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有长生血脉 > 正文 第20章 刚才,是谁说让楚先生滚的?
    红木门被踹开!

    张副院长眸光掠动,扫过席间。

    素来亲和的张院长,此刻那眸子当中,居然有杀意弥漫。

    在张副院长身边,还有一个身穿唐装的老人,以及两个身穿黑衣的精壮男子。

    这些人往雅间一站,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开来。

    席间的人,全部都打了个寒颤。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们是谁么?居然敢打扰我们吃饭?不想在寒城混了吗?”唐莲芬怒道。

    自己老公现在可是周少眼前的红人。

    而周少在寒城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物,是真正的一流家族,有他罩着,在寒城,她何须惧人?

    席间的亲戚也都一脸不忿。

    都是什么人啊!

    居然敢打扰他们吃饭?

    难道,他们不知道,能在琅琊阁吃饭的人,非富即贵么?

    “张成,快让他们都出去!”林秀萍有些不悦的说道。

    好不容易在亲戚面前阔气一回,就被这些人打扰,真是扫兴。

    “你们是什么人!”张成起身,阴沉着脸说道。

    “鄙人,张海山!”张副院长颇具气势,一字一句的说道。

    “管你是张海山还是刘海山,张成,让他们滚,不然,打断他们的手脚!”唐莲芳说道。

    她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打压洛千语,正在兴头上,就被这些人打扰了,她心中正恼怒着呢。

    “哦?”张副院长眸光一动,“你要打断我的手脚?”

    “你……”唐莲芳一脸傲慢。

    只是,还不等她开口,旁边,张成一巴掌就拍来了。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张成,你……”唐莲芳都被打懵了。

    “张成,你发什么神经?”林秀萍也懵了。

    “这……”旁边的亲戚也呆了。

    张成,不是应该去教训闯来的几个人么?

    “秀萍,别乱开口,这位是……”林月芝连忙拉了拉林秀萍的衣袖在她耳边小声嘀咕着。

    “什么!”林秀萍大惊失色。

    “呵呵,敢问,阁下可是寒城医院,张副院长?”这时,张成走到张海山身边,点头哈腰道。

    他没有见过张海山。

    却听过这个名字,也见过张海山的照片。

    不过是张海山穿白马褂的照片。

    所以,刚才他一时没有认出来。

    可现在仔细一看,眼前的男子,似乎就是寒城医院的副院长,张海山啊!

    “鄙人正是!”张海山淡淡的说道。

    “哈哈,原来是张副院长啊!”张成放声而笑,道,“我是荣兴医疗器械的张成,昨天刚和何主任谈好了合作,本来我想去亲自拜访您,结果,您不在,今天真巧啊,不如,我们坐下来,喝一杯!”

    “张副院长!”席间的人在知道来人的身份后,一个个内心震惊无比。

    或许,寒城医院,副院长的名头,不够大,可是,司徒家女婿这个名头,却足以让寒城人重视了。

    “原来他是张副院长!”唐莲芳也知道了自己为何挨打。

    要是得罪了这个大人物,他们想在寒城发展,可将费力不少啊!

    “张副院长,刚才是我不识贵人,我给您赔罪!”唐莲芬连忙举杯一饮而尽。

    只是,张副院长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刚才,是谁,说要让楚先生滚?”张副院长眸光如刃,扫过众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楚先生?”张成一愣,旋即说道,“呵呵,张副院长,是这样的,天海集团的周少想娶洛千语小姐为妻,这楚阳死皮赖脸,不想离婚,这不,我才打算拿两千万,让他离开洛家,呵呵,对了,周少说了,多谢您给我的单子,以后,他会亲自答谢您!”他一脸轻松,周少在寒城人脉极广。

    他和司徒家的人都认识!

    只要让张海山知道自己是在为周少办事,什么事都没有了。

    “就你,也想让楚先生和洛小姐离婚?”张副院长脸色一冷,不由看向楚阳。

    此时,楚阳很平静的端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副院长。

    “张成,明天,你不用来和我寒城医院签约了!”在看了一眼楚阳后,张副院长冷冷的说道。

    “什么!”张成一脸惊讶。

    旁边的唐莲芳也懵了。

    “张副院长,刚才失礼,是我们的错,您,能不能继续和我们合作啊?”唐莲芬连忙说道。

    “不必了,你得罪我,没有关系,可是,你不该让楚先生生气!”张副院长说道,“张成,从今后,不仅是我寒城医院不会和你们合作,整个寒城的医院,都会和你们取消合作,你们,别想在寒城卖出一件医疗器械!”

    “什么!”

    张成脸色一慌,道,“张副院长,我可是周少的人啊!您,真的要为了一个废物,和周少撕破脸皮?”

    周少,也认识司徒家的人,甚至还和司徒家几个公子关系极好!

    这张副院长,怎么也该掂量掂量吧?

    毕竟,张副院长在司徒家的地位,并不高啊!

    听张成搬出周少,唐莲芳也不由暗暗松了口气,张副院长只要是一个聪明人,就不会为了一个赘婿,去和一个身家几百亿的大族子弟撕破脸,何况,周少,还认识司徒家的那几位公子哥呢?

    林月芝和洛展国则是完全懵了。

    这张副院长,怎么似乎对楚阳极好?

    就因为楚阳在他们医院救了人?

    这超出了她们之前的想象!

    本来,他们还以为,张副院长送了一颗人参王后,就不会再理会楚阳了呢!

    “不过,就算他们关系再好,也不会为了楚阳得罪周少吧?”林月芝心中暗忖。

    “周少?”张副院长笑哼道,“莫说周少天,就算是他爸,周伟霖,得罪了楚先生,以后,在寒城,他也别想好过!”莫说司徒老爷子对楚先生极为看重,仅仅是凭借楚先生自己的能耐,足以让人头疼了啊!

    不过,张副院长不敢多说。

    楚阳可是纷纷过,关于他的事情,莫要外传啊!

    “这……”张成脸色一沉,满脸怨毒的看向楚阳,“这个废物,怎么和张副院长搭上了关系?”

    “楚先生打扰了,不知,待会您是否有空,去旁边的清风阁相聚?”张副院长向着楚阳躬身道。

    “好,待会我去一趟!”楚阳说道。

    “如此,海山就在那里等着先生了!”张海山向着楚阳拱手,旋即,他微微退步,才转身而去。

    “这……张副院长怎么对楚阳这么恭敬?”

    “这般模样,简直好像是臣子对待君王啊!”见此,洛美丽心中掀起了重重波澜。

    不是说,楚阳,只是因为在寒城医院救了个人,才和张副院长搭上关系么?

    可现在看来,似乎,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啊!

    “这家伙……走了什么运?”林月芝也不由暗暗看向楚阳。

    席间,林家,唐家的亲戚都不由带着满脸震惊,看向楚阳。

    这不是传说中的废婿么?

    洛千语也满脸诧异的看向楚阳。

    不过,楚阳不说,她也没有问。

    反正,此时张成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她也是极为高兴。

    “楚阳,你别以为,有张副院长罩着你就可以和周少抗衡了,周少,可是和司徒家的公子称兄道弟,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卑微,今天你不离开洛千语,以后,有你的罪受!”张成咬牙道。

    此时,他连撕了楚阳的心都有了。

    要是失去了寒城医院的单子,他以后想占据寒城医疗器械市场就难了啊!

    不过好在有周少提携!

    只要自己让周少娶到洛千语,什么机会没有?

    “呵呵,卑微?张成啊张成,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到底,谁卑微?”楚阳目光一冷。

    随后,他取出手机,给张副院长发了个短信。

    “我要让张成破产!”楚阳发出指令。

    本来,他并不想动张成。

    只是,这家伙,为了一个外人,却屡屡为难他!

    真当他楚阳,是软柿子吗?

    嘟嘟!

    很快,张成的电话响起。

    “喂,孙主任啊,什么!解除合约?为什么?”

    “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嘟嘟!

    还不等张成多说,电话就挂了。

    马上,他电话又响起了。

    “程主任,你好,什么,解除合同?我们可是才签约啊,解除合同,你们是要赔违约金啊!”

    “宁肯赔违约金也解除合约?”

    “喂,邹副院长啊!”

    “什么!我们的医疗器械出了问题?”

    “要告我们?”

    “别啊,这一定有什么误会……”

    一个个电话打来。

    都是解除合同的。

    甚至,还有两家医院要告他们!

    顿时,张成脸色都黑了。

    医疗器械,最重要的名声,一旦他们被告了,还有哪家医院敢用他们的器械啊!

    那时,不仅是寒城,只怕,整个九州的医院都不会和他们合作了。

    张成一脸虚脱,瘫坐在椅子上。

    他额头冷汗淋漓。

    “张成,怎么了!”唐莲芳满脸慌张。

    看老公这模样,似乎,发生了天大的事情啊!

    林秀萍也满脸紧张。

    “完了,完了,我张家要破产了!”张成失魂落魄,整个人,好像被掏空了。

    “什么!张家,要破产了?”旁边,林家和唐家的亲戚都愣住了。

    刚才张成还说,仅仅是寒城,一年就能赚七八千万呢!

    怎么,突然间就破产了?

    “都是楚阳,都是楚阳,让张副院长对我家的医疗器械进行了封杀!”张成怒视着楚阳吼道。

    “楚阳,我们都是亲戚,你做人,怎么能那么绝?”唐莲芳满脸怨毒的看向楚阳。

    “是啊,楚阳,大家都是亲戚,你做的,也太过份了吧!”洛展国也说道。

    “千语,你看,这就是你一直维护的老公,你看看,他都是什么人?小人得志,仗着认识大人物,就整垮亲戚的公司,这样的人,人品低劣,以后,迟早是要遭到报应的!”林月芝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