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道龙吟 > 第三百五十三章 遗书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在场所有楚门子弟皆单膝跪地,抱拳行礼,齐声呐喊道:“楚门子弟参见副掌门!”

    楚门人虽热血,嫉恶如仇,讲究善恶分明,恩必报,仇必偿,但是他们对楚门的忠心却是独一无二、日月可鉴的。

    所以,当他们见到洛墨本人,这其中的大部分人虽然都未曾见过他,但是先辈遗训,楚门之中,见黑底蟒袍、手持沉香念珠之人,当以掌门之礼待之。他们还是毫不犹豫地便跪下去,这是深种在每一名楚门子弟骨子里的臣服忠心,而楚门强大的原因,便是在此。

    洛墨默默地看着这一群虔诚低头不语的楚门子弟,不禁仰首向天,有些感怀。

    这些规矩,都是他与老门主一起设立的,也是老门主对他的一片情谊,如今,规矩虽在,却已是物是人非,这个世界,总要有一些坚守本心或坚守某事的人存在,才会显得规矩的意义。

    洛墨低头看着这群“志士”,缓缓地开口说道:“诸位楚门有志之士请起吧,说来惭愧,我并非楚门中人,自是不该受此殊荣,只是曾有幸追随老门主征战几年,老门主重情重义,奖赏了一大批如我这般为楚门出力的人,不论是否为楚门亲族,皆要赏赐,只是现在还活着的人中,便只剩我一个老朽了,便是我这一个外姓之人都受到如此高的礼遇,我自是感念老门主知遇之恩,可终究受之有愧,更何况,老门主封我为楚门副掌门,说来实在惶恐,只觉自己不配,我曾辅佐过老门主,承蒙老门主看得起,又让我当了现任门主的亚父,我受楚门两代人的恩典,楚门对我恩重如山,我无以为报,只是老门主仙去前我曾答应过他,在我有生之年,绝不让楚门出任何乱子,要保楚门无虞,到如今,我本以为楚门不会再有事了,嗯,终究是天不遂人愿,既如此,我这个楚门余孽老朽便再发挥一次作用吧……”

    说罢,洛墨自口袋中掏出一卷泛黄的书简,将丝带解开,缓缓铺陈开来,一股浓重的岁月气息便扑面而来,熟悉的笔迹跃然纸上,洛墨不禁看得有些愣神。他稳稳心神,将那卷书简高举过头顶,高声喝道:“所有楚门子弟听令!老门主遗训!”

    此话一出,所有楚门子弟便匍匐在地,将头紧紧地贴在地上,莫敢抬头仰视。

    洛墨展开书简,朗声读道:“诸位楚门子弟,见字如面,好久不见,估计等你们听到这封书简时,我已离世多年,至于具体多少年,如果让我猜测的话,还真是不好判断,总之,那一定是一段漫长的岁月,你们不要怪我,我在临死之前曾说过,我不留遗言,不留书信,其实都是骗你们的,毕竟,人要死了,话也总是格外的多,若是将这些话统统带到地府去,向着阎王爷唠叨,还真怕他老人家一气之下让我下辈子做个猪牛马什么的牲畜,其实我倒并不是怕做牲畜,只是说实话,我这一辈子还没活够,下辈子若是还能做个人,就将我这辈子没活够的全部都补回来,也算是我临死之前小小的自私一下,平日里总要板着个脸,说实话,真的很累,其实我本性是一个很活泼好动的人,也很爱开玩笑,关于这一点,洛墨最有发言权,因为我平时若是无聊透了,一般都会去找他,跟他说许许多多无聊的废话,他每次都不反驳,也不插话,只是安静地听着我说,等我说累了,他再一脚将我踹出门外,你们也可以去问他,只是问问就可以了,千万不要死缠着他不放,哈哈哈哈,他这人好清静,最怕别人烦他……”洛墨读到此处,依旧面无表情,只是他的眼眶有些微微泛红,声音听起来也略微有些哽咽,带着些感伤的意味儿。

    大家静静地听着,仿佛此刻老门主就站在他们的面前,与他们闲话家常。更新最快../ ../

    “我这人最爱吹牛,这一点我不否认,虽说我每次吹牛都吹不到点儿上,这句话是洛墨对我的评价,不过我这人也有一个优点,那便是吹过的牛基本都成为了现实,我说夺回楚门门主之位,便真的就夺回了楚门门主之位,我说要在二十年之内让楚门成为西域数一数二的门派,楚门果真就在二十年之内成为了西域前三甲的门派,我还曾说过再给我十年,我定要让楚门成为西域第一的门派,成为西域霸主,只是可惜,老天似乎也觉得我吹的牛太多了,最主要的是,吹的牛都成真了,天妒英才啊!看来我注定看不到楚门称霸西域的那一天了,不过我猜洛墨这个老小子一定能够看到,你们别看他瘦得像个猴子一样,却比水里的老王八都能活得更久……”

    读到这里,洛墨竟一改先前温厚儒雅模样,不顾斯文脸面地臭骂了老门主一顿,骂的众人都有些听不下去,可算是出了他一口恶气。

    众人不敢出声,只是几乎所有人都在低着头偷笑,更有几个胆子大一点儿的,竟然都已笑出了声儿。

    洛墨啐了一口唾沫,缓缓心神,接着读起来:“我猜洛墨这个老小子刚才一定在骂我,骂完我一定还要再啐一口唾沫,他每次骂完别人都这样,这个老小子就是假装斯文,其实骂起人来比谁都凶,比谁都难听,想必你们刚才一定见识过了……”

    洛墨满脸铁青,紧紧地握着那封书简,相信若不是看在这是老门主遗书的份上,他一定会把这封书简撕得粉碎,扔进臭水沟里。

    众人却再也扛不住,笑声如雷声一般在人群中炸开,众人笑得“哎呦哎呦”地直捂着肚子,眼泪鼻涕一齐流出来。

    大家已有很久没有这般笑过,今日这般大笑,也算是将心头积压已久的紧张郁闷情绪发泄出来,众人顿觉气朗神清,心上阴霾一扫而尽。

    洛墨见众人已不似先时那般紧张,不禁嘴角微微含笑,这个老顽童,果真有两下子,人都死了这么多年,可三言两语之间,却能轻松化解尴尬局面。洛墨再次在心中叹服。

    洛墨看了看那封书简,后面还有两页内容,便重重地咳嗽了一声,众人会意,便不再发笑言语,安安静静地等待着洛墨读起。

    “好了,离别之情也叙过了,笑也笑过了,接下来,该来说些正事了,大家一定很疑惑,为什么我当年就已写好的遗书,非要等到今日今时才拿出来,其实并不是我故弄玄虚,只是先时还没到拿出它的契机,既然今日我能与大家再次见面,想必定是我对洛墨所说的契机已经到了,我相信洛墨,他不会随随便便亮出我嘱咐他的东西,看来今日楚门事态一定颇为严重了,也许是楚门已经到了灭门的边缘,或是遭遇别的门派入侵,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或是到了群龙无首的危机时刻,否则我想,我是不会这么轻易地就与大家见面的,关于上述我所提到的种种情况,我来逐一解答,若是楚门已经到了灭门的边缘,你们可以杀了楚门的门主,改换一个德高望重、能够稳住局面,带领楚门重新走向辉煌的人,这个人,不一定非要姓楚,他可以是任何人;若是有其他门派来攻打我楚门,且我楚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若是能够抵挡,我恳求大家抵挡,便是为了我楚门的尊严,为了我楚门的百年基业,也要誓死杀敌,血染沙场,我会在地下为大家摆酒设宴,为大家接风洗尘!若是此刻楚门已经群龙无首,我首推洛墨继任掌门之位,若是这个老小子死活不同意,那便让楚中天继承,实话实说,这个小子还是有些韬略的,与当年的我颇有几分相似,若是中天不行,便让楚天将继承,这个孩子虽年幼,可天赋异禀,是块儿习武的材料,若是楚天将也不行,便让楚天莹继承吧……”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众所周知,楚天莹乃是一介女流之辈,而楚门历史中,还从来没有女子做楚门门主的先例。

    大家议论声不断,群情激奋,此起彼伏,更有甚者,竟叫嚷着要亲眼看看老门主遗书,以证真假。

    洛墨横眉冷竖,大喝一声:“安静!”

    全场霎时鸦雀无声。

    洛墨便接着念道:“我知道大家现在一定很惊讶,一定议论纷纷,一定认为我是疯了,或是认为洛墨假造遗书,可我想说的是,我并没有疯,天莹这个小丫头是我一手带大的,是我看着长大的,毫不夸张地说,她虽年幼,却是楚门天字辈中最佼佼者,便是楚天将与她相比,也要略逊一筹,只可惜,她是一个女儿身,可我觉得,到现在这种时候,若是还以性别来要求一个门派掌门之位的归属,就未免显得太过小家子气,而且,有志不在年高,自然也不应在男女,若是她能够带领楚门走向更高的成就,便是一个女孩儿,又能如何?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待到此时,天莹定是一个绝世强者,或许早已超过当年的我,便是楚门老祖,都可一试,而且,我还想告诉大家的是,天莹一切的武功皆是由我亲自指导,她所学的所有楚门禁术,也皆是我亲自教授与她的,包括她的所有思想,都是我来规正的,我就是要打造出一个绝世的强者,一个不输于男儿的女流之辈,最主要的是,我希望她能完成我们这代人心向往之却力所未逮之事,我和洛墨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她的身上了,最后,我身为楚门老朽,恳请诸位楚门子弟莫要为难她,希望大家相信我,也相信天莹,给她十年,她一定会带领楚门更上一层楼,若是大家不信,也请给她十年,且看十年之后如何,若是不能达成期望,大家再改换他人,到那时,我绝无怨言,楚门百年辉煌,不能毁于一旦,望诸位同僚共商门事,为楚门千秋功业,摒弃旧俗,改换新知,若如此,老朽也便在此谢过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