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有长生血脉 > 正文 第22章 我,不需要攀附任何人
    楚阳注定要寻找更高的天空。

    可是,神墟,显然不适合洛千语。

    那里,不仅有尸山血海,还处处布满了危机!

    哪怕惊才绝艳如楚阳,还不是被人算计,差点身殒?

    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前,楚阳,并不想让身边的人卷入神墟当中。

    “你……还在生气么?”见楚阳话中带着拒绝的味道,洛千语心中略有失落。

    她堂堂的洛家千金,执掌百亿市值的美女总裁,向眼前这个赘婿示意,居然,被直接拒绝了?

    是她,不够吸引人么?

    “你别想太多了,以后,你自然会明白!”楚阳说道,“你放心,我们的婚约到期前我会做好我应该做的事情,你要是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和我讲,不管是什么困难,我,一定会尽力替你解决!”

    “不管是什么困难?”洛千语苦涩一笑,她抬着头,看向楚阳,不知为何,她总是感觉,眼前的男子,和以前不一样了,在楚阳那眉宇间,明显多了几分自信之色,也多了几分常人不可有的傲气。

    “就因为,他结识了张副院长么?”洛千语摇了摇头。

    一个张副院长,可远远不能让一个初中毕业,并没有什么真材实料的人,真正的发达起来啊!

    难道,是这楚阳,平时被压迫太久,一朝得势,就膨胀了起来?

    “楚先生……”就在此时,回廊间,一个身穿劲装的男子走到楚阳身边,躬身失礼道,“张副院长想请您过去一叙!”这人一直在回廊间等候,见到楚阳出现后,也就立即来迎,免得楚阳走了。

    那样,他可就失职了啊!

    “张副院长!”楚阳看了一眼来人,说道,“好!”

    “千语,失陪一下!”楚阳看向洛千语。

    说完,他就转身而去。

    见此,洛千语心中怅然,似乎,自己从来就不曾了解过楚阳。

    清风阁!

    张副院长正和唐装老人交谈着。

    “楚先生,您来了!”当楚阳到来,张副院长连忙起身,连忙恭迎楚阳入内。

    不过,旁边那唐装老人却很平静,他落座于一张太师椅上,就那么淡淡的看着楚阳。

    同时,他身边的两个男子,也是一脸平静。

    甚至,在他们身上,还有一股特殊的气息弥漫开来。

    楚阳知道,这是武者的气息!

    不过,他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在神墟时,他就知道,九州国内也有许多的古武者。

    眼前的唐装老人,显然就是一个古武者。

    只是,九州的古武者,放在神墟眼前,却不值一提。

    所以,楚阳很平静,连看,都没有多看那唐装老人一眼。

    “张副院长,你叫我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楚阳也没有急着坐,只是看向张副院长。

    “呵呵,楚先生,实不相瞒,鄙人是有事相求啊!”张副院长有些尴尬的笑道。

    “有事相求?张副院长但说无妨!”楚阳眉头一挑,淡淡的说道。

    “实不相瞒,有个贵人的后辈,患有顽疾,一直久治无方,鄙人,斗胆,想让楚先生出手医治!”张副院躬身说道,他显得小心翼翼,在见识过楚阳的手段后,张副院长深知,这个后生,绝非寻常人可比!

    也不是他张副院长,轻易能请得动的!

    “治病么?”楚阳略微诧异,随后说道,“这不过是小事而已,既然是张副院长的朋友,我倒是可以去看看!”楚阳虽然不想理会太多的人情世故,不过,有时候,一些小事,也当有人替他去解决。

    如,刚才对付张成那些小事!

    有张副院长出面,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毕竟,哪怕是攀上了武道巅峰,也还要一个看门的不是么?

    “呵呵,那么,多谢楚先生了!”张副院长一笑,“这位,就是那位贵人的管家,姬阜,阜老!”

    楚阳看向姬阜。

    “听说,你是一个神医,可逆天续命,生死人,转阴阳?”姬阜就那么端坐在太师椅上,他眸光上扬,淡淡的看向楚阳,在他那眉目间,有一股盛气凌人之势弥漫开来,他明明坐着,却气压山河。

    那般气势,让得旁边的张副院长不由连忙退后,露出满脸尴尬。

    “神医不敢当,只是,若说这世间,还有病,连我楚阳都不能医治的话,那么,我想,就没有人可以医治了!”楚阳目光一凝,直视着姬阜,一字一句的说道,在他身上,有一股无形的气浪震荡开来。

    这气浪,直接化解了姬阜身上的气势。

    大厅内的压迫,顿时消散。

    “果然是个古武者,不过,你年纪轻轻,口气也未免太大了吧!”姬阜略微一惊,随后冷哼道。

    瞧这后生的话,俨然就是一副我的医术,天下第一的架势!

    这种话,只怕就是连国医御手,都不敢说吧!

    可眼前的楚阳,才二十出头罢了,就敢口出狂言?

    这让阜老很不喜欢!

    “我的口气,不大,可是,我脾气很大,给人治病,得看心情,看缘分,恰好,你让我很不高兴,所以,哪怕是张副院长所请,你家人的病,我……不治!”楚阳双手背负,淡淡的看向姬阜。

    “这……”张副院长眼皮一跳,满脸苦涩。

    楚阳的脾气,他自然知道。

    这可是一个狠角色啊!

    就连司徒家的大公子都被废了一腕!

    只是,这姬阜,也是个人物啊!

    姬家,可不是寒城人士!

    他来自省城!

    甚至,姬家之势,便是在九州国,也不可小觑!

    哪怕是司徒家,也不可与之撄锋!

    所以,张副院长左右为难,对两边,都不敢有任何言语上的得罪。

    “呵呵,年轻人,有脾气是好事情,只是,有时候,也会让你追悔莫及,今天,你错过了一个攀附我姬家的机会,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姬阜淡淡的看了一眼楚阳,嘴角露出一丝傲慢。

    随后,他霍的起身,“我们走!”

    “是!”他身边的两人立即跟随。

    “张副院长,以后,你就不要介绍这些狂妄自大的家伙给老夫了,不然,他冲撞了小姐,惹得小姐生气,可不是你我能当担得起!”在走向大门时,姬阜淡淡的看了一眼张副院长,带着警告的语气说道。

    “姬老,您误会了,楚先生,是真有本事啊!”张副院长连忙开口。

    “本事?”姬老说道,“这个世界,不缺有本事的人,我姬家,也不缺,要的是听话的人!”

    “这楚阳,我很不喜欢!”姬老冷冷的说道,“若不是看在司徒家的面子上,今天,他非得为刚才那狂傲之言,付出代价不可,小子,你好自为之!”说完,他冷冷的看了一眼楚阳,就走向雅间大门。

    “姬老……”张副院长一脸苦涩,呼了一句。

    可是,姬老连看都没有看张副院长一眼。

    “慢着,我,有让你们走了么?”楚阳转身,看向姬阜,一字一句的说道。

    此时,他双手背负,那目光凌厉,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的身上弥漫开来。

    整个雅间,那空气,如要凝固。

    “怎么,你还想留下老夫不成?在这寒城,只怕,还没有人,有这个能耐!”姬阜转身,冷冷的看向楚阳,那心中,也有怒火涌现,刚才,看在司徒家的面子上,他没有出手教训这个狂妄的小子。

    没有想到,这个小子,却是蹬鼻子上脸了!

    他……

    不知道,姬家,代表着什么么?

    “你猜得不错,今天,我,就是要留下你,好让你知道,你们姬家,还不值得我楚阳去攀附!”

    楚阳眸露威严,他那右手一动,有气流涌现,那打开的木门哐当一声,直接就关闭了起来。

    哐当!

    木门撞击声震人心魄!

    姬老的脸色,立即为之一沉,那心中的怒气,转而的是一抹浓浓的震撼,惊恐。

    他旁边的两个年轻男子也是一脸震撼。

    张副院长更是懵了!

    这楚阳,人,还在雅间中,离门口有三米八的距离!

    可是,那木门,却在他拂手间,紧闭了起来!

    这……

    是什么手段?

    “您……是准宗师,亦或是宗师大人?”姬阜满脸惊恐的盯着楚阳。

    先天境武者,可真气外放伤人!

    姬阜乃是先天九品境强者,实力极强,挥手间,真气外放,可以伤人于五米之内。

    可是,想要以气隔空控物,却远远不是他所能办到!

    能以真气关门,怎么,也得是准宗师,乃至宗师才行!

    宗师强者,放眼整个九州国,也是一方豪雄啊!

    眼前的年轻男子,才二十出头,居然疑似宗师?

    这让他怎能不惊恐?

    因为,他姬家,也仅仅只有一个宗师坐镇啊!

    “现在,你认为,我,楚阳,还需要攀附你们姬家吗?”楚阳盯着姬阜,一字一句的说道。

    一股强大的气势,随之压迫而下。

    “以大人之威,自然不需要攀附任何人!”

    “大人,是老朽一时不识贵人,还请大人海涵!”姬阜心中惶恐,忍不住跪伏在地,恭声道。

    旁边的两个男子也是连忙跪伏在地。

    楚阳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太恐怖了,他们感觉自己身上的骨骼都噼啪作响,随时要龟裂开来。

    这般气势,压迫得他们近乎窒息,如有死神当头,一种大恐惧涌入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