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我的世界——守望星辰 > 番外:寻龙篇-古教(十六)
    “说得轻松。”

    青年平静地回应着,一点都不像一个将死之人:

    “但你又何尝不能确保,你本就活在梦里。”

    说完,他慢慢地抓住翼剑剑身,朝外一抽。

    黑色的血顺着剑身流淌而下,其中闪烁着点点艳红的星光。

    洛千芒紧蹙着眉头,正视面前这踉跄后退两步,嘴角溢血的青年。

    这,一剑穿心居然还活着?

    惊骇之时,他已抹去嘴角血迹,深深看了他一眼。

    尔后,一挥衣袖,朝着街道远方走去。

    洛千芒本想追上,却见他的身影逐渐变得飘渺虚无,不过半刻,便消失在了视线之中,仿佛从未来过。

    “怎么回事……”

    下意识地看了看翼剑,却发现上方血迹依然消失殆尽,剑柄处那扣下钻石送给海豚的凹槽则是被填满。

    一颗黑色的剔透珍珠正无声地卧于其中,静静包裹着正中心两枚交错的血红嫩芽……

    ……

    总教,一处小房间。

    “空心啊,擦仔细点,别把这些东西弄坏喽。”

    “知道了,二教主。”

    魏空心此刻正踩在两张叠起的桌凳上,手里拿着块抹布,仔仔细细地清理着墙壁上的挂件。

    面前一共是二十来个黑木雕龙头,其中有十二个镌刻金纹,形体较大,嘴中含着一颗拳头大小的黑红色石珠。

    放眼望去,除了这十二个龙头嘴里含物之外,剩下十多个只有三四只里面有东西,其余的则是空空如也。

    “呼呼!”

    青年吹了吹其中一个普通龙头的灰尘,小心翼翼地用湿布擦着它的凹槽处。

    “磕嚓——”

    只是没想到刚刚下手,龙头里头就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

    魏空心疑惑地低头朝龙嘴里瞅了一眼。

    “磕嚓——”

    接着就刚好看到这枚石珠被一条裂缝分为两半……

    “!!!啊啊啊啊完蛋了我给擦坏了!!!”

    呆滞片刻,他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砰!”

    “嗷!痛痛痛痛——”

    然后一个不稳,直接从桌凳上摔了下去……

    “空心,怎么了。”

    闹出这番动静后,没过多久,二教主的声音自门口响起。

    “啊……干爹……啊不二教主,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见着老人走进房间,魏空心一个晃神,连忙伏在地上磕头:

    “我我我我……我一不小心把龙头里的珠子弄坏了呜呜呜呜……”

    “珠子坏了?”

    老人听了这话,平常眯起的眼睛微微睁开:

    “让我看看是哪一教的。”

    青年不敢怠慢,连忙指了指头顶的龙头。

    “二教主……我把珠子弄坏了……你罚我吧……”

    “哦,原来是十三教据点的啊。”

    老人看了片刻,叹了一声:

    “空心,这不怪你,这珠子呢,是它自己碎掉的。”

    “?啥?它自己碎掉的?”

    “是啊。这些龙头里,盛的是大教主留下来的溶血石珠。

    “上古时期,为了避开正道注意力,大教主在各个分教设了幻阵,以天地灵气拟形改感,掩盖分教真实面目的同时,也会使踏入之人产生幻觉。

    “只可惜,多年以来,只剩下不到二十个幻阵是完好的了。”

    “那这珠子碎了就意味着……”

    “有人强闯十三教的幻阵,而且,还成功了。

    “看来,十三教遇到麻烦喽。”

    ……

    此刻,洛千芒正不敢相信地站在逐渐迷糊下去的青石板大道上。

    死城骤然间变了,无数废墟向周围崩塌瓦解,随后凭空消失于脚底。

    半盏茶功夫不到,周围的景色却早已换了模样。

    屹立而起的峭壁代替倒塌的殿堂,阴森森的枯枝乌鸦露出了原本面貌。

    是的,刚才这里还是一座死城。

    但到了现在,却是悬崖瀑布,飞漱直下。

    仰望阴沉的天空,一只石雕自瀑布正中央探出,使得这庞大水帘自中央分叉,化作两条白练,奔腾咆哮,溅起无数晶莹水花。

    那是一条龙,和陌家壁画上相差无几的龙。

    他的身躯盘旋着,桀骜不驯的眼神凝视苍穹,咆哮命运的不公,每一片鳞甲都被雕琢得异常细致,栩栩如生。

    而这石雕恰巧架在一截断桥之上,浓重的阴影掩盖桥面,也遮住了桥通向之地。

    洛千芒取下令牌,望望上方的图腾,又看看那雕像,深深吸进一口气。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这恐怕就是黑龙十三教的本营。

    但是……

    周围没有阶梯,没有小径,该如何出其不意地上去,直捣黄龙?

    观察附近的环境,他并未被欣喜或是仇恨吞噬理智。

    “嗡。”

    巡视四周,忽闻手中令牌发出阵阵轻吟声响。

    攥于掌心的两枚令牌猛烈颤动,挣脱束缚,悬浮于虚无之中。

    “呼呼!”

    两道黑风自石雕那黑黝黝的口中席卷而来,拂过令牌表面。

    “咔嚓!砰!”

    不容洛千芒有半点反应,那枚从海盗手里抢来的令牌直接炸得四分五裂,木渣子飞了漫天。

    而那从陌家大院拾来的被火烧得模糊的令牌则是安然无恙。

    估计那些海盗手上的的确是仿制品,拿出来唬唬人的而已。

    一道检查落下,还嫌不够,那黑风竟直直朝他本人扑来,张牙舞爪,好不凶残!

    洛千芒连忙闪避,却发现躲不过,只得一咬牙,双剑朝这黑风一劈。

    “呼——”

    黑风刹那爆散开来,弥漫空气,将他包裹其中。

    眼见自己就要被识破,翼剑剑柄上那枚珠子自动迸发出一阵血光,顷刻之间,吸尽四周黑气。

    “咳咳咳咳!”

    残余下来的灰尘呛得他咳嗽不止。

    好在这黑风消失后,头顶的石雕便不再继续进行检测。

    “咯吱咯吱咯吱——”

    承认了来者的身份,古老的机关总算开始缓慢运转。

    石龙的右前爪僵硬拍下,按中其上的某一个隐秘按钮。

    “轰隆轰隆!”

    脚底残损的青石板小路轰然发出巨响,随后竟一块块被一种奇异的力量顶起,悬浮于空中,组成一条蜿蜒延伸的悬浮古桥。

    这就是路。

    只不过,或许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这条路有些破损不堪,时不时可以看见几个巨大的空隙,甚至直接从中央断了一两米距离。

    异象及巨响结束后,古桥的尽头成功接上了龙雕下方的断桥。

    凝视这条自己寻找了近两年的路,洛千芒心中百感交集。

    “踏!”

    踩着第一级台阶,再一次擦拭比翼剑身,回忆起当年的所见,坚定决绝之色从眼底浮现。

    枯叶碎裂,树枝折断,苔藓依然翠绿。

    身形横穿于古桥,脚下风景越来越模糊,耳畔流水声响越来越响亮。

    龙雕迅速在眼帘中放大着,很快便显现出阴影内的一扇巨大黑木门,上方“黑龙古教十三分教”八个暗金色大字龙飞凤舞。

    见此,洛千芒陡然加速,快速跨上悬空断桥,双剑四周掀起银色剑气。

    “轰!”

    叩击于大门正中央,圈圈灰色涟漪泛动扩散,传达出与气撞击时难以言喻的坚硬感。

    与平常有所不同,剑尖刺上门表面后,周围的剑气便夹杂了细弱游丝的黑线。

    “咔嚓!”

    坚持不到半秒,十三分教赖以对外防御的大门竟直接炸裂开来,锋锐的木渣四处飞溅,露出其中红黑色地毯铺卷的隧道。

    “噗嗤!”

    打坏大门仅有片刻,脚尖着地,手中双剑仿佛早有预判,一左一右抛射而出,穿透空中凌乱的木片帘幕,削过门后两位看门者的脖颈。

    没有尖叫,只有鲜血,两颗大好头颅抛天而起。

    “敌袭,敌袭!”

    通道内穿行的教员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迅速放出一只黑色的八哥,朝通道深处飞去。

    “咔!”

    抽出嵌进石壁的比翼,再抬头时,昏暗的灯火映亮了他寒冷的眼眸。

    踏入黑龙十三教的那一刻起。

    只有进,没有退……

    ……

    “敌袭,敌袭!敌袭,敌袭!”

    或许是因为长期沐浴稀薄灵气之下,报信的八哥飞得异常迅速,似一支黑色的箭矢,一路上穿破有序和静寂。

    听到此话,无论是正在记录,搬运还是谈话,行走的外围教员迅速放下手中事务,立马集结。

    “敌袭,敌袭!”

    八哥继续穿行着,进入内围,最后射入十三分教核心区域。

    “啊——”

    正当他即将射进最后的大殿时,一只白暂的手抓住了他的翅膀,直接把他从空中扯了下来。

    “你刚才叫什么?敌袭?”

    那是一个脸色苍白如纸的看门青年,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

    “说说,来了几个不识好歹的家伙?”

    “哇!此事严谨,必须尽快禀报教主!”

    八哥挣扎不断,鸟喙啄向青年手腕。

    “啧啧啧,教主现在正在闭关,你若打扰到他,可就不只是炖汤那么简单了。”

    青年掐住八哥的脖子,冷笑道。

    闻此,八哥浑身羽毛瞬间膨胀炸开,发抖不止。

    “薛子麟,别闹了,让残月好好说话。”

    一妖娆的女子从青年手中夺过八哥,猩红瞳孔满是不屑。

    “来者,来者一人,现处于外围区域。”

    八哥颤颤巍巍地抬起爪子,伸直一根鸟爪示意道。

    “来者一人?切,我以为是上次那些无聊的城民呢。”

    薛子麟无趣地拨弄着从八哥身上拔下来的羽毛:

    “就这点小事,交给外围那些家伙干就好,还用得着通报教主?”

    “但但但但但但是……”

    八哥可怜巴巴地抱着自己,结巴了好久,才吐出一句话:

    “根据危险五级程度判定,独自以蛮力打破大门以及极快的反应出手速度,他能评三级——

    “而且……而且他强闯了幻阵……把幻阵破了!这足以是四级威胁哇!”

    “你说什么?!幻阵被破了?”

    这话刚出半刻,薛子麟猛地丢下手中羽毛,一脸不敢置信。

    “残月,这可开不得玩笑!”

    女子柳胜雪也是异常惊异,连忙呵斥。

    “我我我我我我没开玩笑!”

    八哥捂着嘴,眼泪汪汪:

    “我看到了,我真看到了……

    “他的剑柄上……有作为发动阵法媒介的大教主的血珠!”

    ……

    “叮——”

    箭矢抨击于剑身之上,剧烈震动着,四处弹射。

    八哥的报信之声几乎响彻了整个十三分教,使得外围区域忙活的教员迅速聚集,有序地组成一道五米厚左右的人墙。

    机关弩装填发射的清脆声响夹杂于数箭齐发的喧嚣里,白色箭羽留下的残影汇成汩汩洪流。

    夺命杀伐中,洛千芒迅速地穿行其中,犹如激流中的一支孤舟,顶着水花逆流而上。

    “退!”

    不知何处传出的指挥声打破杂音。

    借这箭矢上膛时间,前三排教员纷纷退后,后两排其中之一交替上前,长剑出鞘,负责殿后。

    每当他靠近,这一群人便会整整齐齐地进行挥砍,凝练出的巨大月牙拦住他的道路。

    再稍稍拉开距离,那阵型便又从近防变做远攻,麻烦至极。

    两轮下去,虽是推进不少距离,但给洛千芒的感觉便是猛兽空有爪牙,却奈何不了缩头乌龟,重拳出击只能打在一团棉花里。

    出于谨慎,他必须尽快攻克这第一道难关,尽量不让对方等到援手加入,以人数进行绝对碾压。

    细细观察可发现,十三教的据点是以瀑布后的山洞为雏形,深入,扩大,墙壁稍微打磨,分为主道与分道。

    主道是脚底踩着的这条,一路通向教主白昼时分处理教内事物时所在的殿堂,两侧每行进一段距离便会分出两条分道。

    或许是阴暗,潮湿和自然的气氛更适合这些常年不见光的魔教教员,分道门口的帘幕是一条条垂落的坚韧的墨绿色藤蔓,配合周围清清冷冷的石壁,色调很是压抑。

    既然是被当帘幕的,想必这藤蔓扎根山洞顶部还算坚固。

    “咔嚓!”

    装填弩箭的声音再度回荡。

    阵型由攻转守变幻刹那,洛千芒猛地跑向墙侧,拽起几根藤蔓,紧绷这临时的绳索攀岩走壁,直接越过第一排教员。

    “唰!”

    剑起惊鸿,狠戾果决,撕碎虚空的白练划过一条长长的弧线,沿路溅起血花点点。

    “咚!”

    可惜撂倒几人后,一面面坚固盾牌忽地呈现眼前,架住他的攻势。

    见此,洛千芒不再看着盾后匆乱的弩队,踏着盾面一个后翻。

    “扑通扑通!”

    没来得及归入大队的持剑者纷纷倒下,血艳了黑红色的地毯,染了色调灰暗的石壁。

    这还没有结束。更新最快../ ../

    落地刹那,他迅速踩起附近的一柄铁剑,翼剑狠狠击中其身。

    “轰!!!”

    飞旋的利器擦着盾牌斜角飞过,直上洞顶,割断头顶一盏巨大的吊灯。

    沉重的架子砸在身后的弩队头顶,暴起一团烟尘。

    猪油泼洒,火星迸溅,慌乱之中的阵型瞬间瓦解。

    抓住这机会,洛千芒趁胜追击,故伎重演,绕到盾队背后,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外围教员纷纷倒地,身影被烈火席卷,犹如当天陌家那惨烈场景。

    热风鼓动着身上的淡蓝色长袍,踏着尸体而过,剑尖滴血,他将目光放在了看不到尽头的通道远方。

    “哇,哇!”

    分道内,有鸦鸣声响彻,宣誓着第一防线的失守。

    ……

    “外围已破!内围准备迎战!”

    ……

    随着深入这十三分教,他才了解到,由于十三教外,内,核心三部分各成体系,且无要事很少互相往来。所以这一通道上敌人相当于难度层次递进的关卡,碰不到什么所谓的援军,顶多会有些小埋伏蹦跶两下。

    当眼帘中出现内围门框之时,道旁却是孤零零的没有一人,很是空荡。

    这样的异象令洛千芒谨慎下来,脚步有所放缓,四处观察附近。

    “轰隆!”

    但门框之内忽然吐出两扇巨大石墙,朝中间推进并拢,转眼便封闭了通道的一半。

    他的眼神微微一凛。

    若是没猜错,在门封闭前想要进入门中,那就根本无暇顾及周围。

    介时跨入门框,躲藏起来的敌人就如同暗中的狩猎者,将对猎物忽然发动致命一击。

    明知这是圈套,洛千芒依旧无所畏惧,反倒加快步伐,以最快速度窜进门隙。

    “轰!”

    石门封闭,掀动的气流激起沉淀多年的灰尘,洋洋洒洒,似雾气笼罩视野。

    “零零零零!”

    一片朦胧混沌里,链条颤动声自八方传来。

    锋锐的琏剑撕破尘土帘幕,疾射飞刺。

    “锵!”

    洛千芒瞄准缝隙一个闪身,双剑交错,卡住最后一截飞来的琏剑。

    狠狠向下一抽,他从大门门框方向拉进一个人影,撤下拉扯之势,迅速朝其突刺。

    “铛——”

    那人显然有所准备,左手反握一柄匕首,扛住翼剑,旋即躬身弯腰,躲开比剑要害处的袭击。

    “嘶啦!”

    灰尘散尽,剑上衣布坠落。

    门框顶部和面前身着黑底普通灰纹衣袍的内围教员呈现眼前。

    不仅如此,通道内零零散散还有数十敌人手持不同武器,零散分布,猩红色的瞳孔紧盯身处团团包围的洛千芒。

    如果说外围教员相当于帝国训练有素的普通士兵,那么内围教员就等同久经沙场层层筛选下来的精兵,核心则是万里挑一的将领。

    可看这格局,内围教员居然比外围多上不少。

    初步估摸着外围只是负责杂役,人数量要求不大。

    “零零!”

    先前埋伏的几人再次挥动长条鞭形琏剑,织成一张致命巨网,朝下笼罩。

    那被拽下来的教员则是一抖琏剑,使其骤然并拢,组成剑形,迅猛突进。

    “叮!”

    腹背受敌,此时双剑的优点便有所显现。

    回忆起封龙谷那一招一式,一轮将近圆满的白月环绕洛千芒身侧,先劈散链网,后撞开剑尖。

    “唰!”

    “噗嗤!”

    刹那转身,右手翼剑一个旋转,直接插进那人胸口,穿透而过,钉入墙壁。。

    近千年了,凄凄冷冷的单调石头上终于有花朵绽放。

    只是这花开得异常妖艳,象征死亡,而不是美好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