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初恋 > 71.第七十一章
    司湛并不想理你并向你丢了一个喵喵。

    童淼撇了撇嘴, 决定将主卧方圆两米画作自己的禁区, 最好两人互不干扰,各不侵犯。

    回到房间里,她将蓬松的长发用头绳系住,将裙子褪下来,换上在床头排放好的睡裙。

    在外面走了一个多小时, 她身上也出了一层黏腻的汗, 急需洗一个澡。

    刚想拎着毛巾出去,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手机被她甩到床根, 一闪一闪的。

    童淼慢吞吞的趴在床上, 伸直胳膊将床根的手机拽过来, 伸手划开,嗓音愉悦道:“妈妈。”

    童美君正在和司启山约会, 但是难免担心童淼, 这才趁着间隙给童淼打来电话。

    “哝哝,回家了么?房间怎么样?”

    童淼微微弯起眼睛,乖巧道:“房间很大很好, 妈妈你帮我谢谢司叔叔。”

    童美君脸上止不住的幸福神色,朝面前正襟危坐的男人一笑:“哝哝说谢谢你。”

    司启山不由得理了理西装上衣:“告诉哝哝, 要是司湛没有照顾好她,我回去抽他。”

    童美君嗔怪的瞪他一眼:“阿湛是个好孩子, 你别这么说。”

    童淼听到了, 不由得眸色一暗, 但她很快就打起精神来, 佯装开心道:“司叔叔别担心,我和司湛相处的很好,他很照顾我呢。”

    童美君见两个孩子相处的融洽,这才彻底放了心,笑着对司启山道:“看吧,别总把阿湛想的那么坏。”

    司启山翘了翘唇:“哟呵,这小子还转性了。”

    童淼腹诽,转性是不可能了,一辈子都不可能了。

    “妈妈你和司叔叔先忙,我去洗个澡。”

    童淼不想打扰童美君和司启山在一起的时光,她知道妈妈是真的开心。

    “哝哝啊,司湛这小子经常不着家,你别安慰我,我知道他今天又没回来,叔叔麻烦你以后多看着点他,人要是没事儿,你就给我来个短信,省的我成天担心。”司启山边说边无奈的摇了摇头。

    自从五年前他和司湛母亲离婚,司湛就变得越来越张狂,他总觉得有所亏欠,却也不知该怎么对待他。

    现在和童美君两情相悦,他不得不照顾司湛的情绪,多少有些委屈童淼了。

    童淼趴在床上静静的听着,体贴道:“叔叔你放心,他一回来我就给您发短信。”

    但她心里却觉得,司湛有可能不会回来了。

    司湛那么讨厌她和她妈妈,或许根本就不想和她同处一室。

    挂掉电话后,她心事重重的从床上爬起来,趿拉着拖鞋往浴室走。

    司湛的主卧是有一个小型淋浴间的,她只能用外面大的那个。

    浴室离她的房间很近,磨砂玻璃门,里面贴上乳白色的瓷砖,花洒和浴缸一应俱全,空间简直比她以前的卧室都大。

    童淼轻轻将睡裙褪下来,仰起头,伸手试探花洒的温度。

    水管里面传来咕隆咕隆的声响,看来司湛真的好久没有回来了,这里都蓄水不足了。

    淅淅沥沥的清水喷洒下来,稍稍濡湿了她的睫毛,继而顺着她乳白色的皮肤滑下去,冰的她浑身一哆嗦。

    终于调到了舒适的温度,童淼光着脚丫站在浴缸里,满意的浸在热水的笼罩里。

    浴缸一旁的落地镜面映出少女纤细的身影,奶白奶白的皮肤被水光滋润的像热腾腾的炼乳,她还没有发育完全,虽然不像某些女生那么傲人,但曼妙的线条已经隐约成型,再过一两年,就会变得和童美君一样完美。

    司湛刚一进门,就听见浴室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他微微一滞。

    这栋房子的冷清空旷,他宁可在盛华挤宿舍也懒得住司启山精心装修的学区房。

    可是从浴室传来的丝丝水汽,还有磨砂玻璃内那个朦胧的身影,莫名让他觉得有些温情。

    他将包甩下,颇有些意味深长的一勾唇,身子靠着餐桌,双腿微微交叠。

    他盯着浴室看了片刻,里面传来少女似有似无的哼唱。

    继而,水声停了,磨砂玻璃上的人影显得更清晰了些。

    司湛赶紧避开目光,眼神随意的向桌子上一扫。

    白色透明塑料袋里,装着本新一期的《男人装》。

    封面少女热情火辣,前凸后翘,妩媚撩人,加红加粗的大字写着——男人最爱...

    啧。

    司湛颇意外的挑挑眉。

    浴室门被小小的推开一个缝,探出个湿漉漉白净的小脸。

    司湛抬眸望过去,童淼却像惊弓之鸟一般,蹭的蹿了回去,甚至狠狠的带上了门。

    司湛:“......”

    童淼在偌大的浴室里沮丧的捂着脸。

    她真的不是故意忘带浴巾的,实在是被那个电话打乱了思绪。

    只是没想到,司湛竟然回来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是不是听到她唱歌了啊。

    她艰难的环视了一圈浴室,除了那件蚕丝睡裙,好像没有什么可以擦身的了。

    不然打开换气扇风干吧?

    童淼抬手将换气扇按开,强大的新风系统顿时运转起来,浴室里升腾的热气被无情的抽走,湿润的皮肤接触到气流,一点点散去热意。

    司湛皱了皱眉,却又玩味一笑。

    他慢悠悠的走到浴室门口,左手插兜,抬起右手,敲了敲玻璃门。

    里面的童淼正抱着胳膊打颤,被敲门声吓了一跳,赶紧躲到了浴帘后面,糯糯问:“你...你干嘛?”

    司湛靠着墙,微微仰着头,眼睛看着天花板:“浴巾我给你挂在门口,一会儿我回屋锁门,等你换好了叫我。”

    童淼一愣。

    一是没想到司湛竟然猜到她没带浴巾,二是没想到他会主动帮自己。

    这么好?

    童淼有些狐疑的拉开浴帘,眯着眼睛向外望去。

    司湛真的离开了,然后她听到细微翻箱倒柜的声音,紧接着,脚步声逼近,玻璃门把手一震。

    她赶紧又躲了进去。

    半晌,主卧的房门咔嚓一声锁紧了,一切归于平静。

    童淼慢慢蹭出来,忍着水汽蒸发的冷意,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

    把手上挂着一条崭新的毛巾,司湛也不在外面。

    他是真的在帮她。

    童淼不禁有些惭愧,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司湛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不讲道理,甚至还会主动出手帮她。

    童淼心里一软,不免对他有些感激,而且觉得今天白天的冲突也可以一笔勾销了。

    她拽过毛巾来,将自己裹住,赶紧把新风系统关掉,身上顿时温暖了许多。

    缓了片刻,她擦干净身子,将睡裙套上,然后捧着毛巾出去。

    还是要跟他道个谢吧。

    童淼默了默,这才踩着拖鞋朝司湛门口走去。

    没想到刚刚定下的禁区瞬间就被她自己打破了,她声音软糯温和,贴着门道:“我换好了,谢......”

    门唰的一声被拽开了,她一句谢谢还没有说完。

    “喏,数理化作业,明早我要,去吧妹妹。”

    一沓卷子捧到童淼面前,还带着崭新的墨印味道,房间里的司湛恶劣的勾唇轻笑,眼神凉薄。

    “什么?”童淼怔了怔,看着怀里的卷子,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不会以为我是白帮你的吧?”司湛挑了挑眉。

    童淼的贝齿瞬间咬上嘴唇,杏眼一缩,酝酿着剧增的怒意。

    她真是太天真了,竟然会觉得他很善良!

    司湛盯着童淼红润的嘴唇,他甚至可以看清唇瓣上小巧细嫩的纹路。

    眼底莫名闪过一丝躁动,他立刻疏离的错开眼神,淡淡道:“你离男人最爱还差的远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

    童淼恨不得将手里的卷子甩在司湛脸上,但她硬生生的克制住了。

    很好,今天就当买了一个教训,以后绝对不轻易接受司湛的东西!

    童淼捧着卷子忿忿而走,路过餐桌这才扫到了那本被遗忘的杂志。

    杂志被拆开翻阅过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她一把抓起杂志,转身回屋,等到了屋里她才看清楚自己买的到底是什么。

    杂志里让人眼花缭乱的肉-体扑面而来,童淼霎时臊的面红耳赤,伸手用湿哒哒的头发捂住自己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