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有长生血脉 > 正文 第11章 赔礼道歉
    病房内!

    楚阳双手背负,淡淡的看着司徒夫人。

    他很平静,却不怒自威,让人胆寒。

    病房内,鸦雀无声!

    一个个都不由满脸惊讶的看向楚阳。

    “司徒公子,居然是楚先生伤的?”他们心中掀起了重重波澜。

    要知道,楚先生刚才一直在这里。

    这么说来,他是来病房前伤的司徒公子。

    入人府宅,伤人公子,却还如此从容淡定的来给人治病?

    这是完全没有把司徒家,放在眼里啊!

    这楚先生,到底是何等人物?

    几个老中医看向楚阳时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

    眼前的年轻人,深不可测,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是楚先生……”司徒诨也是一脸惊讶。

    不过,在见得司徒浩铭那一身僵硬的样子,他心中恍然。

    这模样,和司徒玥显然是类似啊!

    “真是楚先伤的?”

    “大爷,会怎么做?”司徒家的人心中一动。

    司徒安也看向了自己老爸。

    刚才,他因为楚阳被打,心中还有几分气呢!

    这下可好,自己大哥都快被废了,老爸,总不能,还没有动作吧?

    一道道目光看向司徒诨。

    病房内,气氛很诡异。

    楚阳却依旧很平静。

    似乎,他根本就不在乎,司徒家,会怎么对付他!

    见此,张海山额头直冒汗,道,“大哥,事情,是这样的……”

    他想要开口解释。

    他生怕双方再闹矛盾。

    司徒诨眉头微皱。

    此时,他也是感觉头疼。

    司徒浩铭可是司徒家的长孙,被寄予了厚望。

    若是,他被人伤了,司徒家,却连屁都不放一个,那么,以后,寒城的人会怎么看待司徒家呢?

    可这楚先生……

    司徒诨目光掠动,看向楚阳,左右为难!

    “噗……”就在这时,病床上,司徒老爷子猛的张嘴,吐出了一口黑血。

    “不好了,老爷子吐血了!”病床边,两个护理大惊失色。

    “什么!老爷子吐血了?”司徒家的人脸色大变。

    “爷爷吐血了?”司徒安心中先是一惊,随后冷冷一笑,看向楚阳,“好家伙,不仅没有治好我爷爷,还伤了我大哥,看你接下来,怎么给我司徒家交代!”爷爷若有个三长两短,父亲,必会大发雷霆。

    这楚阳,麻烦了!

    “吐血了?”张海山脸色一沉。

    “不应该啊!”邱老神医也连忙走去,他满脸诧异。

    刚才,楚先生的针法,神乎其技,怎么可能出问题呢?

    “呵呵,我就说了,你们中医,都是骗子,这下露陷了吧!”莫尔德冷冷一笑。

    刚才,楚阳的手段,让他也着实震惊了许久。

    可现在看来,这楚阳,也不过如此。

    病房内,楚阳依旧很平静,大有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魄。

    “楚先生……”张副院长有些担心的问道。

    “无妨,司徒老爷子只是吐了一口淤血罢了,淤血吐出,那么,他就该醒来了!”楚阳说道。

    “真的么?”张副院长将信将疑。

    病床前,邱神医在给司徒老爷子把脉。

    “邱神医,我爸怎么样?”司徒家的人满脸焦急。

    “脉象平稳,五气皆正……司徒老爷子,无碍!”邱神医说道。

    “这么说,我父亲,没事呢?”司徒诨问道。

    “非但没事,而且,还痊愈了!”邱神医说道。

    “那这血……”司徒诨问道。

    “这只是一口淤血罢了。”邱神医起身,随后,转身向着楚阳作揖施礼,道,“楚先生真乃当世神医也,老夫自愧不如,还请受老夫一拜!”当下,他向着楚阳深深的作揖施了一个大礼。

    “这……”见此,司徒安懵了。

    本以为,是老爷子出问题了。

    怎么,似乎,没有事情了?

    本来,他应该为此高兴!

    可此时司徒安心中却有些失落!

    若老爷子无恙,他也就无法找楚阳出气了。

    “老爷子醒来了!”这时,一个护理高呼道。

    咳咳!

    司徒老爷子咳嗽一声,便是睁开了眼睛。

    老人那略显浑浊的老眼缓缓的看向四方,他那模糊的意识,开始逐渐的清晰起来。

    “爸!”见得老父醒来,司徒诨连忙俯到床前,握住老爷子的手。

    “爷爷!”几个司徒家的后辈也满脸激动。

    本以为,老爷子就要去了,没有想到,他……居然醒来了!

    这简直是老天庇佑他们司徒家啊!

    “没有想到,我司徒苍雄还有醒来的一天!”司徒苍雄深深吸了口气,打量着眼前的人,感慨道,“邱神医,多谢你救了老头子一命,我司徒家,对你感激不尽!”他看向旁边的邱神医。

    因为,邱神医距离病床最近。

    再者,这里除了邱神医,还有谁,能救他?

    “咳咳,老爷子折煞邱某了,您的病,非我能治,这一切,都是楚先生的功劳!”

    邱神医一脸尴尬。

    随后,他看向楚阳。

    “楚先生?”司徒老爷子一脸诧异,在寒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楚先生?

    当他目光一动,看到一个年轻人的身影后,那心中的诧异更甚。

    “爸,是这样的……”司徒诨连忙解释,楚阳是如何在莫尔德以及邱神医确定无法治疗后出手。

    “以气御针……同时掌控八十一根银针?”在听得儿子的讲解后,司徒老爷子脸色大变。

    当下,他看向楚阳时露出满脸郑重,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分随意。

    “快,扶我起来!”老爷子开口。

    “爹,你才醒来,不宜动身!”司徒老三开口。

    “不……”司徒老爷执意要起身。

    几个儿子才将他搀扶下床。

    “楚先生救命之恩,大于天,请受老夫一拜!”司徒老爷连忙向着楚阳作揖施礼。

    旁边,几个老中医一脸惊讶。

    要知道,司徒老爷子是何等人物?

    他年轻时,为九州国立下过赫赫战功,俨然是寒城的王!

    便是如今,也是一方人物!

    在寒城,有几个人,当得上如此一礼?

    “这楚阳不过就是一个年轻人而已,犯得着爷爷如此施礼么?”司徒家的几个后辈满脸诧异。

    “老爷子大病初愈,不必多礼!”楚阳双手背负,目不斜视,淡淡的开口。

    似乎,司徒老爷子的施礼,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什么!

    “爷爷,这家伙,太能装了,您亲自给他谢礼,他居然这般态度?”司徒安怒道。

    他爷爷屈尊施礼,只要是明眼人,就会立即上前,拖住老爷子。

    可是,这楚阳,口中说不必多礼,可人,却丝毫未动,就这么生生的受了老爷子这一个大礼。

    这人,太可恶了!

    “住口,大人开口,有你说话的份么?”司徒老爷子怒呵,“掌嘴!”

    “爷爷,我……”司徒安心中一慌,他长这么大,可是从来没有被老爷子这么呵斥过啊!

    司徒老爷子不语。

    旁边,司徒诨又是一巴掌打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传出,司徒安被打懵了。

    旁边,另外几个司徒家的后辈噤若寒蝉。

    “楚先生,小辈不懂事,让您见笑了!”司徒老爷子微微一笑。

    “呵呵,无知小儿罢了,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楚阳淡淡一笑,“不过,大夫人说要将我千刀万剐,我可是还等着啊!”他淡淡一笑,看向了司徒浩铭的老妈,这让司徒老爷子听后眉头一跳。

    “这又是怎么回事?”司徒老爷子眸露威严。

    “爸,这是误会,误会啊!”大夫人惶恐失色。

    任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放在以前,谁敢动她儿子?

    可现在,她似乎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要惹祸。

    旁边,一个保镖,立即呈上监控视频。

    楚阳出手的画面,浮现而出。

    见后,司徒老爷子勃然大怒,“孽障,你姑父,好心请楚神医来为老夫治病,你居然让他滚?”

    “你还敢出手?”

    “来人,把这孽障那只手给废了!”老爷子一脸威严,那般气势,哪有大病初愈的样子啊!

    “什么!废了?”大夫人一脸震惊。

    这可是老爷最爱的孙子啊!

    就因为一个误会,就废了?

    司徒老三也想开口,只是,见老爷子的模样,他只能闭嘴。

    “孽障东西,差点就害死了你爷爷,你这手,留之何用?”司徒诨目光一凝,亲自上去,手握着司徒浩铭的手腕一捏,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司徒浩铭,额头青筋冒汗,那头疼,让他直接昏了过去。

    见后,病房的人,纷纷倒吸了口凉气。

    特别是几个中医。

    这司徒家的人,也太狠了吧?

    为了一个楚阳,犯得着么?

    一个医生而已,难道,还能翻天了不成?

    “司徒家,教导无方,还望楚先生见谅!”见此,司徒老爷子才松了口气,再次拱手作揖。

    “老爷子深明大义,司徒家有你,必会长盛不衰!”楚阳微微点头,随后,他大手一拂。

    呼呼!

    在司徒浩铭身上,两根银针被牵引而出。

    同时,司徒玥身上的银针也随之飞来。

    司徒玥身子一软,差点倒在地上,却也是恢复了正常行动。

    “隔空取物?这般手段,绝非普通先天境高手可有啊!”见此,司徒老爷子脸色凝重无比。

    这……

    或许是一个准宗师!

    这么年轻的准宗师,前途,不可限量!

    好在,楚先生似乎并没有生司徒家的气!

    想到这里,司徒老爷子才微微松了口气。

    若是被这样的人物记上了他们司徒家,只怕,就是他的老首长出面,也不见得能保全司徒家啊!

    只是废了司徒浩铭的一只手掌,就让楚先生息怒。

    这太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