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命运游戏之帝国崛起 > 正文 013 危局
    李秀英愣了愣,不过在命运游戏的规则下并没有丝毫反抗的迹象,乖顺的来到唐鸿志身前。

    “我希望野狗村的村民往后的生活能跟我来到这里之前一样,所以需要你给我物色一个新的屠户,把肉铺重新开起来,原本肉铺的房子交给你了。”

    在野狗村,村民的私人物品并不属于唐鸿志这位‘领主’,但逃走村民遗留下来的东西却自动归为唐鸿志的东西,唐鸿志可以选择赠送或者卖给其他人。

    当然,唐鸿志也可以将其拆毁。

    这并不是一种约束,如果唐鸿志愿意,也可以带着乡勇将有村民居住的民居夺回来,只不过那么做会导致野狗村村民人人自危,出现逃亡现象。

    总而言之,这些黄名npc村民跟活生生的人类没多大区别,一旦让他们感到危险,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逃走。

    除非唐鸿志24小时派遣大量乡勇将整个村子围起来看管,防止逃民出现。

    但唐鸿志根本没有那么多乡勇,并且村民还需要在村庄周围的农田上耕作,如果把村民当成犯人一般关在村子里,村民将无法创造任何价值,自然也没钱交赋税,时间长了,饥饿的村民很可能化为暴民跟唐鸿志拼命!

    所以,唐鸿志最好的管理方式就是维持原样不变。

    如果他加重税赋,会导致村民逃走,减轻税赋当善人,自己的收入就会降低,村民即便变得富裕,那些钱财也不可能是唐鸿志的……

    反之,村民一旦富裕起来,有极大概率举家迁徙到县城中,谋求更好的生活!

    命运游戏的npc将人性中的丑恶展现得淋漓尽致!

    李秀英听到唐鸿志的吩咐后,微微屈膝行礼道:“是,我的主上。”

    主上是npc和游戏士兵对玩家主子的通用称呼。

    实际上,李秀英现在为唐鸿志工作是可以领取俸禄的,只是唐鸿志具备天命之子的身份,李秀英无法要求任何俸禄。

    当然,这并不代表李秀英就会穷死,她在村正的职务上可以为自己谋求一些财物。

    也就是俗称的灰色收入。

    只不过,这些事情唐鸿志是不可能知道的,npc和外来者(玩家)有天然的隔阂感,npc无论受到多大的委屈,都不会向玩家举报。

    玩家得到的税赋也是直接由命运游戏的规则发放,自动从村民手里收取,不用玩家通过外人之手间接收取。

    因此,命运游戏中玩家建立的势力基本上都存在贪腐行为,屡禁不止!

    当然,命运游戏中的领主也可以用某些部门降低官僚集团的贪腐行为,只不过现在唐鸿志仅仅占据了一座村庄,还远没有那个资格增设官僚部门。

    唐鸿志对李秀英吩咐完野狗村的治理要求后,拉开了刚刚更新的个人面板查看。

    【姓名:唐鸿志

    种族:人族

    职业与地位:叛乱匪首(社会认同)

    所在地:清平县(小有名气)

    私人领地:野狗村(铁匠铺、裁缝铺、杂货铺;60户平民)

    力量:1.3

    敏捷:1.0

    体质:1.0

    精神:1.1

    感知:0.7

    天赋:天命之子

    战斗技能:徒手格斗(略有小成)-等阶2

    生活技能(不可升级):叛乱匪首的威慑、强取豪夺、杀人放火

    游戏装备:无

    游戏道具:无

    品阶:凡人(此为1阶生命体)

    状态:健康

    游戏随从:野狗村村正李秀英(蓝名)

    游戏士兵:8名长矛乡勇、4名佩刀乡勇

    备注:你已经成为清平县的头号通缉犯,请准备抵抗来自清平县的镇压部队,人口是税赋的重要来源,尽可能掠夺平民人口充实野狗村,可以增加你的收入。

    一座村庄的发展潜力有限,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占领一座县城,那才是霸业开启的正确方式。】

    “现在我只有12个最低级的乡勇士兵,手里还有5355枚铜币,从乡勇训练营中可以招募53名乡勇。

    不过招募价格和转换敌军的价格一样,转换敌军可以直接有效的削弱敌人力量增强自身实力,还是转换敌军性价比更高。

    只是我没法弄清楚清平县的镇压部队人数到底有多少,而且一座县城的部队再垃圾也不可能是村庄乡勇,转换单价肯定也会很高。

    所以我现在这点铜币肯定是不够的,我需要赚取更多的钱!

    刚才游戏提示上说最早明晚县城大军就会赶来,游戏时间和现实时间是同步的,想要在短时间内积累金钱,只能出去‘狩猎’了。”

    唐鸿志将注意力从个人面板上抽回,看向一旁侍立的李秀英问道:“野狗村周围有没有什么匪患和富裕的庄子?

    我想要弄一笔钱应对清平县的军队。”

    李秀英听后身子一抖,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唐鸿志的双眼:“主上,请容我冒犯的说一句,我们能不能不跟清平县的部队正面作战?

    主上有所不知,如今天下大乱,藩镇割据,那些掌握一方大权的节度使军阀最憎恨手下人叛乱,特别是……”

    李秀英顿了一下,仔细观察了一下唐鸿志从容的面色后,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

    “特别是像主上这种外来者掀起的叛乱,往往会遭到节度使的强力镇压。

    即便主上击败清平县的军队,用不了多久本地的节度使就会带领大军前来围剿,到时候敌我双方实力差距悬殊,那些节度使个个都不是凡人,我们不可能赢得胜利的……

    主上,我们不妨带着村民前往野外,找一处深山丛林躲进去,到时候就可以依托地形和藩镇部队周璇拖延时间。

    藩镇周围有其他敌人,不可能将大军长期放在我们这里的。”

    唐鸿志眉头微皱,反问道:“如果我们迁徙,那些村民愿意跟从么?”

    “这……

    主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有存活下去,我们才有未来,些许损失不算什么。”

    “那我们如果迁徙的话,会有多少户村民追随?”

    李秀英脸色略显尴尬,在命运游戏的规则约束下,她根本无法撒谎,只好支支吾吾的回答道:“没有一户愿意跟随我们进入深山,就算强行拘押过去,他们也会不断找机会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