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徒儿你自寻死路 > 第094章 你还嗑起瓜子来了?
    赵凌的故事有趣是有趣,但是和血魄石似乎没什么联系。

    染玖不打算就此放弃,于是凑近了一分,问道,“皇宫里就没有和一种红色小石头有关的传闻吗?”

    烬天闻言,眼睛一凛,茶杯重重砸下。

    她来长安居然是在找血魄石!

    她知不知道她究竟在干什么?!

    赵凌被国师砸茶杯的声音惊得一顿,他想了想,道,“好像没有……”

    得,暂时好像没什么线索了。

    染玖瞟了烬天一眼,你一副很生气的模样是做什么?

    烬天站起了身,对赵凌道,“凌王殿下,吾与九长老还有些事,先行告退。”

    随后,烬天又看向玉絮道,“玉絮,你就在这陪凌王殿下说说话。”

    玉絮向烬天一点头道,“好。”

    染玖十分莫名的看向烬天,烬天拉住她的手就要走。

    染玖有些懵,迟疑了下还是跟着烬天离开了凌王府。

    烬天一路拉着染玖走得很快,这附近方便说话的地方也只有国师府了,于是烬天将染玖拉到了国师府,他们的东厢房处,才松开了染玖的手。

    染玖皱了皱眉,道,“你在做什么?”

    烬天看向她,逼近了一步,道,“你又在做什么?”

    染玖有些愣,道,“我在做我想做的事。”

    “你在找血魄石。”烬天肯定道。

    染玖一顿,她知道烬天知道血魄石的事,于是道,“我找血魄石又关你的事。”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如何能不关我的事?”烬天又逼近了她一步。

    染玖看着烬天,她是奚情时,他便因这事对她发了脾气。今日,竟又因为这事再一次对她发了脾气。

    这些人,都只告诉她不要做这个不要做那个,却就是不肯告诉她为什么!

    染玖有些气恼,于是气道,“你该不会因为师父我最近跟你玩了玩,就自以为是的觉得你是我什么人了吧?”

    烬天被染玖的话讽得顿了一下,随后,他又上前了一步,染玖后退了一步,烬天干脆继续逼了过去,将她逼到了墙角。

    烬天低着头,他万般无奈,只得靠在她耳旁唤了她一声。

    “师父……”

    这一声师父,似乎揉进了无数的感情,听得染玖的心颤了颤。

    “你若是想管人,管那奚情就好,但师父是你招惹不起的。”染玖道。

    “奚情?”烬天抬头看向染玖,“她只是跟随我的昆吾长老。”

    “我也只是被你封印在怒海之下的师父。”

    烬天又沉默了。

    片刻寂静。

    染玖推了推烬天。

    烬天的双手立刻搭上了她的双肩,他低下头,顷刻间吻上了她的双唇。

    染玖一愣,瞬间有些生气了。

    她猛得推了烬天一下,烬天硬抗住了她的力量,他的双手去抓她的双手,然而染玖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她抬脚便踹上了他。

    烬天一抬脚抵住了她的脚,更是整个人将她压在的墙上。

    [哔——]

    许久,直到两人嘴里都有着血腥了,烬天才松开了她。

    他看着她的双眼,道,“不论你如何想,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他怎么能突然就这么做?怎么能突然就亲上她?

    染玖侧了下脸,她的眼神阴晴不定。

    烬天看了染玖好半晌,脑子里转了又转。

    即便他让她放弃,她也不可能放弃的吧。她有手有脚,实力高强,脑子也不笨。

    他这般压制于她,她反而更要瞒着他独自寻找,既要护她周全,不如陪她一起寻找血魄石。

    于是,烬天才终于退让道,“师父,你若是一定要找血魄石,也不是不可,但需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染玖抬起头,她的唇上还有些许红肿,她道,“什么条件?”

    见到染玖这般模样,烬天的心瞬间软了下来,他的语气变得十分温和了。“师父,若你一定要找,那天儿便同你一起,你不可独自行动。另外,你一定一定不可以触碰血魄石。”

    这两条件倒是不难接受。但——

    “为什么?”染玖诧异道。

    “那不是好东西。”烬天道。

    染玖好笑地笑了,“这算是什么缘由?”

    “师父!”烬天急切地唤了一句。

    染玖看向他的脸,半晌,忽而又笑得十分明媚了,“我知道了,答应你就是。”

    烬天顿了顿,“师父真的答应了?”

    “答应了。”染玖叹了口气,“不骗你。”

    之前就答应过孤夜,如今又答应了烬天。

    事实上,哪怕她还没完全信任烬天,但是孤夜她还是十分信任的。两人都不愿她去碰那血魄石,虽然不明白原因,但总不会是害她的。

    想到此,染玖看向他道,“不过,你这爱占师父的便宜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改?”

    烬天知道染玖说的是方才他强行亲吻了她的事。

    烬天看着染玖,他脑子转了转,话锋一转道,“师父,你觉得徒儿模样如何?”

    染玖打量他的脸。

    冷淡,坚毅,不羁,霸气。但绝对是一副养眼的好模样。

    染玖中肯道,“还是不错的,上上之选。”

    听了染玖的话,烬天笑道,“所以,师父才在千年前,便瞧上了你的上上之选的天儿,并以醉酒为借口,强行得到了天儿?但……师父第二日便将此事彻底忘记了,根本不打算负责的。天儿的清白……没有了。”烬天越说着越是哀怨。

    染玖一听,心里顿时卧槽了一句,随即就在心里吐槽了起来。

    什么叫以醉酒为借口,我都断片了好么,后面还是你主动了你怎么不说?

    强行?强行个鬼,分明是你情我愿!

    烬天就染玖面上阴晴变幻,觉得莫名有趣。想着自己与染玖之间的诸多隐瞒和误解,他看着染玖的双眼又道,“若师父觉得天儿有诸多不好。师父哪怕只是将当天儿是个长相不错的,让天儿跟在师父身边便好。”

    当他是个长相不错的?这意思……

    “你竟舍得这般委屈你自己?”染玖抬眼问道。

    烬天脸上挂上了一个浅浅笑意。“师父也不能怪天儿爱占师父的便宜,实在是师父长得太过好看了。”

    染玖啧了一声,暗道,你确实也是个只看外貌的色胚子,没瞅见她变成奚情之时,他也是各种占奚情的便宜吗?

    色胚子徒弟。

    不过,夸好看什么的嘛,挺满意,受用了。

    染玖试着抽了抽自己的手,未果,又道,“不枉我养你十多年,马屁拍的还算不错。不过,你何时打算放开我?”

    只见他还保持着之前紧紧将她抵在墙上的模样,分毫未动。

    烬天眼睛一抬,直接装傻,“我觉得这般,特别的好。”

    “你是觉得占师父的便宜特别的好吧……哎,怎么说呢,不愧是我养的。”染玖道。

    忽然间,一片瓜子壳不合时宜地翩翩然落地。

    染玖,“……”

    “无殉,该死的家伙,你还嗑起瓜子来了?”染玖咆哮。

    房梁之上,无殉抬脚一踹,直接将夷方踹了下来,道,“大人莫误会,是他,嗑瓜子的是他!”

    烬天的脸色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他侧头向后看了看,最终松开了染玖。

    夷方一面揉着自己被踹的屁股,一面面色十分尴尬,“大人,真不是我。”

    染玖微微一笑,道,“你们两个,看戏倒是看得十分愉快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