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道无垠之奇偶平行空间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篇 古小龙-龙冰雪-水柔十六
    人性恶,人性善有这样发人深省的三则故事:

    这是一个宝马女的故事,一时尚女子驾驶一辆宝马735,路过一个路边修车店,宝马车刮倒了一辆自行车。

    驾驶宝马车的女子急停下车,发现心爱的宝马车被刮出了长长的刮痕,马上不问三七二十一,无理的要求修车师傅赔偿其损失,同时还对修车师傅百般辱骂。

    宝马女子蛮横的说是自行车刮了她的宝马车,修车师傅据理力争,极力说明是对方驾车撞到自己区域的内的东西,对方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宝马女子那肯罢休,于是上前推搡修车师傅。修车师傅伸手阻拦,不想弄脏了宝马女子的衣服。

    出现这等变故后,宝马女子更是不依不饶。更是狂妄的放言,车子檫刮的事情暂且不算,必须先拿出三千元出来赔偿她的高档衣服。修车师傅忍气吞声低声下气的向宝马女子赔礼道歉,并表示愿意为宝马女子清洗衣服。

    可是宝马女子并不领情,横蛮的继续辱骂修车师傅和上来调解的路人,并掏出手机开始求援。时尚的宝马女子求援搬兵的正是其父母,她们一家三口正是住在对面的“高尚”社区。

    时尚宝马女子的父亲来到现场后,并未对事件的起因及原委进行任何详细了解,便直接操起地上的自行车打气筒,朝修车师傅头上猛砸几下,顿时,修车师傅头部血流如注。

    部分看不下去的群众开始指责其父的行为,并有几个上前劝架。她的父亲竟扬言,如果有谁敢靠近就打谁。

    此时,其父继续猛踢被他用打气筒砸到的修车师傅腹部,其母则站在一旁破口大骂那些为修车师傅说话的路人及围观者。时尚宝马女子则一直坐在开着空调的宝马车里,得意洋洋的看着这场闹剧的上演。

    几分钟后,宝马车女子父母打累了,骂累了。其父恶狠狠对修车师傅最后通牒道:“一刻钟内,老子要是看不到三千元钱,以后你TMD就别在这儿混了,你这条贱命值几个钱,做了你省得老子看着烦......”修车师傅挣扎从地上爬了起来,吐了几口含血唾沫,艰难地说道:“你等一下,我这就去拿。”然后步履蹒跚地向贵族社区对面的贫民区走去。

    十来分钟后,修车师傅返回事发现场,来到时尚宝马女子父亲面前。其父冷笑一声,便伸出手跨步上前,以为修车师傅迫于其淫威真的送钱来了。就在此时,修车师傅猛地抽出怀中的右手,手中拿的并非一沓钞票,而是一把雪亮的西瓜刀,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了对方的心脏,然后再同一部位又补了两刀,欺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便栽倒在地。修车师傅两三步跨到其母跟前,转瞬之间连捅三刀。杀红了眼的修车师傅并没有放过在宝马车中早已目瞪口呆的时尚女子,像拎小鸡般地将她提出车外,同样连捅数刀,扔于路边。

    几分钟后,警方和救护车赶到现场,警方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面色平静等待着的凶手抓获。而刚刚还活生生的三条人命,连急救程序都没有便撒手人寰。四条人命,仅仅起因于一次微不足道的事情,到底是凶手残忍过度,还是死者罪有应得,目击者众说纷纭莫衷是一,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当今蓝色星球社会传言:“现在的社会,遍地是戾气。”诚然,这遍地戾气也不知是何时开始悄然而生,而且越来越加剧。

    另一个感人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小镇上,一个杀人犯亡命逃窜了整整一年,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镇上,此时的他已经衣衫褴褛,身无分文。饥渴难耐的逃犯在一个水果摊久久不想离去,摊上的橘子深深诱惑着他。但他已经用完了身上所有的钱,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逃犯慢慢将手伸向身上携带的尖刀。

    就在这时,一个大橘子忽然出现在心神不定的逃犯面前。逃犯感到了意外,握刀的手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原来,摊主注意逃犯好久,猜测他是想吃橘子而没有钱,便拿出一个大橘子递给了他:“你吃吧,不要钱。”逃犯犹豫一下,大口吃了起来,而后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三天后,逃犯又来到了那个水果摊前。这次还没等他开口,摊主就拿出几个大橘子塞给了他,逃犯吃过橘子又匆匆离开。晚上摊主准备回家,发现水果摊边放着一份不知哪位顾笔趣阁遗忘的报纸,展开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原来上面大篇幅刊登着通缉令,悬赏三万元给提供线索者,而刊登所通缉的逃犯照片酷似他送出橘子那人。理智终于战胜了懦弱,摊主最终还是拨通了警察局电话。

    警察连续三天埋伏在小摊周围。三天后,逃犯果然出现了,这次打扮得与照片一模一样。不过,他似乎觉察到什么,紧张的注视着摊主的一举一动,没有进入警察的包围圈。

    摊主与警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街上人来人往,一旦逃犯发现警察的存在,就会很快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而且逃犯身上很可能带着凶器,随时可能劫持人质,后果不堪设想。

    终于。站立很久的逃犯有了行动。但出人意料的是,他缓缓地掏出所带的尖刀,随即坦然举起双手。

    警察蜂拥而上,没费吹灰之力便将逃犯制服。带上手铐的逃犯忽然说“请等一等,让我与水果摊老板说句话。”在警察的严密裹挟下,逃犯来到惊魂未定的水果摊主面前,小声的说了一句话:“那张报纸是我放在那里的。”然后满足的走上了警车。

    摊主连忙仔细查阅那份报纸,发现反面赫然写着几行小字“我已经厌倦了东躲西藏的流亡生涯,谢谢你的橘子,当我为选择怎样结束自己的生命而犹豫不决时,是你的善良感动了我。举报酬劳三万块钱是我的报答。”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一个发生在蓝色星球C国北方一个偏僻小镇的故事。

    第三个故事讲得是一个劫匪,他坐过牢,之后杀过人,穷途末路之际他又去抢劫银行,是一个很小的储蓄所。抢劫遇到了从来没有过的不顺利,两个女子拼命反抗,他把其中一个杀了,另一个被劫持上车。因为有人报了警,警车越来越近了,他劫持着这个女孩子狂逃,把车都开飞了,撞了很多人,压了很多小摊。这个二十一岁的女孩子才参加工作,为了这份工作,她拼命的读书,毕业后又托了很多人,没钱送礼,是她哥卖血供她上学供她送礼,她父母双亡,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哥哥。她想她真是命苦,刚上班没几天就遇到这样恐怖的事情,怕是没有生还的可能性了。

    终于他被警察包围了,所有的警察让他放下枪,不要伤害人质,他疯狂的喊道:“我身上几条人命了,怎么死都是个死,无所谓了。”说着,他用刀子在女孩颈上划了一刀,她的颈上渗出了血滴。她流着眼泪,她知道自己生还的可能性不大了,“害怕了?”劫匪问她。她摇着头:“我只是觉得对不起我哥。”

    “你哥?”“是的。”她说:“我父母双亡,是我哥把我养大,他为我卖过血,供我上学,为我参加工作送礼,他都二十八了,可还没有结婚呢,我看你和我哥年龄差不多呢。”劫匪的刀子从她的脖子上落下来,他狠心说:“那你可真是够不幸的。”

    围着他的警察继续喊话他无动于衷,接着和她说他哥。他身上不仅有枪,还有雷管,可以把这辆车引爆,但他忽然想和人聊聊天,因为他身上也同样不幸,他父母早就离了婚,他也有一个妹妹,他妹妹也是他着上了大学,但他不想让他妹妹知道自己是杀人犯!他和她讲着小时后的事,说她哥居然会织毛衣手套等,在她在她十三岁时曾经找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帮她,他一边说一边流泪。他忽然感觉尘世是那么的美好,但一切都来不及了。他拿出手机递给她:“来,给你哥打个电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