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第一吏 > 第396章 两位魏公公
    ()  新一卷新气象,怒求点支持,小船多谢了..

    ~~

    离开了秘密花园,李春来躺在舒适的马车里,既有不少尽在掌控般的惬意,却又有着一种不太好描述的身体上的疲惫……

    到此时,随着自己的位置越来越高,越来越稳,以及对这个世界发展规律越来越通透。

    李春来虽是愈发的游刃有余,但在心底深处,也有一种被世俗所侵染的无奈感……

    曾几何时。

    他李三儿也是个一心苦读圣贤书,愿意两袖清风、为国为民的一等少年郎啊。

    怎么就变成了眼前这等厚黑模样了呢?

    “呵呵。”

    李春来忽然摇头失笑。

    人生在世,哪有这么多矫情呢?

    已经踏上了这条路,他李三儿,难道还有回头的可能?

    ……

    回到李府新宅门口,刚要进去,马五忽然过来低低汇报,言之李春来前面考察的几个军官苗子,都已经到了,等候多时。

    李春来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就恍如后世,无数人不知道有多喜欢钱,做梦都想着中彩票,无比的看重,但在面上,却是把钱贬的一文不值,来达成某种目的。

    李春来此时虽也侵染了不少这方面的因素,但他在能力范围之内,还是要尽量自然些的。

    就比如,这些军队的核心架构,他李三爷必须要牢牢掌控,但是,在掌控的同时,还是尽量加一些‘艺术性’吧。

    今晚李春来召见的军官苗子,一共有五人。

    除了老熟人崔二,还有一个叫王长海,沂源北王家墩人,年约三十,善使一口长刀,武艺很不弱。

    他跟张黄的性子有些类似,人有点闷,却又没有张黄那么大的名声。

    是最早便加入到李春来麾下的弟兄之一,却是一直到了辽东战场上,这才是展露出了他的锋芒。

    当日围剿费英东之战,王长海这厮便亲手手刃了两个鞑子,为队伍创造了充裕的时间和空间。

    而且,他斩杀的这两个鞑子,其中有一个还是白甲。

    除了崔二和王长海,还有一个比较出彩的,叫范钦。

    这厮也是最早跟随李春来的老弟兄之一,但他出彩的地方,并非是他的武器,而是年少时读过书,算数很不错。

    在辽东战场时,他也未曾展露过什么锋芒,但事情都扎扎实实的完成,没有出现过纰漏。

    直到最近返回沂源、山沟营地往外辐射的工程动工之后,他的天分才是得意发挥出来。

    这厮,很善经营。

    酒厂和兵器坊之所以建设的这么迅速,他功不可没。

    另两个伙计就有点一般了。

    到现在,他们都已经是标准的军汉模样,猛,莽,但是又敢打敢冲。

    一个叫刘大锤,是刘黑子的远方族亲。

    另一个叫何彪,原先跟着马五的混子出身。

    这俩伙计,提拔是肯定要提拔的,可在他们没有质的长进之前,李春来俨然也不可能让他们担当什么重任。

    把总乃至是副把总,便已经到顶了。

    “将军。”

    “将军……”

    五人虽已经对李春来熟悉的不能再熟了,但在此时这等私密的环境中,见到李春来,他们还是有些不可控制的激动感。

    毕竟,谁也不傻。

    此时此地,他们都是明白李春来为何要召见自己。

    “呵。”

    “怎么着,跟我还这么生分了。二子,把酒拿来,今天咱爷们不说别的,先好好喝一杯再说。”

    李春来笑着踢这个一脚,锤那个一拳,并不跟这帮老弟兄摆什么花架子,大大咧咧便是坐下来。

    崔二也缓过来,忙是屁颠屁颠去拿酒。

    不多时,几人便是推杯换盏,越发热闹。

    但随着几人都有了些酒意,气氛也越来越舒缓,李春来的脸色却是逐渐郑重下来。

    崔二几人毕竟经过了严苛军纪的打磨,下意识便是跟着规整下来。

    李春来很满意几人的态度,点头道:“都是老弟兄,多余的话,我李三儿便不多说了。今天你们过来,想来也都是听到了风声,有了准备。有没信心,把我李三儿交代的事情办好?!”

    “有!”

    几人同时大声呼喊。

    “一个个都没吃饱吗?老子没听见!”

    李春来‘啪’的摔了酒杯。

    “有!!!”

    几人陡然爆发出了更大的能量,更大声的嚎叫出来。

    李春来这才满意的点头,开始分配任务:“二子,现在鸟铳比试调试的任务,我便交给你了。不管两边人怎么撕咬,几天之后,我要看到满意的答案,能做到吗?!”

    崔二自是明白李春来的深意,这是要加大鸟铳兵的规模和待遇了啊。

    他本身便只以这个擅长,又怎能不好好把握?

    忙是拼命点头。

    李春来看着崔二坚定的模样,这才是点了头,旋即又看向王长海:“长海,你那二十号长枪兵弟兄如何了?”

    王长海自也早有准备,忙是恭敬对李春来汇报起他们的工作来。

    说白了,这个时代的战兵,还是要以猛男、以身体为主。

    以先天条件为基准,然后便是拼命后天开发。

    王长海本身武艺便不弱,青州左营的军纪更是森严,加之粮饷物资又是丰腴,他们现在成果已经不错了。

    他带领的二十个长枪兵,已经颇有模样。

    李春来听完后,思虑良久才道:“长海,给你们两天时间,你们准备一下,征兵开始时,你们要进行表演。另外,你们也提前多准备准备,别到时人多了,反而跟不上溜了!”

    “额,是!”

    王长海一个机灵,转而不由大喜,赶忙笔挺着身形恭敬道。

    ……

    跟几个糙爷们一直喝到快子时,基本都到位了,李春来这才是放他们离去。

    不过,这些基层的构架,李春来虽已经是得心应手,很是顺畅,也能确保稳稳操控住队伍。

    但是扩大规模后当如何,李春来现在还是没有什么头绪。

    没办法。

    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

    李春来此时,手下能独挡一面的将才,还是太少了。

    别看洪斌,张黄,刘黑子,包括陈六子,马五这些人,看似都还不错,但是真正能当将才用的,也就张黄一人而已。

    洪斌都是不行。

    加之诸多内外的因素,这就导致青州左营立营、加上李春来回沂源,已经快半月了,李春来还是没有对军事方面有着真正的动作。

    当然,这也是李春来构思的太大,想要借这一次整军,便将整个大框架完善下来。

    就如同青州军这前后左右四营,未来,李春来这青州左营内部,差不多也要分为前、后、左、右、中这五个部分。

    换言之,便是五个千总的编制。

    只是这显然有点难了,短时间肯定是解决不了的。

    毕竟,麾下的弟兄们也需要时间来成长。

    综合这些的经历,再结合当下的条件,李春来反复权衡之后,心里也逐渐有了答案。

    一口吃个大胖子,还是太难了,也容易不稳。

    现如今,还是要有保持部队的战力为主啊!

    若只做到这一点,显然并不难。

    先尽力保证几个拳头部队,其他的,则是先摆出个大框架,维持着便行了。

    日后再慢慢补充调整便是。

    ……

    接下来几天,李春来又陆续找几十名各级军官以及‘苗子’谈了话,确保更为扎实的掌控整个队伍,了解队伍的脉搏。

    而这时,李春来的‘食邑’匠户们与海州盘蛇岭的鸟铳之争,终于也有了结果。

    可惜,刚巧不巧的是,朝廷方面的旨意也下来了。

    而且,随之而来的,还有李春来朝思暮想的那位真正的‘爷’。

    这次过来探查李春来与白莲事务之人,看似是打的朝廷的名号,实则,皆是内宫之人。

    带队之人叫魏朝,是此时大太监王安的心腹。

    说起魏朝,很多人必定会感觉到很陌生,无名小卒嘛,有什么好说的?

    但只要说起他的‘前妻’,怕就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正是大名鼎鼎的天启皇帝的乳母,‘奉圣夫人’氏。

    而跟随魏朝一起过来,又跟他是本家的另一位魏公公,那就更不得了了。

    正是威震华夏历史的‘九千岁’,魏忠贤魏公公!

    同时,他也是氏的现任‘丈夫’……

    魏朝是此次主管,身披紫袍,大约四十出头模样,人虽长的略有猥琐,但还是很俊俏的,威势不弱。

    魏忠贤魏公公则是要憨厚许多,一副老实人模样,话不多,或者说几句就没有。

    饶是李春来之前便使了不少银子,提前打探他们的消息,却终究没能在沂源县界上迎到他们。

    而是等到他们都进了沂源城,李春来这才是急急折返回来,见到了这两位正主儿。

    当然,此时应该是一位正主儿,毕竟魏朝才是主官。

    本来李春来已经给魏朝安排好了一座大宅,是连夜跟卢大捕头借的,可魏朝这厮明显有点‘皱’。

    他并没有接受李春来的安排,而是刻意的住到了沂源的破烂驿馆中,一副端着的高高在上模样。

    这把李春来搞的好不尴尬。

    纵然你是钦差,代表万历皇爷而来,可万历皇爷怕是也不可能这么对我李三爷吧?

    “李将军,李将军……”

    正当李春来在驿馆外点了一袋烟,有点发闷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快步追出来。

    不是那位憨厚老实‘九千岁’又是谁?

    李春来也没想到魏忠贤会在此时过来找自己,忙是把烟袋丢到一旁,恭敬道:“魏公公,怎的了,可是上官有什么要求?”

    魏忠贤看着紧张的李春来,忙是笑着摆手:“不是不是,李将军你莫要挂怀。是这样。”

    他笑着帮李春来捡起刚才丢掉的烟袋,又递到了李春来手里,温润道:“李将军,咱们这位主官,性子便是这般。你也知道,宫里的事情有些复杂,很多时候,大家都不得不小心为是。还请李将军你,且莫要挂怀啊……”

    “这个……”

    李春来忙故作思虑,心中却是止不住感慨。

    怪不得后来魏朝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位魏公公却是直接荣登‘九千岁’的宝座,便是未来那位‘圆嘟嘟’,都要抢着给他立生祠了。

    高下。

    立判那。

    主要是李春来只看此时魏忠贤的模样,便是基本能确认了,魏忠贤这时出来,怕绝不是魏朝授意的,而是他自己的想法。

    一瞬间,李春来心里也升腾起了一团火,小心看了眼四周,忙低低的恭敬道:

    “魏公公,现在这般,卑职心里也着实没谱了哇。魏公公您此时可有时间,咱们,小酌一杯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