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到准确率 > 正文 166章 砸就对了
    单玉泽对【逐日奔雷刀】太熟悉了。

    也正因为太过熟悉,所以对各种招式的应对、破解,都了如指掌了熟于胸。

    见到陈靖使出了「云帆破浪」,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该怎么破解。

    这一招有两个变式,直向变式,就是陈靖这种,如电钻一样猛突向前。

    横向变式,就是如同电锯一样,锯齿横切。

    这种直向变式,虽然冲击力猛,优势明显,可缺点也同样明显。

    因为它是横空而过,一钻到底。

    这种情况,最简单的破解法,就是将身体贴向地面,这样的话,它的攻击就会落空。

    这道理说来简单,但也只有知己知彼经验老道的人,才能在电光火石的刹那间做出最正确的应对。

    “给老子死去!”

    单玉泽身体贴地的瞬间,黑衣人果然扑空而过。从他上方横掠。

    而单玉泽趁机扬起了刀,一刀横斩上去。

    噹~

    预想中的热血洒了一地的场面没有出现。

    反而出现了一道震耳欲聋的声响,伴随着一连串刺眼的火花。

    刷刷刷~

    黑衣人翻身落下,眼神惴惴。

    单玉泽则眉头皱起,这一刀明明应该可以要对方命的,为何被挡住了?

    却见黑衣人突然将手中的铁铲朝他投掷而来,单玉泽只是轻易挥刀格挡,就将铁铲荡开一边。

    接着,那黑衣人松开了胸前的一根绳索,竟然从背后摘下了一个硕大的生锈轮毂。

    “是轮毂?”单玉泽也这才看清那玩意,原来是个车子轮毂。

    原来是这玩意,刚才挡了那致命一刀。

    “难道你认为一个轮毂,就能救你的命?”单玉泽嘲弄着。

    “不,不是救我命,是要你命!”

    陈靖终于说了第一句话,话一开口,他单手抓着轮毂就冲上去,大开大阖,挥打起来。

    单玉泽不屑说道:“你的【逐日奔雷刀】虽然耍得差劲,但起码也算有招式,现在这般乱打一通,比刚才,反而不如了。”

    在他眼里,陈靖此时的攻势,看着凶猛,实则破绽百出。

    感觉起来,他随便一刀,就能结果对方性命。

    “如此不自量力,那我就送你去见阎王吧。”

    单玉泽横起一刀,砍向那轮毂。准备先砍一刀,抵消对方的攻势,然后侧边突袭一刀,这样就能轻轻松松取对方性命。

    毕竟那轮毂那么大,那么重,挥舞起来的灵动性跟刀剑根本没法比。

    破绽太大了。

    噹~

    凤羽刀砍在轮毂上,发出了一道很沉闷的声音和一道暗沉的火花。

    也在这一瞬间,单玉泽突然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力量,从那轮毂的身上顺着凤羽刀就传到了自己的手臂,然后沿着手臂,传遍了全身。

    酸麻!

    震痛!

    好大蛮力!

    猝不及防的一下,单玉泽手中的刀都差点被震落。

    而陈靖此时口中发出一阵阵吼叫,霸气四溢,就好像是一个古代的将军抡着大斧头,在冲锋陷阵,一往无前,势不可挡。

    噹~

    沉重而巨大的轮毂,看着笨重不够灵敏。

    可力量太大了。

    陈靖已将霸王拳的拳劲全部融入了这个轮毂当中。

    任凭单玉泽的【逐日奔雷刀】能耍出一朵花来,可是只要被这个轮毂砸一下,就足能让他原地发懵。

    凤羽刀第二次跟轮毂碰在一起的时候,强大的冲击力,也终于是将单玉泽的手给完全震麻了。

    整个右手三大关节,严重扭曲,咔嚓咔嚓,这次不止是脱臼,而是发生了严重的骨裂。

    “怎么会……”

    单玉泽脸色在瞬间就变得煞白,这力量也太蛮横了。

    “还笑吗?轮毂就轮毂,有什么可笑的?你扛得住吗你?”陈靖追着他打。

    在震断了单玉泽手臂之后,单玉泽已经完全无力还击了。

    即便他还能用大力摧心掌,可肉掌,又怎能抗得过生锈的轮毂?

    况且对方的蛮力也实在太吓人了!

    砰砰砰!!

    生锈的轮毂,连续三锤,砸在单玉泽的身上。

    单玉泽伸手一掌挡过去,毫无意外的另一只手也当场被震断。

    然后他就跟一个沙包一样,被甩在地上。

    身上又挨了两下。

    口中鲜血狂喷,胸膛都凹了下去,几乎扁了。

    陈靖的力量经过这一阵发泄,也是感觉到了一种难得的畅快淋漓,最后一下,他挥着轮毂,就朝单玉泽的两腿中间的位置砸了下去。

    ‘让你还敢打雨晨姐的主意!’

    嘭!

    这最后一轮毂砸了下去,单玉泽身体一抽一抽,气息当场就断了。

    他本就削瘦,被这一顿乱砸,简直就成了一个人肉饼干。

    陈靖拍了拍手,掂量了一下沾了满是鲜血的轮毂,心说,还是这种重武器好用。

    摆平了单玉泽之后,他心中的担忧,终于也能放一放了。

    他也没有立刻就走人,而是将单玉泽和张富贵的尸体装上了车,接着把另外一辆轿车的油箱给砸漏,让汽油全流了出来。

    等到流得到处都是,他一把火丢进去,哗啦,眨眼间,这5号别墅就烧成了一片火海。

    而他开着装了尸体的车,到了阳水江边。轰隆一声,车子就冲进了河里,溅起一大片的水花。

    阳水江水深一百多米,车子一掉下去,只冒了一阵气泡,就再也看不到踪影了。

    这也算是彻底的毁尸灭迹了。

    然后,陈靖就轻车熟路的,顺着水流飘了好几百米,游到了明阳大桥边,从老地方爬了上去。优哉游哉地回家了。

    至于那个轮毂,嗯,他也丢河里了。

    反正家里还有。

    金湾水岸别墅区C区5号别墅的火,因为起得突然,而且火势也太大,足足烧到了半夜三点,才被完全熄灭。

    翌日新闻报道,金湾水岸意外火灾,烧了一个空宅,并未发现有人罹难。

    看到这个结果,陈靖还是有点洋洋得意的。

    而同一时间,张立人那边,他也刚刚听到有人向他汇报这个结果。

    他就住在御膳楼,跟他汇报的人,也正是御膳楼的女经理。

    “你说什么?单玉泽住的地方,昨晚被烧了?”张立人微微皱眉。

    “是的。”女经理点点头。

    “那单玉泽人呢?”张立人。

    “没发现踪影,但是根据下面的人调查,金湾水岸C区5号别墅虽然被大火烧了一遍,但还是看得出有打斗的痕迹,庭院里还遗落了一把单玉泽的配刀。虽然没发现尸体,但看起来,单玉泽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女经理说道。

    张立人听得又惊又疑:“凶多吉少?在明阳市这种地方,我张家还没动手,谁还有能力让单玉泽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