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有长生血脉 > 正文 第7章 我是你惹不起的人
    次日,清晨。

    一大早,张副院长就亲自来到别墅门口,接楚阳接去给他岳父,司徒苍雄治病。

    “楚先生,我岳父从发病已来,已经昏迷四天了,期间,袁主任也开了药,却并没有醒来,您,有把握治好他么?”豪华的宾利雅致上,张副院长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自己言语上,会有什么让这楚先生不高兴。

    “中风昏迷四天,问题还不大,若是超过七天,影响了脑组织,只怕会留下后遗症!”楚阳淡淡的说道,“具体情况,还得等我去看了才知道,不过,我有七成把握,让老爷子醒来,并且为他续命!”

    “有七成把握!”张副院心中一喜,“真的么?”

    “恩!”楚阳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快,快开车,速速赶到寒山别苑!”张副院长满脸欢喜,连忙催促司机。

    既然楚先生说有七成把握,那想来是没有问题了。

    毕竟,昨天他可是连癌症都治好了啊!

    现在想起昨天的事情,张副院长依旧感觉有些如梦似幻。

    半个小时,宾利就开到了寒山别苑!

    寒山别苑……

    这是一座占地极广的庄园别墅。

    映入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喷泉,左右两边的花园占地足有三千平。

    “楚先生,这就是我岳父的府邸,请!”张副院长亲自开门,迎请楚阳下车。

    “看来,张副院长的岳父,倒有些地位!”楚阳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别墅,心中暗道一句。

    这别墅,简直如一座宫殿。

    别墅内,装修得富丽堂皇,八米的挑高下,是巨大的水晶灯。

    这,还只是前厅。

    老爷子,住在后面的堂院里。

    “姑父,你怎么来了?”

    就在张副院长准备带着楚阳绕过前厅,前往岳父大人的疗养室时,一个身穿西装,气度不凡的男子走了过来,他鼻梁很高,眸光傲慢,扫过张副院长带着些许淡漠,至于楚阳,直接被忽视了。

    “呵呵,浩铭啊,我带了一个神医来给你爷爷看病!”张副院长微微一笑,道。

    “这是楚阳,楚神医!”他指着楚阳向司徒浩铭说道。

    “楚先生,这是司徒浩铭,我老丈人的长孙,乃是寒城的青年才俊,以后,你们可以多多接触!”同时,他也向楚阳说道。

    “司徒浩铭?”楚阳眸光一动,看向眼前的男子。

    司徒浩铭眉头一挑,连看都没有看楚阳一眼。

    似乎,如楚阳这样的无名小卒,根本不值得他多看一眼。

    他反而是看向张副院长,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讥声道;“姑父,你说的神医,不会就是他吧?”

    “正是,楚先生乃是能动逆天续命,生死人的无上医神!”张副院长略微尴尬,随后郑重的说道。

    提到楚阳的医术,他不由多了几分底气。

    “逆天续命?生死人?”司徒浩铭目光一冷,道,“张海山,你不会是老糊涂了吧,随便找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家伙,就说是神医,你真当我们司徒家好糊弄么?趁着我父亲还不知道此事,你赶紧带人离去。”

    “否则,我父亲要是生气了,你以后想登我司徒家的大门,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他一脸倨傲。

    这张海山,还不是想讨好老爷子,好从他们司徒家分点股份。

    只是,他一个外人,也配染指他们司徒家的家业?

    “你……”被一个后辈这么呵斥,张海山脸色气得发红,可是,他偏偏又不敢反驳。

    他虽是司徒家的女婿,可自己妻子,早就在十年前就去世了。

    他在司徒家,地位全无!

    不过,他妻子还给两个儿女留下了一些股份。

    老爷子也很疼爱两个外孙。

    念及往日的恩情,以及自己儿女的处境,张海山也想治好老爷子。

    不然,老爷子一旦去世,自己儿女手中那点股份,只怕,就真的要化为虚无了。

    “还不快带着人滚?”司徒浩铭冷哼道。

    “浩铭,楚先生他真的是神医……”张海山开口,想要解释。

    不过,不等他说完,旁边的楚阳大步迈出,已经横在了前方。

    “司徒浩铭?你一个后辈,却对长辈,如此大声呵斥,平时,你的父亲,就是这么教你做人的么?”楚阳冷冷的说道,张副院长,在医院时,就多次为楚母减免住院费,算是一个真正为民的好医生。

    不想,此时却被人如此对待。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管我司徒家的事情?”司徒浩铭目光一闪,双眸宛若鹰眸一般的盯着楚阳,冷冷的呵斥道,在他身上,有着一股傲视八方的气势弥漫开来,在寒城,有几个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眼前的家伙敢这么开口,只能说明,这真的是一个无名小卒!

    “呵呵,我算什么东西?”楚阳怒及反笑,可是,在笑过之后,他那目光一凝,冷冷的盯着司徒浩铭,一股极寒之意从当中浮现而出,“我是你惹不起的人,本来,你司徒家的事情,我懒得管,可是,我欠张副院长一份人情,所以,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可是,我楚阳要护的人,你,得罪不起!”

    说完,楚阳大步迈出,那手掌一动,便是向着司徒浩铭伸了过去。

    “想动手?”楚阳的气势,让司徒浩铭一惊,不过,在见得前者想要动手后,他不由冷冷一笑。

    他司徒浩铭,堂堂的司徒家大公子,所接触的天地,远远超过普通人,他……是一个古武者。

    在他面前动手,那不是找死么?

    只见得他手掌一动,化为鹰爪,体内暗劲凝聚,就向着楚阳的手掌抓去。

    在他嘴角,一抹冷笑浮现。

    凝聚暗劲,一爪之力,连石头都可以捏碎,何况,一个人的手了?

    “不好,楚先生,小心!”张副院长连忙开口。

    他可是知道,司徒浩铭的厉害之处啊!

    哪知,楚阳淡淡一笑,那手掌,宛若灵蛇一般,绕过了司徒浩铭的鹰爪,直接就掐住了他的脖子。

    咔嚓!

    司徒浩铭只感觉自己的脖子骨骼都要碎了。

    他整个人,被楚阳提了起来。

    呼吸,随之一窒!

    司徒浩铭的眼瞳骤然一缩。

    他努力瞪大眼睛,双脚直蹬,想要挣脱。

    可是,楚阳的手,就好像是铁钳一般,坚不可动。

    一种惶恐,立即涌入司徒浩铭心头。

    眼前的这个男子,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力量?

    他这手掌,是怎么伸到自己脖子上的?

    刚才楚阳出手,真的太快了!

    快的司徒浩铭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这……”见司徒浩铭被直接提起,张海山一脸惊讶。

    这楚先生,似乎,也不简单啊!

    不过,在想到楚先生能以气御针后,也就释然了。

    能以气御针的人,又岂会简单?

    “楚先生,还请手下留情啊!”在瞧得司徒浩铭脸色发青,一副窒息的样子,张海山连忙开口。

    要是这个司徒浩铭出事了,他可是兜不住啊!

    “看在张院子的面子上,我暂且饶你一命!”楚阳手掌一动,把司徒浩铭,扔野狗一般摔在地上。

    咔嚓!

    司徒浩铭被摔在地上,地面的大理石地板都裂开了,他感觉自己的尾骨都开裂,疼痛让他呲牙。

    “你居然敢伤我,我要杀了你!”司徒浩铭怒吼。

    曾几何时,他这堂堂的司徒大少,被人这样羞辱过?

    “还不知悔改?”见此,楚阳目光一冷。

    只见得他手掌一动,出现了两根银针。

    呼!

    随后,楚阳手掌一掷,银针如芒,直刺入了司徒浩铭的体内。

    顿时,司徒浩铭感觉身体一僵,连动都不能动了。

    不仅如此,他想要开口,可是,他却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发不出。

    他……

    哑了!

    “楚先生!”旁边,张副院长额头直冒汗。

    “没事,只是给他一点教训罢了。”楚阳淡淡的说道。

    “是谁,居然敢在我司徒家闹事!”

    “浩铭少爷,您怎么样了?”司徒家,两个保镖闻讯而来。

    楚阳手掌一翻,银针如芒,刺入了那两个保镖身上。

    顿时,两个保镖的身子一顿,僵硬在原地。

    “这……”张副院长的心在狂跳,额头汗如豆下。

    本以为,这个楚先生,只是能以针生死人!

    不想,他的针,还可以定人生死啊!

    “走吧,去给老爷子看病!”楚阳一脸平静,向着张副院长淡淡一笑。

    “好,好!”张副院长连连点头,带着楚阳向着内院而去。

    可是,他心中却是掀起了重重波澜。

    眼前的楚先生,入人府邸,伤人少爷,却依旧风轻云淡,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这般从容淡定,谁人可有?

    他……

    真的是一个赘婿那么简单么?

    张副院长不由暗暗看向楚阳。

    此时,他对楚阳的敬意,不由得又多了几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