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李逵的逆袭之路 > 第279章 进太师
    “刘爱卿,是否弄错了?”

    就连以稳重著称的皇帝也忍不住不敢相信,没等心里有所思量,就开口了。但这时候他内心振动太大,以至于根本就没在意自己身上的伪装。

    站在垂拱殿中央,上百双眼睛直勾勾的盯上了刘葆晟。

    这种压力,刘葆晟有种单匹马站在木波镇前,面对西夏十万大军的胆寒。

    他甚至想扭头就跑,再也不来了。

    章惇、曾布、蔡卞,其他改革派们都冷冷的看着他,仿佛是野兽看猎物的样子,瘆人的很。反倒是势单力孤的苏辙、吕大防却饶有兴致的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

    文官就是这样,自己人可以厮。

    可一旦朝堂上出现了一个不属于文官阵营的人要崛起的时候,都会停下来,用怀疑,审问的目光盯着对方,但凡这人有威胁到他们执政的时候,顿时如同吃了五石散一般,疯了似的扑上来。

    感觉自己的小腿肚子都在哆嗦,刘葆晟干脆心一横,咬牙跺脚,跪倒在大殿之中,痛苦的闭上双目,悲凄的喊道:“臣有罪!”

    按照刘葆晟的为官经验,只要遇到大佬们不高兴,赶紧认错。

    没有认错的错误,只有让大佬继续不高兴的错误。

    他老人家之所以会冒出这些个念头,主要是大宋的武将真的很倒霉。别看刘葆晟之前也是淮阳军的高层。但大宋的武将可没有什么加衔,特进之类的好运。反倒是大宋的文官,普通的知州倒是没什么。可是大宋就有很多知州的身上都散发着妖魔般的气息。

    加……

    同……

    兼……

    这些字眼之后,一连串的特别称谓。龙图阁待制、龙图阁直学士、学士、尚书仆射,中书舍人、枢密副使,各种不要钱的侍郎……害人呐,有这种身份的知州,谁能想得到竟然只管几个县的小地盘,这让周围的正常官员们还怎么活?

    章惇当年就兼枢密使的身份,路过淮阳军镇,一不小心,弄死了个指挥使。

    这个指挥使还是刘葆晟的上司。

    经常面对这等妖人,就算是个正常人,也会心里失衡的。更何况,刘葆晟虽人生有追求,但说起来胆子真不大。

    刘葆晟突如其来的跪倒认错,认打认罚的窝囊样,让皇帝傻眼了,赵煦觉得自己是否有点对老丈人太缺少维护了,秘方是他的,钱也该他赚。可刘葆晟呢?

    把赚来的钱大部分都贡献给了自己。这还不算完,邢恕这家伙竟然还想构陷刘葆晟,欺负老实人也不是这么个做法。

    想到这些,赵煦看向邢恕的目光更加厌恶了。说起来,邢恕和他也有关系,帝师之中也分主次,程颐无疑是赵煦最重要的老师。这位几乎在皇帝成年之前,一直跟在皇帝左右,教导皇帝的一言一行。而邢恕的老师是程颢,是程颐的兄长。

    说起来,他们也算是程门师兄弟了。

    可赵煦面对严厉的程颐实在喜欢不起来。

    邢恕似乎也觉察到了来自皇帝的不满,但是他并不在意。没错,大臣,还不是位高权重的大臣,竟然敢忽视皇帝的‘死亡之瞪’,可见宋朝的制度中对文官的爱护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还真别说,大宋的文官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被惯出来的一群不知死活的文人。

    幸亏大宋的皇帝都是明君,最后出了个昏君,却让大宋葬送了半壁江山,还差点亡国。

    就连最不靠谱的真宗皇帝,面对文官的容忍度也是让人吃惊。真宗皇帝迷信的让人可笑,可是他想要退朝的时候,经常被寇准等大佬拉住袖子不准退朝,寇准还用他醋缸里泡过的大嘴,喷皇帝一脸唾沫星子。

    可是寇准呢?

    倒霉了吗?

    确实倒霉了,这位愣是在参知政事的位子上被真宗压了两年,才让他当宰相。

    这等幸福,也只有大宋的文人能够感觉到了。

    但是大宋的文官对武将却并没有那么宽容,刘葆晟跪倒在地上,文官不帮忙也就罢了,连武将也不帮忙。只是不解地看向皇帝。

    章惇作为文官之首,自然不能让朝议一直停摆下去,开口问皇帝:“陛下,可否容老臣一观?”

    赵煦这才缓过神来,将手中的秘方递给太监之后,后者恭敬的传给章惇。章惇狐疑地看了两眼,顿时气地冷哼一声:“岂有此理!”

    刘葆晟虽然趴着,可是全身的细胞都刺探着周遭对他飞来的恶意。听到章惇冷哼,顿时吓地哆嗦起来,急忙求饶道:“相公说得对,卑职罪该万死。”

    章惇虽然脾气坏,人心眼也小,但真看不上哪些打着各种旗号破坏规矩的人,他很骄傲,同时也蔑视一切蝇营狗苟之辈。对于夺取秘方这种事,他不屑做,也不可能做。他只是不满刘葆晟为何这时候将秘方献出来?

    是否有所企图?

    “老夫问你,这秘方上所述雪花盐本二十五文一斤可属实?”

    刘葆晟不敢抬脸,埋着头道:“八九不离十,卑职,卑职也是刚知道的不久。这秘方不是卑职的,而是传自前朝宫廷……”

    “这等离谱的说词你也相信?何其蠢也?”章惇粗暴的打断道:“你既然说这秘方不属于你,还是刚刚得到。那么你说,这秘方来自谁?别告诉老夫,这人老夫还认识?这生意你可坐了两年多了。”

    刘葆晟都快哭了,这位大佬他真的得罪不起啊!没办法,只好将李逵卖了。当然,也不能说是卖了李逵,而是李逵也告诉过他,万一顶不住压力,就将他丢出来。倒不是李逵比刘葆晟头硬,而是一旦这事捅到了御前,进献秘方的人还要受惩罚,这就天理不容了。

    至少,暂时不会有人就这件事来找他的麻烦。之后再找麻烦,也是用其他的由头,根本就不会在这件事上死揪着不放。

    刘葆晟磕磕绊绊道:“启禀相爷,这秘方之前一直在卑职的合伙人手中。不久之前,才送到了卑职的手上。而且,这人您老还真认识,他的字还是您老给起的呢?”

    “老夫……”

    章惇立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又黑又硬的小家伙。问题是,这家伙脾气还很坏,尤其是这家伙还是周元的学生,周元是苏轼的弟子,他那时候对苏轼的恨意很浓。以至于对李逵的印象也很糟糕。

    且不说后来苏轼认怂了,要是再斤斤计较,不符合他傲娇的性格,这才放过了苏轼。

    但在两年前的上元节那天的临沂,章惇是存心想要刁难李逵。甚至为此,还仿效曹丕让李逵当场作诗一首。没想到,李逵竟然做出来了。这出乎他的意外,最后虽说脸上不好看,但章惇还是送了李逵一个字——人杰。

    就此,李逵也算是和他有了香火之谊。

    不过章惇没当真,李逵估计也不在乎。之后颍州之乱,苏轼求助到了章惇的身上。他派了身边的三儿子章授去帮忙。这才有机会近距离观察李逵的为人。

    暴躁。

    狡猾。

    而且很冲动。

    更奇怪的是,这家伙胆子还大到没边没际。加上敛财的能力也让他吃惊不已。

    还有不久之前范纯仁将沂州解试李逵的策论送来京城,李逵的才干似乎很不错,想到这些,章惇脑袋有点疼。

    降罪是不可能的,他还不至于不择手段到喊他儿子叫‘师叔’的后辈生出嫉妒之心。可按照常理来说,李逵对朝廷应该是有功之臣,作为宰相,他应该秉公办理,提议皇帝赐予李逵官身。但章惇突然发现,想要下这个决定好难……

    雪花盐自从出现之后,一直畅销大宋富裕阶层。

    而大宋的富裕阶层实在太庞大了,以至于钱挣的有点多。

    要不是李逵没办法增加产能,让更多的雪花盐都能卖出去,敛取的财富将更加庞大。当成本的谜题被揭开之后,垂拱殿顿时乱成坊市般。将门之中更是怒气冲天,有撩起袖子破口大骂的高官。就算是没有参与到雪花盐的生意之中,在大殿上,所有人都食用雪花盐。

    以前用青盐漱口,算是大臣们的标配。

    但是有了雪花盐之后,标配成了雪花盐。五贯一斤,最次也是两贯一斤的雪花盐,用起来满满的都是幸福感。但是当得知幸福如此廉价的时候,文官之中也有不少人怒了。

    “什么?二十五文?”

    “卖我们却要五贯,良心都让狗吃了啊!”

    “进价两贯的雪花盐,竟只有二十五文的本钱。刘贼,欺瞒我等好苦!”

    “如此敛财,你可心安?”

    ……

    刘葆晟对将门的同僚们反驳一两句:“盐不值钱,但是装盐的罐子和匣子,要一吊多钱。这也不能不算啊!”

    果然,刘葆晟心里明白,他不将秘方拿出去是对的。几乎是揭开谜题的那一刻,他就受到了来自同僚,尤其是将门的怒骂。这也是李逵告诉他,必须要提前将秘方献给朝廷的原因。还需要等好机会,才能献。

    想到这里,刘葆晟尽生出对邢恕的感激。要不是这家伙针对自己,自己还在犹豫。时间拖得越久,引起的麻烦就越大。

    章惇闭着眼,深吸一口气。边上邢恕略微紧张的看向章惇,轻声问:“相公?”

    章惇能说什么?

    无奈的张口道:“有功就赏,有过就罚。”

    没等邢恕开口说话,赵煦却听到了,迫不及待道:“没错,章爱卿说的极是,刘爱卿进献秘方,有功于朝廷,必然要封赏。朕以为,进太师可好?”

    太尉太明显,一般都是国丈的标配。

    或者是军中宿将,才有资格进太尉。而且太尉的官俸是朝堂上最高的,六百贯一个月。比宰相的官俸都要高。将刘葆晟放在太尉的位子上,虽没权力,但也容易受到其他官员的攻讦。而太师就简单多了,虚职而已。不过是特进的官职,俸禄也不多,只有两百贯一个月。

    这份赏赐就算是文官们也说不出点什么。

    “相爷,此事有待商榷。刘葆晟功绩如何,还需要有司评判。怎能一言而定?”

    邢恕急了,他本意可不是给刘葆晟创造机会,而是踩住刘葆晟让皇帝投鼠忌器,从而表态对西夏开战。忽然间,风云变幻,成就了刘葆晟进献秘方之后的论功行赏,里里外外自己为他人做嫁衣,这怎么符合他做事的风格?简直就是损人不利己,不利己也就罢了,还让人得利了。

    章惇奇怪的看了一眼邢恕,不给皇帝面子,在大宋可以做。但也不能一直不给啊!

    给的时候,不重要的时候让着皇帝一些,这才是为臣的道理。难不成让皇帝天天憋屈的想要杀人,你才满意?

    大宋还是皇权帝国,皇帝说了算。

    章惇没给邢恕任何解释,目光冷冷道:“此时在朝堂商议,自然合乎情理。”

    听到章惇吐口,赵煦这才松了一口气,满意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章惇心知肚明,不过给刘葆晟好处是可以,但是给李逵,还是再等等:“陛下,刘将军进献秘方有功,进太师无可否非。不过,李逵……”

    “此人纯良,进献秘方,不能不赏!”

    赵煦刚刚放下的心,顿时又提起来了。虽性格不太强势,但皇帝还是很厚道地帮李逵争取功劳。要是章惇坚决反对,恐怕他也不会继续坚持。对赵煦来说,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破天荒的讲义气了。

    他一直以来没有什么安全感,好不容易觉得李逵这个人很可靠,加上还能搭上亲戚的关系,这是被他寄予厚望的年轻帮手。总不能还没等出现到自己面前,就被朝堂上论罪吧?

    不过,章惇的解释让皇帝彻底放心了:“陛下有所不知,李逵如今已经是沂州解元,明年春即将赴京城参加省试。对他的封赏不如留到省试之后再做定夺。一来,也是显示朝廷爱惜人才之心;二来,也是让人才有历练的机会。”

    “甚好!”皇帝终于满意了,这次朝会,虽然开局让他紧张的吓出一身冷汗,但结局非常好。

    老丈人得到了身份尊贵的太师,自己……好像丢掉了私房钱的财源。但此一时彼一时,如今他已经亲政了,私房钱对他的意义不大了。

    退朝之后,刘葆晟受尽了白眼。

    但有什么办法呢?

    谁让他挣黑心钱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和往常一样,刘葆晟一个人跟在退朝官员中最后,孤零零地离开皇宫。出了宫门,突然有人在边上喊他:“刘……太师!”

    接连喊了几声,刘葆晟才反应过来,猛回头,却吓了个半死。是他招惹不起的大佬。刚才似乎还喊了自己好几声,这位不会恼了吧?