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 > 正文 第97章 给点教训
    孟氏也终于安静下来了。

    她心里恨极,但朱屠户的事她摆不平,她已经想尽了办法,甚至愿拿银子出来。

    可那死杀猪的什么也不要,就非要娶她的女儿。

    她就那么一个宝贝心肝疙瘩肉的女儿,将来是要嫁给高门大户的,怎么会要那么个杀猪的?

    其实孟氏心里也清楚,只要朱屠户不松口,她跟冯氏吵也没用。

    但是她想把冯氏母女去小灵山的事捣腾大了,这样老太太一恨上她们,或许就会帮自己想办法。

    只要丁老太愿意想办法,孟氏就觉得还有希望。

    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丁老太出面的结果会是这样的。

    她坐在地上,近正午的阳光把地面晒的有些发热,一层浮土刚才被她一踢腾,又飞了起来,这会儿接次往下落,落了她一身一脸。

    她的头发乱了,身上又受着伤,木呆无力坐着的样子,像一个神智不清的疯子。

    丁老太还站在门里,像嵌在门口的一尊雕塑,居高临下看着台阶下的孟氏。

    半晌才道:“你最好有什么说什么,这事还有救,若是再敢隐瞒,别说欣月要嫁过去,你,我也不会饶。”

    孟氏气势全无,眼泪“唰”一下就流了下来。

    但她向来心眼多,既是到了这个时候,也不肯把自己做过的事都倒出来,只捡伤心委屈的说。

    “娘,我知道这事怪我,都是我错了,可欣月她是您亲孙女啊,你不能见死不救呀!”

    丁老太没应,眼神狠绝。

    那个样子,任谁看了一眼,都会怵的慌。

    孟氏大概也怕自己再兜下去,事情不好反而更糟,终于开口道:“这事得从傻妮三朝归宁说起。”

    一旁听着的纪氏一阵迷糊,不是说嫁欣月的事吗,怎么会扯到傻妮?

    但有丁老太在,她不敢说话,只看着孟氏。

    其他人也都盯着孟氏,大有好好听故事的打算。

    孟氏说:“傻妮归宁那天,月月的腿被水烫了,娘您还记得吧?

    我心里着急,找了许多大夫,也不见好。后来听说那沈家二公子医术还行,就想带她去看看。

    谁会想到,那沈家兄弟看着是个文雅实在人,内里却是坏透了……”

    说到这里,还不忘拍一把丁老太的马屁:“娘你把傻妮赶出去,真是赶对了,他们那一家人根本就不是能相与的。”

    丁老太“当”一声又戳了下拐杖,已经十分不耐烦。

    孟氏赶紧接着往下说:“我们在沈家只拿三副药,他就要了我们十两银子,这不是抢劫吗?”

    “你可以不要。”丁老太说。

    孟氏:“……”

    这死老太婆还姓丁吗?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然而脸上却哭的更惨:“娘,月月的腿都烂了,再不找到好的药,她的腿都不能要了,您忍心看着您孙女变成残废吗?”

    丁老太半分不受她影响,只凉凉道:“你要治病,别人要收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还有什么问题?”

    孟氏:“……”

    她以前怎么不知道,这死老太婆这么会讲理?

    但她也不是会在口头上认输的人。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他们收了银子还打人,把荣儿的牙齿都打掉了,肚子上也挨了几拳,两天都下不了床。”

    丁老太问:“这又是为何?”

    孟氏“哇”地一声就哭出来:“那谁知道呢,大概就是仗势欺人,看着咱们丁家好欺负,所以才动手的。”

    丁老太没应。

    孟氏赶紧接后面的话:“我也是想息事宁人的,左右在他们家拿的药是管用,月月的腿也好了,荣儿挨一顿打,就当是他运气不好罢了。

    但谁会想到,沈家竟然死咬住咱们不放,接二连三的找事。

    娘,一定是那个傻子,嫁过去以后,仗着有人给她撑腰,不断说咱们家的坏话,才让沈家找咱们报复的。”

    这话丁老太没信。

    那沈家兄弟二人她都见过,一眼便瞧出不是池中物,傻妮嫁给他们绝对是高攀。

    说实话,到现在她都猜不透那家人为何会娶她,可能跟那两个小崽子有关。

    但无论如何,他们既不可能是仗势欺人的人,也不像是听信谗言的人。

    倒是自家这个儿媳妇儿,这么多年,一直搬弄口舌,不知私下里闹出多少事。

    还把心思动到了她身上,倒真是该好好教训一下了。

    她心里想的明白,表面却没说,只一句两句地问孟氏,然后听着她往下编。

    编到孟氏都快相信自己说的是真的了,丁老太却突然道:“昨儿你爹让人捎信儿回来了,说在镇上遇到了平平和傻妮。”

    她没把话往下说,给孟氏留了空隙。

    果不其然,孟氏张口就来:“她们两个竟然还去见爹?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平平不知道那傻子已经被赶出家门了吗?你现在连老太太的话也不听了吗?”

    孟氏转头怒视丁平平。

    丁平平正待说话,丁老太却已经接了:“无意碰到的。”

    孟氏:“……倒是有可能,她们两个闲着没事,在镇上乱逛,什么人碰不到,那朱屠户不也是这么碰到的吗?”

    “朱屠户怎么知道她们是丁家的人?”丁老太问?

    孟氏:“……”

    自然是丁老二派人说的,但这事她可半点不能露出来。

    但一时又找不到合理的理由,只能含糊到:“这谁知道呀,那朱屠户在镇上是一霸,或许是从别人那里听到的,也不是没可能。”

    丁老太又冷笑了。

    “那他一定听说了,欣月比平平好看,又有一个好娘教养着,所以要娶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毕竟当初他与傻妮的事也是你经手的。说到底,先失信与他的人是你,对不对?”

    孟氏都惊呆了。

    这死老太太是什么逻辑?

    她这又哭又说了半天,是为了让她想办法,不是让她说这事合不合理的。

    丁老太又说:“朱屠户头天从这儿走,还说事情可以商量,但第二天就来说,非娶欣月不可。显然是已经打听清楚了,或者是有人跟他私下里说了什么?”

    “对对对,一定是有人跟他说什么了?”

    孟氏以为事有转圜,差点拍地而起,眼睛也往冯氏看去。

    冯氏心里一禀,直往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