了,真要有人来救你,那我们就只能同归于尽。”

    陆小安道:“既然你同门要杀你,那我帮你杀了他们如何?”

    红缨嗤笑道:“你是当我傻吗?”

    陆小安道:“我还以为你很乐意呢!”

    说话之时,红缨已经带着陆小安穿过三条街了,但怀安城之大,想要出去还不是那么容易的。

    红缨左右看了看,突然望向了江对面。

    邪魅一笑,红缨道:“也不知道保护你的人会不会想到我会待在怀安城内不出去呢?”

    说着,红缨便带着陆小安踏波而行,来到了江对岸。

    陆小安面无表情,却暗想自己这运气莫不当真是天眷之人?不过要想得救,还得骗红缨去小山谷才行。

    或者通知周昭悦来救他?

    想了想,陆小安道:“藏起来是为了拷问我吗?你觉得这有用?不是说好要同归于尽的吗?”

    红缨轻笑道:“激我没用,我这是为了给你更多的考虑时间,我怕死嘛!”

    陆小安道:“不用考虑了,我给你秘令。”

    红缨还愣了一下,才问:“在哪?”

    陆小安道:“在我师姐那里,但你得保证不伤害她,不然你只能和我们同归于尽了。”

    陆小安说的是真话,一些重要的东西他都交给周昭悦了,毕竟他经常处于危险之中,那些东西很容易丢失的。

    红缨一笑,她信秘令不在陆小安身上,因为换做是她也会想办法藏起来的,于是道:“你师姐该不会在对岸吧!”

    陆小安摇了摇头,道:“就在这边。”

    “嗯?”

    红缨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想了想,红缨道:“你先告诉我功法。”

    陆小安摇了摇头,道:“你先去拿秘令,之后我们再离开,不然我是不会告诉你功法的。”

    红缨笑问:“怕我杀了你师姐?”

    陆小安道:“你这样的人我很难不怕。”

    红缨突然“咯咯”笑了起来,道:“我哪有那么凶残,不过也行,我们先去拿秘令。”

    于是,陆小安便带着红缨往小山谷而去。

    去到小山谷之后,大家都在修炼,而红缨看了看这里的好几个房间,笑道:“你师姐还不少嘛!”

    陆小安一笑,道:“不多,只有一个而已。”

    忽然,陆小安一脚踹在红缨身上,虽然没能伤到红缨,可他自己却挣脱了红缨的钳制,只在肩膀上留下了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而已。

    红缨一愣,正要去抓陆小安,一股庞大的气势却向她压来。红缨大惊失色,转头一看,便看到周昭悦一掌向她打来。

    陆小安忙道:“师姐别杀她!”

    周昭悦一掌拍在红缨胸口,却收了法力,只将红缨打成了重伤。

    知道上当了,红缨气愤不已,瞪着陆小安问:“她是你师姐?”

    她简直不相信,一个化婴境修士居然是陆小安师姐。

    周昭悦道:“我确实是他师姐。”

    这时候,萧禄儿几人也出来了,看见陆小安受伤,萧禄儿忙跑了过来,关切地问:“师兄你受伤了?”

    “没事。”

    陆小安微微一笑,这点伤他确实不在意。

    “师姐,她便是圣魔宗的人,圣魔宗还派了人来对付我,我想利用她来对付其他人。”

    陆小安之前自然给周昭悦说过圣魔宗的事。

    周昭悦点头问:“要我废了她的修为吗?”

    红缨吓了一跳,忙道:“你们不能废我修为。”

    陆小安没好气道:“你说不能就不能吗?”

    红缨忙解释道:“我们都有命魂在师尊哪里,命魂上有圣魔诀气息,一旦我修为被废,命魂之火就会熄灭,我师尊便会以为我死了,你们就没法靠我对付其他人了。”

    红缨自然是骗陆小安的,但陆小安也无所谓,抬手就又刺了红缨一根冰针。

    红缨也没躲闪,因为知道躲闪也没用。

    陆小安问:“你师尊又派了多少人来?什么修为?什么时候到?”

    红缨道:“两个人,什么修为我也不清楚,算时间还有十天左右就到广岳国了。”

    红缨可不敢告诉陆小安来的人也只有气海境修为,因为陆小安师姐是化婴修士,对付气海境的人易如反掌,她怕陆小安不需要她把她给杀了。

    但陆小安留着红缨其实还有其他心思,段心想和他一起对付圣魔宗之人便是为了吸收他们的修为,那陆小安为什么不让自己人来修炼圣魔诀呢?

    陆小安不可能把吞天化地传授给杨悔和姬寒筠,但圣魔诀却不是不可以。而且有了圣魔诀,杨悔也能早点去报仇,但前提是她得得到陆小安的信任。

    姬寒筠也是一样,虽然她跟着陆小安挺久了,但陆小安一直没有完全信任她。

    让萧禄儿几人继续回去修炼,陆小安便带着红缨去了他修炼的地方。当然了,周昭悦也跟着一起的,不然陆小安可不是红缨的对手。

    陆小安一回来,杜飞宇立刻就跑了出来,看见红缨时很是愣了一下。

    陆小安笑道:“她怎么折磨你的你就怎么还给她,但别弄死了。”

    红缨顿时怒视陆小安。

    陆小安回瞪了一眼,道:“怎么,就许你折磨别人吗?”

    杜飞宇很是感动地望着陆小安,却摇头道:“谢了少爷,但我没那兴趣,有那时间我不如多修炼一下。”

    陆小安很是诧异地看了杜飞宇一眼,杜飞宇又道:“我之所以会被她折磨便是因为我打不过她,折磨她并不能让我变得更强,只能证明我的懦弱。”

    “说得好!”

    陆小安重重地拍了一下杜飞宇的肩膀,道:“我越来越相信你以后肯定会成为一名强者的,去吧,好好修炼,其余事不用理会。”

    陆小安带红缨来就是想给杜飞宇出气,因为他这人其实也挺小气,别人对他好或者对他坏他都想加倍还回去。

    不过既然杜飞宇没兴趣出气,陆小安也犯不着折磨红缨,于是便道:“告诉我圣魔诀的功法。”

    其实陆小安问段心的话段心多半会告诉他,但陆小安不想再和段心有过多纠葛了。

    红缨看了看陆小安,道:“圣魔诀是地阶九品功法,告诉了你能放我走吗?”

    陆小安道:“别想那么多了,我知道圣魔诀有什么效果,你师尊怕不是恨不得所有人都修炼吧!”

    红缨一惊,随即道:“是黄猿告诉你的吗,那你为什么还要问我要?”

    陆小安道:“他没告诉我,而是告诉了别人,现在我也想要了。”

    红缨笑了笑,道:“没好处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告诉你?”

    陆小安道:“凭你不告诉我我会立刻杀了你!”

    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