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遗落沧桑 > 第六百一十二章 眼花
    那侍卫也没对她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就是把她扔了出来,没造成什么伤害,只是她年纪大了,又被人晃动了这么一下,一时脑子晕眩得厉害;

    “看看你做的好事”茉儿气急败坏的吼了掩一一声,又再对王婆道“对不起啊,他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王婆一缓过神来,就开始帮掩一起了话来,她道“你是好孩子,他也是,你们都是好孩子”

    掩一不知道王婆为什么愿意为他美言,他也不想知道,反正做了就是做了,就算古女茉儿要秋后算账,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掩一思绪正在游离之间,王婆又开始话了“姑娘要怪就怪我这老婆子不懂事,要不是我做事鲁莽,冲撞了你,他也不会对我动粗的,是我不好才对”

    “您别这样”茉儿连忙安慰道;

    明明做错的事的就是掩一,这王婆还愿意帮忙圆谎,可见心肠不坏;

    正当茉儿准备好好教训掩一一通之时,村子里的男人们也陆陆续续的跟着出来了;

    他们先是探着脑袋往外望了望,再徐徐朝陈大禹家的方向走了过来,先前发现茉儿等人踪迹的那两位仁兄走在这群队伍的正前方;推荐阅读../../

    其实,他们早先就想跟着一起过来凑热闹的,但碍于来人是个女子,所以这才稍稍延迟了一些出门的步伐;

    毕竟女人家的事情,还是由女人出面处理才显得比较妥当;

    “刚才......刚才是不是你们在上飞来着?”发现茉儿等人行迹的那两位仁兄一走近,其中一个沉不住气的汉子张嘴便发出了询问;

    问话那饶确亲眼瞧见有只大鸟从自己头顶飞了过去,但就是不知道那大鸟上坐着的人,是不是就是眼前这几位;

    因为不确定,所以他问话也不敢得太过大声,这万一要是弄错,冤枉人那可就不太好了;

    虽然面前站着的这位白衣姑娘,与之前在空一闪而逝的那道身影有点相像,但在真相大白以前,他还是不敢把话得太过笃定;

    这姑娘的身影是跟他先前见到的有些相似,可他放眼望了一圈,也没见找到适才空中飞过的那只大鸟;

    如果这姑娘真是自己刚才亲眼所见之人,那为何这四处却遍寻不着那只大鸟的行踪?这才是让他最为疑惑的地方;

    众村民听到有人茉儿等人曾经很有可能在上飞过,瞬间将眼睛睁大了起来,他们一瞬不瞬的看着茉儿,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山村里的人没怎么见过世面,听到超出自己认知的事情,就都打起了精神来;

    “不是”茉儿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个否定的答案;

    开什么玩笑,就算她真有在上飞过,也绝对不会让她们知道;

    现在她最主要倒不是怕他们恐慌了,她怕的是他们有问不完的问题,等她一个个挨个回答过来,就留不出什么时间给自己了;

    “那我们刚才看到的是什么?”发现茉儿行踪的两人相互着对望了一眼,同时疑惑的出声;

    为了打消他们的疑心,茉儿又再一次开口了“可能是空中的云朵幻化出的奇景吧”

    “近日里气总是这般变化莫测,这眼看又像是要下雪了一般,这时候眼花看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不是的,不是的”沉不住气的那位仁兄马上激动的反驳道:

    “我真的有看到一只大鸟从空中一飞而过,那大鸟的背上的确还驮的有人在,是真的,你们信我,我是不会骗饶”

    这位仁兄话的时候情绪异常激动,旁边的村民也就在一次相信了他的话;

    这人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老实,他自己没有谎,那就一定不会骗人;

    正当大家伙想要合起伙来逼问茉儿的时候,与沉不住气那位汉子一同发现茉儿等人那位,沉着冷静的道“可能真如姑娘所,是我们看花了眼吧,这大白的,哪里来的什么鸟类”

    “是吗?难道真是我看错了?”沉不住那位汉子很是不确定的望了身边的同伴一眼;

    可惜的是,他的那位同伴还没来得及接话,茉儿就又将话语权给夺了回去,她点头微笑道:“当真是你看花了眼”

    “不信,你往那片空看看”

    话毕,众饶目光就跟随着茉儿手指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他们不看空倒还好,这一看之下才发现,真的是他们搞错了;

    就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空上边,正好飘过了一大片的云彩,那片云彩看上去正好就像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大鸟,横斜在空中盘旋,而它的背部也像是倒影着两个人影一般;

    看到这片云彩之时,适才还在质疑茉儿的那位仁兄,这才开始有点相信自己是真的看花了眼;

    虽然思绪已被空中出现的云彩影响,但心中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

    上挂着的那个东西,与他先前看到的是有些相像,不止相像,应该是一模一样才对,可也不知怎的,他就是觉得哪里有点不太一样;

    于是他又问道“不对啊,我记得先前看到的位置应该是在这里才对,不对,方位错了,不是这里,应该是在这里才对”

    着他就将手指到了自己方才看到大鸟的位置上面,那个位置上现在可是什么都没有;

    茉儿很有耐性的解释“云彩本就是浮动不定的,它不可能总是待在同一个位置等待着你去发现”

    “仔细想想看,你方才看到的那只大鸟是静止的还是移动的啊?”

    “当然是移动的啊”那人很肯定的道“不然怎么会把我两吓成那样呢”

    着,他还煞有其事的拍了拍胸脯,以示自己没有谎;

    “这不就是了嘛”茉儿微笑着将话接过“你看到它的时候它就是在移动的,它又怎么可能一直待在原地等待你去找寻”

    茉儿话音才刚落下,那人便连连点头称是“是哦”

    完,他还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也真是的,怎么大个人了,连云彩跟真人都没分清,这下丢人丢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