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审判之书 > 第六十三章 九城昭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永久地址:.222.

    听到了两位大臣的评价,刑盛斌自然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等了许久,传来了传旨太监的声音:

    “刑会元近前来,皇城禁卫退下吧,自己反思去吧!”

    听到这话,刑盛斌将手中匕首放在了一边,朝着龙椅而去,到了龙椅所在的台子之后,就不敢再前进了。

    这个台子,除了皇帝那边只有三个太监,能在上面,刑盛斌可不敢随意登上这个仅仅只有九级的龙台。

    “啪嗒、啪嗒”

    迈步的声音由远及近,来到了刑盛斌的身前,一个威严而低沉的声音,从龙台山传了下来:

    “抬起头来。”

    听到了这话,刑盛斌已经猜到,这大概就是老皇上的声音了,活了一百六十岁的老皇帝,不管再怎么保养,也无法卸去岁月这把杀猪刀留下的痕迹。

    刑盛斌抬起头,看到的就是一张苍老而皱巴巴的脸,看似魁梧的身体却因为皮肤的松弛,而显得有些宽松。

    老皇帝看着刑盛斌,笑着说道:

    “好一个俊俏少年,好一个六甲会元,刑盛斌你的表现让朕刮目相看,听说你还是一名圣者,师从何门何派呀!”

    刑盛斌听到这话,重新跪倒在地,低着脑袋说道:

    “回皇上,微臣也不知道师出何门,家师并未明言告知。”

    皇帝的声音再次传来:

    “可有信物。”

    刑盛斌赶忙从怀里拿出了,师傅临行前给的那块令牌,双手聚过头顶说道:

    “这是家师临行前,给予的信物,不过家师曾明言,未到达金丹之前,不允许将其取出来,害怕丢了门派的脸面。”

    一个太监来到了刑盛斌的身前,取走了那枚玉佩,良久再次传来了皇帝的声音:

    “好地方,没想到你还是大门派的弟子,嗯不错,未到金丹拿出来的确丢了门派脸面,~孙德海,九城现在还有多少人呀!”

    传旨太监小声回答道:

    “万岁爷,九城昭狱还有死囚六千两百余人。”

    皇帝看着跪倒在地的刑盛斌,将手中玉佩递到了旁边小太监的手中,笑着说道:

    “还有这么多人,浪费粮食呀!刑盛斌~。”

    “微臣在”

    皇帝面含笑意的说道:

    “可愿为朕解忧。”

    “微臣愿意。”

    “来人,取九城刑刽令牌。”

    九城是什么地方,恐怕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九城到底在什么地方。

    大恒国建国两千余年,这样长的历史,已经横跨了华夏大半个历史,没道理,没有发展。

    大恒国建立之初,为了彰显大恒之国威,初代国君大赦天下,除了罪在不赦之人全部释放,一时间造成了大恒国祸乱四起。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大恒国专门建立了一个死囚监牢‘九城昭狱’,原本九城昭狱只是一个关押死囚等罪在不赦和无期徒刑的罪犯。

    但是随着时间延续,各省各地的死囚,都运到此地,这个原本小小的昭狱,就开始了一次次的扩建,九城昭狱也因此得名。

    此昭狱又名‘活地狱’,但是,这可不是对里面的罪犯而言,而是对知道此地的所有人。

    两千多年的监狱,自然积累了数之不尽的天下恶徒,但是大恒国,也不想白白花粮食养着这群人。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一个名为刑刽的职位。

    刑刽很简单,就是行使刽子手的职权。

    但是这刑刽一职,却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大恒国国力虽然强横,但是能被称之为天才的人,几十年才出一个,为了培养这些天才,这才诞生了刑刽一职。

    刑刽一职,乃是对少数皇帝认同的才子们的试炼之地。

    长则一两年,短则三五月,经历了大恒国盛世国情,自然就要见识大恒国最污秽的地方,由此才能懂得这盛世来之不易。

    一名小太监手捧着刑盛斌的信物送了回来,另外一名小太监拖着红色的托盘,来到了刑盛斌的面前。

    皇上的苍老而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理寺不是你这样的少年人,应该呆的地方,刑盛斌,从今天起,你就是这九城刑刽,为期一年,能拿到什么样的官职,就看你这一年在九城昭狱的功绩了。”

    对于九城刑盛斌并不知道,但是满堂大臣中却有人知道,听到这样的安排,已经有人开始交头接耳了。

    这意思,皇上是要培养刑盛斌呀!

    而对于此事,刑盛斌却完全不知道九城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既然叫做九城昭狱,那么应该就是一个监狱,至于‘刑刽’是什么意思,刑盛斌却没听明白。

    刑刽这次词汇还是刑盛斌第一次听到。

    收起了玉佩,刑盛斌便伸手将托盘上的令牌取了出来,一股子厚重而阴沉的气息瞬间扫遍了他的全身,可是随后浩荡之气,又将席卷他体内的阴晦邪气全部清除干净,两种力量有重新回归到了令牌之中。

    一个刹那体验了两种身处两地的感觉,阴寒冰冷的无间地狱,还有那温柔暖和的天堂花园。只是一个瞬间,刑盛斌的汗毛就像是收到了威胁的狮子,全都炸了起来。

    “呼~呼~呼~”

    粗重的喘息声,从他的口中吐了出来,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冰火两重天,阴阳两极于一身。

    令牌之上只有四个字,正面‘九城’二字,反面‘刑刽’二字,看到这个字,刑盛斌才有点明白了这个职位的涵义。

    华夏古代一直都有专门负责菜市口斩首的‘刽子手’,但是在这个世界,貌似还没有遇到过类似公开处刑的事情,菜市口也仅仅只是一个菜市口,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存在。

    这刑刽可能就是一种类似于监狱中的刽子手,只是这样的职位,华夏古代有吗!有专门负责刑讯的,有专门负责斩首的,但是好像还没有负责刑刽的,这是二合一的职业吗!

    跪地谢恩,高呼万岁。

    虽然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谢恩这是免不了的,古装剧中,即使是皇帝赏赐一丈白绫都需要叩谢隆恩,更何况这还不是白绫。

    宴会继续,刑盛斌终于可以吃上梦寐以求的烤全羊了,还不错四个人分一只羊,一只猪。

    刑盛斌很庆幸得到了一只羊后腿,肥美的羊后腿,让刑盛斌刚刚因为一番战斗消耗的体力,渐渐又回来了,原本下降的体温,也在两杯白酒之下,慢慢回升。

    看着门外还在继续下的鹅毛大雪,刑盛斌不由得慢慢调整着自己刚才战斗留下的后遗症,。

    刚刚的战斗出了好多汗,又吃了大羊腿,身上免不了带上很重的味道,只希望今天晚上的雪夜足够冷,不要让人嗅到,他身上的味道。

    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