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有长生血脉 > 正文 第10章 回天之术
    病房内,震惊之声不绝。

    “以气御针?”司徒老三一脸震惊。

    他没有修武天赋,并不是古武者。

    可是,他也知道,以气御针代表着什么。

    那可是比大哥还厉害的强者啊!

    “大胆,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司徒家的年轻一辈,司徒安,大声呵斥道。

    “爸,快,快出手拿下他!他肯定是我们的对手派来要来刺杀爷爷的!”此时,他满脸焦急,向着司徒诨开口,若是自己爷爷被刺杀,那么,他们司徒家的地位,可就真的要不复存在了啊!

    “逆子,给我住口!”哪知,司徒诨反手一巴掌就拍在了司徒安脸上。

    这一掌,把他牙齿都打落了。

    “爸……”司徒安整个人都懵了!

    人家都来刺杀爷爷了。

    老爸却打了自己?

    “去把小姐带回来,谁,也不准打扰楚先生施针!”司徒诨那充满了威严的声音响起。

    他刚才心中也在担心。

    怕楚阳来自敌人。

    可是,他转念一想,堂堂的顶尖先天境高手,要杀他们,又何必如此麻烦?

    这种人物,真要出手,这一屋子的人,只怕都要被灭!

    所以,他选择了相信楚阳!

    当司徒诨开口,立即有两个人把司徒玥搀扶而来。

    “帮我解开司徒老爷子的衣服!”楚阳淡淡的开口。

    旁边,两个护理人员立即为老爷子解开衣服。

    “我这里,还缺一套针,你们可有银针?”楚阳回头,看向了司徒家的人。

    这次,他几次出手,用了几根针。

    “这么多针,还缺银针?”病房内的人一脸惊讶。

    就连几个老中医都诧异无比。

    “我这里有!”邱荣华,邱神医上前,说道,“若是楚先生不介意,可以用老夫的针!”

    当下,他取出了一套银针。

    此时,他看向楚阳时俨然多了几分敬意。

    以气御针,哪怕是他,都没有达到这个地步啊!

    “好!”楚阳一脸平静,接过银针,将之铺在桌案上。

    随后,他目光一动,看向病床上的司徒老爷子。

    只是一眼,老爷子身上的穴位,全部被他收在眼中。

    病房中,几个老中医和司徒家的人都安静了起来。

    他们知道,眼前的年轻人,要施针了。

    同时,他们也很想知道,这个叫做楚阳的年轻人,会用什么针法,治疗老爷子!

    他……

    真的能行么?

    莫尔德也在安静的看着。

    “脏腑之气损耗,那么,我就补你阴阳五行之气于脏腑之中!”楚阳眸光一凝。

    “针起!”当下,他手掌一动,案桌上,八十一根银针随着他的掌心而动,悬浮于空。

    八十一根针,整齐排列,微微颤鸣。

    “针起来了!”

    “八十一根针,全部都浮起了?”当银针浮起,病房内,惊呼声响起。

    “以气御物,本就极难,这楚先生居然能同时御使八十一根银针,他……到底有多么强大?”司徒诨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以气御使几根银针,已是极难,八十一根,那所需要的掌控力,不可想象啊!

    何况,他还要凭此施针?

    “oh,my,god!”莫尔德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惊呼,“这,楚阳,手上是有磁铁么?”

    “银针都飞起来了么?”旁边几个助理也是一脸震惊。

    人,怎么能使银针浮空?

    肯定是在手上做了什么手脚。

    可是,他们怎么看,都无法看出楚阳手上有什么异物。

    呼呼!

    就在此时,楚阳的手掌动了。

    只见得他手掌一拂,那八十一根银针就好像听了号令一般,向着司徒老爷子身上的穴位落下。

    呼呼!

    银针落下,整齐有序,简直好像是有机器在控制一样。

    在落针后,楚阳的手掌伸出,在司徒老爷子身上拂动。

    若仔细看去,在他掌心,有一股气流,在控制着银针不断上下刺动着司徒老爷子身上的穴位。

    银针时深时浅。

    这让人瞧后,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人?”司徒家的人都愣住了。

    徒手御针,简直是神仙手段啊!

    “这……”司徒玥整个人都懵了。

    她受过高等教育。

    等于中医的阴阳五行,一直都嗤之以鼻。

    可现在,眼前的一幕,似乎超出了她的认知。

    “邱老,您能看出,这是什么针法么?”一个老中医忍不住询问道。

    同时控制八十一根银针进行针次,如此针法,他可是闻所未闻。

    另外两个老中医也露出询问之色。

    邱老一脸凝重,盯着前方,说道,“这是什么针法,老夫也不知道,只是楚先对针刺的掌控力极强,你看,那些银针所对应的穴位,所针刺的深浅,几乎丝毫不差,如此掌控力,非常人可为啊!”

    几个老中医连连点头。

    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啊!

    “气脉贯通,引天地之气,逆天,续命!”就在此时,楚阳目光一凝。

    这八十一针,已经贯通了楚老爷子身上的气脉。

    接下来,就是逆天续命了!

    “阴阳五行,引!”只见得他心神一动,整个人,似乎完全沉入了那八十一根银针当中。

    在他身上,有一股气机,牵引着八十一根银针。

    在这一刻,司徒老爷子和八十一根银针就好像成为了一个阵法。

    呼!

    一个引字吐出。

    随后,八十一根银针微微颤动,泛起一阵光芒。

    呼!

    病房内,有风骤然生起!

    “这是……”司徒诨第一个感觉到有风拂来。

    风动!

    床边的床幔被卷动。

    “起风了?”司徒玥一脸惊讶。

    “怎么会突然起风?”司徒家的人都满脸诧异。

    “起风了?”邱神医眼瞳骤然一缩。

    他忍不住,紧紧盯着前方。

    张海山却是微微一笑。

    他知道,楚先生是在施针阴阳九针逆天续命。

    呼呼!

    天地之气被牵引而去,汇入司徒老爷子身边。

    银针颤鸣,无数天地之气汇集而去。

    司徒老爷子身上如有一个气旋。

    随后,无尽的天地之气没入老爷子体内。

    金木水火土之气分别注入五脏当中。

    “这……这是以针引气……好高深的针法!”邱老神医忍不住高呼一声。

    “什么?以针引气?”旁边几个老中医一脸讶异,似乎并不知道这个说法。

    “传说,上古时期,厉害的医师,能够以气御针,可是,真正的圣人,却能以针引气,以针引气,引天地之精气,孕人肌体,以衍生机,此乃逆天续命之法啊!这楚先生,真的没有说大话。”

    “司徒老爷子的病,他……能治!”

    说到最后,邱神医那身子都在发颤,那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邱神医,您是说,我父亲的病,楚先生,真的能治?”闻言,司徒老三忍不住询问道。

    “这是真的么?”司徒诨也是一脸关切的看向邱神医。

    “若连楚先生都不能治好司徒老爷子,那么,当世,只怕无人可治了!”邱神医掷地有声的说道。

    他查阅无数古籍,也是见过以针引气的只言片语。

    传说,以针引气,可孕人精气,内蕴生机!

    这是真正的续命之针,乃回天之术!

    只是,他活了六十几年,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施展这种神针!

    没有想到,此时,他却看到了!

    这让邱神医内心无比的激动!

    他看向楚阳时,满脸敬意。

    “若真是这样,那太好了!”司徒老三一脸兴奋。

    “父亲,有救了!”司徒诨也是满脸激动。

    若父亲得救,他们司徒家的基业,也就能暂时保住了。

    当天地之气被引入司徒老爷子体内后,老爷子的生命体征,开始逐渐的强大起来。

    他的脉搏,也逐渐跳动有力。

    旁边那仪器所显示的心率也恢复了正常。

    仪器滴滴的响。

    “老爷子的心率恢复正常了!”

    旁边两个护理忍不住兴奋的叫了起来。

    “心率恢复正常了?”

    “太好了!”

    “真神奇啊,刚才,爷爷的心率还一副要停止的趋势,现在,居然恢复了?”

    司徒家的人一个个脸露笑容。

    心率恢复,是老爷子的脏腑之气得到恢复,生机再现所致。

    “接下来,便是祛除老爷子脑海的淤血了!”楚阳眸光一凝。

    他手掌一动,执针刺向老爷子的百会穴。

    同时,在针心,有一股真元之气跟随而入。

    楚阳的心神完全沉入了针内,随气而动,开始感应老爷子脑里的情况。

    在真气的帮助之下,淤血,逐渐祛除!

    时间,不断流逝。

    老爷子脸色也开始逐渐恢复,那黑色,早已经消散,多了几分红润。

    呼!

    三分钟后,楚阳停止施针。

    “楚先生,我爸的病,好了么?”司徒诨上前,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我已经替他化尽了淤血,再过,一分钟,司徒老先生,就会醒来了!”楚阳淡淡的说道。

    这次施针,消耗了他不少灵气。

    不过,相比而已,还不算严重。

    “真的么?”司徒诨一脸激动。

    旁边,司徒老三和几个司徒家的人也是连忙走来,看向老爷子。

    此时,老爷子的气色真的好很多了。

    “这家伙,怎么那么神奇?”

    “一定是仪器出了问题!”莫尔德和几个西医满脸不可置信,“我得再检查一下!”

    说完,他就要去检查。

    对于这些人的质疑,楚阳视若无睹。

    “大爷,不好了,浩铭公子被人偷袭了!”

    就在此时,有人高呼。

    “什么!有人偷袭了浩铭?”闻言,司徒家的人一脸惊讶。

    “是谁,谁敢动我儿!”司徒浩铭的母亲更是盛怒无比。

    “司徒浩铭被伤了?”几个老中医也满脸诧异。

    在寒城,动司徒家的人,无疑是找死啊!

    却见得门口,两个保镖带着司徒浩铭来到病房。

    司徒浩铭身体僵硬,连话都不能说。

    两个保镖满脸紧张。

    浩铭公子这情况,简直和被废了一样啊!

    他们是保镖,却让浩铭公子被废,他们,必会被重罚。

    “浩铭!”见此,司徒诨也是一脸惊讶。

    “是谁,谁伤了我儿,我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司徒浩铭的母亲怒吼道。

    “是!是……”一个保镖,看向了张海山和楚阳。

    事发后,他们立即去调看了监控,看到了楚阳出手的画面。

    所以,此时他们看向楚阳时,心有畏惧。

    “人是我伤的,怎么,司徒夫人,你…要将我千刀万剐吗?”楚阳转身,看向司徒夫人,不怒自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