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执道 > 正文 第48章 风云变幻
    “一旦突利一统草原诸部,突利的兵锋定然会直指中原!”

    “北方李阀如今虽然控制了北方大半疆土,但李阀现下也是处在内忧外患之中,内部太子府和天策府势同水火。“

    “外部,窦建德旧部刘黑闼大破李元吉和李神通后,与叛唐的高开道和张金树结盟以消解后顾之忧,率师进逼河北宗城。”

    “守城的李世绩见势不妙,弃城而走希望保住防御力强的洛洲,然而刘黑闼穷追不舍,斩杀唐军步卒五千人,此役震动长安。”

    “接着刘黑闼以势如破竹之势攻下相州、卫州等地,把窦建德失去的领土,从李唐手上逐一强夺回来。”

    “刘黑闼又自称汉东王,改元天造,定都洛州,恢复建德时的文武官制。”

    “虽然李世民和李元吉集结八万大军,全面反击,但是一招不慎便有可能满盘皆输。”

    “秦王李世民虽然有慈航静斋鼎立支持,但此人若是不登上李唐大位,李唐难有更大的作为。”

    “反观南方少帅军寇仲有着宋阀的鼎力支持,上下一心,从李子通手上接收江都,直捣昆陵,诛杀沈法兴父子。”

    “林士宏、萧铣、辅公佑三人旗下将领纷纷献城投降,这三人已然只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若无意外,少帅军定然能在半年之内一举攻下襄阳,再取洛阳,直逼关中,完成一统天下的霸业。”

    “然而,此时慈航静斋却是不甘心就此失败,梵清惠那个老尼姑借着宋缺对她的那点情谊,居然试图将寇仲的靠山宋缺给拿下,慈航静斋传人师妃暄代宁道奇向宋缺传信,于腊月初三在净念禅院约战宋缺。”

    “若此战宁道奇胜,宋缺战败身亡,天下之争将决定在寇仲和李世民的胜负上,洛阳如今已经由太子党控制,如果李世民能狠心干掉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逼迫李渊禅位,那李世民很有可能以守为攻,最终赢得天下。”

    “反之,如果李世民被调离权利中心,李唐最终由李建成控制,那洛阳肯定要被少帅军给攻下。”

    “故而关键便是谁能取得洛阳的控制权,谁问鼎天下的机会便更大一些。“

    “所以,中原天下到底由李唐一统,还是由少帅军寇仲一统,尚且还在两说之中。”

    陆凤秋笑而不语,微微颔首,提起桌案上冒着热气的茶壶来,给云帅添满了茶水。

    云帅受宠若惊,连忙躬身,朝着陆凤秋道:“岂敢劳先生给云某添茶。”

    陆凤秋添茶之后,举起茶杯,淡然道:“这茶味道不错,你尝尝。”

    云帅拿起茶杯来,小抿一口,然后赞道:“先生煮的茶,令人回味无穷。”

    陆凤秋喝完了茶水,双手交拢在一起,方才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慈航静斋还是狗改不了吃屎,看来当年我在大江之上还是下手轻了些。”

    云帅闻言,脸上不禁露出惊容,心中暗自猜测着陆凤秋这话中的含义。

    云帅小心翼翼的说道:“先生莫非要再次入世?”

    陆凤秋指了指桌上的一副残局,黑白棋子厮杀相间,不相伯仲。

    陆凤秋捏起一枚黑棋来,落在那棋盘之上。

    “天下想要久安,便得来一场痛痛快快,酣畅淋漓的大清洗,行王道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对于千秋万代来说,可以承受。“

    “尼姑,和尚不守好尼姑和尚的本分,总想着用所谓的大义来压倒这世间的一切,真是蠢到家了。“

    “裱糊匠永远只是裱糊匠,做人还是守些本分的好。”

    “棋局风云变幻,不是谁都有资格成为下棋人。”

    云帅在一旁听着,心中却是泛起滔天巨浪,先生终究是先生。

    这六年来,先生虽然隐居塞外,但天下人提起先生之名,无一不是胆颤心惊。

    先生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定是天下皆惊!

    ……

    洛阳,净念禅院。

    在夕照轻柔的余光下,有两道挺拔的身形正在朝着净念禅院的山门前行来,这二人不是旁人,正是如今天下闻名的少帅寇仲和天下第一刀宋缺。

    银霜铺满原野,好似将天地都给连接起来,积雪压枝,树梢层层冰挂,地上积雪齐腰,换过一般人确是寸步唯艰。

    但二人一路行来,却是只留下浅浅的脚印。

    寇仲环目四顾,茫茫林海雪原,放眼望去都是没有边际的冰层,冰层闪耀生光,变化无穷,素净洁美的令人屏息,大雪依旧,雪花落在二人身上,又随风飘落在地上。

    宋缺神态闻适优雅,看不出半点大战之前的情绪波动。

    ……

    净念禅院内,宁道奇站在白石广场的中央,大雪纷飞,亦让他心中生出无尽感慨。

    不知为何,他今日有些心绪不宁。

    一旁的梵清惠和师妃暄结伴而来。

    师妃暄穿着灰白的粗布麻衣,长发如瀑,随意的泻落肩后,绝世玉容恬淡无波,朴素的布袍反衬得她丽质天生,完美无瑕。

    她身后的色空剑依旧,她整个人和六年前相比,却是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人显得更加空灵,好似不属于这人间的凡俗一般。

    梵清惠看到宁道奇蹙眉,不禁问道:“道兄为何心绪不安?”

    宁道奇沉声道:“不知为何,这几日老朽总是心中有些不定,似乎觉得这一趟的约战,会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

    梵清惠道:“道兄安心便是,以道兄如今的功力,即便战而不胜,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宁道奇微微颔首。

    师妃暄的目光朝着那灰蒙蒙的天际边看去,缓缓开口道:“我想我知道散真人的担忧从何而来。”

    宁道奇抬眼看向师妃暄,道:“妃暄有何高见?”

    师妃暄的声音如同空灵一般,她缓缓说道:“六年了,那个人已经整整销声匿迹六年了,我已经感觉到他可能会再次入世。”

    “那个人......”

    宁道奇嘴中呢喃道,随即眼中露出一抹奇芒。

    梵清惠闻言,脸上亦是闪过一抹不自然之色。

    “六年前,他在草原之上闹得天翻地覆,斩了不知多少人的头颅,高丽盖苏文都被他于大营之中取了首级,这些年,他好似从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半点消息。”

    “但是我却知道,他一直都在,他只是在暗中默默看着这天下风云变幻。”

    师妃暄望着远方,双目之中,没有丝毫的感情。

    “或许,他很快就要再次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