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初恋 > 70.第七十章
    司湛并不想理你并向你丢了一个喵喵。  童淼放下笔记本, 歪过头来看了看她。

    郝梦溪的那句话...是真的么?

    姜谣和季渃丞老师?

    “喵喵,我头发乱不乱?”姜谣将眼镜摘了下来, 塞进眼镜盒里, 望着童淼道。

    童淼摇摇头,禁不住问:“不乱,但是你...不带眼镜能看清黑板么?”

    姜谣耸了耸肩, 坦然道:“看不太清。”

    童淼瞥向姜谣的眼镜盒, 凯蒂猫的, 扣的严丝合缝。

    她吞吞吐吐道:“那你...为什么不戴啊?”

    虽然问出了口, 但好像她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姜谣小声嘀咕道:“哎呀,戴眼镜不好看嘛。”

    羞涩的尾音搭配着低垂的睫毛,好像清新的糕点, 温润可口, 童淼莫名觉得, 姜谣美死了。

    教室门口传来一声轻咳,乱糟糟的教室顿时安静了下来。

    童淼歪过头向门口看去。

    “上课。”

    季渃丞的声音低沉有磁性,他穿着黑色西服衬衫,袖口挽到手臂,腰带系住柔韧的腰线,双腿修长笔直,脊背漂亮直挺。

    姜谣突然攥住童淼的手,蚊子样的小声道:“季渃丞来了。”

    童淼轻轻点了点头, 她以前的学校都是年纪很大的资深教师, 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年轻的。

    像哪个明星来着?

    好像比明星都好看。

    姜谣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季渃丞的双腿, 舌尖轻轻的舔了舔嘴角,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那炙热的目光连童淼都感受到了,更何况被目光笼罩的季渃丞。

    他淡淡的扫了一眼姜谣,蹙了蹙眉。

    童淼赶紧拽了拽姜谣的衣角,姜谣却置若罔闻。

    “怕什么?”

    童淼小声道:“季老师感觉到了......”

    姜谣无所谓的耸耸肩,语气里颇有些落寞道:“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陈冬在后面笑嘻嘻道:“季老师,您下次来上课干脆带个口罩吧,要不十分影响咱班女生学习啊!”

    班里的男生窃窃低笑,季渃丞年龄不大,他们不怕跟他开玩笑。

    季渃丞轻笑一下:“行,先把书翻到静电场那一节,给你们十分钟看一下。”

    “不许戴口罩。”

    突兀的一声在教室里显得格外清晰,数道目光望向姜谣。

    也就只有姜谣敢这么跟季老师说话了吧,家里有钱有势的,就是硬气。

    其他女生既羡慕又有一种看笑话的心理。

    再有钱有势又怎么样呢,反正季老师又不会跟一个学生谈恋爱。

    童淼慢吞吞的滑向桌面,捂住了脸。

    姜谣也太大胆了,太太太大胆了。

    季渃丞抬眸凝视着姜谣,半晌,淡淡道:“你的书还没拿出来。”

    姜谣靠在椅子上,由于没带眼镜,有些看不清季渃丞的神情,但是她我行我素惯了,性子上来,谁也压不下去。

    “你别听陈冬瞎说,你要是戴口罩我就不学物理了。”

    脖子一扬,眸子里宁折不弯的狠劲儿。

    童淼有些担忧的捏了捏姜谣的手,她觉得郝梦溪说的实在是太委婉了,或者是她理解的太简单了。

    姜谣根本不是小女生的暗恋,她是明目张胆的,恨不得把季老师掳回家去做压寨夫人。

    季渃丞冷冷道:“不想学就出去站着,别耽误大家上课。”

    说罢,他端起书,自顾自的在黑板上写起了板书。

    笔锋犀利英挺,潇洒流畅。

    姜谣咬了咬嘴唇,浅褐色的瞳仁微微缩了缩,安静了半晌,她突然把手里的书一摔,连带着桌上凯蒂猫的眼镜盒一同掉在了地上,叮咣的响声显得格外聒噪。

    黑板上的粉笔一顿。

    让一个女孩子出去站着,挺没有脸面的。

    更何况是姜谣,在班里说一不二的。

    童淼觉得姜谣真有些生气了。

    最后一排的司湛抬起头,放下手里的机器人零件,朝吓得呆住的童淼望了一眼。

    小卷毛以前恐怕都是生存在温室花朵班,头一次见到他和姜谣这种的。

    司湛瞪了陈冬一眼:“你上课能不能少点废话?”

    陈冬也委屈:“不赖我啊,姜美人这脾气也太爆了,今天跟吃错药了似的。”

    姜谣起身就走,连犹豫都没犹豫一下。

    童淼有些着急,她小小的叫了一声:“姜谣!”

    姜谣却已经摔门出去了。

    童淼抿了抿唇,担忧的朝门口看了一眼。

    在这个新的环境,姜谣是头一个向她释放善意的,她也真的拿姜谣当好朋友。

    她咬了咬牙,涨红着脸朝季渃丞鞠了一躬:“对不起老师。”

    说罢,追着姜谣跑出去了。

    头一次做这么大胆的事,童淼的心都在砰砰跳。

    啧。

    司湛在后排挑了挑眉,越来越有意思了。

    姜谣也没走多远,她靠着墙根,用小白鞋踢着地面,没过多久,就见门又开了。

    她有些意外:“喵喵,你怎么跟出来了。”

    童淼咬了咬腮肉,杏眼微眨,糯糯道:“我怕你有什么事。”

    姜谣“切”了一声,漫不经心的嘀咕道:“我能有什么事,我习惯了。”

    童淼凑到姜谣身边,摸了摸她沮丧的脸:“别闹脾气了,这节讲的是电场,物理四大基础理念之一呢,高考重点。”

    姜谣这才恍然,她赶紧推推童淼,有些急:“哎你别跟我胡闹,赶紧进去听课吧,季渃丞这人,不轻易给人补课的。”

    她担心影响童淼的成绩,她自己无所谓,耽误别人学习罪过就大了。

    童淼摇摇头:“我没事,我都会了。”

    姜谣愣了愣,继而也想明白了,就是嘛,能来三班的都不是一般人,要么家里底子硬,要么本人底子硬。

    童淼大概就属于本人底子硬的吧。

    姜谣嘟嘟嘴道:“他第一次让我出去站着。”

    童淼蓦然一愣,没想到她话题转的那么快:“啊?”

    姜谣忿忿骂道:“去他妈的!季渃丞就是个混蛋!”

    童淼默默腹诽,季老师怎么能是混蛋呢,司湛那样的才叫混蛋呢。

    这片楼梯刚好,是司湛拿她打趣的地方。

    夏风顺着窗缝吹进来,带着一股花香混合着阳光的味道,两个女孩子靠着窗,静静的望着窗外的香樟树,各揣心事。

    姜谣平静下来了,总还是要进去的。

    她不想跟季渃丞闹翻,她还喜欢着呢。

    两人蹑手蹑脚的推门进去,班级里正在做习题。

    童淼低着头,涨红着脸,像只规规矩矩的小奶猫。

    姜谣依然一副不服不忿的模样,拉着童淼就要往座位上走。

    “站住。”季渃丞将手里的课本一放,语气有些冷。

    姜谣没想停,但是童淼一向是个乖宝宝,被老师一叫,赶紧僵在了原地。

    姜谣扬着脖子看季渃丞的脸,再嚣张跋扈的个性,此刻也有些眼红。

    张扬的姑娘不甘心的瞪着他,强撑着不服软,眼里却不争气的蓄满了泪。

    “把黑板上的两道题做对就可以回去。”

    季渃丞不打算放过她,却还是给了她一个台阶。

    “老师,我可以做。”童淼的声音细细软软的,却异常稳健。

    季渃丞本没有注意姜谣身边这个白净的小女生,听她一说,才把目光投向她。

    童淼的眼睛很大,眸子里水润泛亮,带着十足的自信,纤细的手指还紧紧攥着姜谣,像是在给她安慰,让她不要担心。

    季渃丞没有拒绝,往旁边侧开一步。

    这两道题对于初学的学生来说,有些超高了,班内还没有人提出一点思路。

    童淼朝季渃丞点了点头,这才松开姜谣的手,慢慢走上讲台。

    她伸手掐起半根粉笔,扬着脖子望着题。

    司湛望着黑板前的童淼,唇边带着轻笑。

    小卷毛的头绳有些松了,坠在发根,险些滑下来,她个子不高,所以想要看清楚题目就得扬着脖子。

    动笔的时候,白嫩的耳朵尖会从头发里露出来,小巧可爱。

    让一个竞赛天才做普通高中试题,实在是......有点儿屈才了。

    果然,童淼只是刚读完题,笔下就已经动了起来,粉笔摩擦黑板的声音,像密集的鼓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