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六章 他们家的药材最多
    掌柜的以为王霄治病救人之后就会走,可没想到人家居然有了常驻的打算。

    这边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不行。

    那边王霄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柜台上。

    现代世界里,木材大多为复合木材,什么三合板四合板的。真正的实木家具,那都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昂贵。

    可是在崇祯年间,这里可没有木材加工厂。所有的家具那都是手工打造,材料自然都是实木。

    柜台用的材料,那是一个比一个坚固。一锤子下去,都不见得能有多大的凹痕。

    可王霄一巴掌下去,直接陷下了一个足有寸许的手印。

    看到这个手印,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掌柜,当即转身出门,放声大喊“治病救人不要钱了,家中有患瘟疫的速速来救治啊~~~”

    掌柜悄然对一个机灵的伙计使眼色,那伙计当即一溜烟的跑去找东家去了。

    这一幕小动作,当然是瞒不过王霄的眼睛。

    只是他懒得去理会,他忙着吩咐其他的伙计们做事。

    “去拿笔墨纸砚来。石灰粉取出来,调配灭鼠药,烧开水,所有的门窗全都给我卸掉通风,座椅板凳重新排列布置...”

    瘟疫这种事情,最重要的就是切断传播途径。

    石灰粉消毒,同时杀灭老鼠,然后通风隔开接触。

    就目前来说,王霄得避免这座药铺传播更多的鼠疫。

    京城里的瘟疫真的很严重。听到了掌柜的呐喊声,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过来,还有更多得到消息赶过来的人正在路上。

    一方面是贪便宜,毕竟这年头贫穷之家哪里治得起病啊。

    再有就是,瘟疫太可怕,许多人都绝望了。

    现在有人大喊我能治,哪怕是个骗子都会有大批的人相信。更何况是一座药铺。

    一个多时辰之后,去送那母女二人的衙役回来了。同行的还有一整队的快班衙役。

    有个词叫做三班衙役,指的就是衙门之中的三种不同类型的衙役。

    第一类叫做皂班,主要是给县老爷做仪仗队,或者审案之时立于两边吓唬喊威武,惩罚人犯打板子的。

    第二类叫做壮班,临时召集的民工,有紧急情况时可协助守城,瘟疫的时候干运送尸骸工作等等。

    之前王霄抓住做苦力的这几个衙役,就是属于壮班干苦活累活的。

    最后一类的话,叫做快班,也就是捕快的那个快。

    捕快干的都是抓人犯,破案,催租税等等出力有危险之类的活。

    之前那几个壮班捕快,的确是把人送回家了。

    不过之后他们没有急着回药铺,而是直接去了衙门禀报此事。

    说来也巧,正好药铺的幕后老板也是派遣了管家,过来给衙门里递片子。

    所谓的递片子,实际上就是儒家的人脉关系网。

    有身份有地位,或者是家里有人的。都可以通过给衙门递片子,要求衙门帮忙办事。

    从抓人到放人都能做。

    至于县太爷们如何判断什么样的片子要听,什么样的片子不用理会。

    除了师爷参赞之外,每到一地就得先买一本本地的乡绅录。

    那上面都是记载着本地有权有势,又或者家中有人,谁谁谁家的二姑的儿子的亲家的小舅子的表侄在吏部做员外郎什么的。

    这个呢,就叫做人脉网。

    县太爷帮忙办事了,那以后有需要的时候,人情也会还回来。

    红楼梦之中的薛蟠,在路上打死冯渊。可经过金陵知府贾雨村的运作,最后屁事没有。

    原因除了薛家有钱有势之外,他们家的亲戚可是贾家。

    所以之后贾雨村一路运作,扶摇直上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京城这种地方做官差,第一要素就是要有一双火眼金睛。

    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那下场可是非常凄惨的。推荐阅读m.tv./.tv./

    来到药铺这里,看到许多染了时瘟的人都在排队,顿时吓的不敢靠近。

    大老爷的命令的确是重要,可命更加重要啊。

    这要是上去染上了时瘟,家里一家老小的等着饿死啊。

    “还不快上!”

    跟着过来的管家,看到自己家的药铺连牌匾门面都被砸了,心疼的要死。咋咋呼呼的招呼捕快们速速捉拿恶贼。

    身高马大的捕头在一旁赔笑“不是兄弟们不上,是那店里现在都是染了时瘟的人。不敢呐...”

    身子瘦弱,尖嘴猴腮的管家,直接一巴掌拍了过去唾骂“再敢废话,我家老爷一张片子让尔等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半边脸发红的捕头,脸上笑容不变连连点头“得得,这就去。”

    七八个倒霉蛋被挑了出来,让那几个壮班的衙役带头,拿布过着口鼻踱踱的来到门口。

    远处的捕头拔刀在手,大喊一声“冲啊~~~”

    倒霉蛋们没办法,只好挥舞着手中的佩刀,吓唬走四周染上了时瘟的人群,然后呐喊着冲入了没有大门的药铺。

    之后,他们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出来,摔的满地滚葫芦。

    ‘哎呦~~~’声中,药铺掌柜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大喊“好汉爷有话,别来耽搁治病救人。再敢捣乱救命的,后果自负!”

    那边管家气的破口大骂,转身对着捕头拳打脚踢,逼着他亲自带人进去。

    捕头多精明的人,眼看着势头不对,干脆的在管家拳脚之下倒地不起。

    任凭管家如何打骂,就是不起来。

    被气坏了的管家干脆一跺脚,直接拎着衣角冲向了药铺。

    “我乃永康侯府的管...”

    话音未完,尖嘴猴腮的管家就飞了出来摔在地上。

    大口喘着气,不大会的功夫就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捕头快被吓疯了,永康侯府的管家完了,他肯定不会有好。说不定侯爷一生气,他这个平日里可以吃香喝辣,没事还能逛逛醉风楼的捕头,就得被发配边关和北虏去打仗。

    王霄真没在乎这些人,他在药铺里看着一张张满是绝望的脸,看着他们目光之中对于求生的渴望,心思全都放在了治病救人身上。

    治疗瘟疫的药方,主要以猛药为主。

    简单来说就是以毒攻毒,身体素质更好的,扛过去的几率就更大。

    毕竟这个时代没有抗生素,王霄能做的不多。

    “诸位。”王霄将手中的纸张递给一位位患者“你们所染的瘟疫,叫做鼠疫。乃是从老鼠身上过体到的邪毒入体。回家之后要灭鼠,消毒,深埋,注意个人卫生...具体该如何做,我已经写在了纸上,照着做就是了。”

    “神医。”有病人当即就哭泣下拜“我等不识字啊。”

    王霄一拍脑袋。

    忙中出乱,百密一疏。他忘记了这个时代的识字率。

    “我先读一遍,解释一般。众人用心记下,回去之后多多告知他人,再请识字之人仔细讲解誊抄。”

    王霄晃了晃自己手中的纸张“记住了,这是救命的东西。”

    当天晚上,药铺之中彻夜未曾关门。

    城内众多染了瘟疫的百姓,都是怀着一线希望来求救。

    王霄忙碌一夜,分发药物讲解防疫卫生。

    天色将亮的时候,熬夜红了眼睛的掌柜过来禀报说,药材都用光了。

    这可不只是柜上的药材,后院地窖里存放的药材也是已经用光。

    治疗时瘟的药材算不得珍惜,可架不住量大啊。

    一个病人送几天的药量,一晚上送出去,德济堂这里至少损失了上千两的药材。

    掌柜的都快愁死了,这要如何与东家解释啊。

    王霄平静起身,双手下压示意那些听说药材没了而骚动的人群安静下来。

    “诸位勿急,某这就去取药材来。”

    王老实的神色平静,带着强大的感染力。病人们下意识的就愿意相信他,也就逐渐安静下来。

    “你,带几个伙计,推着板车跟我来。”

    熬了一夜的掌柜,只能是愁眉苦脸的带着人跟着王霄上了街。

    “是不是觉得很委屈?”

    王霄的询问,让低着脑袋的掌柜打了个激灵。

    “没有没有,大王宅心仁厚,拯救苍生。我等心中只有敬佩,绝无委屈之说。”

    背着手走在前边的王霄,似笑非笑的侧头看着他“你觉得我很骗?随便胡扯几句我就会相信?”

    掌柜被吓的直打哆嗦。

    他可是亲眼看到王霄一巴掌就能在厚实的柜台上映个手印,亲眼看到王霄甩出算盘,就把侯府的外事管家之一的吴总管给撞飞了出去。

    下意识的看着王霄的手,他是真的很害怕会被拍上一巴掌。

    “不敢不敢,小人赤胆忠心啊...”

    掌柜的是真的被吓到,只要是自己还记得的好话,那都是不要钱似的往外扔。

    王霄抬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把他吓的双腿之间湿润发热。

    嫌弃的推开几步,王霄这才开口说“有没有觉得,倒霉的只有你们一家,很是不公平?”

    掌柜的还在庆幸,庆幸自己的胳膊没被王霄一巴掌拍成烂泥。

    此时听到王霄的询问,整个人都有些楞。

    这是什么意思呢?

    王霄笑着“我这个人做事情最厚道,也不会只抓着你这一只羊来薅羊毛。这样吧,我给你个机会,往日里和谁有过节的,你去带路找过去,我去借用他们家的药材。你看如何?”

    这话说的,掌柜的怦然心动啊。

    凭什么只有我自己倒霉,同行们却是可以看笑话?

    既然要倒霉,那就大家一起来。

    出于追求心理平衡的迫切愿望,掌柜的当即小跑上前。

    “大王随我来,前边那条街就有一家药铺!他们家的药材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