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混在诸界 > 正文 1-380 蓄势术
    不及细想,雷天生发动了绝对领域。

    阴神的法术果然强悍无比,四柄飞剑两柄斩刀一把飞斧一个飞盘击在绝对领域上,只是引起一些动荡,并没有破损的迹象,一匹飘带缠在领域上,宛若一个气球。

    雷天生安下心来,脑中急转。

    “我与他们并不相识,无怨无仇的,他们为什么要杀我?”

    “难道是因为神人之战,他们想剪除异己?不,不对,龙神一向是中立派,对龙神的弟子应该还不到刀兵相向的地步,看他们的作为,这明显是一个陷阱!”

    “陷阱,对,就是陷阱!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慌乱,行为反常,如果是陷阱就可以解释了。”

    “可是,如果是陷阱,他们就不怕隐形浪蛸王将他们杀光?除非隐形浪蛸王也是与他们一伙!这怎么可能?”

    雷天生刚刚想通了,又陷入死胡同,一时心绪纷乱,理不出头绪来。

    这时,他突然一阵心悸,那个预感的危险气息似乎越来越浓。

    隐形浪蛸王并没有离开,就藏在附近!

    它似乎正在积聚力量,以图再来一次倾力一击!

    “不行,不能在这里等死,它下一次攻击我未必挡得住,就算挡得住,我的右臂肯定也废了,就无法再运使青剑,没有了青剑,别说杀敌,我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雷天生苦思脱身的方法。

    现在他所剩下的唯一手段就是储物空间了。

    但他还不能藏进储物空间里,他虽然安全了,但那股积聚起来的力量只怕就会对星九儿下手了,如此强大的力量救援令牌的保护空间肯定是防不住的,星九儿的星砂属于圣器,肯定也抵挡不了,星九儿死定了。

    必须等那股力量爆发过之后,才能借储物空间用虚空跳跃的方式逃走,只是比起虚空飞行来,虚空跳跃太慢了,跳出包围圈还是要用疾行术迅速离开,想必这些人是追不上的。

    主意已定,雷天生发动预感能力细细感应那股神秘的力量。

    力量在不断地增强。

    雷天生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他似乎曾经经历过这种情形。

    拔剑术!

    这种情形与拔剑术很相像,雷天生初临前园星不久,被一个中年剑客拦住去路,中年剑客用的就是拔剑术。

    拔剑术是一种运势之术,不断地积蓄气势,待到气势达到笔趣阁,就会爆发出极强的力量。

    可惜当时那中年剑客与雷天生实力相差太大,气势未至极境便已经反噬而亡。

    运势之术

    雷天生脑海里突然想起在当铺时,格平曾提到过一种蓄势术,他就是从格平手里购得的剑阵术。

    格平当时说,驿站卖了一批法术,最便宜的蓄势术也价值二十万界币。

    蓄势术!

    这可能就是蓄势术!

    如果是蓄势术,那对方就不是隐形浪蛸王,而是人!

    一个隐形的高手!

    “难道是剑五?不,这气势与剑五那种无坚不摧锋税之意大不相同,似乎更阴柔一些,只是借了蓄势术才达到一个很高的强度,不是剑五,那对方就是穿了隐身衣。”

    “可是,刚才那一击并没有感应到对方的兵器,难道连兵器也是隐形的?”

    “无形剑?不,应该是无影鞭,拍卖会上拍卖的第一件亚神器无影鞭!”

    “灵家!拍到无影鞭很可能是灵公主!鞭与飘带相近,灵公主肯定会主拍无影鞭,其他公子公主也会给灵公主一个面子,不会硬抢灵公主的属意之物。”

    如果这些假设都是正确的,雷天生也能想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会设下圈套,意图击杀他,是因为灵玉茜!

    那个在深海海底被他所杀的女子,追求过剑五公子的灵家弃徒。

    雷天生恨得直咬牙:“这个该死的女人,让我同时与剑灵两家成仇,一个个来为她报仇,欲杀我而后快。”

    一切都明白了,一个狩猎令牌能带十个人,隐形浪蛸王是虚构的,那个被隐形浪蛸王击杀的隼音当然也是虚构的,除这九人之外,还有一人便是隐形藏在暗处的高手,这人很可能就是灵公主,手执无影鞭的灵公主。

    有伪神器青剑在,雷天生倒不怕亚神器无影鞭,但用蓄势术增强的无影鞭却不是他的圣体所能承受的。

    怅恨的同时,雷天生突然起了异样的心思:蓄势术用过之后似乎有一个虚弱期!

    只要能感应到灵公主的方位,他有可能借其虚弱之机将其击杀!

    对于亲友,雷天生一向极力维护,但对于敌人,他也绝不手软。

    对于想杀他的人,只有他有能力,必杀之!

    那危险的气息越来越盛。

    雷天生知道,到了最后的关头。

    他丝毫不敢大意,存想储物空间。

    极度的危险猛然爆发!

    雷天生立即移入储物空间。

    包裹在绝对领域外的飘带猛然炸成碎片,如蝴蝶般四下翻飞。

    “咦,这小子没在里面!”

    “可是,他能逃到哪儿去?”

    “他肯定有储物空间,藏了进去。”

    “大家围在这里,别让他跑了,他一出来就把他乱刃分尸。”

    “可是,他不出来怎么办?”

    “不怕,咱们跟他耗上了,他受了伤,咱们轮流守在这里,不怕他逃走,一定要杀了他为玉茜公主报仇。”

    “那边的星贝星九儿怎么办?”

    “二公主自会对付她。”

    九个人围过来,议论纷纷。

    突然长须男子惊叫:“快看,那小子在那里,他会遁术!啊,不好,他伤了二公主!”

    雷天生移入储物空间后,稍等了一会儿,等爆发过后,绝对领域消失以后,便展开虚空跳跃,向认定的方向移去。

    就在刚才那股力量爆发的时候,他锁定了力量的来源。

    如此强大的力量,连隐形衣也无法遮掩。

    虚空跳跃比圣体在虚空中飞行慢得多,而且并不精确,跳跃了两次之后,雷天生便移出储物空间,青剑前指,发动疾行术向前冲去。

    到达锁定的地点附近,雷天生便感到左侧有些异样,他想也不想,立即转折,同时挥青剑划去。

    青剑略微受阻了一下,雷天生倒立即感应到一条异样的裂缝,仿佛空间被划开了一般,露出里面的肌肤,只是被割损了一道深浅不一的伤痕。

    “找到你了!”

    雷天生大喜,挥青剑斩了过去,决意将这个灵家高手击杀。

    “想要我的命,就不要怪我要你的命!”

    只要杀了这个绝顶高手,雷天生相信凭他的青剑和疾行术,将剩下这九个人一一殊杀灭口并非不可能,就算逃走一两个也无妨,反正已经成仇。

    那道身影猛地向一旁闪去,但明显有些勉强,似乎有些虚弱不堪。

    雷天生急追过去,挥剑。

    可是,面前陡然一空,青剑无功而回。

    “咦,这么近的距离她怎么可能逃得了,难道她会某种遁术不成?哦,明白了,她是灵家的公主,也有储物空间,必是藏到里面暂避一时,这倒难办了。”雷天生懊恼不止。

    这时,不远处九个人已经注意到这边的情形,纷纷大声喝叱,却不敢前来。

    连灵二公主都不是这龙家弟子的对手,他们更白给,刚才刀剑砍了半天,也不见对方伤了半根毫毛。

    雷天生叹息着摇了摇头,心中杀意大减,既然没有击杀了这些人的首脑,再杀他们也无益,空涨仇恨值。

    “姓龙的小子,你把二公主怎么了?”长须男子叫道。

    雷天生冷冷地反问:“你叫什么?”

    长须男子一愕:“我叫千原田,不知龙…龙公子有何见教。”

    “千原田,你与灵家是什么关系?”

    “我是二公主的门客。”

    雷天生知道什么是门客,差不多就是打工仔的意思,为灵家办事并得到回报,只不过还可以得到灵家的庇护。

    他问:“你们想杀我是为了那个叫玉茜的女人吧。”

    千原田转头看了看那瘦小的女子,答道:“不错,二公主与玉茜公主情同姐妹,你杀了玉茜公主,二公主要为她报仇。”

    “想杀我有那么容易吗?”雷天生冷笑,又问:“你们怎么知道我会从这里经过?”

    这也是他最疑惑的地方,救援队有八个之外,如果来的是别的救援队,或者没人来,他们精心策划的陷阱就要落空了。

    “除了剑公子,只有龙公子会选这个方向,我们也很佩服龙公子的胆量。”

    “哦,来的如果是剑公子会如何?”

    “不会,剑公子有别的事情,一时不会来这里。”

    “如果我也不来呢?”

    “龙公子总会来的,我们已经等了五天了,如果龙公子不来,我们还会继续等下去。”千原田耸耸肩。

    “你们倒是很有耐心。”雷天生嘲笑:“现在你们还想继续杀我吗?”

    千原田摇头:“我们已经见识了龙公子的手段,连二公主的无影鞭都奈何不了龙公子,看来想杀龙公子真的不容易。”

    无影鞭!

    雷天生经他这么提醒,心中登时一喜,刚才如此紧急的情况下,灵二公主未必来得及将无影鞭也移进储物空间,无影鞭可不像普通刀剑,那应该是一件很长的亚神器。

    他感应了一下,并没有什么收获,便装作来回踱步:“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们要先知道二公主究竟怎么样了?”

    “她没事。”雷天生一边上下左右巡游,一边说道:“她只是被我不小心划破了裙子,这会儿羞于见人,现在应该躲在储物空间里缝衣服呢。”

    九个人听他胡扯,均现出怒容。

    雷天生这时却心中狂喜,他已经触到了一条细长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