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国千年之女帝天下 > 第30章 侠客行
    “所谓五等资质划分,其实并不能囊括一切。”

    “我九州之土,异人层出不穷,总也会出现一些罕见的血脉,难以鉴别的资质,拥有九黎之资者,气血旺盛,体质超群,自愈能力极为强悍,甚至还能断肢重连。”

    “但唯一的不足便是,这资质虽然斗战无双,可惜却会导致自身的地锁天生要比常人更加坚固,完全不能像常人一般依靠自身气血来突破地锁,而是需要耗费大量药材来补益自身气血。”

    “而每解开一重地锁,下一重的难度就会翻倍。”

    “现如今,那些上古时期随处可见的药材早已绝迹了大半。”

    “百年之内诸国之中也有过一些拥有九黎之资的人,但这些人哪怕再天赋异禀,才华横溢也不过才地锁三重,听闻数年之前,齐国文家的嫡孙便是九黎之资,为了给他搜寻奇珍异宝,整个家族都破败了,也只是让他堪堪突破地锁六重。”

    “这么难?”

    好嘛,少昊骨给了自己这么强的自愈能力,却给了自己一个比普通人更难修炼的体质,家里没矿绝对养不起的那种。

    话说回来,少昊骨在《驭灵师》的手游中也是属于蚩尤的凶兵之一,所以他的资质也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了九黎。

    “姬青公子也不必沮丧,九黎之资哪怕只有地锁三重,那也够资格成为猛士了。”主持者略加安慰,随即推开了道路尽头的那扇大门,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沮丧吗?其实也不是那么沮丧,不就是比普通人修炼要难上十几倍几十倍吗?自己还这么年轻,有得是时间和精力去练习……再说,靠着少昊骨的能力,他其实也不需要什么奇珍异宝啊。

    只要吃掉眼前这个玩意儿,少昊骨就能够“充满电量”了。

    没错,自己这趟辛辛苦苦的来,不就是为了那一大块玄玉壁……上的灵炁吗?

    “魁首可以前去题字玄玉之上。”主持者此刻也闪到了一边,为姬青让出了道路,这个时代的规则就是如此简单,只要你够强,你就能获得所有人的尊重和敬佩。

    观察了一下周围人的反应,倒也还算挺安静的,也许这也算是个严肃的场合。

    “小姐你快看啊,大黄他出来了。”绿衣说道。

    “大黄这次怎么走得这么慢。”

    “或许是这一回气血消耗太多了,路上休息了一会儿,这才耽搁了。”卫白启道。

    “大黄他在磨蹭什么呢,看起来好生古怪,而且怎么像是肚子饿了一样?露出了馋意?真是奇怪了。”

    其实姬青此刻内心已经得意忘形了,离得这么近,完全受不了了啊,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把这一大块玄玉抱回家好好吸收一番,不过他很清楚自己不能这么做,但现在光是把手放在这块玄玉之上就能够感受到那源源不断地灵炁在补充着自身先前的消耗,少昊骨也在不断地复原。

    和之前那如同开胃小菜一般的狗牌相比起来,这才是少昊骨真正的饕餮盛宴啊,爽到爆有木有?

    “魁首,你该题字了。”这时候,主持者上前一步,瞬间就把陶醉其中的姬青拉回了现实当中。

    “那个……我想问一下,例祭可是规定了只能留名了吗?”

    写个名字才多大点功夫,几秒钟的事情而已,完全不够自己消化掉这块玄玉之中的灵炁的时间呐。

    “倒是没有如此规定,不过通常魁首们都是只写上自己的名字,以便后人瞻仰。”

    “那……有没有什么时间限制啊?”姬青继续发问了。

    “时间限制?那倒也没有啊,魁首可是打算留什么字在上面呢?”

    “嗯……给我点时间,让我仔细想想看。”姬青此刻干脆就把自己的脑袋靠在那玄玉壁上面了,大有一种“不急,让我想想”的感觉。

    事实上,姬青是在回想之前凌皓交给他的卷轴里的内容,其中有一个卷轴就是《战国时期七国文字字形字音通篇》,他在仔细回忆秦国的小篆字该怎么去写。

    很快,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周围的人群里不由得一阵骚动,他们从刚才就一直看着姬青在那里站着发呆,此刻不免有些心浮气躁了起来。

    “怎么回事啊?”

    “怎么过了这么久都还没有动作?”

    “大黄怎么还不动笔啊?”

    “可能是太激动了吧。”卫白启此刻倒是气定神闲地喝起了茶。

    “对了,你们有谁知道,大黄他究竟会不会写字啊?”商璃很快反应了过来,姬青脑子不好使啊,他站了半天,难道不是因为他不会写字吗?

    噗!卫白启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咳咳……我想起来了,大黄他之前连功法都看不懂的……”

    “这……不会吧?那他怎么玉壁题名啊!”绿衣一阵心慌意乱。

    此刻的姬青却是美滋滋地享受着灵炁的补充,哎呀,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

    少昊骨也在源源不断地补充之下,终于完全恢复了,再没有一丝裂痕。

    不过这一大块玄玉明显还不止这点底蕴啊,接下来继续吸收,少昊骨也许还会有什么其他的变化也说不定呢。

    很快,姬青感觉自己浑身轻飘飘的,好似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

    很快,一个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场景出现在了姬青的面前,面前摆放着三个大祭台,其中两个已经变成了废墟,还剩下最后一座,祭台的中央堆放着一堆皑皑白骨。

    “这里……应该是少昊骨的内部了吧。”

    这三堆白骨对应的便是少昊骨的三颗骨牙,只见一道光柱慢慢投射到那堆白骨之上,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堆白骨的高度逐渐变得越来越高……

    “看来……之前从玄玉壁里吸收的灵炁,此刻正在修补少昊骨的第一颗骨牙……总感觉好像很久以前就知道了这些事情一样。”姬青按了按自己的脑门,但目前还想不明白为什么。

    “不过看这个样子,损耗真的是相当严重了啊,对不起啦,把你弄成这个样子……”

    “第一颗骨牙修复了一点点,另外两颗都已经碎成渣渣了……恐怕得花好长时间去努力才能修好了。”

    “我应该用得也没这么狠吧……莫非是因为穿越前就已经……?”

    “姬青魁首,魁首!你睡着了吗?”

    姬青猛然惊醒过来,突然意识到现实里还有一堆人看着自己呢。

    “姬青魁首,已经不能再耽搁了,请你赶快题字吧!”

    “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想入神了,我这就开始了!”

    姬青前世的语文成绩还是很不错的,古诗古文也背了不少,此刻想要用篆书来写字倒也不算太难。

    这一首字数也足够多了,也足够自己拖拖拉拉地把这块玄玉整个吃干抹净。

    “大黄竟还真的开始写字了……不过,这写的好像不是他的名字啊?”

    “大黄这是在……赋词咏歌?”

    “文辞虽不甚合规律,但……光这第一句就气势凌人!”

    也幸亏这个世界里已经有了词赋一类的东西,诗歌也有,不过很讲究对仗工整,姬青没那功夫考虑这些,想着写完再说。

    赵笔趣阁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李太白的《侠笔趣阁行》?我真是不忍心揭穿你了啊。”坐在上首的凌皓很快就看出了姬青写的什么东西,李太白的《侠笔趣阁行》的确大气磅礴,而对应的内容也确实是在这个时代中所曾经发生过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