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 > 正文 第42章 是不是真傻
    夏日的午后,特别热。

    阳光直直照在地面上,好像要把地上的土都烤起烟儿来。

    人在这种热度下,很容易犯困,所以午饭后,几个男人擦了把脸,都回屋去歇着了。

    沈鸿是最倒霉的,又捡到了洗碗的活儿,郁闷地进了厨房。

    待他用神速把碗洗好,从厨房里窜出来时,看到傻妮正站在门口廊下,一脸犹豫的样子。

    这一大家子人,只有这一个对他还好一点,沈鸿还想着从她那儿多要些帮助,所以连忙带上一脸笑,过去轻声问:“大嫂,你怎么不歇午,站这儿多热呀。”

    傻妮看到他,明显放松多了,摇头说:“我不歇午的。”

    沈鸿往于渊的房门看一眼:“那你是……找我大哥?”

    她的脸上就有些红:“也……不是,我就是想问问,我午后可有什么事情做?”

    有,太有事情了。

    沈鸿采回来的药,要择净晾干,还有他昨天换下来的衣服,也有房间里呢,都是汗味。

    但他看一眼于渊的门,还是憋了回去。

    掩着委屈问她:“应该没什么事吧,大嫂有事?”

    傻妮连忙摇头:“没有,就是家里要是没事,我就去那边山脚,看看有什么野菜没,挖一些咱们晚上吃。”

    “好,去吧,应该有的,你一个人行吗?要不我陪你?”沈鸿瞬间热情。

    挖野菜,做晚饭,这不是顺道的事吗?

    他的快乐还没从嘴角延伸到眼底,于渊的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瞟了他一眼道:“你还挺闲,进来。”

    沈鸿:“……”

    他的天空是灰色的。

    傻妮不知道他们两个要做什么,也不好听他们说话,自去屋里换了衣服和鞋子。

    她现在穿的一套,是丁老太临出嫁前给她的那块布,做了一件红色上衣,配一条多半新的粗布裤子。

    这是她现在最好的一身衣服,自然不能穿着去挖野菜。

    所以她进屋后,就换回了原先在大丰村里穿的旧衣服,衣摆处因太短,接了一条四指宽的边,刻意选了差不多的颜色,看上去也不是太明显。

    换好衣服,她出来找菜蓝子,和挖野菜的东西。

    院子里没有,沈家空置的房间里也没有,找了一圈,除了沈鸿拿来挖药的小锄头,竟然没有一件农具。

    傻妮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们是不种地的。

    沈二公子采药治病,大公子……她也不知道都忙什么了。

    不过挖药的小锄已经够了。

    她拿了小锄,又找了一个沈鸿不用的药蒌,也不怕太阳晒,就出门了。

    在丁家的时候,她大中午经常在地里干活,早已经习惯了。

    只是一走出大门,傻妮就愣住了。

    第一次来的时候,她心里一直在想,怎么向沈大夫打听他哥哥的事,根本没心思多看周围。

    昨天进门,是从花轿里顶着盖头下来的,一下来就被人送去了堂屋,再后来就入了洞房。

    今日一早起来,也没有往外面来。

    这个时候突然走出门来,往四下里一瞧,傻妮立时觉得这个地方真是太好了。

    院子是坐北朝南的,有专门进出的大门,也有朝外开的医舍的门。

    从医舍的后门,是能直接进入到院子里的,只是那边的门要小一点。

    大门前是一条不宽的小路,路的南边长着杂草。

    而杂草再南边,就是那条缓缓流淌的小河,与沈家的院子好近好近。

    河水清澈透明,在阳光下闪着点点金色波纹,随着水流的速度往前流动。

    河边上有沙子,有石头,石头缝里和沙子堆里,也长着草,湿润清新,连暑热都去了几分。

    傻妮蹲在水边,撩着水把手脸都洗一边,顿时清爽无比。

    她甩了一下手上的水,沿着河岸往上走了一段,发现里面还有鱼虾,就更欢喜了。

    只是这会儿她手里没有东西,怕是抓不住,待以后再说。

    从河边离开,她往西北边的小灵山走。

    沈家的院子,本来就在小灵山山脚,所以根本不用走太远,就有了上山的坡度。

    傻妮也不是来爬山的,眼睛只看着地上。

    还真有不少野菜,而且这里因为没有人来挖,野菜都长的很大个,没多久她就挖了小小一背蒌。

    看着地上嫩嫩的野菜,她喜欢的不行,可是她也知道都挖出来,吃不完的话就会坏掉,所以还是停了手。

    回去以后,也没有先进院子,而是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把菜一棵棵都择了,又在清清的河水里洗了一把,够晚上吃的,这才拿回家去。

    才一进院子,就看到于渊和沈鸿站在廊沿下,正在说话。

    阳光这时候已经往西偏移了不少,穿过树影,斜斜打在他们半边身子上,一半明媚,一半阴凉。

    而两个人,又是一个慵懒俊逸,一个玉树翩翩,莫名美的像一幅画。

    傻妮看的怔了神,脚步也慢了下来,手里拿着的刚洗了的菜,还在往下滴水,“嘀嘀嗒嗒”把她的鞋子都滴湿了。

    廊下的两人这时也看到了她。

    沈鸿先喊出来:“大嫂回来了,你怎么大中午的就出去了,这么热的。”

    他快步过来,从她手里接过菜,又看了眼她滴湿的衣服说:“快去换个衣服,我大哥有事跟你说。”

    “啊?”

    看到她一脸茫然的样子,沈鸿就笑了起来:“是正经事,快去吧。”

    他把菜拿进厨房,又忙着出来接了她身上的菜蒌和小锄。

    傻妮也没有再多问,快步往屋里走,感受到于渊看她的眼神,本来就热的脸颊更热了。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于渊还在廊下站着,只是不见了沈鸿。

    傻妮捏着自己的衣角,头也低下去,本来急急从门口出来的,这会儿却一点点往他身边蹭。

    于渊是从她进大门就看着她,虽然一句话没说,心里却想了不少。

    这丫头是不是真有点傻,天儿热的跟下火一样,他们在屋中阴凉处都热的不行,她竟然跑出去挖菜?

    再有,她的脸为什么总是那么红,不会是生了什么病吧?回头得让雁之给她瞧瞧才行。

    最重要的是,她真的好胆小,尤其是在他们面前。

    明明刚才进来时,脚步轻快,一见他们,立刻就变了个人,这会儿连头也不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