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怪诞世界里的道祖 > 第五十三章 诡异的地铁
    上一次,陈歌好不容易从魏长明部长那里获得了于峰他们的踪迹没想到一脚踏进去差点没回来。

    那里,有一座荒芜孤坟,黄泥滩,死牛骨,行走的骷髅。

    更是有一片明明看起来很正常,但是却有莫大危险的未知恐怖树林。

    不说这些,就说阳钟山脚下的仙观,都是危机重重。

    按照陈歌的性格那是哪里有危机他就对着哪里远离,怂不是懦弱,而是从心,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等他慢慢修炼到炼虚合道后再跑出来叱咤天下。

    但现在不同于往日了,陈歌感受到了压力,只好铤而走险。

    他还记得,击杀血厉稻草人后获得了画符材料。

    打死了滴水鬼后获得了一颗血红色的珠子。

    事实证明,杀这些怪谲是会掉宝的。

    当然,驭鬼者却一个都没有没有掉宝,估计是因为他们不纯粹吧。

    陈歌隐隐觉得这种模式强制帮他选择了阵营。

    说起来,这一切都要怪那天杀的负心汉,偏偏自己是他儿子,想要猥琐发育都没有机会。

    只能说时也,呃……时事造就英雄。

    陈歌势必在踏上清除怪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上一次去阳钟山陈歌是开沈浪车去的,这一次,他要搭地铁。

    地铁因为怪谲的原因乘笔趣阁很少,去阳钟山的人就更加少了。

    不,或许该说根本就没有,谁没事儿去城外啊?

    那里那么多的怪谲,是怕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陈歌来到地铁站,与地球不同的是,这里的地铁站空间都很小,主要是因为土里有太多的怪谲物品。

    能尽量少挖,就少挖。

    因为空间狭小又是处于地下,陈歌左右看看也就只有几个人而已。

    两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学生。

    他们神情带着一股麻木,让陈歌不禁多看了几眼。

    正常的人哪里会这样?而且,陈歌明显感觉到了一股怪谲的气息。

    不久地铁到来,又有几个人来到地铁站,他们鱼贯而入。

    陈歌本来想走的,但是那几个人却没有动身,他想了想,也留了下来。

    时间过去几个小时,中途地铁不少,但这几个人都没有动身。

    陈歌也跟着不动,他可以确定这一定是怪谲作祟。

    本着去阳钟山刷怪也是刷,在地铁站也是刷,他不介意多等一下。

    地铁下班很早,到了傍晚这已经是最后一列地铁了。

    陈歌等到了一半已经有些郁闷后悔。

    早知道要等这么久,他都去刷了一遍怪谲回来了。

    可现在走了又不甘心,一天时间白等了?万一他前脚走这些人后脚就离开了呢。

    陈歌拿出手机,刷着贴吧新闻,注意着大启国的一天。

    “藏区发现惊天古树,科考人员在医师的陪同下正在取证。”

    “北部草原大河源头已经找到,正在勘察有什么秘密。”

    “惊!亲身经历,乱葬岗连夜消失,是未解之谜,还是怪谲作祟。”

    “求助,我玩游戏的时候,总能听到杂音,是不是不小心惹到怪谲了?”

    陈歌看了眼这条玩游戏的ID:大浪笔趣阁。

    这不是沈浪那货吗?刷帖子都能遇到他?

    陈歌在他帖子下面评论:你试试玩其他游戏会不会遇到?如果是,那证明你该换个耳机了……

    就在此时,又有一列地铁驶来。

    他下意识看时间发现地铁早已经下班了,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还会有地铁?

    伴随着吱呀一声钢铁摩擦,地铁门无声无息打开。

    这时候,那几个人开始缓缓鱼进入地铁,一个一个选择座位坐下。满脸的麻木,没有表情。

    陈歌跟着进入,发现这地铁还不仅只有他们这些人。

    这一节车厢内很空旷,但依然坐着十来个人。

    下班的白领,带孩子的妇女,三个学生,玩闹的混混。

    以及中年人和大爷。

    车厢关闭,地铁启动,很快到了下一站。

    带孩子的妇女抱着孩子,那孩子一直哭闹,好像已经感觉到了不同寻常。

    不管妇女如何哄,孩子就是要哭。

    妇女旁边的一个中年人被吵得不耐烦了,他嚷嚷一句:“吵什么吵,本来一天天就够累了,下个班连休息的时间都要闹!”

    妇女瞪了男人一眼:“怎么了?你一个大男人还受不了小孩子哭?你不嫌丢脸我还嫌丢脸!”

    男人眼睛一瞪,凶神恶煞:“你个死女人说什么!谁丢脸?我一个老总我会丢脸?”

    他拉着女人:“走!下车,我们得把这事儿说清楚!”

    车厢内,只有他们两个在吵架,那些神情木然的人已经把脸转向了他们。

    陈歌旁边的一个年轻人看不下去了,他上去拉架劝导:

    “大家别动手啊,好好说好好说,吓到孩子了怎么办?”

    他去拉中年男人:“兄弟上班累我也明白,但是孩子嘛,不懂事……”

    他还没说完,中年人一声爆吼,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硬生生拉走抱着孩子的妇女和年轻人。

    他边拉边吼:“走!去外面说个清楚!”

    年轻人一脸懵,他只是劝架的,拉他干嘛?

    陈歌眼前一亮,中年人虽然在大吼,但是他脸上多了一分恐惧,显然是察觉到了什么。

    不过他没有自己一个人走,而是选择拉上带孩子的妇女,说是在骂架但实际上却是在救人。

    而那年轻人看到吵架,他明显没有看出不对劲,却愿意上去帮忙从而被中年男子一起拉下车,被救了一命。

    好人有好报啊,这句话果然不是说说而已。

    陈歌被这一幕温暖着,有时候他也在想,自己无私奉献应该也不错。

    可惜,他是个自私的人,唉……

    这时候,地铁也要重新启动了,年轻人不明所以的被拽下车,也不管妇女和中年人放松而奇怪的表情,他焦急起来。

    “卧槽,地铁票很贵的啊!你们下车把我拉上干嘛?”

    他朝远处呼喊:“保安,保安,这里有纠纷,”

    等保安发现走过来时,他急急忙忙一溜烟窜上车。

    车门擦着他屁股关闭。

    “呼……差点迟到了,这可是我第一次约会。”

    年轻人长舒一口气,然后找到刚才的位置,舒舒服服坐了下去。

    陈歌无语,好人有好报是没错,但沙雕除外……

    这二货明明都下车了,还要窜上来,得亏中年人刚才潜力爆发白费了那么大的劲儿。

    “兄弟,你很不错。”

    他对这沙雕竖起大拇指,人家给你根木头是想拉你出来,但这货显然是想拿去钻木取火。

    年轻人以为陈歌在夸家见义勇为,脸上露出腼腆而又骄傲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