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怪诞世界里的道祖 > 第一百零四章 黄色的风
    “轰咔!”

    “噼啪!”

    “咔啦!”

    ……

    雷电换着花样落下或是火树,或是水流般,活着就是刺目的亮光。

    陈歌在梦魇身下上蹿下跳,可惜没有一次躲过天罚,同样,梦魇也被收拾得很惨。

    在老天爷面前,众生平等,不管是谁挨上劳资的大粗雷都得七窍生烟。

    梦魇明显有点退却的感觉了,它在缓缓的原理陈歌。

    “别走啊!”

    陈歌拉着梦魇的手,在与它角力时继续颂念北斗经。

    轰咔一声,都不是人的两个被淹没在雷霆里面,七窍生烟。

    “啪!”

    梦魇拍开陈歌的手,开始挥舞起巨大的手臂朝着一侧逃跑。

    “别跑!”陈歌死死抱住它的一片血肉,呼风唤雨神通就要蜕变了,到时候必然会发生神奇的事情。

    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没有了梦魇帮他抗伤害他怎么能修炼成功。

    第五句,第六句。天雷劈得那叫一个狠啊!狠得陈歌阴神都快散了。

    但效果是极其明显的,陈歌感觉体内的灵气在变化,在汇聚进入丹田,沿着丹田勾勒奇妙的轨迹。

    刚开始这轨迹还不清晰,颇为杂乱无章,但是当陈歌北斗经颂念得越多了之后,轨迹彻底明显,赫然是一枚道文。

    这道陈歌发誓他绝对不认识,可一眼看去就知道了它的意思。

    风!

    一枚不以任何形式出现的文字,风。

    下意识的,他灵力灌注道文,沟通其中的某种东西。

    下一刻,这个静谧怪诞的世界起风了。

    风不大,刚开始只是吹散了灰黑的雾,吹出了梦魇的真面目。

    它比陈歌想象得还要可怕一些。一只只手诡异舞动,眼睛四处乱盯,血肉翻飞。

    但是现在,它焦了,被雷劈焦的。给人一种恐怖恶心当中带着一点滑稽。

    陈歌继续灌注灵力,就朝着面前的梦魇吹,他倒要看看这新出现的道文有什么神奇之处。

    风更大了,围绕梦魇居然把后者卷入风眼里。

    陈歌目光一动,他感觉到灵力在风中招来了一丝奇怪的东西。

    那东西居然有颜色,是黄色的。而且在狂风里东跑西跑。

    这有颜色的风很小,只有一丝,被陈歌催动着跑向梦魇身上。

    下一刻他体内的法力狂涌,整个会世界的风都大了起来,城市的玻璃,路灯,旗帜纷纷被吹飞,而路牌更是第一时间被吹倒。

    在吱呀的金属弯曲中,大风全部灌入了梦魇身上,那丝黄风自然也跟着从梦魇身体中一穿而过。

    这风让陈歌瞪大了眼睛,它就居然把梦魇吹出了巨大风窟窿,它半边身子都被吹得消失,一点痕迹也找不到,那断口看起来整齐无比,好像是激光切割的一半。

    那到底是什么风,怎么这么可怕!

    陈歌心里变得激动起来仔细想想,呼风唤雨神通不过是吹风下雨而已,为何能排进三十六天罡里面?

    这显然是另有隐情啊,这不隐情就出来了吗。

    呼来的风出现了变化,里面那一丝黄风显得极其令人害怕。

    催动这黄色的风让陈歌的法力与灵气几乎消散一空,而梦魇还在缓缓的愈合,陈歌不敢久留,急忙化作了一股能量冲入其中一扇魇门,泰山鸿毛碑开路,他则跟在后面。

    现实的柳安市鬼域内他忽然出现,随后急忙跑向鬼域外的肉体。

    装完逼就跑真特么刺激。

    沿途陈歌看了看四周,那些看起来正常的人一动不动,显然没有被梦魇控制了。

    他们没有呼吸没有生命,甚至身上还散发一股尸臭,已经死了好几天了。

    墓地里爬出不少人,身躯腐烂或呈现巨人观,或呈现白骨观,他们到处游荡,诡异而又和谐。

    陈歌不知道它的目的是什么,一闪而过,回到了鬼域外的肉体当中。

    他的肉体瞬间睁开眼睛,松了口气。

    还好是阴神离体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回来,如果是肉体去了说不定就得永远留在里面了。

    整整十几道雷都没劈死它,反而是自己差点被劈死,陈歌表示弱小是原罪。

    同时陈歌也觉得那个世界的天雷好像有点弱。

    对,就是弱,看起来声势浩大,仿佛灭世一般实际上就把他劈得灰头土脸而已。

    那个世界,好像专门为那些怪谲而生,专门庇护怪谲一般。

    陈歌发动车子回青城市旁边的废弃小镇,而另一边魏长明丝毫不知道陈歌已经出来了,他一边赶回青城市,一边拿出临时通讯器请求通话。

    “总部!我有个重要的消息禀报!”

    他把陈歌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尤其提到其巨大的潜力!

    总部那边,临时负责人很认真听取了魏长明的建议。

    而负责人在听的同时,办公室内其余人也听到了内容。

    “什么,鬼河的儿子成了驭鬼者?”

    “卧槽,那老家伙失踪了都不安生,他生的儿子才二十就能和灾难级的梦魇硬拼了?”

    “柳安市医师部部长使用的那个咒语是什么?或许我们可以研究一下。”

    “安静!”

    临时负责人吼了一句:“老大没来,我们首先要讨论要不要去人救援。”

    如果是一般人救了也就救了,可陈歌是鬼河的儿子他的身份就变得敏感起来。

    大启国就这一事分成了两派,一派是护鬼河派,一派是反鬼河派。

    鬼河是强,但他当年强势所留下来的代价就必须后人来承受。

    所以大家对陈歌的态度就是默认,仿佛不存在这样一个人,既不帮助也不打压。

    天知道陈歌被梦魇袭击时多少人笑岔了气,也不知道陈歌醒来后多少人捶足顿胸。

    现在乍一听到陈歌的潜力这么大时,人们集体沉默了。

    “举手表决吧。”负责人开口:“就我们这里的人,赞同救援的就举起手,不赞同的保持不变,这是我们的一次决定,后果如何就让老大担着吧。”

    他说的老大,正在路边摊吃着小吃,忽然打了个喷嚏,喃喃道:“哪个小兔崽子在背后说我?小兔崽子活腻歪了,想被调去非洲那边玩玩?”

    他把筷子放下:“老板,夹加两个卤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