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初恋 > 7.第七章
    下课后,班里的学习委员徐茂田凑了上来,他举着个笔记本,拔出手里的油彩笔。

    “童淼,你写的那两道题我没怎么明白,你再给我讲一下呗。”

    徐茂田是能和周雅茹争第一的潜力股,两人经常明争暗斗的较劲,恨不得绞尽脑汁将对方踩下去。

    但是徐茂田的口碑远不如周雅茹,不仅仅是因为周雅茹长得漂亮,还因为徐茂田挺看不起学习不好的学生的,有人问他题他都爱答不理,觉得耽误自己时间。

    好在,那批学习不好的也看不上他。

    所以他一过来,姜谣就不由自主的翻了个白眼。

    童淼不知道,她对新班级的人还都不太熟。

    “好啊,你哪里不懂?”她轻轻推开自己的书,给徐茂田腾出个地方来。

    姜谣本想拉过童淼,让喵喵别给徐茂田讲,但是又担心影响喵喵的人缘,还是忍住了。

    “就都不太懂,你再给我讲一遍思路吧。”徐茂田挠挠头。

    童淼从笔袋里翻出自己的铅笔,用小臂撑住桌子,微微伏在桌面上,轻轻的在徐茂田抄写的题上画了条横线。

    “其实这个公式还没有讲,你用那个《重难点手册》么,里面有原题,这是2007年省物理竞赛初赛题。”

    她在自己的演算纸上灵巧的写出了那本参考书的名字。

    徐茂田一拍脑袋:“哦!你用这本参考书么?我都用王后雄的。”

    童淼想说她不是拿这个当参考书的,她在初中的时候是用这套预习高中课程的。

    但是担心别人觉得她炫耀,所以忍住没说。

    “这题是首先取一个高斯面,用高斯定理......”

    她用铅笔点了点,刚要往下说,突然被徐茂田打断了。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好像能看懂了。”

    他随意的在图上画了几个印记,好像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辅助线。

    童淼把话收了回去,将笔平放在桌面上,虽然她还没怎么讲。

    “你懂了就好了。”她糯糯道。

    徐茂田顿了顿,眼神有点儿飘忽,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似的,冷不丁问道:“哎其实我也都预习到这里了,但是这道题还是没做出来,你平时都用什么习题册啊?”

    这是他惯用的套路,以前都是用这种方法从周雅茹那里空手套白狼的,但被周雅茹察觉到之后,就不告诉他了。

    童淼默了默,垂下眼睛,轻轻笑了笑。

    她好像有点儿明白徐茂田的意思了。

    问题是假,问学习方法才是真。

    其实她在黑板上写的过程已经很标准了,只要认真分析都能懂的。

    “其实我用的习题册不适用于高考的。”

    她没怎么把重心放在课内的知识上,前几年拼竞赛的时候,只挑战高精尖,那些题对高考生来说,百害无一利。

    也正因为拼的太狠了,才留下现在的后遗症,差点失去考试的能力。

    但是徐茂田不知道,他直起身子来,殷勤的表情也收敛起来,脸色有些冷了。

    “你不就是不想告诉我么。”

    童淼蹙了蹙眉,听得出他语气里有些阴阳怪气。

    要不要解释一下呢,她不是不想告诉他,只是有点儿复杂。

    姜谣“嘶”了一声,转过头来,就要翻脸。

    谁道徐茂田却突然被人一把推开了,力道之大,让他接连倒退了好几步,撑着讲台这才站稳。

    “滚,我要问题。”司湛不耐烦的走了过来,把徐茂田的本子随意一甩,将自己的书压在了童淼的桌面上。

    徐茂田本想发怒,但一看是司湛,还是不情不愿的忍了。

    他虽然看不起这些脾气不好又很狂的二代,可他也不会脑热的去惹他们,吃力不讨好。

    但还是不情不愿的嘟囔了一句:“你有什么可问的。”

    声音再小,在鸦雀无声的教室里还是很清晰。

    司湛本来盯着童淼写在演算纸上轻飘飘的几个小字,听他说话,歪过头去勾了勾唇。

    声音压的有些低,也有些骇人。

    “让你滚你听不懂么?”

    徐茂田咽了一口吐沫,蹲身捡起了地上蹭了点灰的习题本,狠狠的擦了擦。

    他有点儿洁癖,看着蹭上灰的一角,怎么看怎么恶心。

    童淼仰着头望着司湛,软糯的声音责怪道:“你也太霸道了。”

    司湛挑着眉盯她清澈的瞳仁,狭长的眼中酝酿着模糊的情绪,他顽劣的扯了扯童淼的马尾辫,揶揄道:“这就霸道了,那你可得好好习惯。”

    童淼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尴尬。

    她不是很习惯处在旋涡当中,更不习惯被诸多视线围堵着,但是司湛就是那么大张旗鼓。

    “司湛,你欺负喵喵干什么?”姜谣有些不解,把童淼搂在怀里,担心她害怕。

    司湛盯着童淼,中指骨节敲了敲她的桌子:“我欺负你了么?”

    童淼垂下眼,把他的课本往旁边一推:“你别闹了。”

    声音不情不愿,隐隐带着些委屈和无奈。

    她不知道怎么让司湛不针对她,好像比登天还难。

    “谁闹了,我要问题。”司湛一指课本上的课后习题,季老师给标的作业。

    童淼知道他在胡说,不想给他讲题,但是又争不过司湛,于是有些不耐道:“你哪里不懂嘛。”

    嘶。

    头顶传来颇耐人寻味的一声。

    “你给徐茂田怎么就能好好讲,我欠你啊。”

    童淼无话可说。

    请人讲题的比她还大爷,她还真是欠司湛的。

    “这道题考的是安培环路定理......”

    童淼绷着小脸,忍着发胀的脑袋,详详细细的把步骤都写在了司湛的书上,整整齐齐的,清秀的小字。

    司湛歪着头,也没听进去她讲的是什么。

    只是觉得那些浅蓝色的小字在书页上格外的美观,比任何公式定律都要美观。

    上课铃打响了,看热闹的学生也都匆匆回了座位。

    陈冬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司湛。

    “我说,你对咱妹妹有点儿过分关注了啊。”

    司湛似有似无的笑了笑,把书合上,懒洋洋道:“她还不是我妹妹呢。”

    陈冬嘟囔:“那是你什么?”

    是什么?

    谁知道呢。

    “中午放学教教徐茂田怎么做人。”司湛适时转移了话题。

    陈冬挤眉弄眼道:“徐茂田人贱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以前也没想收拾他啊。”

    司湛踢他一脚:“你还有完没完了,代码写了么?”

    陈冬贼兮兮道:“我哪敢不写啊,作业不写我也得把您交代的任务完成啊!”

    司湛斜他一眼:“你丫啥时候写过作业。”

    窗外的阳光过于炙热了,劳动委员把教室的灯给关了,窗帘拉开,明晃晃的日光有些刺眼。

    童淼双臂交替在一起,脑袋枕在上面,微微发怔。

    她在第一排都能听到司湛和陈冬说的话,这俩人眼中根本没有什么纪律。

    有的话让她有点儿担心,有的话又让她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

    司湛对她过分关心了么?

    是过分恶劣吧。

    还有,他们真的要把徐茂田堵在教室么?

    童淼觉得有点儿过了,徐茂田只是爱学习,怕别人超过他而已。

    就像她以前担心拿不了金奖一样。

    想了想,她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还是抽出一支笔,撕了一张便签纸,在上面写了几本练习册的名字。

    如果徐茂田要参加学科竞赛辅导班的话,也会用得到。

    “姜谣,你帮我把这个递给徐茂田吧。”

    “什么呀?”姜谣拿过来瞥了一眼,都是物理竞赛参考书的名字。

    她有些不情愿:“喵喵,你管他干什么,徐茂田比女生都心眼小,弯弯肠子可多了。”

    童淼漫不经心道:“就当替司湛赔礼道歉了吧。”

    姜谣一乐:“你替他赔礼道歉干嘛啊,你俩又没什么关系。”

    童淼的耳尖莫名有些发热发胀,这才觉得自己说的这句话不那么严谨。

    是啊,她现在跟司湛还没有什么关系呢。

    就算以后真成了兄妹,她也犯不着替司湛赔礼道歉啊。

    她有点儿羞恼,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吞吞吐吐道:“我们要多帮助他,他才能不断进步。”

    班主任教导优等生援助差生的至理名言。

    姜谣噗嗤一声,有些郁结的心情也被彻底冲散了,她站起身来冲司湛兴奋的喊道:“哎司湛,有人要挽救你这个失足少年了!”

    绯红从耳尖蔓延到了脸颊,童淼默默捂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