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废婿当道 > 第七百六十八章 顾不上太多
    “这、这是怎么了啊师父?”艾睿聪伸出鲜血淋漓的手问道。

    “没事儿,着急来找你,提前出关了,刚才受到了点刺激,留了一点血,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点血?”艾睿聪一把撸起来颜如玉的袖子,只见她胳膊上的血都是从里面流出来的。

    “我都说没事儿了,别婆婆妈妈的!”颜如玉一把甩开艾睿聪的手,大步流星的向前走,极力做出一副很健康的状态。

    这时,眼见前面人群围绕,火把的火星子飞舞,一群人吵吵闹闹围成一团。

    接着,一个人影突破众人的包围,往这边跑了过来。

    “站住,你给我站住!”

    一群人像夜跑一样,追了过来。

    艾睿聪仔细一看,最先跑过来的果然是方菲。

    “小菲……”艾睿聪眼见她跑过来了,看到她头发凌乱,眼神惊恐的样子,忍不住一阵自责和心疼。

    他来不及多想,跟着就跑了过去。

    这时,小菲转向往山上跑去。

    艾睿聪忽然意识到,小菲虽然是个胖姑娘,跑的却特别快,要比他想象的快多了。

    “小菲,小菲,你要去哪?”艾睿聪在后面上气儿不接下气的喊道。

    小菲听到是他的声音,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在这时,小菲一下子被绊倒了。

    艾睿聪首当其冲,跑上前去扶小菲。

    好不容易把胖胖的小菲扶起来,小菲却不领情的一把推开艾睿聪。

    “滚开,你少管闲事!”

    小菲说完,继续往山上跑去,丢下一脸茫然的艾睿聪站在原地,很快被淹没在追赶小菲的人群中。

    小菲怎么像变了一个人,她看艾睿聪的眼神里全是不满,根本不像之前看见他时,眼睛里闪着星星的样子。

    这个胖丫头,在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怎么变得如此暴躁?

    哦……对了!她一定是怕牵连自己!

    “我怎么这么笨!”艾睿聪想明白后,继续跟着大家追了上去。

    “你太慢了!”颜如玉的声音在艾睿聪的耳边响起,与此同时,颜如玉又抓住了艾睿聪的手,拉着他往山上跑。

    艾睿聪心里乱极了,他看着小小的颜如玉,她就像不知道疼一样,用力拉着自己,这样一来,艾睿聪也充满了力量。

    就快到山顶的时候,一个黑影忽然从众人头上飞过去。

    这人越过所有人,在大家还没看清的时候,就落在了小菲前面。

    “小菲,你还想往哪跑?”

    只见腰间插着铁扇子的白鹤凡,凛然的站在小菲前面。

    “宫主大人,我……”小菲像做错事一样,怯怯的看着她。

    “说吧,是谁派你来的?这么晚了,你又要去哪?”

    “您听我解释,我看见您和月儿小姐那么亲密,也想家了,想我妈了,我只是想回家看我妈……”

    “还狡辩?从魔灵殿带个大活人回去看你妈?”白鹤凡有些生气的问道。

    “没、没有啊!”

    “我魔灵殿带回来的人,没有我的命令,谁敢私下勾结,该当何罪?”

    小菲被白鹤凡这样一问,脸色顿时生硬起来。

    “我……”

    艾睿聪眼见小菲被问的哑口无言,心里愧疚极了,小菲要不是为了帮自己,何至于被一群人围着兴师问罪。

    他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又怎么能叫小菲独自承受?

    “是我!是我逼她这么做的!”

    艾睿聪很爷们的站了出来,大声喊道。

    这时,大家的眼神都齐刷刷的聚在艾睿聪身上。

    白鹤凡也一脸疑惑的回头看艾睿聪。

    艾睿聪感觉白鹤凡的眼神,好像在看一个傻子。

    她上下打量艾睿聪的衣服,眼睛里流露出诧异的神色。

    不过,当白鹤凡看到颜如玉的时候,脸色大变。

    “你怎么在这了?你的衣服……”

    艾睿聪以为白鹤凡是在问自己,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不好说我去你女儿的闺房一日游吧。

    没想到白鹤凡竟然直接伸手过来抓颜如玉的胳膊。

    “你的衣服,怎么不是湿的?”

    颜如玉本来想跟白鹤凡解释,但是被她这么一问,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回禀宫主,属下确实安排小菲专门去照顾颜小姐,刚才派去监管的人说颜小姐不见了,看门的人也被打晕了,我们这才追过来的,这个……我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回禀宫主,我们几个,刚才确实看到小菲背着一个人跑到摆渡船那里,她见大家追过来了,就把那人推进水里了!”

    在几个人七嘴八舌的指责小菲的时候,艾睿聪和颜如玉也彻底蒙了。

    难道……大家刚才误会的是,小菲在“看管”颜如玉期间,监守自盗,私自放走了颜如玉?

    白鹤凡看着颜如玉的眼睛,微微皱眉,表情阴晴不定,说不出透着的是杀气还是什么。

    过了几秒钟后,白鹤凡的表情忽然一放松,换上关心的神色,轻轻地拉过颜如玉的手腕。

    “不是说过,身体还没有恢复,不能乱跑,要好好养着身体吗?”

    白鹤凡一边说着,还一边心疼的看着颜如玉出血的肩膀。

    “你看,动[ ..]了内力,血都顺着天山雪蚕的毒孔涌出来了。”

    白鹤凡立起手指,刚想给颜如玉封住穴道,颜如玉本能的后退闪开。

    “谢谢白宫主的关心,我好多了,出来透透气,虽然出了点血,但是身体已无大碍了!”

    白鹤凡见颜如玉躲开了,倒也不生气,只是低头笑了笑,然后抬头复又看向颜如玉。

    “你是怎么出来的?是小菲带你出来的吗?”

    颜如玉看向不远处站着的小菲,此刻她胖胖的身子似乎有些微微颤抖。

    小菲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向颜如玉。

    “哈哈,白宫主说笑了,我颜如玉虽然之前中毒的时候,体力还不如个孩童,但有幸遇见白宫主,现在身体已恢复从前,打败这么个小胖妞,根本不值一提。”

    “你是说,你是自己跑出来的?”白鹤凡有些怀疑的盯着颜如玉,想要看出些破绽来。

    颜如玉泯然一笑,“当然了,逃跑还能大张旗鼓,大队人马吗?”

    “我待你不薄,你想出来透气儿,差人告诉我就行,何故自行逃跑?”

    “如果是平常的日子,宫主大人自然是慷慨大方,想必如玉去哪,也没得说,可是今天……”

    “今天可是我未婚夫与月儿小姐大喜的日子,宫主难不成会让如玉出来喝喜酒吗?”

    颜如玉一语道破,把个一向淡定的白鹤凡说的脸色微变,瞬间就沉了下来。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白鹤凡也只是尴尬了一小会儿,就恢复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