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我的世界——守望星辰 > 番外:寻龙篇-南柯(十五)
    “多谢各位这几天来的帮助。”

    看到这死城的时候,洛千芒也知道他们是真的不了解十三教的具体位置。

    但至少有个头绪,不必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晃。

    “哪里哪里,比起小友的恩情,这点忙不在话下。”

    何元气了一阵,吆喝着村民的马匹和虎半妖调头:

    “若无他事,老夫便先回去了。村里没人主导,怕出什么乱子。”

    说罢,踩上披在三米半高的虎半妖身上垂落的特制马镫,一众人马纷纷隐进树林。

    “吼呜!”

    于这野兽愤愤的眼神中,一声虎啸震飞树枝上歇息的乌鸦。

    待到目送最后一匹马消失,洛千芒吐了口浊气,正视下方阴森的死城。

    ……

    “磕嚓……”更新最快../ ../

    碎石摩擦着,发出轻微的声响。

    这儿没有活人,没有家畜。

    只是时不时可以看到一些栖息于人类遗迹之间的小兽,譬如老鼠,兔子,蜥蜴,鸟雀。

    阴暗潮湿的角落里,飞虫嗡嗡。

    老朽断裂的树桩旁,蟋蟀弹琴。

    洛千芒走过几十万年前马车碾压的石板路,穿行于无数街道小巷之间。

    不得不说,此城很大,至少比起奔墨来说是如此。

    孤独行进了半日,从高处俯瞰时见到的殿堂总算是驻立于视线的尽头。

    他稍作片刻喘息,旋即奔跑着向远处而去。

    只是迈动两三步后,他猛地止住向前的步伐,眉宇之间凝重神色浮现。

    “锵!”

    长剑出鞘。

    目所能及之处,破败的殿堂下,一个陌生的身影静静伫立着,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垂落,随风轻轻舞动。

    让洛千芒警惕起来的不仅是他出现的地点。

    还有他身上披着的黑底血纹长袍。

    和家族一样,古教服饰也是有着地位差别。

    纯黑为外围教员,黑底普通灰纹为内围教员,黑底灰色云纹为核心教员,黑底金纹为分教教主。

    面前这出现在黑龙古教遗址前却穿着不符阶级规律的青年给他一种极为浓郁的危机感。

    加之出现在这古黑龙遗址之地,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因此,走到殿堂之前,他选择先下手为强。

    “踏踏踏踏!”

    脚步声响彻空旷大道,双剑锋芒足以映亮这昏暗的空气。

    仿佛是察觉到了背后的杀意,青年慢慢地转过头来。

    那是一只血红色的眸子,深邃,渺远,摄人心魄却又能够容得下天地万物。

    “轰——”

    刹那间,时间定格,空气中逐渐泛动起无形的涟漪……

    ……

    ……

    ……

    不知过去了多久。

    ……

    洛千芒猛地睁开眼睛。

    从黑暗中苏醒,第一眼看到的是木质的天花板。

    然后是身上柔软的被褥和整洁的床榻。

    昏昏沉沉地坐起,脑海中只有一片混沌,并伴随着阵阵刺痛干扰着神经。

    “少家主,您醒啦~”

    那经常服侍自己的仆人从床沿探出个脑袋,嘻嘻笑道:

    “家主正在院子里等你呢!”

    披散着头发,身上还穿着白色的睡袍,目视面前熟悉的一切,洛千芒心中惊骇。

    这里……不是洛家吗???

    “发生什么了……我怎么又回到了洛家……”

    喃喃自语着,猛地瞥向墙角放剑的地方,比翼不知什么时候只剩下了一柄,也就是当初他所拿走的翼剑……

    “什么怎么了?”

    仆人送来衣物和腰带,满脸好奇:

    “少家主,您是做噩梦了么?”

    这一句话宛若一支利箭,刺进了他的心里。

    梦?

    我遇见的一切……我见到的世间……我经历过的惊险。

    全部都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

    ……

    更衣洗漱之后,洛千芒茫然地推开了房门,沐浴于璀璨阳光中。

    还是那熟悉的院落,还是那熟悉的来往行人。

    而自己的父亲正满面慈祥,坐在池塘边的石桌附近。

    “芒儿,来来来快过来!”

    看到他站在门口,洛家主连忙招手呼唤道。

    他走到父亲的对面,拂去石凳灰尘,大概是由于那梦里的决定,再见老爹时,总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愧疚涌上心间。

    “咕嘟咕嘟咕嘟——”

    洛家主轻轻拿起边上的茶壶,摆出两个青花瓷杯,沏上两盏热腾的茶水。

    “来,喝茶。”

    洛千芒接过他递来的茶盏,凝视其中沉浮的茶叶,看着父亲期待的眼神,只得先抿了一口。

    还是一样的清香,一样的使人醒神。

    是洛家特产的茶叶没错了……

    可是,他依旧在纠结刚才的场景。

    那真的是梦?

    “芒儿啊,爹知道你很紧张。”

    洛家主自己也喝了几口茶,打开这扇,悠悠扇着清风:

    “成婚嘛,毕竟是人生中一件大事,谁都想给自己的爱人以最好的。

    “你放心,我洛天筠的儿子,要办婚事肯定得让整个城的人都知道!

    “爹就算倾尽洛家半数财富,也要把这事干得轰轰烈烈的,就像你爹当年取你娘那样。

    “嘿嘿,虽然事后被你爷爷揪出来骂了一顿,不过别说,当时你爹可自豪喽。”

    聊着聊着,父亲喜欢叨叨往事的性格显露无疑。

    “啪!”

    但洛千芒却是忽然惊讶地一拍桌子,吓得洛家主一个激灵,摔到了桌子底下。

    “嘶……我儿啊,你在干啥子喽,吓死爹辽!”

    洛家主摇着扇子,拍拍头上沾着的树叶和灰土:

    “激动也用不着激动成介个样子吧……”

    见父亲的态度,他也知道自己不由自主的反应有多剧烈,于是重新坐了回去,蹙起眉毛。

    “那,距离成婚还有多久……”

    “咦惹,芒儿,你该不会是生病了吧?你忘了半年前咱就去算过,算了整整一天一夜还翻了好多书来着。你记得特别牢的……盛夏蝉鸣最响的时候,就是五天之后啊。”

    ……

    四天过去,当洛千芒披着华贵的婚袍,看着从落雁抬来的花轿前之时,天地仿佛都已黯然失色。

    他做梦都没想到,他还能再见一面陌桐筱……

    更何况……竟是在这梦寐以求却又终归成恨的大典上……

    因此,到了这时,什么猜疑,什么执着,什么对梦境和现实的烦恼,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哪怕之前的惊险是梦,他愿意这就是现实。

    哪怕现在的婚礼是梦,他愿意就这么睡在梦里。

    欢快的唢呐声中,漫天花雨洋洋洒洒,斑驳了无形无色的空气……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两家信仰图腾之下,双方齐齐叩首,定下永生永世绝不违背绝不放弃的誓言……

    “桐筱长大喽。”

    陌上凰拄着拐杖,站于陌家主的身边,眼睛弯成了月牙。

    “是啊,她长大了。”

    陌家主感慨一声,看向喜极而泣的洛家主妻子和陌桐筱的至亲:

    “而且,还找到了个好丈夫。”

    “洛家有望啊……”

    ……

    一晃眼,三年从指尖匆匆流逝,快若流水。

    这三年里,洛千芒带着陌桐筱走遍五湖四海,欣赏过永安城的仙江永瀑,红枫城的如火枫叶,奔墨城的奔墨大河,以及无数自然风光,人文美景。

    虽然在走过封龙谷和无妄峰时,他心里还是有些恍惚。

    但一想到她还在身畔,也就把梦里的事当做过往云烟,全都忘却了。

    某日。

    泛船碧波之上。

    “千芒,你说水龙王的传说是真的嘛~”

    陌桐筱调皮地划着水,把头探出去四处好奇地瞅着:

    “你看,那些城镇的居民都在往河里丢吃的诶!

    “听说这儿每年都有龙王节,到那天附近城镇的居民就会准备许多猪牛羊和各种佳肴,让它们顺着水波飘到湖中央,最后沉没,送给沉睡在水底的水龙。

    “这样一来,水龙王就会保佑他们居住的地域来年一直风调雨顺,没有旱灾,没有洪水。”

    靠在船沿的洛千芒下意识地想说,这只是个传说,只是骗人的美好寄托而已。

    可到了嘴边,却成:

    “或许吧,毕竟谁也没见过不是么?”手机端../

    因为他又想起了夫诸。

    只可惜,攀爬无妄峰时,两人并未找到那神兽的影子。

    啧,想什么呢,也对,那只是梦里的场景而已。

    什么黑龙古教,什么夫诸封龙,什么海怪半妖,不过都是想象罢了。

    说到底,重要的,还是现在。

    看着陌桐筱活泼的背影,他的嘴角翘起一丝微微的弧度。

    ……

    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

    二十二岁成婚,二十七岁,也正好是梦里离家的年龄段里,洛千芒接管自己的老爹,继承了家主之位。

    因为生活安宁,加之空余时间越来越少,两人已很少再操剑(我决定还是要解释一下这里的操是做,从事之类的意思)。

    比翼斜靠于阴暗的角落里,静静地接受岁月侵蚀,堆积点点灰尘。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洛千芒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老爹还是那么叨叨,老娘依旧是那么贤淑而会打理族内事物。

    可他总觉得身旁的陌桐筱渐渐变得粘人了,胆小了。

    还记得有一次房间里跑进一只老鼠。

    若放在以前,陌桐筱根本不怕,顶多就拿把扫帚把这小家伙拍飞出去。

    然而到了现在,她却直接吓得跳了起来,望他身后靠。

    没有办法,他只能一脚踏住这误打误撞跑进来的老鼠尾巴,直接给它丢到外院去。

    接着这个时候陌桐筱就会跟到他身后心有余悸地瞅一眼,如同一只受惊了的小鹿。

    虽然柔柔弱弱的女子在一定程度上容易遭人疼爱,满足一些人的保护欲。

    可惜越到后面,洛千芒就越对此觉得索然无味,反倒怀念那个成婚前倔强活泼不粘人又古灵精怪的陌桐筱。

    不过对于两人之间的情感,他依旧坚定不移。

    ……

    近下半年,五年一度的全帝国剑术大比前几天。

    “桐筱。”

    夜晚,结束一天工作的洛千芒扣了扣房门。

    “唔?怎么了?”

    陌桐筱从门缝里探出头来,手上还拿着支毛笔,脸上满是由于挑灯苦读而留下的疲惫。

    “过几日就是剑术大比了,要不明天我们明天启程带些后辈去看看?”

    “唔?剑术大比?”

    听到他的建议,她明显愣了愣:

    “可是家族里的事物怎么办?”

    “可以找玖棂帮帮忙,你看如何?”

    “噫,那还是算了吧……我对这剑术大比实在没什么兴趣。早点睡吧,明天还有好多事要处理呢。”

    说罢,房门“吱呀”地关上了。

    夜晚的冷风拂过,扬起他的衣袍。

    洛千芒觉得心里有点微冷……

    她拒绝了么……

    可是明明……

    那是我们初遇的地方啊……

    ……

    “咋啦,女孩子家家就不能拿剑啦?”

    “哼,别看我现在只有十六岁,但是我练剑已有八年!”

    “练剑者从来都不会抛弃自己的剑。”

    ……

    二十九岁。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的生活有许许多多不对劲的地方。

    这使得他开始焦虑,困惑以及质疑。

    到底是身边人变了,我没跟上进度?

    还是我变了?

    揣着这个想法,洛千芒最近活得有点浑浑噩噩……很没精神。

    ……

    有时候饭后散步。

    “上凰奶奶,黑龙古教真的存在么?”

    “噫?你这小子,从哪听来的?”

    “只是好奇问问……还有……陌家其实是一个伏魔世家对吧?”

    “……”沉默

    “桐筱她,都告诉你啦?”

    “嗯。”

    “这件事不要外传,别管太多。桐筱她早就辞了这责任,说要和你好好过日子。

    “唉,算喽,也是,女孩子家家待在家里也不错。

    “这些担子,你们就不必管,也不必扛了。”

    看着陌上凰远去的背影,听完她的话,洛千芒又迷茫了半分。

    舍大利为小家……她是这样的人?

    这就是她放下剑甚至忘掉剑的缘故?

    ……

    有时候外出。

    酒文。

    “银狼哥哥,银狼哥哥~~~”

    陆倾城蹦蹦跳跳地唤着。

    “嗯?倾城,怎么了?”

    墨书文擦擦她脸上的汗水,温和笑道。

    这看起来很温馨,也很正常。

    可是印象里……陆倾城不应该喊的是书文吗?

    ……

    以及……自从当上家主后的外交方面……

    “家主,逆乾北冥家主来信,说近日会前来拜访,一谈生意上的决定。”

    “家主,永安霄氏想向我们购进百斤茶叶,这里是记录。”

    “家主,永安凌氏派人前来商谈奔墨城地皮价格之事,您看……”

    乱套了……全都乱套了……

    为什么这些记忆里覆灭的世家……

    全部都依旧屹立着?

    洛千芒翻阅着最新的史书,其上竟从未记载这二十年有过世家覆灭。

    如果之前读过的史书是假的,是梦里的,可为什么他回忆不起来任何有关这些家族存在的信息?

    夜里,他看着面前的史书,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

    次日清晨。

    漫步于又一次盛开的桃花下,生活中的烦恼和自身忧愁困惑几近侵占他的脑海。

    “嘎吱!”

    屋内的陌桐筱披着紫袍,推开房门,打理着屋内凌乱的物品。

    谁知走到门口,她竟恰好拿着堆满灰尘沾着蜘蛛网的比翼走出房间。

    “你这要干什么?”

    “唔,这剑堆在角落里落灰尘,反正你我也不用,放那还占地方,倒不如丢了算了。”

    此话恰如晴天霹雳,震得洛千芒瞳孔一缩。

    “不可!你忘了这剑的意义了么?”

    “没啊,所以我托舅舅去找上次那个工匠,制定了一双项链,诺,你看~”

    陌桐筱说着,从锦囊中揪出两条链子,下面挂着的正好是一双可拼可拆的比翼鸟。

    但到他的眼里,这双项链根本没有当年的寄寓,没有当年的期待,没有当年的欣喜。

    “你为什么变了这么多……”

    “我变了?没有啊,我难道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么?”

    ……

    “记住一句话,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一直都拥有本质上的区别……”

    ……

    看着面前的陌桐筱和她手中不同的比翼,洛千芒终究是悟了。

    夺过比翼双剑,“锵”地一声,拔出灰尘之下依旧明亮的剑身。

    清晨的阳光斜斜地照耀于长剑表面,经过反射倒显得很是刺眼。

    “千芒……怎,怎么了?”

    陌桐筱被吓了一跳,楚楚可怜地退后半步。

    “你不是桐筱。”

    看着剑上的倒影,他苦笑一声,仿佛已经认了命。

    “你在说什么啊……”

    她那惊讶的神色和悲愤的神情依旧那么真实:

    “你不相信我?”

    “不,我相信陌桐筱,但不相信面前的你。”

    一狠心,双剑略显生涩地划破面前暖阳,扯碎这层薄薄的帘幕。

    “芒儿!”

    “桐筱!”

    那呼唤好似最后的救赎,欲止住他疯狂的举动。

    但一切为时已晚。

    “乒!”

    在剑尖落下的刹那,四周场景顿时如同脆弱的玻璃,被无形的铁锤狠狠敲击,骤然破碎成无数片斑斓的小块,融进空气,造成一阵时空的扭曲……

    ……

    “噗嗤——”

    ……

    翼剑穿透了青年的心口。

    “活在梦里,难道不好么?”

    他看看身前的剑,又看看面前醒来的洛千芒,血红色的瞳孔一阵黯淡:

    “你难道,不想一直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吗?”

    “梦境是好,但终归只是幻想。”。

    洛千芒淡淡地看着他:

    “梦终究是会醒的,人也终归得面对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