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战国千年之女帝天下 > 第11章 姬青练武,凌皓造纸
    “而这三部士族武学,分别为——鹰隼拳,蛇缠击,猿通臂,皆是可以在地锁三重以内练至大成,正适合你修习,不知道你想选哪一门?”卫白启继续介绍道。

    “……卫大哥,你还没介绍你自己修习的武学呢,我想听听看,也许我说不定还能修习你的武学呢。”姬青明显不想学这几门武学,反而灵机一动,把目标转移到了卫白启修习的武学上。

    卫白启之所以能够成为商府的管事,更多的还是因为他自身拥有着地锁五重的实力,这放在普通人眼里已经是高手级别的存在了,他修习的武学说不定会比这几门都厉害也说不定啊。

    “嗯?你小子还真有点小聪明啊,居然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了,但你真的愿意学吗?”卫白启先是一愣,随即表情变得更加严肃了。

    “算你有点眼力劲,我修习的这门武学可是当今相国大人从一门上古武学残篇之中整合修订出来的武学功法,刚猛无比,炼体如兵,算得上是士级功法之中的翘楚,名为《兵身道》,怎么样?想学吗?”

    “呃……冰肾倒?”

    “什么啊,你小子给我认真点听,那叫《兵身道》!”

    “但越是高端的武学功法,所需要的气血品质也就越高,想要将《兵身道》这门功法修炼至大成境界,就需要修习者自身拥有着相当于地锁五重级别品质的气血才能做到。”

    “呃……卫大哥,这气血莫非也是分品质优劣的吗?”姬青话刚一出口的瞬间就有点后悔了,这不是暴露自己啥也不懂的真面目了嘛。

    要是凌皓那家伙看见了,肯定会笑话自己的吧。

    “既然你都问到这个份上了,我就从头开始给你讲讲这气血和地锁之间的关系吧,地锁重重,既是束缚,也是机遇,修炼武学,只能壮大气血,但斩断每重地锁时,气血品质也会进一步地进行精炼,品质更加上乘,如同脱胎换骨一般。”

    “等脱胎换骨足足九次之后,气血精粹到极致,方才能够踏足天关,成就无上非凡的天封高手。”

    “那我这蝼蚁之资,是不是……”姬青皱了皱眉。

    “之所以将它称之为蝼蚁,就是因为……这种资质体内就只有三重地锁,天生残缺啊。”

    “哪怕是四等驽马之资,也能有那微弱的机会将九重地锁全部斩断,破茧成蝶。”

    “但若是蝼蚁之资,就算悟性再高,习武一日千里,但前路也只能永生止步于地锁三重……所以,《兵身道》是不适合你修习的。”

    听完了卫白启的解释,姬青的心情可谓是十分复杂的,好嘛,这个世界把自己的天赋给限制死了,在这个天赋决定成就的高武世界里,自己一生都将只能止步于地锁三重了……

    “大黄,《猿通臂》杀招凶猛,不如选这门,鹰隼拳轻盈,蛇缠击诡异,也都很不错,不如一起学吧……”商璃一边啃着笼饼,一边说着,看着身边的绿衣连连摇头。

    “可是……卫大哥,我还是想学《兵身道》啊,说我不到黄河心不死,顽固不化也好,说我不见棺材不落泪,死心眼儿也好,即便最后失败了,但至少也努力过了,也不会给自己留下太多的遗憾,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想要亲自试试……以我这区区的蝼蚁之资,究竟能够走到哪一步!”姬青的语气突然变得无比强硬,而商璃,绿衣和卫白启三人也是十分吃惊地看着他,各自的眼神都十分复杂。

    “喂喂,大黄啊,练武可是一件十分枯燥乏味,而且十分消耗精力和时间的事情,若是选错了路子,可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可,卫大哥,我现在也没有别的路走了不是吗?既然如此,何不用这条性命堵上一把呢?”姬青振振有词地看着卫白启。

    “说得好,我能感受到大黄那不屈不挠的斗志,羊乳那么腥臊难喝,我还不是一样天天坚持喝完?迟早我也会和那些窈窕淑女一样拥有澎湃雄伟的身姿!”商璃站起身来,发表意见的同时也拍了拍自己胸口的一马平川,这种痛苦……倒也不是没人能够理解的。

    “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这是一种多么可贵的品质啊。”

    “卫管事,从明日起你就开始教大黄修习《兵身道》,不得耽误。”商璃大手一挥,再次用实际行动表示了对姬青豪言壮语的肯定和赞许。

    “诶?可是……可是小姐啊,大黄他万一在修习中途出了什么岔子怎么办?到那时候那可就真是神仙都难救了。”卫白启还是有所犹豫,但不是他不愿意教,而是担心万一姬青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他作为教姬青修习武学的人也是要担负一部分责任的。

    这个时代,食笔趣阁如果因为意外死在贵族家中,一般都会派专人遣送回家乡好生安葬,但像姬青这样脑子摔坏了的黑户……恐怕不见得还能有这种待遇,毕竟他能有现在这个地位,都是因为商璃啊。

    虽然商璃现在很看好姬青,但卫白启还是怕自己教习他会无形之中害了姬青。

    “卫管事,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没关系,到时候大黄若真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作为他的恩主,自然是要承担起这份责任的,你只管大胆教授于他,他日后也能有个自保之力不是?”

    “好,既然小姐这般说了,卫某自当义不容辞地教授大黄,大黄,从明日起,我们就开始修习《兵身道》!这是功法秘笈,今晚拿回去看看,最好是能全部记下。”

    “好嘞,卫大哥!”姬青此刻豪气干云,自信满满。

    翌日,早间。

    “大黄,昨日让你记忆的《兵身道》总决的气血搬运之法可都记清楚了?”卫白启问了一句。

    “唔……卫大哥,我这……”姬青拿着那记载着《兵身道》总决的竹简,却一个字都看不懂。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秦国用的可是小篆字来书写各种文书和官方材料的,姬青已经又没研究过书法和简繁体字的区别啥子的,现在自然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正所谓,书到用时方恨少,只能临时抱佛脚……可是自己这里连本字典都没有,再说自己要是掏出本《新华字典》来那还不把这里的人吓坏了。

    淦,为什么不给我来个简体字版本的功法秘籍啊。

    “这通篇加起来总共也没几个字,基本上都是图,再说秘笈昨晚就给你了,一晚上你也该记熟了吧?”

    “那个……卫大哥,我不太认识这些字啊。”姬青思索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理由搪塞卫白启了。

    “等等!你小子刚才说什么?你不认字的!不认字你还练什么武啊,你这以后就是给你个高端秘笈你恐怕都看不懂的!”

    “嘿嘿……卫大哥你再从头到尾给我讲一遍吧。”

    “真是麻烦,记得之后再给我去学识字啊,知道了吗?”

    “是是是,我记着呢。”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姬青在卫白启的口传心授之下,照葫芦画瓢倒也学得有模有样的。

    卫白启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着已经有着不少进步的姬青,也是一阵如释重负:“嘴都讲干了……不过你小子悟性还算不错嘛,一点就通,完全不像是个不认识字的粗鄙野人啊。”

    我只是碰巧没研究过书法字形和种类,所以才看不懂秦国的篆书而已,又不是啥都不懂的文盲……姬青暗暗吐槽。

    “卫大哥一路辛苦了,待会儿我给你倒水喝。”姬青也抹了一把汗。

    “不过,如果只是把气血搬运之法烂熟于心可是远远不够的,待我亲身给你演示一番。”

    只见卫白启做出一个半蹲的架势,双手交叉,手中光华闪耀,幻象陡生。

    “这《兵身道》的精髓,是以气血炼骨锻肉,将整个肉身都锤炼得如同兵器一般,一共有六式,必须要循序渐进,不得贪多,须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我就先给你演示第一式。”

    “好的,然后呢?”姬青此刻也跟着卫白启仔细地学习着。

    “先将气血之力运至双手之中,让气血充盈于筋脉之中,此时筋脉中便会发出如雷之声。”

    “但气血潮生潮灭,才得以用人力来强行扭转,让气血之潮涨而不退,暂时截流在臂膀之中。”

    “在这期间,便要同时观想此刻汇聚于自己臂膀之中的气血正如同一柄巨钺一般,拙重无锋却又刚猛无比!”

    “待到气血逐渐成型,这双臂膀便能够碎裂金石,断裂铜铁,这就是……”卫白启此刻的精气神都变了一个档次,只见他右手在高速汇聚气血幻化为一柄巨钺,向那之前早已准备好的用于练习的桐木劈去,不过一息之间,那坚硬的桐木便拦腰而断。

    “兵身道,第一式,钺掌!”

    “我了个去,这么猛……”姬青一时间惊得目瞪口呆,不愧是高武世界啊,连招式都自带幻象和特效的。

    “发招前的架势不是必要的,当然也可以拿来吓吓人,但主要还是用来方便你锻炼用的。”卫白启此刻已然收回了翻涌的气血,神色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等你什么时候能够随心所欲地使用出这招钺掌时,这第一式才能算练成。”

    “哦哦。”

    与此同时,凌府。

    凌皓不久前刚刚结束了火锅宴,此刻正在规划以后的发展之路该怎么走,只见他望着那块不久前刚刚定制出来的大型黑板,上面已经布满了小篆字,其中有几个词汇被打上了重点记号:科研发明,高产作物,文化底蕴,思想觉悟,然后从这几个大方向出发,又慢慢延伸出了许多不同的分支。

    说是规划,其实还不如说是在列一个任务目标计划书出来,否则迟早会把自己搞疯掉的,因为这个时代能做文章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凌皓有些犹豫和纠结要不要直接从经济上入手把六国骗得去当裤子过日子……

    但转念一想,做得太过分了引起的反弹规模也会更大,不利于长久发展,当务之急,还是得从造纸术上入手。

    对,造纸术放在这个时代绝对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科技产物,它是绝对能够替代竹简的书写材料,等人人都能用得起纸的时候,那时就可以印刷书籍发放于民间了,当秦国境内人人都能识字的时候,秦国赖以立国的底蕴自然也会受到相应的冲击……嗯,这时候目标也渐渐明了了。

    “公子,好消息,作坊那边按照您的指示制作出了第一批次的纸张,正在等待公子检验。”王玄清这时候也突然进门来了,神色激动。

    “哦?那还是真是意外之喜啊,走,咱们看看去。”凌皓一听也是一阵亢奋,连忙丢下了手中的笔,径直往作坊的方向走去。

    王玄清则是悄悄地看了一眼黑板上那几个凌皓用笔所专门圈出来的专业词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见凌皓径直向作坊,这才赶忙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