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逆几率系统 > 36、医术大老齐聚
    余秋透过几率逆转,在极小可能中学习了七旋银针针法,他细细在脑海想了一遍,真是颇为神奇。

    将内气巧妙的附着于银针上,借由七之数周而复始,使内气不断在上面打旋不灭,而在银针入穴时可以辅助治疗。

    虽然学会了这种针法,可是余秋还是没有办法实际运用,他还不知道各个穴道以及医学原理呢。

    “这七旋针法又如何搭配穴道。”余秋问道。

    骆青山微微一愕,自己随便说说,这小子倒是认真起来了?

    “人体重要大穴位360个,**位多而难记,较重要的有1600多个。你要真有心学,回学院找我学吧。”

    “没事,反正这边等着也是等着,你照刚刚那样讲给我听吧。”

    余秋现在可是很渴望知识的,刚学会七旋针法,如果可以学会穴道方位,那么就等于多一套实用技巧。

    骆青山从怀中掏出一本「基础穴道学」:“拿去看看。”

    余秋翻看起来,上面有着全身重要穴道的位置与简易讲解。余秋欣喜学习着。

    这倒不用使用逆几率系统,配合刚刚领悟的七旋银针,这些东西并不会很难。

    余秋翻看着,大约五分钟不到就阅读完毕。对于人体各穴道名称位置,都有了认识。

    余秋将基础穴道学还回给骆青山,骆青山却摇摇头说道:“不急,放你那边吧,看完再还给我。”

    “谢谢了。”余秋很想说自己已经看完了,不过这么一来解释怕又要麻烦,只好先把书放入空间戒指。

    骆青山说道:“小子,等会可能会碰见很多人,千万别乱说话,尤其是你运气很好这件事,别让别人知道了,更不要轻易展现出这方面的能力。”

    “到底什么是天运之人?”余秋疑惑。

    “这件事回去我会详细跟你讲,你在别人面前千万不可提,也不可让人怀疑到这方面,否则你生命只怕会有危险!”骆青山收起戏谑的脸孔,严肃说道。

    脚步声响起,刚刚去请示的守卫快步走了回来。

    “骆大师,皇上有请。”守卫态度比刚刚更加恭敬说道。

    骆青山点了点头,带着余秋,跟着守卫走一小段路,进入一间屋子里面。

    屋子里面几张太师椅,中央主座上,是一个脸色不怒自威,仪态非凡的中年人。

    旁边另外坐着两个老儿和一个中年男子。

    这三人脸上都傲气冲天,似乎写着我是大佬。

    他们看到骆青山进来,齐齐露出不屑的表情。

    骆青山拱了拱手施了一礼:“皇上。”

    余秋学着骆青山模样也拱了拱手。

    威仪男子站了起来,快步走向门口:“骆大师,快请进。”他的面上热情,与其他三人迥然不同。

    “这位是?”他看向余秋,眼神带着三分疑惑。

    “皇上,这是我认识的一个医术奇才,余秋,跟我学过一阵子针灸之术。”骆青山说道。

    他本来想说余秋是自己弟子,但想到余秋说他不喜欢说谎,就改了说词。

    “哦!”夏皇眼神一亮,他向余秋一摆手,笔趣阁气说道:“余先生请入。”他转头吩咐道:“来人,赐座。”

    夏皇虽然表面对余秋有礼,主要还是看在骆青山面子,余秋不过是练气初期,这样实力的人,平常是入不得他的眼的。

    “你就是余秋?”座上一个老者突然说道,饶有兴趣的看着余秋。

    他有着长长的白须,给人感觉年纪挺大,却偏偏脸上皮肤光滑细嫩,似乎吃了很多灵药一样。

    “你是?你认识我?”余秋疑问,这人该不会跟骆青山一样无聊吧?

    老者呵呵一笑:“老夫是药植学院院长吴玄。我徒弟可把你药术夸上天了。”

    余秋脑筋一转说道:“你老是司马霜的老师?”

    吴玄呵呵一笑,点了点头。

    有吴玄这么一说,众人看向余秋眼神才好一点。要知道在座每一位,都是王者境以上实力大老,本来都是不太待见余秋的。

    骆青山似乎不愿意余秋跟这些人多聊,插嘴说道:“余秋跟我联手,治疗公主不成问题。”

    夏皇脸色大喜:“羽儿近来病已经快压抑不住,骆大师有把握真是太好了。”

    “哼,骆老头,你七旋银针难道改良成功了?可别害死公主了。”另一个白首老者说道。他脸上倒是没有胡须,乍看之下,颇有些公公的样子。他是炼丹学院院长,葛丘。

    骆青山呵呵一笑:“我不一定可以,但余秋针术青出于蓝,远胜于我,肯定可以成功。”

    众人大愕,骆青山号称针王,一手银针出神入化,向来自傲于针术,怎么会轻易承认不如一个小伙子。

    葛玄沉默一会儿,不再多说。

    “口说无凭,公主的性命可不能冒险。”中年模样男子说道。

    他满脸胡茬,但脸色阴鸷,看起来并非善类。是毒理学院院长,阎五。

    夏皇脸色也微微一变,他最担心这事,毕竟是自己爱女性命。

    四个医术大老齐聚,数年来都无法治癒女儿,又如何真的相信余秋可以做到。这年纪,这实力,都不太有说服力。

    “阎五,你别捣乱!柳千羽的状况只怕拖不过这一周,再不治疗就晚了。”骆青山喝道。

    余秋微微一愕,柳千羽就是他们讨论的病人?这人不是还拿到今年考试第三名吗,怎么听起来快不行了?

    夏皇脸色又是一变,他如何不知不能再拖,说道:“就让余秋先生一试吧。”

    “且慢!”阎五说道:“不妨先试试这余秋的本事。”

    阎五虚手一抓,门口一个守卫被吸到他手上:“皇上,借你这人一试?”

    夏皇犹豫片刻,想到确实也是冒险不得,微微点了点头。

    阎五在守卫身上拍了几下,那守卫身躯一软,倒了下去。

    “余秋,我在他身上下了毒药残心粉,你若有本事,先帮他驱毒吧。”

    骆青山面色露出怒色:“罢了,我们可不是杂耍团,还表演给你们看,余秋,我们走!”

    他一拉余秋,看起来转身就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