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 > 正文 第92章 晚上过来照应
    傻妮要忙的事情多。

    饭后先要安置冯氏母女。

    住了两天,天气又热,身上的衣服都快成麻叶了。

    澡得洗,衣物也得换,这样明日才好干干净净回家去。

    她把自己的衣服找出来,分两下放在床上,跟冯氏母女说:“大娘,平平,这是我的衣服,你们先凑合一下。这身宽的,大娘您穿,这身平平穿。等你们洗了澡,把衣服换下来,我晚上就给你洗好,挂在廊下,明早一准能干。”

    丁平平看到沈鸿回屋,悬着的心放下不少,就跟着傻妮一起来打水。

    先让冯氏洗,她则去厨房里,帮着傻妮把晚上的锅碗洗了。

    如今入秋,晚上有些凉意,傻妮还好,怕冯氏母女受不住,就帮她们烧了些热水兑进去。

    于渊身子虚,也是要用热水的,所以她烧了一大锅,而且一边烧一边往里续。

    冯氏也不好把衣服给傻妮洗,自己洗完澡,又等着丁平平把衣服换下来,便一并拿到院子里洗了。

    傻妮腾出空,先去看了看大小宝。

    他们傍晚就去河里洗过澡了,这会儿听到她进来,忙着把书拿起来,装模作样地看几眼。

    傻妮也没什么事,叮嘱他们少看一会儿,早些睡。

    出来又去敲沈鸿的门。

    沈鸿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门打开了,但开门的瞬间,就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啊……大嫂,还有事吗?我这连日赶路,今天又出去跑一天,真是又累又困。”

    傻妮不好意思了。

    沈鸿“哈”着声音问她:“可是有事,有事你就直说,我还撑得住。”

    傻妮把头低下去,耳朵尖在灯光照耀下,红成一团。

    “我烧了一些热水,想着你们一路辛劳,可能要洗洗……”

    她没把说完,沈鸿已经懂了。

    但他知道于渊的听力一向惊人,他们在这儿说话,他在另一间屋里肯定能听到,便故意道:“我没事,去河里洗就好了。”

    傻妮抬头,一双莹莹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可是大公子他……”

    沈鸿被她眼睛一看,心跟着就是一软,想戏弄于渊,逗傻妮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有些任命地道:“行,那我去吧,水在哪儿?”

    听到这话,傻妮赶紧转身,拿了一个大木盆来,先在里面添了足够的热水。

    让沈鸿打头,进了于渊的房间里,把木盆放到地上,再让他试着水温,往里面加了一些凉水。

    同时送上干净的布帕,要换的衣物,这才出去,还把门窗给他们关的好好的。

    沈鸿看着地上冒热气的水,再瞅一眼于渊有些凉的目光,弯腰拧了把帕子。

    “来吧,爷,让小的伺候您擦擦?”

    于渊跟他一点也不气,当下就把被子掀了,自己动手敞开衣衫。

    趁着沈鸿任劳任怨地给他擦洗,不冷不热地问道:“你又在算计什么?”

    沈鸿干笑:“我能算计什么呀,在爷面前,我……我只会干苦力呀!”

    于渊瞥他一眼:“那好,你今晚回山上去睡,把房间让给她。”

    沈鸿:“……”

    “爷,我错了,行舟哥哥,我真的错了,你就饶了我吧,那山上的石头床,实在不是人睡的。”

    “那你是说还是不说?”

    沈鸿:“……”

    咬咬牙,横横心,他还是开口了。

    “行舟啊,你看,你把大嫂娶过来,大家都知道你们两个是暗通款曲,且有了孩子的。好好好,我知道是那些人都误会你们了……”

    于渊都想下床踢他两脚了,如果能动的话。

    “不是他们误会,是你提前造的谣吧?”他道。

    沈鸿又干笑了:“我这不也是为你,还有那两个小崽子的安全吗,要把事情弄的顺理成章一点。可是不管怎么说,现在大家都知道你们是正经夫妻吧?”

    于渊懒得理他,已经知道他后面要说什么了。

    但沈鸿还是“苦口婆心”地劝他:“现在大嫂娘家的人在这儿?人家可是看着的,你要是让大嫂单独睡,那保不准她们就会回去再说闲话?且不说到时候对大嫂影响不好,光是咱们之前铺好的事,不也得遭人怀疑吗?”

    于渊从他手里拿过布帕,开始自力更生。

    沈鸿异常欣慰,往椅子上一靠:“为了大家好嘛,你就委屈一下。我知道你那什么不行,看到吃不到挺难受的……喂……哎……怎么说着就动手……诶……哥哥,你洗好了,那我先出去了哈……”

    连蹦带跳地往外面逃时,一块沾着热水的布帕,还是打到了他后背上。

    沈鸿顾不上捡,闪身出门,又迅速把门关上,一气呵成。

    一抬头看到傻妮在院子里,立刻道:“大嫂,我哥洗好了,麻烦你去把热水端出来。”

    傻妮赶紧答应一声,往这边走过来。

    里面的于渊:“……”

    本来冰白的脸上,此时红成一片,连耳朵尖都染上了朱色。

    顾不上穿好衣服,一抬手扯过被子,先把自己遮了起来。

    同一时间,傻妮也在门上敲了敲,得到于渊的应声,才推门进来。

    见地上扔着巾帕,她愣了一下,不过也没说什么,弯身捡起来,走向床边去端热水。

    于渊垂着眼皮,没看她,但眼里的余光还是能瞥到她的一举一动。

    眼看着傻妮就要出门了,他才开口:“雁之这两天累了,要休息。我身子不太好,你晚上能过来照应一下吗?”

    大概是怕她误会,又解释一句:“夜里得熬药,大概也睡不上什么觉。”

    傻妮倒没多想,即可就点头答应了:“嗯,好,我收拾了就过来。”

    还问他:“熬药的事是问二公子吗?”

    “不用,下午不是熬过吗,到夜里再加水重熬就行。”

    “好,我知道了。”

    两人简单的对话以后,她便出去忙别的事了。

    反而是于渊,在她出去后,摊开自己的手看,掌心里竟然都捏出汗了。

    他怔了一下神。

    这种情况,在他刚发过毒后,还是头一次见,不知是不是可以跟沈鸿说一说,以后改改药方?

    不过,一想到那家伙知道这件事,又要说出许多废话,于渊还是把手放下了。

    ------题外话------

    沈鸿:哥嫂本无缘,全靠我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