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初恋 > 52.第五十二章(二更)
    司湛并不想理你并向你丢了一个喵喵。  还记得当初选择学理的时候, 课代表把意愿书收上去,语文老师突然问道:“你们知道桃花开了么?”

    班里的同学齐齐茫然抬头, 见老师没有什么后文之后,又继续埋头奋笔疾书。

    老师自言自语的感叹:“理科生啊!”

    童淼也很久没有注意过,桃花究竟什么时候盛开, 好像每次意识到的时候, 花瓣早就被浓密的绿叶代替了,时间也不经意流走了。

    “谢谢你啊喵喵。”姜谣冲她感激的笑笑。

    童淼摇摇头:“没事啊, 我也学到很多,季老师不愧是普林斯顿的博士。”

    两人慢慢悠悠的往校门口走,姜谣揽住童淼喋喋不休的夸着季渃丞的好。

    她的语调轻快又好听,混合在风里,甜的像奶糖。

    突然,不和谐的咒骂闯了进来,打破了温柔的语调——

    “司湛,你说话啊!”

    “装什么装, 操!”

    “叫学长知不知道?”

    ......

    黑夜太安静,男生嚣张的声音传出很远,童淼突然停住了脚步。

    姜谣皱了皱眉头,歪过头向楼后漆黑的小树林望去, 小树林里隐隐约约有手机的光亮。

    “我好像听到司湛的名字了,是不是司湛啊?”她嘀咕道。

    童淼突然抓住姜谣的手, 急切道:“你去找保安, 然后报警。”

    怎么把这件事忘了, 怎么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就因为一句戏弄的‘哥哥’,竟然没有告诉司叔叔这件事。

    她的指尖慢慢变凉,刘海贴在额间,漆黑的杏眼微微凝了起来。

    姜谣一瞬间反应过来了:“操!陈凯啸和他那个绿茶婊吧!”

    她和司家关系不错,小时候经常跟司湛在一起混,革命友谊深厚,打架这种事,向来都是一致对外的。

    想罢就要往里面冲。

    童淼死死拉住她,认真的摇了摇头:“我去拖时间,你快去找人。”

    姜谣有些犹豫,但冷静下来也明白,这事既然她都没听说,那司湛的哥们儿肯定也不知道,这又是个群殴局,司湛是被人堵了。

    “喵喵,你去找人,我......”

    “他们都认识你,你不行。”童淼的黑眼仁映着路灯的光,看不清是什么神情。

    姜谣咬了咬牙,重重捏了一下童淼的手:“我马上回来!”说罢飞快的朝校门口跑去。

    姜谣的手一抽走,童淼的手心灌入一阵凉风,带走了些许汗意。

    她轻轻舔了舔嘴唇,攥紧拳头,朝一闪一烁的细微光亮跑去。

    她知道司湛就在那里,她知道那个据说混社会的也在,她也知道,司湛打架不要命的。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快要从胸口蹦出来了。

    以姜谣的速度,和往返的距离来算,她需要撑五六分钟,如果门卫不够,还要再叫人,大概还要再耗去三四分钟。

    童淼深吸了一口气,睫毛轻轻颤了颤,眼中带着讳莫如深的神色。

    她一边跑着,一边拿出手机给司叔叔发了一条短信。

    如果真的闹起冲突来,学校那边,也要先发制人才能占到上风。

    要想的足够周全才行,她或许不能帮着司湛打架,但是她要一点点的,帮司湛斩断后顾之忧。

    可惜,她也是很久以后才知道,司湛的后顾之忧,从很早开始,就只有一个了。

    -

    司湛环视了一圈围着他的一群高三生,轻轻勾了勾唇角,眼皮一掀,看向陈凯啸。

    陈凯啸仗着人多势众,抬手把手里的酒瓶子摔了,碎片崩了一地,零零碎碎的散落在草地上。

    他蹲在地上,磨了磨牙,阴冷道:“你他妈知不知道郝梦溪是我女朋友?”

    司湛狭长的眼睛微缩,慢慢扬起下巴,浑身一股冷冽的气息。

    他一语不发的拉开拉链,伸手将外套脱下来,小心的卷了卷,往地上一扔。

    里面是一件黑色紧身短袖,贴着结实的肌肉和绷紧的手臂,夜风一吹,带走余下的体温。

    他漫不经心的勾勾手,语气嘲讽:“废话那么多。”

    陈凯啸猛地站起身来,使了个眼色,周围十来个人朝司湛逼过去。

    司湛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谁也没有再说话,冲突一触即发,陈凯啸也知道,今天过后,司湛必定反扑,要把就今天把他打怕了,要么就被司湛报复死。

    “抱歉,你们是要打架么?”

    一个软绵绵的声音插了进来,在一群浑小子当中,显得格外突兀。

    陈凯啸停住了动作,朝周围看了看:“谁啊?”

    司湛站在原地,手指一抖,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我是这周的值周生,你们打架,我是要记名字的。”

    童淼一本正经的从书包里翻出小本子,挤开围着司湛的学长们,一双清亮的眸子盯着陈凯啸。

    这帮人都有点懵,值周生他们见过,但敢管他们的值周生,从来没见过。

    还是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蓬蓬松松的头发,像个娃娃似的。

    陈凯啸顿了顿,对于这个突发事件有些始料未及,他本能的辩驳道:“都他妈放学了,你管得着么?”

    童淼轻细认真道:“在学校里面都要管的,除非你们现在去外面打。”

    陈凯啸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张着嘴大睁着眼睛:“什么玩意儿?”

    司湛咬着牙,紧紧盯着童淼的侧脸,方才紧绷的拳头突然渗出细汗。

    童淼也不看司湛,她抬起眼,一本正经的指了指不远处的围墙:“劳驾各位动动腿,从这儿翻出去再打。”

    白皙的手腕被他捏出了红痕,显得格外刺眼,他冷静的错开目光。

    童淼赶紧将手缩回来,退到姜谣身边。

    但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被他掌心的温度侵染久了,现在竟然觉得有些凉。

    郝梦溪原本见司湛抓住另一个女生的手,还怀疑了好多,但看这女生说的话,大概是司湛爸爸派来监视他的。

    “阿湛,我可以立刻跟陈凯啸分手。”

    她想再争取一次,甚至下了好大决心。

    司湛冷冽的扫了她一眼,一字一顿道:“你分不分手跟我都没关系。”

    说罢,他错开郝梦溪,抬腿踹了半掩的门一脚,大跨步出了门。

    铁门撞到墙后的清扫工具,发出巨大的闷响,郝梦溪望着他的背影一抖。

    “哎哎,湛哥你哪儿去!”陈冬小跑着追了出去,出门前冲郝梦溪做了个鬼脸。

    童淼攥紧了书包带,微微有些发怔。

    生什么气呢?

    莫名其妙的。

    放学路上,童淼和姜谣解释了好久,磕磕绊绊的,说起她暂住司湛家就更是尴尬。

    姜谣倒是大心脏,对她来说离婚重组家庭本身就没有什么,她身边不少叔叔阿姨都是因为事业选择了分手。

    她拍了拍童淼的肩膀,舒了一口气道:“说真的,刚才我都以为司湛喜欢的是你呢。”

    童淼被她的说法吓了一跳,赶紧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他不讨厌我就不错了。”

    姜谣缓缓点点头,轻声嘀咕道:“但我从来没听说司湛拉过哪个女生的手,他也不像陈凯啸他们,天天换女朋友的,所以好多女生吧,都挺喜欢他的。”

    校外的学生不少,熙熙攘攘的,把姜谣的音量微微盖了下去,最后那一句,童淼听的模模糊糊。

    日光西斜,橙红色的光晕罩在人脸上,莫名透着些娇羞。

    她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腕。

    上面的指印已经消下去了,但是他手掌的触感却成了挥之不去的记忆。

    回到公寓以后,童淼按部就班的给童美君报了平安,然后刷牙洗澡,看课外书。

    屋里好热好干燥,看了一会儿就没什么耐心了,她放下书,把窗户打开,让夜风吹散燥热的空气。

    他怎么还没回来?

    学习桌上小闹钟的指针已经指向了九点,想到这附近有打劫的传闻,童淼不免有些担心。

    他今天是跟谁生气,跟她么?

    童淼颇有些无辜,她明明什么都没做,还向他主动示好了。

    打开房门,童淼蹑手蹑脚的探头出去,门口静悄悄的,什么人都没有。

    司湛屋内的智能机器人已经开始报时了,他房门没关严,智能机器人没有听到声音指令,竟然滑了出来。

    闪着蓝光的小脑袋东转西转,感受到人体的红外线,它有条不紊的开到了童淼面前。

    “九点写代码啦!九点写代码啦!陈冬那小子又要偷懒啦!”机械音朝着童淼大喊。

    童淼噗嗤一笑,蹲下身,仔细打量着这个智能机器。

    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轻轻敲了敲机器人的脑袋,她以前没有用过,所以觉得特别新奇,不知道这个小东西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没有收到指令,机器人又喊道:“九点都过啦,你是不是又没回家?”

    童淼冲着它的蓝色眼睛道:“怎么停下啊,你别叫了,他不在。”

    机器人没有接收到司湛的声音频率,依旧执着道:“超时啦,我要没电啦!”

    童淼蹲在地上,抱着双腿,围着机器人蹦了一圈,想要全方位观察,结果机器人的小脑袋也跟着她绕了一圈。

    她真不知道怎么关停,或许只能等着没电了。

    童淼叹了口气,歪过头望了望墙上的挂钟,然后转过来在机器人脑袋上点了点,细嫩的嗓音自言自语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