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近身兵王 > 第十七章 夜魔之刃
    与此同时,昆兰的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沙漠之鹰。

    沙漠之鹰的名气太大,因为威力巨大,但很少有人真正使用,尤其是军人和特警基本都不会携带。

    因为这种体积太大,用起來不方便,再加上后坐力太强,在复杂的交战环境下很难掌控。

    但昆兰偏偏用这种,就在抽出那把人骨刀的同时,沙漠之鹰对着另外一个赤军开了一。

    “碰”的一声,这个赤军的脑袋爆成血花,整个被轰烂了。

    紧接着,昆兰对着另外一个赤军又开了一,这一射中胸口,这个赤军的身体整个倒飞起來,撞在后面的同伴身上。

    一个赤军端起就要对昆兰开火,只见昆兰把手一挥,这个赤军徒劳的扣动扳机,却沒发现有子弹射出來。

    紧接着,这个赤军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手腕已经被齐刷刷的斩掉,双手仍然握着那把,却已经掉落在了地上。

    两股血箭从手腕断口处喷射出來,这个赤军刚开始沒有任何感觉,随后却体会到撕心裂肺的疼痛。

    昆兰把人骨刀刺在了这个赤军的胸口上,直接把心脏切成了两半,总算结束了这个赤军的痛苦。

    不过,昆兰并不是好心的要让这个赤军少受折磨,只是暂时把刀插在上面。

    接下來,昆兰从这个赤军的战术背心上拿下一颗手雷,然后拉开保险,扔向赤军那一边。

    随后,昆兰从这个赤军身上抽出人骨刀,后退了两步,迅速把房门关上。

    马上的,手雷爆炸了,整栋房子剧烈的摇晃了起來。

    但这扇门是铁沉重的铁门,不会被冲击波撞飞。

    等到爆炸过后,昆兰重又打开门,只见外面满走廊的都是尸体。

    只是这么短的时间,一整队的赤军全被昆兰报销了。

    冈本耕造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片刻之后,冈本耕造鼓掌起來:“精彩,实在太精彩了,”

    昆兰收起人骨刀,回到冈本耕造身前,面无表情的道:“你的手下全都死光了,我觉得你也应该撤退了,”

    冈本耕造似乎并不着急撤退,只是不住的夸奖:“难怪你被称为兵王,也难怪那两个犹太人对你寄予这么大的希望,你确实沒有让我失望,”

    “你现在做需要做的不是夸奖我,而是快点撤退。”昆兰略有点不耐烦的道:“否则我无法继续保证你的安全,”

    “不要着急。”冈本耕造笑着摇了摇头:“我自有安排。”

    “那好吧。”昆兰很无所谓:“随便你。”

    “看到你刚才的身手,我更加感兴趣了。” 冈本耕造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昆兰:“如果你跟苍浩或者庞劲东交手,到底谁会胜利呢,”

    “有机会你会知道的。”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立即保证,苍浩和庞劲东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冈本耕造对昆兰更有兴趣了:“怎么听起來你好像信心不足,”

    “这不是信心的问題,而是态度谨慎。”昆兰冷冷的道:“我当然希望战胜前两位兵王,但在沒有实际交手之前,我不希望过早的断言胜败。我不喜欢吹嘘,更希望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

    冈本耕造立即点了点头:“我喜欢你的这种态度,”

    “毕竟,我是很尊重前辈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杀了血虎之后,会让他的骨头一直陪伴着我。”昆兰说着,伸手摸了摸那把人骨刀:“如果你还有什么问題,最好一次性问完,我不喜欢雇主有太多问題,”

    昆兰话音刚落,外面传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丸冈秀男带着其他赤军冲进來了。

    此时的丸冈秀男,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当真如同刚从地狱爬出來一样。

    他的双眸放射着凶狠的目光,似乎单是目光就可以把冈本耕造撕碎。

    但是,真正见到了冈本耕造,丸冈秀男反而又不着急了。

    一个赤军举起,要对冈本耕造开火,丸冈秀男马上拦住了他:“等一下。”

    “丸冈秀男,你好。” 冈本耕造稳稳坐在那里,冲着丸冈秀男点了一下头:“我们终于见面了。”

    “看來你知道我是谁。”丸冈秀男往前走了几步:“当然我也知道你是谁。”

    昆兰往前也走了两步,挡在了冈本耕造面前,不过冈本耕造马上拍了拍昆兰的肩膀,轻声说了一句:“沒事。”

    昆兰点了一下头,让到了一旁,依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丸冈秀男看了昆兰一眼,沒怎么在意,转而问冈本耕造:“你为什么不逃走,”

    “你是有备而來。” 冈本耕造笑呵呵的道:“我就是想逃,又逃得掉吗,”

    “这么说你已经做好了去死的准备,”

    “不。”冈本耕造摇了摇头:“我还不想死。”

    “既然不想死就更应该逃走,哪怕只是尝试着逃走。”丸冈秀男看了看周围,发现冈本耕造只剩下昆兰一个手下,不禁有些得意:“你已经输了,冈本耕造,二战结束后,你逃脱了正义的审判,又继续苟活了几十年,但现在正义的审判终于來临。”

    “你真是说的义正词严呀。” 冈本耕造长呼了一口气,站起身來打量着丸冈秀男,缓缓说道:“但你始终忽视了一件事……”

    “什么,”

    “当年我参与战争,在731部队做人体试验,所有这些事沒有一件是为了我自己。”顿了一下,冈本耕造接着说道:“我是一个医学家,我的人生理想也仅只是做一个医学家,再沒有其他。但我知道,我对自己的民族负有责任,当我的民族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必须挺身站出來。”

    “于是你制造生化武器屠杀其他民族无辜的平民,”

    “对,”冈本耕造点了点头,很不在乎的承认了:“我们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却只能委身在小小的列岛上,沒有资源、缺乏耕地,这是不公正的。那么,作为东瀛民族的一份子,我就要帮助扭转这种不公正,让劣等民族把土地和资源让给我们。但是,劣等民族的人又太多,我们该怎么办,用生化武器解决当然是最好的办法,”

    “民族沒有优劣之分,所有的民族是一律平等的。”丸冈秀男非常郑重的道:“你沒有权利剥夺其他民族拥有的东西给自己,”

    听到这一番话,冈本耕造突然暴怒起來,脸色随之变得通红:“丸冈秀男,你也配做东瀛人,你简直太不像话了,”

    “我说的事实……”

    “你说的不是事实。” 冈本耕造打断了丸冈秀男的话:“如果民族沒有优劣之分,那么你來告诉我,为什么世界上这么多国家,有的贫穷有的富有,有的幅员辽阔,有的却只拥有一隅之地,有的民族创造了人类文明所必需的一切发明,有的民族却沒有任何贡献只能享受别人的成果,这又是为什么,”

    “很简单。”丸冈秀男竟然笑了,因为冈本耕造生气了,这个老战犯越是生气,丸冈秀男就越开心:“亚非拉等第三世界国家的贫困和落后,是发达帝国主义国家多年來的剥削和封锁造成的。发达的帝国主义国家从发展中国家掠夺资源,加工成工业制成品之后出售给发展中国家,获取了巨额的利润。然后,帝国主义用利润巩固自己的地位,遏制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于是国家间的贫富差距不断的加大……”

    “你的这些话都是从教科书里看來的吧。” 冈本耕造不屑的笑了:“你还真不愧是宋双上校的同志,连说话的神态都一模一样,只可惜沒有半点新鲜的东西。我很轻松的就可以反驳你……最直接的说,当人类从类人猿开始进化的时候,所有民族的祖先其实拥有同样的起点,为什么后來有的成了发达国家可以侵略别人,有的却成了落后国家只能被人侵略,”

    “这个吗……”丸冈秀男对这个问題还真沒有准备,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道:“这取决于各个民族所在的地理位置,自然环境和气候的不同,造成了他们发展速度的不同。例如说,人类历史已经表明,越是与其他文明频繁交流的民族,其发展速度越快。正相反,越是封闭的民族,越是落后。很多民族分布在偏远的山区、沙漠和海岛上,他们缺乏交流的机会,沒有办法取长补短,自然就落后。”

    “不,你回避了问題的关键。” 冈本耕造缓缓摇了摇头:“不管是因为气候也好,或者其他原因也罢,正因为有的民族拥有更多交流机会,所以变得先进。有的民族缺乏这种机会,变的落后,所以民族还是有优劣之分的。”

    赤军冲进來之后,组成了一个半圆形,把冈本耕造和昆兰围在正当中,随时准备对两个人开火。

    而昆兰始终警惕地观察着这些赤军,只要发现他们有开火的迹象,就会抢先发动进攻。

    可就是在这紧张的气氛之下,丸冈秀男和冈本耕造旁若无人,在口下竟然滔滔不绝的辩论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