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开局掌控了大宋皇帝 > 第42章智取生辰纲
    公元1118年,天气有些反常。

    常年干旱的黄土高原地区连日下雨,黄河水暴涨,终于在立秋这一天,下游的河堤承受不住,在山东境内决口。

    一时间,数不清的百姓流离失所,哀鸿遍野,然当地官员为了自己头上的乌纱帽,却是并未将此事上报,当地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九月初,皇后生辰,一众地方官员向皇后敬献贺礼,大肆搜刮民脂民膏,活不下去的老百姓好多人只能上了山,落了草。

    黄泥岗,一队押送生辰纲的队伍正在缓慢的前行。

    秋老虎还在肆虐,挑着生辰纲的军汉在崎岖小路上长途跋涉,个个气喘嘘嘘,汗水淋漓,苦不堪言,负责押运的提辖杨志骑马走在队伍的后面,不时用藤条抽打走得慢的军汉,喝令道∶“快走!”

    小路两边是松林,军汉实在走不动了,都放下担子,到树荫下躺倒休息。

    杨志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两旁树影绰绰,极易设伏,他心中有些担忧,喝道∶“这是什么地方,敢在这里乘凉,起来快走!”

    众军汉又渴又累,叫苦说道∶“就算是你把我们剁成八块,我们也走不动了。”

    两个虞侯和老都管喘着气慢慢走上来,老都管见杨志打军汉,劝道∶“杨提辖,实在热得走不动了,不如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再走。”

    杨志摇了摇头,说道∶“这是黄泥冈,正是强盗出没的地方,怎么敢在这里停脚!”说完这句话,杨志不理军汉的哀告,举起藤条说道∶“不走的,吃俺二十棍!”

    杨志刚要打下,忽见松林里有人探头观望,便急忙放下藤条拿起朴刀,追进松林喝道∶“你好大胆子,敢来看我的货物!”

    杨志近前一看,林中一字儿摆着七辆小推车,七个商贩模样的汉子正在树下乘凉。

    杨志有些狐疑的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其中一个魁梧的汉子便回答道∶“这不是发大水嘛,家里面的粮食都被淹了,我们是贩卖枣子到东京,换些吃的补贴家用。”

    杨志来到车前,掀开车上面蒙着的盖子,发现里面装的果然是枣子,这才放下心来。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又来了一个汉子,这个汉子挑了一担酒桶走上冈来,边走边唱∶“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楼上王孙把扇摇。”

    他走到松林边上,放下酒担乘凉。

    众军汉见汉子是卖酒的,便说∶“我们又热又渴,何不买些酒喝,也解暑气。”

    杨志一听,训斥道∶“你们这些村鸟知道什么,全不知路途上艰险,多少好汉给蒙汗药麻翻了。”

    伴随着他说的话,那贩卖枣子的七人出来,说道∶“口渴得很,卖给我们一桶酒喝。”

    卖酒的汉子见到有生意上门,很是热情,说道∶“来啦,五贯钱一桶。只是没有碗,就用两把酒瓢舀着喝吧!”首发.. ..

    众人一边吃枣子,一边喝酒,那魁梧汉子舀了半瓢酒,说去取点枣子,就着酒吃,进松林里去了。

    魁梧汉子走到树林里,把酒倒掉,从衣袋里掏出纸包,把蒙汗药倒在瓢里,走出松林。

    瞅着那卖酒的汉子没有注意到,魁梧汉子拿酒瓢到另一桶酒里舀出一瓢说∶“我再喝一瓢。”

    那卖酒汉子一把夺过卖枣汉子手中的酒瓢,放在酒桶里搅了两下,气呼呼的说道∶“你这人有头有脸的,却不是君子。”

    众军汉见卖枣子的喝了酒,都说∶“我们也买一桶吧!实在太热太渴了。”

    老都管也说∶“冈子那边没处讨水喝,就让大家买了喝吧!”

    杨志见卖枣子的喝了没事,就说∶“既然老都管说了,就去买了喝吧!”

    众军汉凑了五贯钱去买酒,那卖酒的汉子似乎是记恨刚才杨志说的话,这个时候说道∶“不卖了,这酒里有蒙汗药。”

    众军汉陪笑道∶“那是说笑话,何必当真。”

    那卖枣的汉子也跟着说道∶“你这老汉,实在是不知道好歹,军爷买你的酒那是看的起你,要是不卖,一会给你抢了去!”手机端../

    那卖酒的汉子一听,这才吓了一跳,赶忙将军汉手中的钱拿了过来,收到了自己的怀里面,像是生怕这群军汉反悔了一般。

    众军汉倒也不是坏人,来了两个人将酒桶搬走,轮流用瓢喝酒。

    连老都管、虞侯和杨志都喝了。

    没过多长时间,杨志等十五人个个头重脚轻,先后软倒了。

    那卖枣的汉子七人马上推着小车从松林里出来,把枣子倒在地上,把十一担金银珠宝装进车里推着就走。

    杨志酒喝得少,先醒了,他爬起来,看见其他人都倒在地上动弹不得,财宝全无,指着骂道∶“都是你们不听我的话,遭人暗算,丢了生辰纲,连累洒家。”

    杨志想要去追,可是这个时候人早就走的没影了,他如果回去,肯定也会因为丢了生辰纲被治罪。

    杨志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朴刀,索性便逃走了。

    傍晚时分,众人这才醒过来,发现杨志和生辰纲都已经丢了,不由得大惊失色。

    “老都管,现在杨提辖和生辰纲都丢了,这下可如何是好?”众军汉有些焦急的问道。

    老都管想了想,说道∶“这个时候,便只能说是杨志和强人串通一气,用蒙汗药把我们麻翻,把金银珠宝全抢走了。”

    众人统一了口径,回去禀报去了。

    生辰纲丢了,这如果是在以前的话,或许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现在在黄河水泛滥,流民遍野的情况下,变成了一件大事,大名府知府梁中书这一次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凑足生辰纲了。

    所以,只能将这件事情上报给了朝廷。

    今年的大宋朝注定一个多事之秋,东南的方腊起义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这边山东境内却是有发生了大旱,黄河决堤,百姓流离失所,草寇横行,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水泊梁山的好汉了。。

    奏折上报给了朝廷,就像是泥牛入海,并没有掀起丝毫的波澜。

    (馒头正在,亲爱的们喜欢本书的话给投上一张宝贵的推荐票,顺便给一个五星好评,这对这本书的成长很重要啊,输了的话,书可能就要被雪藏了,拜谢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