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默哀吧
    12月5日,星期四。

    今天是球队经历了两场笔趣阁场之旅之后回到西雅图主场的比赛,爱斯基摩犬队将在美国银行竞技场体育馆迎来怀俄明州大牛仔队的挑战。

    怀俄明州大牛仔队也不属于太平洋十校联盟,在ncaa中只是一支弱旅。

    太平洋十校联盟的常规赛基本上前面几场都是和其他联盟的球队交手,可以当做是热身,但是热身输了也是会计入最终成绩,所以没有球队会掉以轻心。

    不过尽管如此洛伦佐罗马尔还是选择轮休陆非,因为陆非的肩伤并没有完全好,在洛伦佐罗马尔这里,他永远不会为了比赛成绩就让球员冒着受伤的危险上场比赛。

    这也是洛伦佐罗马尔能够被选为最受球员欢迎教练的原因。

    陆非难得清闲,他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裤,套头卫衣,坐在场下悠哉的看着比赛。

    爱斯基摩犬队首发出场的是威尔康罗伊,内特罗宾逊,布兰登罗伊,鲍比琼斯,还有安东尼华盛顿。

    内特罗宾逊显得很兴奋,像个弹簧人一样在球场上不停的跳跃。

    热身结束,比赛开始。

    经过之前三场比赛的磨合加上这几天洛伦佐罗马尔加强了战术的训练,威尔康罗伊作为球场指挥官打的像模像样。

    该打快攻的时候,他也能一个长传把球交到布兰登罗伊的手里,然后布兰登罗伊拔起就投,三分稳稳命中。

    落入阵地的时候,他也能借助鲍比琼斯或者安东尼华盛顿的掩护打出flex进攻,或者把阵地形成三角进攻。

    总之打的有条有理,但是在洛伦佐罗马尔的眼里,总是缺少陆非在场时候打出的那种灵性。

    怀俄明牛仔队的教练史蒂夫迈克莱恩也试着叫了几次暂停,安排队员像赛前他所看的录像里冈萨加斗牛犬队那样防守,可惜他手下的球员韧性比起冈萨加差了不止一筹,被内特罗宾逊几次突破就把阵型冲击的乱七八糟。

    内特罗宾逊得意的往替补席上看了一眼。

    结果却发现,陆非竟然睡着了?

    陆非也不知道最近是犯了太岁还是冲了风水,肩膀刚刚好了几分,夜里睡觉的时候小腿却又老是抽筋,疼的他半夜在床上翻身打滚。

    疼完了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队医检查了一下,只是建议他多吃点钙片鱼肝油之类的东西,说没什么大不了,青春期长个子都这样。

    陆非还特意去量了一下身高,还是一米八七。

    不过转念一想,也不能这边抽筋这边马上长高啊,抽筋又不是把腿拉长,激动个毛线。

    洛伦佐罗马尔站在场边眉头微皱。

    他明白内特罗宾逊的想法,想要显示出自己的个人能力,能用自己强劲的突破能力甩开对方狗皮膏药的防守。

    可是这样的打法,洛伦佐罗马尔觉得若是碰上了防守好的球员,只怕现在成功的得分会变成一次又一次的打铁。

    “内特,把球交给布兰登!”

    他在场边大喝一声。

    内特罗宾逊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把球交给已经卡好位置的布兰登罗伊。

    这种对付狗屁膏药防守的三角战术压根就和他没关系,在这个战术里他就是埋伏的射手,有时候甚至有点想不通,同样是单打,突破和背身有区别吗?

    只要能得分不就行了吗?

    这一点他就不如布兰登罗伊想得透彻,布兰登罗伊和陆非也探讨过这个问题。

    其实按道理来说,乔丹的持球单打能力也不弱,禅师当初安排他背身单打的时候他也不乐意,可是当他尝到这种战术甜头的时候,就决定服从禅师的安排。

    背身有一个好处,当你接到篮球的时候,你已经离篮筐不远了。

    比起内特罗宾逊从三分线外开始加速突破,背身单打的威胁性更强,无论是打进的成功率,还是吸引防守的效果,背身的打法所能创造的价值远远高于持球突破。

    布兰登罗伊想的明白,打的就聪明,该自己强打的时候就强打,有包夹的时候就分球。

    最后怀俄明斗牛犬队的教练举起了白旗,把球队所有主力换下,洛伦佐罗马尔也乐得轻松,也换上了全替补阵容。

    爱斯基摩犬队大比分获胜。

    球馆内庆祝的欢呼声惊醒了睡得正香的陆非,他懵懂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

    “结束了吗?”

    “是的,我们赢了。”

    安东尼华盛顿拽起还有点懵比的陆非,兴冲冲的跑到更衣室。

    “你要干什么?我不和你捡肥皂,放开我。”陆非用力甩开安东尼华盛顿脏兮兮的大手。

    “捡肥皂?”安东尼华盛顿怔了怔,“捡肥皂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陆非伸了个懒腰,觉得和这种智商的人解释这种事情有点困难,问道:“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安东尼华盛顿一脸神秘的说:“你不是说过要帮我追艾丽吗?今天正好赢了比赛,咱们赶快开始吧!”

    陆非眉头一皱,这货还没忘?

    “不行,你昨天上课的时候坐的离艾丽太近了,今天去找她不合适,你听我的,这两天不要去搭理艾丽,正好后天你要去圣克拉拉打笔趣阁场比赛,这两天你就把手机关机,千万不要给艾丽打电话去骚扰她。”

    “我这怎么能叫骚扰……”

    “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记住我的话了吗?”

    “行吧……我勉强答应你。”

    安东尼华盛顿还有点小委屈。

    后天去圣克拉拉打野马队,陆非轮休的时间还没到,干脆不打算去笔趣阁场了,有那个时间他宁愿留在学校的球馆里训练。

    顺便还要想想怎么帮安东尼华盛顿追那个叫艾丽的女孩。

    真是伤脑筋。

    球员们坐上了回学校的大巴,月光皎洁,微风吹动树枝上的树叶轻轻摆动。

    “我们去训练吧?”安东尼华盛顿下车后对陆非说道。

    “嗯?”

    陆非怔了怔,今天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觉得和你训练之后,我的防守大有长进,今天我拿到了六个盖帽的数据。”安东尼华盛顿得意的说道:“我要继续和你训练,等到赢了圣克拉拉,我要让艾丽看看我现在盖帽的能力有多么强悍……”

    陆非沉默了。

    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替安东尼华盛顿祈祷。

    球馆内灯火通明,安东尼像打了鸡血一般,仿佛被他防守的陆非就是他心中可爱的艾丽,激情弥漫着整个球馆。

    嗯,没错,就是激情。

    陆非感觉到一阵悲凉,算了,还是替他默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