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有长生血脉 > 正文 第4章 不情之请
    “完全好了么!”陪护病床上。

    楚阳也听到了那些复诊结果。

    母亲痊愈,让他高兴无比。

    楚阳的心神,沉入了脑海当中。

    治好楚母后,有一股生之气,从母亲身边,引入了楚阳脑海当中那颗长生树上。

    这使得楚阳的精气神,不仅很快得到了恢复,变强了。

    似乎,这是治好病人后,得到的生之气反哺!

    “长生一脉,造化三针,生气反哺……”楚阳对于长生一脉充满了兴趣。

    在恢复精气后,楚阳起身。

    “楚先生!”何主任,张副院长,袁主任,都看向了楚阳。

    “多谢你们照顾我妈!”楚阳眸光掠动,看了一眼这几人,便走向病床。

    此时,楚母还躺在病床上和牧萱雅寒暄着。

    楚母在得知身体恢复后,如梦似幻。

    当楚阳走来,牧萱雅让开了位置。

    楚母也看向了楚阳,那眼中,尽是露出慈爱之色。

    “妈!”楚阳走到床边,看着母亲那目光,忍不住呼了一声。

    他想起了年少时,母亲也经常是这般看着自己。

    “阳儿,辛苦你了!”楚母拉着楚阳的手,不断打量着眼前的儿子,眼睛当中带着泪花说道。

    这大半年,她检查出癌症后,不仅掏光了家底,这个儿子,也为她忙前忙后,受尽煎熬冷眼。

    刚才她也听到了那些医护人员对儿子的非议。

    可惜,她被病痛折磨,口不能言,也就不能为儿子辩解了。

    好在,她的病被治好了,儿子才没有被人误解!

    不然,自家儿子,非得背上不孝之子的骂名不可啊!

    “儿不苦,苦的是妈,若不是我离家五年,妈又怎么会抑郁成疾?是孩儿不孝!”楚阳眼中带泪。

    七年前,他在参加一次夏令营时坠入河中,被老头子所救,带回了神墟。

    本以为,有父亲照顾母亲,应该无恙。

    可是,他重伤归来后才得知,在自己失踪后,父亲也失踪了。

    一连失去最重要的两个亲人,楚母备受打击,也就悲郁成疾。

    这让楚阳愧疚无比!

    好在,自己获得了长生一脉的传承,提前压制了体内的魔煞之气。

    不然,这只怕要成为他的人生憾事!

    楚母伸手,擦掉楚阳眼角的泪珠,她那眼角当中上浮现出些许笑意。

    这个儿子,是真的长大了啊!

    可惜,楚父不能看到这一幕!

    见得眼前这母慈子孝的场景,几个护士,何主任和刘护士长都不由有些惭愧。

    刚才,他们的确误会了楚阳,以为楚阳是要故意放弃治疗。

    毕竟,肝癌晚期,继续治疗下去,也只是拖延几个月的寿命罢了。

    可这期间,要花费的却是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巨款,最后落得个人财两空!

    他们见过太多的人,选择放弃了!

    “既然我已经好了,我们就出院吧!”楚母说道。

    她也知道,在这医院,每多住一天,就要多花不少钱。

    “楚阿姨,你虽然已经痊愈,不过还需要休养几天,你放心,你的医药费,已经有人交了,你就放心在这里疗养吧!”刘护士长说道,姬小姐,可是已经预交了两百万医疗费,完全不用担心医药费。

    “是啊,我们医院,也可以为你减少医药费!”张副院长说道。

    “多谢各位了,医院虽好,可病房内空气终究不如外面的空气,既然我妈想出院,就让她出院吧,想必,她也闷坏了!”楚阳看了一眼母亲,微微一笑道,住院大半年,谁又想多呆一天呢?

    “也好!”张副院长点了点头,道,“小刘,你去给楚母办出院手续!”

    “是!”刘护士长点头。

    楚阳和牧萱雅则是搀扶着母亲下床。

    “楚先生,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您!”当楚阳搀扶着母亲走来,袁主任有些激动的开口。

    “什么问题?”楚阳看向袁主任。

    “刚才您施展的是阴阳九针么?”袁主任目光灼灼的看向楚阳。

    “不错,我施展的就是阴阳九针!”楚阳眸中露出些许讶异,这世俗中,居然有人认识阴阳九针?

    “果然是阴阳九针,果然是阴阳九针,哈哈,没有想到,我袁敄德,在花甲之年,居然还能得见阴阳九针,我真是三生有幸啊!”袁敄德一脸激动,而后,他正了正色,向着楚阳作揖一拜,楚阳连忙扶住他。

    “袁主任这是做什么?”楚阳说道。

    旁边几个年轻的护士也是一脸惊讶。

    “阴阳九针,乃古之圣人所创,如今我袁敄德,有幸得见先生施针,就如得见古之圣人,身为中医传承者,自当有此一礼,楚先生,当受此礼!”袁敄德一脸坚持,要给楚阳施礼,楚阳也就没有阻止,坦然受之。

    旁边的人也微微点头。

    中医注重传承!

    如今得见这样的人物,袁敄德作为中医的一份子,当施此礼!

    “楚先生,您在施展阴阳九针后,又施了三针,那三针,看似简单,却蕴含无穷奥妙,老夫斗胆,请问先生,那三针,又是什么针?是否,在阴阳九针之上?”在施礼后,袁敄德再次问道。

    他眸光盯着楚阳,如有火焰燃烧,那份激动,溢于言表。

    “袁老果然好眼力,那三针,是我家传祖针,的确超于阴阳九针!”楚阳本不想多说,不过在见袁老那一脸期盼的样子,也就多说了一句,毕竟,这个老人,是真有几分学识,并不是那些浪得虚名的人。

    “家传祖针?真的超于阴阳九针!”袁敄德心都要跳出嗓子眼里。

    “怪不得这楚先生可以治疗癌症!”张副院长更是眼睛一亮。

    那么,其他的病了么?

    他心中一动,便是看向楚阳,说道,“楚先生,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张院长请说!”楚阳说道。

    “我老丈人几天前中风,一直昏迷不醒,并且药石罔效,不知楚先生能否找个时间,去看看?”

    “若是您治好了我老丈人,诊金,能有一个亿!”张副院长一脸恳切的说道。

    他老丈人的病,一直是他的心头大事,可惜,因为老丈人年纪过高,并不适合手术。

    他也找了不少中医,哪怕是袁敄德,也去看过,还是束手无策!

    家里的人,为了这事情,可是忙得焦头烂额,张副院长也一筹莫展。

    今天看到楚阳的神技,也就动了几分心思。

    “中风?”楚阳眉头一挑,说道,“没问题,等我安置好我妈后,你随时可找我!”

    “那么,就明天吧?”张副院长说道。

    毕竟,老人的身体可不如年轻人,中风后危险极大,每拖一天,都多一些变数。

    “好!”楚阳点头。

    “对了,我治好我妈的事情,还请你们保密!”楚阳突然说道。

    他并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他治好了癌症。

    毕竟,这太惊世骇俗了,必然会引起举国哗然。

    若引来神墟的人,可就不美了!

    “一定,一定!”张副院长连连点头,心中暗忖一句,“这楚阳,倒是低调!”

    不过,此时他有求于楚阳,也不敢多问。

    随后,刘护士为楚母办好住院手术。

    “姬女士给您预存的两百万,已经全部转到您卡里,应该马上到账!”

    刘护士把一张银行卡递给楚阳。

    “两百万!”楚阳微微一怔,有些意外,这姬女士,倒是一个有心的人。

    很快,他手机传来了短信。

    应该是两百万到账了。

    可是,他一看余额却微微一怔。

    “两百六十万?”

    他看了短信后,却发现是四个小时前洛千语给他转了六十万,并且打了三个电话。

    不过那时候楚阳被车撞昏迷,并没有接到电话。

    想来,是洛千语从洛展国那里知道了他借钱的事情。

    不过,楚阳是借五十万,洛千语却给了六十万。

    这丫头,平时冷艳,心地却还是不错。

    这份情,楚阳默默记在心中。

    随后,他和牧萱雅带着母亲一起离开医院。

    ……

    半个小时后,楚阳带着母亲到了一个破旧的小区。

    这是母亲病前租的房子。

    在父亲失踪后,父亲的资产被楚家的人霸占,还把楚母赶出了楚家。

    一切,只因为,楚父是楚家的养子!

    得知此事后,楚阳气愤无比。

    甚至,他怀疑,父亲的失踪,也并不简单!

    可惜,那时,楚阳重伤在身,也无暇处理此事。

    现在,他伤势已经恢复几分。

    这笔账,自是要慢慢的算来。

    房子很小,因为长期没有住,还带着些许气味。

    “妈,你先在这委屈一下,这几天,我就给你找一个好的房子住!”望着这破旧的房子楚阳一阵心酸,当初他父亲还在的时候,他们住的也是别墅,没有想到,短短几年,就会沦落至此。

    而这次母亲生病,楚家的人,几乎没有人借钱。

    多数,都是牧萱雅和洛家出的钱。

    “妈都一把年纪了,住哪里都一样,倒是萱雅,楚阳啊,你可要记住她的恩啊!”楚母说道。

    她看向了身边的牧萱雅。

    半年来,这丫头一直尽心的照顾着自己,简直比亲闺女还亲。

    楚母都要把牧萱雅当成自己女儿了。

    她甚至,不知多少次,感叹着,若是自己儿子能娶牧萱雅为妻,她就算去世,也可以安心了。

    可是,想到自己儿子的身份,她就不由一叹。

    儿子已经成为了赘婿,又怎么娶牧萱雅?

    何况,自己儿子的身体,似乎也不好,只会拖累了这个好姑娘!

    “妈,你放心,萱雅学妹的恩情,我一定会记在心中的!”楚阳认真的说道。

    他也是不由多看了一眼旁边的牧萱雅。

    这半年来,这丫头,是真的无怨无悔的照顾着楚母。

    如果没有牧萱雅,楚母只怕根本无法熬到现在。

    这份情,他怎么能忘?

    “阿姨,当年要不是楚阳学长救了我,哪有今天的我?所以,这一切,都是萱雅应该做的。”

    牧萱雅低着头,有些脸红的说道。

    被楚母这么夸着,小丫头心中暖暖的,却也有几分害羞。

    那模样,倒是好像一个小姑娘一般。

    她低着头,那清纯的模样,就连楚母见了都是满心欢喜。

    这年头,已经很难见到这样的女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