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剧本乐园(谁叫游戏策划欣赏我) > 正文 第28章 谁是狼人(十一)(四更求收藏)
    天亮了,这一次许久都没有出现发现死者的惊叫声。

    洛飞慢慢的打开房门,发现自己左侧的6号房间也已经开了。6号张露正看向刚打开门的他,因为已认定张露是猎人,所以洛飞心存好感的对她点了下头,以示打了个招呼。

    再看向其他房间,苏若颖也已经出来,不过她抱臂在胸前,一点去其他房间查看的意思都没有。

    很快,当所有活着的玩家都将房间门打开后,除了死去的5号张雷,还有昨晚被众人投票出局的王肖宇外,只剩下8号费宇的房间没有打开。

    苏若颖做了个去开门的手势给张露,毕竟她现在是公认的猎人,万一费宇是预言家,死后留有什么线索,她肯定不会毁掉。

    张露慢慢走过去,脸上还是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毕竟很可能要马上面对一个死人,任谁心情都不会平静。

    咔的一声,轻轻扭动门把手的张露在发现门把手能扭动的一瞬间,脸变得苍白,反而急速的向后退去!

    苏若颖心中同样强忍震惊的走过去,推她说:“你先进去,看有线索留下没有!”

    感到害怕的张露没有立刻进去,反而转身对其他人大喊道:“女巫你还有没有人性!连续两人不救人,如果死预言家怎么办?”

    “也许费宇他就是女巫!”徐超神色黯然的走过来道:“昨天他坚定的和我一起投王肖宇,很可能我们俩都猜对了,狼人这才杀他灭口!”

    其他人觉得费宇是女巫的可能性很大,毕竟女巫第二晚不救人的可能是很低的,因为一旦被杀就会死,狼人很难想象敢自杀去骗解药。

    “如果是女巫就太可惜了!他还不如第一晚把陈雷救下,现在解药没不说,预言家同样不敢跳出来。”3号陈朦同样很是郁闷的说道。

    6号张露强忍着害怕进入了8号费宇的房间,费宇果然被杀死了,脖子上还残留着双手抓项圈,想摆脱窒息的痕迹。

    众人找遍了房间都没有找到费宇留下的任何提示,也许他不是预言家,也许是预言家但法官动手的太快,来不及留下什么。

    2号冯雨晴和9号苏若颖都在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如果费宇真是女巫不能自救。那剩余的3、4、7号中即使有预言家,在最少还有两狼的情况下,肯定不敢跳出来!那无疑是对狼人极大的利好了!

    “还是老规矩,先解散自己想,下午5点晚餐时发言。”苏若颖自顾自回房间,一点去看王肖宇房间的意思都没有。

    其他人也是一样,现在对好人来讲形势严峻,6号张露甚至直接尾随3号陈朦徐超进他的房间。

    2号冯雨晴则进到4号徐超的房间,洛飞见已经有4个人两两一屋了,本还想等会儿悄悄进苏若颖房间的洛飞,索性也直接敲苏若颖的门,对开门后微感诧异的苏若颖说:“他们都两人一屋了,我们也别浪费时间了!”

    。。。。。。

    此时在3号陈朦的房间,6号张露很直截了当的对陈朦说:“我的猎人身份现在肯定是真的,你到底是不是预言家?是的话,请直接告诉我!”

    陈朦微微后退到床边,实话实说道:“我可以相信你,但我只是个平民,也许2、4、7、9里有预言家。”

    张露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我觉得2号肯定不是,她昨天怀疑我,如果她是预言家,肯定会引导大家投验出来的狼,或暗保她验出来的好人身份。但她直接说怀疑我,这肯定不是一个预言家该说出的话!”

    陈朦点头表示同意:“那就剩下4、7、9了,4号徐超和1号王肖宇是对立面。现在只剩下6个人,我们只能信狼人只剩下2个,要是剩3狼人的话我们就输定了,所以徐超肯定是好人,等下你可以再直接去问问他。”

    “也只能如此了。”张露想起刚刚2号冯雨晴去了徐超房间,不禁担心道:“他好像很喜欢冯雨晴,可千万别被冯雨晴骗出是预言家的真话,现在冯雨晴是狼人的可能性很大啊!”

    。。。。。。

    然而有心机的冯雨晴,并没有直接问徐超是不是预言家。

    她知道王肖宇被投出后,大家今天的焦点肯定会有一个在自己身上。

    昨晚她已经想好,徐超是不是预言家不重要,她今天的首要任务是说动徐超和她一起投陈朦!

    毕竟6号张露她踩不动,7号洛飞又是苏若颖有信心能劝说的人。

    现在4号徐超喜欢她,冯雨晴唯一的选择便只剩下攻击3号了。

    她对徐超说:“你一定要相信我徐超,我是好人,陈朦那么坚定的没理由投我,一定是狼人,想为王肖宇分票!”

    “可是你昨晚也没投王肖宇啊!”徐超神情复杂的看向冯雨晴,昨晚很明显是你、我和王肖宇危险,但你却还是投了陈朦,不由得我不怀疑你。”

    冯雨晴不禁暗自庆幸自己昨晚到底是没有按照苏若颖说的去投王肖宇,她之所以选择投陈朦,一是陈朦昨天明确要投她,她投回去合情合理,二便是为拉拢徐超考虑。

    此时她流出泪来,楚楚可怜的对徐超说:“那是因为你们俩都喜欢我,我实在不忍心投出你们中任何一个!”

    眼看着徐超依然有些怀疑的样子,冯雨晴开始流下眼泪的继续表演道:“所以我才既没有按照你的想法去投他,也没有按照他指责你的话去投你,你们俩的生死我不想决定,这太残忍了,我做不到!”

    徐超眼前的冯雨晴很快便哭成了泪人,徐超看着冯雨晴很快便叹息了一声拍拍她肩膀安慰道:“别哭了,雨晴!你这样我比你还要难受,除我俩和6号张露外,3、7、9应该还有两狼,你觉得谁最可疑?”

    冯雨晴止住了哭泣,擦了擦眼泪对徐超说:“3号陈朦第一次讨论时就在你怀疑王肖宇的情况下,将焦点引到我身上,是狼人的可能性很大,至于7号洛飞和9号班长我现在还看不出,还是今天投出3号后,明天再看情况决定吧!

    。。。。。。

    这时在苏若颖的房间里,洛飞和苏若颖正在边分析狼人,边做一些法官看到,肯定会立刻警告的事情。

    苏若颖手扶金属项圈,坐在马桶上,看洛飞拿着锋利的水果刀在项圈上磨。

    “这一把出冯雨晴你觉得如何?”洛飞一边磨,一边出言试探苏若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